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武侠]请叫我红领巾 作者:铂金色(下)

字体:[ ]

 
  
  第87章 侠之大者
  
  沙漠中的势力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紫禁城中,大明天子朱见深,依旧和往常一样坐在御书房中批阅奏章。他的神情是如此的专注,只有伺候在身边的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知道,皇上又走神了。
  朱见深的身外化身,自沙漠回来,又往宫内七座宝库转了一圈才回归本体。那七座宝库被塞得满满当当,他又充实了其他库房才手收。可是即使这样,南王的家产也还有不少留在他的须弥戒中。
  至于前朝皇室的家底,朱见深取时,特意保留了箱子,上面都有特殊记号。他将它们聚集起来单独放置,只等着被宫人们发现。
  批了一会儿奏章,朱见深放下手中的毛笔,掌印太监怀恩照例奉上一盏好茶,水温刚好,不冷也不烫的,此人用着舒心,有眼头见识,忠心耿耿能力又强,若再多几个这样的人在身边伺候就好了。朱见深不由又想到东厂督主人选依旧悬空未定,然后他就什么都不想了。知足常乐,就算是修真者,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不是万能的。
  朱见深坐在御椅上,怀恩上前为他捏起了肩。朱见深闭眼享受着双肩上轻重刚刚好的力度,之后他将头转向御书房的门,睁开眼睛。外面有一个中年太监,正探头探脑。朱见深认出这是门监张敏,也是青史留名的明代宦官,他的主要成就就是欺瞒万贵妃,保住了明孝宗朱佑樘的顺利出生以及与他这个爹认亲。
  张敏这个名字的出现,总要与另一个女人绑定在一起,就是朱佑樘的生母纪氏。朱见深表情流露出一点微妙,出声道:“何事?”
  张敏躬身走进来,跪拜行礼道:“启禀皇上,纪女史在门外求见,说是有要紧的事来见皇上。她负责看管的宝库,竟一夜间被金银珠宝填满,不但是如此,其他九间宝库都一夜之间被人充实,竟无人发现这是怎么办到的。不过做这事的人,留下一张短笺,上面署了名字。纪女史在外面候着,请求将短笺呈给皇上。”
  朱见深道:“朕丢了七仓库的金银财宝,没想到不但回来了,还付了三仓库的利息?有趣有趣!传她进来。”
  “是——”
  “传纪女史觐见!”
  朱见深趁着这段时间,回忆了一遍记忆,对此女印象全无。看来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发生就结束了,他跟这位蛮族土官的女儿,同时也是征讨时俘虏的战利品,还没有瓜葛。
  片刻之后,纪女史走进御书房,双手呈上这张标有红领巾署名的短笺。短笺是朱见深自己写的,概括一下内容就是告诉皇上,这些财宝的主人原本都有那些人。不管它们的主人是谁,现在都归皇上。这些本是南王匿藏的东西,抄家后都应充国库,所以就给皇家送来了。
  怀恩取过短笺,将它呈给朱见深,全程都谨慎的没有与自己皮肤接触,也不让朱见深与这张短笺接触。因为武侠世界,在信纸上涂毒的事件太多了,不可不防。
  看罢上面内容,朱见深喟叹道:“这红领巾不知道是何人,竟然有这种通天本事。”
  “皇上说的极是。”怀恩道。他松了口气,知道皇上这么说,就不打算追究宫人们看守失职的罪名。对方可以送东西,也可以取东西,幸好对方没有恶意。不然凭对方的本事,就算进这间御书房,也轻而易举。
  怀恩不知道,红领巾此刻正在御书房中,还坐在天子的御座上。世上像朱见深一样,精分乐此不彼的皇上,大概仅此一家。
  送财物这件事,在旁人眼中特别蹊跷,朱见深却心里一清二楚。他对纸上写什么一点都不好奇,反而好奇地打量这位历史上的纪氏——今后会被他封为淑妃,又快速死去的福薄女人。
  这纪氏长得有几分姿色,就算见过石观音、曲无容那样的绝色,朱见深瞧她也觉得尚可入眼,更胜在气质端庄,透着一股灵气。不过连儿子都用身外化身自己精分出来的朱见深,不缺子嗣,所以这女子注定得不到她儿子追封的孝穆纪太后,没不会有谥号孝穆慈慧恭恪庄僖崇天承圣皇后了。
  朱见深注意到,此女面相贵不可言,有凤栖梧桐之容,不过却一生命苦,富贵都在死后,享受儿孙带来的福分。人都死了,享再多福有什么用,难道她还能感受到?
  朱见深注意到,纪氏这种贵不可言的坑爹面相,近半年间却转化为另一种福泽。益寿延年,享百年太平富贵。怀不上未来皇上,失去死后荣华,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朱见深见纪氏面相奇特,就多看了几眼,看得对方将头垂得更低。
  “皇上,这些物件是否现在就清点一遍,再入库呢?”怀恩在一旁唤道。朱见深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纪氏被他盯着头都垂下来,露出一截洁白的脖颈。
  白白净净的,倒真有几分丽色。
  朱见深不去看她,免得她把自己埋到地下去。
  他问道:“纪女史,你近半年来,可有发生过什么变故或是奇特之事?”
  纪氏面露诧异,想了想恭敬道:“回禀皇上,半年前奴婢做了一个怪梦,一睡就是三天,梦醒之后却怎么样想不起来那个梦的内容了,只是浑身轻盈,比原来更有力气了。”
  朱见深道:“这便是别人经常说到的顿悟,纪女史是有福之人。赏珠花一对,绸缎两匹,黄金十两。”
  纪氏高兴道:“谢皇上赏赐。”
  这赏赐对妃嫔来说太少,对一个普通宫人来说,却已是厚赏,朱见深手一挥道:“你们下去吧。”
  张敏和纪氏双双离开,怀恩凑上来,微笑道:“奴才还是第一次见皇上这般看中宫里的女史。”
  朱见深道:“这纪女史是个有福之人。”
  这是他第二次开口夸对方有福分。
  怀恩暗笑,嘴上正经道:“这宫里的人,所有的福分都是皇上赐的,若皇上觉得她有福分,她就是有福分,被皇上夸奖,本身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
  朱见深点头道,“你说得在理。不过朕已经夸奖她太多。既然是有福之人,不妨升一升位子。”
  怀恩立即躬身道:“皇上打算将她升到什么位子?奴才这就去拟旨。”
  朱见深道:“拟旨?官位往上提一级就可,无需拟旨。”
  怀恩:“……”
  原来是这么个升位子,他白激动了,还以为宫中要多一位娘娘——之后近一个月的时间,几百个宫人,将十座库房的东西大半都登记入册。刻有前朝皇族印记的箱子,也被宫人们发现了,快速禀报到怀恩面前。
  若只是前朝的箱子,倒也没什么,皇宫里别说是前朝的物件,就算是前前朝的东西也有不少,可是这箱子上偏偏还刻了“叶”字。前朝皇族不姓叶,这却是叶孤城的姓氏。
  红领巾留下的短笺,已被纪女史呈给了朱见深,短笺上写有叶孤城的名字。所以当今天子嘱咐,要将这些属于叶孤城的东西,都单独列出来。
  那日,朱见深正在翻阅一本前朝起居注,纯粹当八卦看着消遣时间,怀恩得到消息,就快步走进御书房,行礼道:“皇上,我们在那十仓库送来的财物里,果然发现一些刻有前朝皇室印记的箱子,那些箱子上,还刻着个‘叶’字。”
  朱见深放下前朝起居注,点头道:“看来红领巾所言非虚。这想必就是白云城主叶孤城,拿出来与南王合作的诚意。”
  怀恩道:“皇上要我留意这些箱子,是要奴才怎么做?请皇上指示。”
  朱见深道:“把这些东西给叶孤城,让他善用。”
  “啊,这……”怀恩吃惊道,“皇上,万万不可!叶孤城参与南王谋反,皇上不杀他已是仁慈,为何还要将东西送过去,让他善用?若他又拿来……岂不是放虎归山?”
  朱见深道:“那他得先是一只虎。朕不杀他,是给他个赎罪的机会。等到了南海‘飞仙岛’,将东西交给他,替朕告诉他一句话。”
  怀恩道:“皇上请讲。”
  朱见深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他顿了顿道:“若能懂得这个道理,他就明白如何善用了。”
  
  第88章 前往赴宴
  
  批改完当天的奏章,朱见深和往常一样从御书房出来,回到自己的寝宫。他将所有伺候的宫人都遣了出去,独自坐在云床上,托着下巴盯着前方,之后房中凭空多出个人。
  那人站在他面前,一头乌发束在身后,只看背影已经让人遐想,引人去一探真容。而此人的面容,也万万不会叫人失望,只能用美好来形容。哪怕只是静静站着,不言不语,甚至脸上没有表情,也觉得看到这张脸,这辈子已经值了,哪怕现在去死都没有遗憾。
  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脱俗绝艳的人。那人不动也不说话。朱见深就这么坐在云床上,用挑剔的目光盯着对方。
  他上下打量多时,起身走到对方面前,伸手在对方眉心轻轻抚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站在他眼前的人,似乎又更加完美了一些。
  朱见深收回手,满意地点点头,又坐回去,继续用挑剔的眼光找茬。这过程他已经进行了近一个月,准确地说,是从见到纪氏开始。
  伺候在身边的宦官怀恩,心里在想什么,他多少猜到一些。这不但是对方的想法,也是那些大臣们的想法。自己后宫空缺,万贵妃已经被蝴蝶翅膀扇飞,如今连纪淑妃也没了,不知道朝中有多少人为他不近女色忧心呢。
  国不可一日无母,就算他任性,一直不立后,他身边连个侍寝的女人都没有,的确不像话。
  可是修真者最忌沾染俗世姻缘,年龄长度不同怎么谈恋爱?百年回首,自己已精分成了曾孙子,还得叫对方祖母,糟心不糟心呀?
  既然已精分出子嗣,朱见深觉得,再多一个武林隐士世家的隐形皇后,似乎也没什么困难。自己不高兴一直扮演,还可以让对方继续玩失踪,反正大臣们都是抖m,习惯习惯就好了。他一直不上朝,这些大臣不也拿他没办法?所以说干就干,朱见深心念一动,那个和他生孩子的神秘女侠,终于有着落了!
  眼前这人,就是他给自己找的皇后,朱见深现在所做的,就是让对方变得更漂亮一些,艳压群芳,让一切粉黛失去颜色,有这样一个超凡的存在,一切不合理都会变得合理化。
  朱见深托着下巴,又专注地打量对方,现在每个细节的微小改动,都变得很困难。
  在信息量爆炸的现代社会,什么样的美人看不到?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武侠世界的绝色佳人们,质量都高的吓人。朱见深在捏造这个身份的容貌时。参考了石观音、秋灵素、曲无容还有移花宫两位宫主的容貌。取了她们的优势,又一步步进行修改,可谓是用心良苦。
  而成品也没辜负他这么长时间的辛劳,即使是自己一点点捏出来的容貌,还是每次都能保持惊艳的感觉。
  “大功告成!”朱见深起身,走到美人面前,目光烁烁盯着对方。那美人睁开眼睛,对着他微微一笑,惊艳了时光。
  朱见深在寝室中待得久了,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叩叩叩——怀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皇上,尚膳监已备好晚膳,您打算在哪用?”
  朱见深看了一眼与他对视而笑的美人,笑道:“进来!”
  怀恩道:“皇上,奴才进来了。”他在外面候了几息时间,推门而入,然后他就见到了房中多出来的人。
  “来人,有刺……”
  朱见深打断对方的话道:“这是朕的客人,不得无礼。”
  疑似刺客的那人转身,含笑斜睨一眼怀恩,从他身边走过,一下子消失在门口。此人轻功太快,外面的侍卫,甚至没有人反应过来,就失去了此人的踪迹。怀恩目光呆滞,等他回过神追出去,哪里还有对方的影子?
  朱见深行至门口,挥了挥手,让守在外面的侍卫不必惊慌,继续当差。他转过身问道:“怀恩,此人如何?”
  怀恩口中呢喃,竟吟起了洛神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