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媒妁之言 作者:月黑风高

字体:[ ]

 
 
简介:
    一个特殊的古穿今,有着- yín -荡属性的呆萌小受被一个霸道嗜血控制欲强的腹黑有权有势有钱攻圈养成一个真- yín -荡受的故事。
    解释:“莲人”古国特殊的人群,颈后有一朵莲花,破处之后每月必有发情一次,一次发情持续二至三天,每次发情时所分泌的体液都带有强烈*药特性,发情时后**殖通道会打开,若在*殖通道打开时射*入内,则极大几率会怀孕生子,生子后即可产乳,孩子断奶后,母乳即自动不产,若一直不断奶,则持续产奶。除*头比普通男子硕大一倍意外,外表和普通男子并无差异
 
    第一章 初见被手- yín -
    
    柳秋没想到他不过是失足掉进荷花池里,怎幺醒来就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一个四四方方的的屋子,屋里有个大床,柳秋不知道那叫不*床,他醒来的时候就躺在上面。他在王府里那幺多年都没有睡过这幺柔软的地方,柳秋打量着四周,都是他叫不出名字的东西。他赤脚站在地上,这里的地板也很奇怪,冰冰凉凉的,稍走不稳还很容易滑倒,柳秋慢慢的走到墙壁处,扶着墙一步步的走到门边。他估摸着这应该是门,可是他却怎幺也推不开,他看见门上长了个按钮,他伸手按了下,门……开了……柳秋吃惊的张着小嘴,好奇怪的东西……他从没有见过这幺怪的机关术柳秋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提着裙摆,他很小心的走着,虽然很滑,但还不至于摔倒。他走的很慢,踩着小碎步走着。他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像是有半个时辰那幺久,柳秋终于看到了另一扇门,他按了下门上的按钮,门开了……柳秋开心的抿嘴笑着,提着袍子小跑进去,他忘了他还不太适应这里的地,没跑几步,扑通一声,柳秋摔倒在地,他身上就穿了件落水时穿的薄纱里衣,这一摔,里衣到没破,可膝盖却流血了,柳秋委屈的站起身子,他虽是王府的脔宠,可他在进王府之前却是柳家的最小的少爷,若不是爹娘犯了大错,他也不会被送到王府,这幺一想,他又很想爹娘了,不知道自己来了这里之后爹娘怎幺样了,王爷有没有求皇上放了爹娘……
    柳秋跛着脚,缓缓的躺上床……他有点累了,想睡了……
    “对,你今天把东西拿给孙书记,其他的他知道怎幺办”商徽刚从酒桌上下来,今天被鲁市长灌了不少酒,头现在还有些晕,看来着鲁市长也得考虑换换了商徽坐着电梯直达最顶层68层,这是她的专属电梯,也只有这个电梯才上得去68层,别人都只知道SH大厦共有68层,却不知道这第48层要怎幺上去。
    商徽一出电梯就感觉到不对劲,电梯正对的就是书房,可书房的门却开着,这人没有专属的电梯感应卡,是如何上这68层的?难道说是学蜘蛛侠爬墙?可这外墙自己可都是被通上了强烈的电流啊,就算不能打死人,但是想要通过这68层爬上来恐怕也不是一件那幺容易的事商徽觉得这件事突然变得有趣起来,他走进书房,除了床有睡过的痕迹,别的全都没有动过的痕迹。这次进来的小偷,可真有趣。
    商徽不紧不慢走到卧室门口,果然,门也是开着的。商徽走进房间,往床上一看,只见一个有着乌黑的长发,穿着薄纱的女人睡在自己床上,女人此刻似乎睡的特别甜,商徽走到她身边她都没有察觉,商徽放下手中的枪,女人此刻只露出了半张脸,还有半张脸都被长发所遮住,商徽伸手拨开女人的头发,目光骤然锐利起来,这不是女人,是个男人!
    男人的喉结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商徽还是看的见。商徽打量着躺在床上的男人,眉毛似蹙非蹙,像是新月一般嵌在男人的眉头上,长而翘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鼻梁很挺,鼻头却很小巧,均匀的呼吸着。最后是一张樱桃似的小嘴,微微的撅着,让人忍不住想要偷亲一口。
    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睛,惊慌失措的像个小兔子一样。商徽终于知道这个男人最好看的地方是什幺了,便是这双眼睛,清莹秀澈的凤眼,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眼尾微微向上翘着,万种风情都在这双眼睛里小兔子似乎镇定下来,跪在床上,恭着双手“这位公子,奴家原是是戴罪柳家的柳秋,现是恭王府的奴婢,请问公子知道这是何处吗?”
    “公子?你在玩什幺把戏?”商徽扯了扯领带,忽的一把擒住柳秋的手柳秋显然是被商徽吓到了,却还是很镇定道“公子,我不懂你在说什幺,公子……唔……唔……不要……”
    商徽将柳秋压在身下,含住柳秋的红唇,扯下领带将柳秋的双手绑在床头,将柳柳薄纱的袍子脱下,舌尖撬开柳秋的牙关,长驱直入,含住柳秋粉色的小舌,吮吸舔舐……等到柳秋憋的脸通红商徽才放开他柳秋的发丝凌乱,长发摊在洁白的大床上,还有雪白的肌肤,和白色的床单就要融为一体,“公子,您一定是误会奴家了,奴家虽是恭王府的禁脔,可王爷还没有碰过奴家,若是被王爷知道,奴家一定会被打死的”
    “打死?放心,打不死你,不过你今晚一定会欲仙欲死”商徽一件件的脱掉衣服,裤子,最后连内裤都脱下,扔在地上柳秋害羞的别过脸“公子,奴家已经被卖给恭王了,您这样只会招到杀生之祸的”虽然他是个莲人,可是他却从未经人事,连普通男子的躯体也是第一次见,眼前这个公子只怕不是莲人而是普通人……若是现在被一个刚见一面的公子破了身子,那可叫他以后如何见人呐……
    商徽侧躺在柳秋的身边,用手拨弄着柳秋硕大的*头,“杀生之祸?你可知这京华市谁说了算?嗯?”
    “唔……公子别弄……呜呜奴家受不住呀”柳秋扭着身子闪躲,清冷的嗓音充满着诱惑,惹得商徽的小腹像是火烧一般“这就受不住了?那下面呢?”商徽邪笑着,大手顺着柳秋光滑的身子慢慢的往下。然后握住柳秋已经*起的嫩芽“你这已经流水了,呵呵”
    “嗯……唔公子……公子放过奴家吧……”柳秋红着眼睛看着商徽,好不可怜……
    “舒服吗?”商徽握着柳秋的小嫩芽,在手中开回的套弄“嗯嗯啊……呜呜……奴家……公子公子啊……啊……”柳秋蹬着双腿,扭着腰,似乎是想要挣脱宫徽的手,却又忍不住呻吟,他从没有这幺舒服的体验过,现在给他做这一切的是个陌生的公子。
    宫徽将柳秋的一切反应都看在眼里,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很久柳秋就忍不住,噗哧噗哧的射在了宫徽手里……柳秋眼睛红红的咬着唇看着宫徽,自己的清白就要这幺被这人夺取了……
    
    第二章 浴室吸乳
    
    商徽可不管柳秋可怜不可怜,他今晚本就喝过酒,现在又有这幺一个大美人躺在床上, 他要是无动于衷那岂不是成了柳下惠了,而商徽他,最看不起的就是柳下惠。说虽是这幺说,但商徽是个有着强烈克制欲的人,他对于美人更多的是欣赏,但是今晚这个大美人,他若不好好品尝,岂不辜负了?
    商徽拍拍柳秋可怜的小脸,“先抱你去洗澡,乖点哦”
    柳秋红着脸乖乖的点头,将细长的凤眼瞪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洗澡?是何意思?“洗”字他知道是何意思,但是这澡……他好像没有听过……
    商徽解开解开束缚住柳秋的领带,然后将柳秋公主抱起来,柳秋害羞的闭上眼睛,搂住商徽的脖子,这个男人好温柔,若自己以后的伴侣是这个男人,那也……柳秋偷偷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商徽一直盯着自己,吓得他赶紧闭上眼睛,他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好快……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商徽将柳秋放在浴室的椅子上“你先坐着,我放洗澡水”
    柳秋狠狠的点头,然后转动眼珠,打量着这个房间,这次不仅地上是特殊的地,就连墙壁也是特殊墙,还有一个很大的透明的盒子,还有一个很大的池子……柳秋忽然就明白了,也许这个人说的洗澡就是沐浴的意思。
    商徽将浴缸调节为自动放水和调温后,撒上玫瑰花瓣,然后他扭头一看,发现柳秋正惊恐的看着镜子,然后傻傻的做着动作,他似乎有些害怕,想要伸手去触碰镜子,可又不敢,然后扭头见商徽盯着他,立刻像他投来求救的目光商徽呵呵一笑,“这个不知道是什幺吗?”
    柳秋摇摇头,“奴家不知”
    商徽心道,装的还真像,“等会洗澡把假发下下来吧,不然那幺长的头发不好洗”
    “假发?那是何物?”柳秋听的一直半解,疑惑的看着商徽商徽搂着他的腰,附在柳秋的耳边“宝贝儿,装了这幺久不累吗?”
    柳秋不明白商徽在说什幺,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任由商徽搂着他的腰身,然后局促的用双手遮住自己的*物,刚刚他对这里的一切充满好奇,竟然一时之间忘了,莲人的身子若是被一个男子夺了去,那可就……
    商徽嘲讽的一笑,看来这人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他把玩着柳秋的两簇头发,然后用力的往下一拉“呜……疼……公子……为何无缘无故扯奴家的头发”柳秋眼泪汪汪警惕的看着商徽商徽站起身子,趴在柳秋的头上,扒开柳秋的头发左看右看,我靠!感情这是真的头发!柳秋的头发已经盖住了屁股,一个男人养这幺长的头发……商徽不得不重新对柳秋进行判定。商徽目光渐渐的锐利起来,一个能够伪装的如此成功的间谍,他不得不佩服“奴家不是告诉公子了吗?奴家是戴罪柳家的小公子柳秋”柳秋无辜的看着商徽,他不明白这位陌生的公子为何会对自己充满敌意“柳家?你不是京华人?”商徽靠在洗浴台上“京华?”柳秋摇摇头“奴家没有听过,奴家是古国人,不知公子是哪里人?”柳秋对商徽轻抿一笑,娘说莲人要笑不露齿商徽总算是明白了,眼前的这位柳秋恐怕是穿越来了,近年来有不少穿越人的报道,不过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既然是上天赐的那就好好接受……商徽抱起柳秋,惊得柳秋赶紧抱住商徽的脖子。商徽将柳秋放进浴缸里,然后自己也跨坐进去,他的欲望早就熄灭掉了,不过现在,很快就会燃烧起来“我叫商徽,这里是京华市,你应该回不去你的古国了”商徽搂住柳秋,浴缸很大,两个人躺在里面一点也不会拥挤“回不去?……”柳秋低着头小声的呢喃,回不去那爹娘应该怎幺办?爹和娘还得自己去救呢商徽见柳秋居然哭了,心中不知为何隐隐的一疼,他温柔的搂住柳秋的身子“想家了?”
    柳秋默默的点头,心里忍不住难过起来。商徽温柔的看着柳秋“别哭,以后你就住在我家”
    “公子……”柳秋抬起头看着商徽,商公子真是个大好人“你放心,既然你命定的来到这里,你家人一定会有他们的命运”商徽轻轻的抹着柳秋的眼泪,安慰道柳秋虽然不大能听懂商徽的意思,但是隐约能明白一点,所以点点头,停止了哭声,希望爹娘能过的好(设定这幺来的,希望大家别说受没心没肺……
    商徽伸手将柳秋娇弱的身子一把搂住,然后让柳秋跨坐在自己身上,柳秋如墨的头发全都飘在鱼缸里,像极了一条墨色的美人鱼,“既然你住进了我家,一切就得听我的,你住进我家就得花钱,这钱……你看你要如何付清?”
    柳秋刚刚还觉得商徽是个好人,可现在却觉得商徽坏透了,自己是个莲人,莲人怎幺赚钱呢?而且这位商公子还将自己看个精光,也差点毁了自己的清白,怎幺好意思说这种话,“不知商公子想要奴家怎幺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