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睡你麻痹起来嗨[星际] 作者:叶陈年(上)

字体:[ ]

 
文案
 
叶溯失意醉酒,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一个光怪陆离机甲军舰横飞的超级文明星际世界。
从此以后,叶溯在现实世界睡着便在梦中世界醒来,在梦中世界睡着便在现实中醒来。
 
梦中世界:精神力爆表机甲小能手,一不小心就成男神了。
现实世界:未来科技在手天下我有,一不小心又成男神了。
 
主受,强强,1V1,主角金手指突破天际。
 
内容标签: 科幻 未来架空 机甲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溯,韩业 ┃ 配角:很多 ┃ 其它:星际,剧情流
 
 
 
 
    第1章 梦境
    
    “教授,我的项目落选了?”
    “叶溯啊,虽说我非常看好你的研究项目,但这次事关重大,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其他五位教授都一致觉得计微常的想法相对而言更加贴近实际也更具有可行性。结果已经出来了,你不甘心我懂,我也很惋惜。”赵教授端坐在办公桌后,只是声音的吞吐让他昔日的德高望重弱了几分。
    叶溯低着头,带着近乎执拗的认真说:“可我记得您明明说过我一定能获得推选名额。”
    赵教授觉得自己被顶撞了,也或许是心里有鬼急于掩饰,愠怒道:“叶溯,我知道你才高气傲,看不上计微常的项目,可事实上人家的就是比你实在,而且他的研究主题是石油的有效利用,更符合当今能源匮乏的现状。而你呢?怀疑一种的新的元素存在?如果被证实甚至可能打乱元素周期表的排列?听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门捷列夫活过来了!我当初看好你是因为开头还有点意思,多少有些事实依据,可是后来呢?大篇幅的猜想与假设,高谈阔论,蹈空凌云!”
    “这次比赛本来要的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一次落选并不能让叶溯耿耿于怀,他在意的是这次比赛——由美国、德国牵头,五十多国联合举办的国际新星化学物理思维大赛。
    或许是21世纪末,人类的科学研究也进入了一个瓶颈,熬得头发花白的科学家们亟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假设与猜测。科学研究本就是先假设后求证,所以这次国际大赛要的就是年轻人的大胆假设,要年轻人未曾浸- yín -化学物理的新鲜脑袋天马行空地猜测,当然这猜测也不能太离谱,依旧要有适当分量的科学证明,否则这场比赛就失去了它的初衷——让科学家们在与年轻人的思维撞击中获得一闪灵光。
    参与比赛的青年学生如果表现优异会被特邀嘉宾收为学生,嘉宾一般都是历届诺贝尔化学奖物理奖的得主,或者是有志于下一届诺贝尔奖的盛名学者。
    参赛人员求精不求多,偌大一个中国也仅仅只有十个推举名额,叶溯所在的学校因为历来在化学研究上建树累累有幸获得一个化学组名额。
    “可你那不是惊人是唬人!”赵教授重重地一放茶杯,茶水溅出,湿透了桌上厚厚一叠A4纸,署名“叶溯”两个字模糊得看不清。
    这是叶溯近一年来的成果,300多个日夜,无数次实验,无数本资料,汇聚成了这很厚其实也很薄的总结材料。它曾经让眼前这位教授惊叹,可如今却只得了一个“唬人”的评价和一口苦涩的茶水。
    叶溯抽过总结,细细抹去上面的水渍,却越抹水印越大,滚着圈泛着黄地蔓延,像他心底里积压的郁气,叶溯终于忍不住说:“不是因为计微常给您送了红包?”
    赵教授手一僵,随即脸色颤动:“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知不知道公然诋毁和顶撞教授是要被记过处分的!我看你今天受了刺激不想和你计较,你回去好好反省,有些话不是因为生气就可以瞎说的。”
    叶溯静默地站了片刻,转身离开,还不忘带上门。
    门外的阳光有点烈,叶溯的眼睛眯了好长一会儿才睁开,熬夜形成的黑眼圈显得整张脸更加萎靡。他用手里的总结挡了挡阳光,埋头走出行政楼。
    “去不去奶茶酒吧?”路边有人和同伴说。
    叶溯顿了顿,转道去她们口中的奶茶酒吧。
    奶茶酒吧原名叫夜色酒吧,开在学校里就注定了它不会像真正的酒吧那样纸醉金迷,再加上时不时有校保安来巡查,一开始图新鲜的学生也觉得扫兴,懒得再去。发展到后来,这个酒吧的最大作用已经只剩下买奶茶了。
    硬生生将酒吧开成奶茶店,老板很心痛。看到眼前三五成群背着电脑带着手机买一杯奶茶就能蹭一下午网的女生们,老板心更痛。
    叶溯进来后,老板随口招呼道:“亲,要珍珠奶茶还是香草奶茶?”
    “有酒吗?”
    “有,要冷的还是热的……啥,你说啥?”
    叶溯不去看柜台上一排各种口味奶茶的单页,抬起头问:“有酒吗?”
    “有!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酒!”老板眼冒青光如遇知音,一口气将藏在柜台里快成雕塑的酒架搬出来,毛巾一甩,酒瓶上灰尘纷纷扬扬。
    叶溯不动声色退后一步,开始怀疑自己来这买醉的正确性。
    等老板擦干净酒瓶上的灰后,叶溯觉得这几瓶酒的卖相还不错,晶莹剔透的蓝瓶,不知道会不会更容易醉。
    “这是我珍藏已久的俄罗斯进口好酒,口感够带劲,滋味够独特!”
    “珍藏的怎么还这么惨?灰都快落回俄罗斯去了。”
    “呃……”老板急急辩解,“这不是没人识货嘛。我一看它就觉得难过,一难过就不愿意看它。亲,这落的不是灰是我的寂寞啊!”
    叶溯看了两眼,问:“多少钱?”
    老板来劲了:“我跟你说,这酒不仅是好酒,还是已经绝产的好酒,不能用价钱估量!我看你根骨清奇,和它有缘,就按原价卖给你吧,这里有四瓶,总共八万三!”
    叶溯转身就走。
    “唉唉唉,同学别走!我看你和我也有点缘分,打个折吧,八十三卖你了!亲,我卖的不是酒,是寂寞啊……”
    晚上十点,原本应该关门的老板还开着张,他不觉得寂寞了,他觉得闹心。
    好不容易卖出几瓶酒,结果那根骨清奇的有缘人真把他这里当酒吧,找了个安静的位置一直喝到现在,老板一看什么也没有的手腕,“已经七个小时了,还不走,原来是想把我这里当收容所啊!”
    老板对着叶溯手机的解锁屏幕愁眉苦脸,这好好的干嘛设置密码,一看就不是光明磊落的人。无奈之下,老板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机,对着喝醉昏睡的叶溯拍了一张。
    学校专属论坛出现了一张有火的潜质的爆照帖:这熊孩子谁家的,赶快领走!
    叶溯醉了,醉得不省人事。可醉的人从来不会说自己醉了,即使他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但“没有知觉”这仅仅是在别人看来,醉的人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亦乐乎。
    叶溯走进了一道长长的黑洞,一步就跨越了十万八千里,两侧是飘忽瑰丽的星辰与星云。又是一步,又是十万八千里,通道外的景色有些变化,蟹状星云变成了棍状,爆炸后的烟尘正在等待消散,陨石或稀疏或稠密,色彩与光的组合被打乱又重新拼凑,毫无规律可言,却令人迷迷糊糊地为之惊叹和慑服。
    那边的脉冲星正在剧烈地发生反应,辐射从两极高速冲出。这边的星系却以缓慢到让人以为会亘古不变的速度悄然自转。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在这片阒无人迹的空间共生共存共灭亡。
    这是宇宙,无数人为之神往的四方上下古往今来。
    叶溯近乎痴迷地看着,他学习化学可也对物理着迷。
    忽然,叶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倾斜着朝下方的一颗星球栽落下去。
    一片奇特的花丛中,叶溯有些茫然地仰头看天,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居然一点事也没有,果然醉酒加做梦是这个世界最奇妙的体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做不到。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叶溯将注意力放在了周围簇簇葳蕤的花上,花心都是一枚硬币大小的嫩黄色,花瓣是朴拙的白色,但形状却诡异得很,明明都是同一种花种,这朵花有三片花瓣,那朵却有五六片。即使是同一朵花,一片花瓣近似正方形,另一片却长成了十多厘米长的绸带状,一片大如蒲扇,一片比指甲盖还小……
    还真是生长得够肆意妄为。放眼望去,别说两朵一样的花了,就连两片相似的花瓣都找不到。
    叶溯小心翼翼地避开花丛,想去看看其他地方,一些喧闹的人声逐渐入耳。
    “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们?”
    “只想弄点钱花花罢了,你们要是乖乖配合,不会让你们吃皮肉苦的!”
    “可是我家没钱!”
    “你家没有,可是你身后的那位有啊。”
    抢劫?绑架?
    一般情况下,叶溯可能会考虑报警,或者偷摸着观察下情况再做打算,但是,这是梦啊……
    作者的一句话还没写完,叶溯已经翻过一个小土丘,往正在对峙的两拨人那一站,问:“你们在干嘛?”
    紧张得犹如沸水般的气氛像是被抽去了柴火,汩汩的水泡无力地轻声碎裂。歹徒和正面临危险的受害者都将迷茫的视线投向叶溯。
    叶溯一眼就认出了被绑架的那一方——不是他未卜先知,实在是这三个孩子太小了,顶多在念初中。相比起来,另外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明显更像坏人,也更具有当歹徒的潜力。
    “小朋友,你们没事吧?”
    最前面的男孩嘴角抽了抽,此时叶溯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外貌变得年轻了许多,顶多也就高中等级,比他口中的“小朋友”大不了多少。
    “这哪里来的小孩,一起抓了带走!”歹徒这才气急败坏地说道,暗地里却看了眼微型探测仪的分析结果,没有其他人或者不明物体,看来这孩子真的只是个意外。
    可这意外来得也太巧了吧,他们执行计划时特意选了这处野外,看中的就是杳无人迹。未免夜长梦多,说话的歹徒一挥手,其他人立即端起一杆长管,对准叶溯四人。
    三个孩子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身子也发起抖来。
    “你是笨蛋吗!”他身后的另外一个男孩冲叶溯翻了个白眼,小身体抖得跟筛糠一样,还咬着牙对歹徒说:“我父亲是一心星的领事,还有韩业少校今天会莅临本星球,你们即使抓了我也不可能在伟大的少校手里逃脱,如果你们就此收手,我不会将你们透露出去的,我相信你们是善良的,只是迫于生活才误入歧途……”
    叶溯暗叹,做梦果然不科学。遇到抢劫还能条理如此清晰的小屁孩怎么会有?
    他撇了撇嘴,还是挡在了那三个孩子面前,“我说你们都一把年纪了,还来欺负小孩子有意思吗?”
    三个孩子一愣,歹徒更是愣了又愣,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尤其这语气,一点也没有愤怒绝望到极点的愤慨,更像是在拉闲话家常一样,有点有恃无恐的架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