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睡你麻痹起来嗨[星际] 作者:叶陈年(中)

字体:[ ]

 
    第57章 逃出
    
    “韩业!”叶溯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导致精神力一阵不稳,毒物溜进了一长串,吓得光族手忙脚乱。
    叶溯连忙扭回头,继续输出精神力,但他心里已经没有任何沉重的负担。
    韩业来了,就好了。
    很多种族并不像叶溯那么乐观,外面只有一个人,对于打破玻璃罩没有什么帮助。
    韩业进入大厅后,首先便看到那个倒扣的玻璃罩,里面众多种族狼狈地拥挤在一起,其余空地上躺着几具面目全非的尸体,青色的烟雾还在飘着。
    韩业一眼看到了人群中淡然的叶溯,微一观察就知道叶溯是在拿精神力阻挡病毒,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谴责他太鲁莽。
    他立即上前敲了敲玻璃罩,沉闷的声音显示着它的坚固,同时他也看到了里面种族在拼命攻击玻璃罩,只是收效甚微。
    燕雪宸热情地朝他挥手,一点也不像被囚禁的样子。小破风也摇摇尾巴,还跟燕雪宸说:“我听说你们人族最可爱的小动物表达友好的方式就是摇尾巴。”
    “……”燕雪宸肯定地点点头,“你以后要多摇知道吗!”
    “又来了一个人族。”冷漠的声音在半空响起,“人族试种已经够多了,不需要你。”
    韩业仰头,高声喝道:“你是萨伦族右任?”
    “不,我不是。”那声音回答,“不过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萨伦族和右任都太容易被欺负了,这个头衔比虚无还荒谬。”
    韩业不置可否,说道:“你私自囚困自由种族并进行生灵体实验,违背了《万族公约》,贵族都将因为你受到制裁,你此时收手,还来得及。”
    “来得及?”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讽刺地大笑起来,半晌,他才幽幽说道:“早就来不及了,从三年前我们发现了那颗矿石能源星时,不,还要早,从一千万年前萨伦族诞生时,就来不及了,这是唯一的出路……”
    “既然如此,就等着万族联盟来制裁吧。”韩业不予分说,拿出机甲,高逾十米的大型机甲顿时将这处大厅顶得破裂开,整座迷宫似乎都在摇摇欲坠。
    体型巨大的机甲一下子吸引了罩子里众多种族的注意力,几乎全部蜂拥至边缘。
    “他是来救我们的吗?”
    “他也是一个人族!我们今天居然被人族救了两次!”
    在众多种族期待的眼神下,韩业登上驾驶舱,双手飞般地扫过驾驶台,玄色的机甲抬起了它坚硬的拳头轰击玻璃罩。
    燕雪宸看到韩业的机甲,愣了愣,这才如梦初醒地从自己脖子上掏出一根空间钮项链:“我也有机甲的,差点忘记了。”
    叶溯差点被她弄得心神不稳:“你有怎么不早拿出来!”
    燕雪宸十分无辜地说:“我又没习惯又机甲的日子。机甲可宝贵着呢,我爸也是最近才攒好钱给我买了一台。”
    光族在此时回头大声道:“兄弟,再加把力,毒雾马上就要被清理干净了,到时我们里外夹击把这罩子给破掉!”
    “好!”叶溯应道,感觉濒临干涸的精神力又有了回光返照的现象,连忙加大了输出,两名光族身上的光团耀眼得夺目。
    韩业机甲的拳头狠狠地轰击在玻璃罩上,砸得罩子抖动了下,虽然仍然不见裂痕,但比起这么多种族之前一点反应也没有的敲击,这抖动已经让他们欣喜得泪流满面了,这就是出去的希望啊。
    半空中,那声音又响起:“你以为你能救得了他们?”
    韩业不急不躁,置若罔闻,继续操控机甲握拳轰击,时不时伴有光学武器的攻击。他轰击的位置很巧妙,正是玻璃罩顶部可喷入毒雾的地方,这里不像其他区域是完整一块的,更容易突破。
    光族将最后一缕毒烟清理干净后立即收回光代射线,叶溯也将精神力统统收回,脸上已经白得毫无血色了,但他的眼睛却是熠熠生辉,他明白就算自己的精神力被消耗殆尽也不会有事了。
    没了毒烟,而幕后操控的人也不知怎么回事迟迟没有继续喷发。安全了的众种族连忙手段尽出,配合韩业轰击玻璃罩,他们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做最后一搏。
    燕雪宸趁机召唤出机甲,黑色的大型怪物几乎占据了整个罩子的空间,因为高度不够,机甲只能勉强半蹲着。燕雪宸抱着小破风登上机甲,操控机甲抬拳冲击韩业一直攻击的区域,她锋利的精神力也一并辅助着,内外相夹,玻璃罩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细微的裂痕,淡到几乎看不清,但韩业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正打算再接再厉时,陡然生出不好的预感。
    韩业刹那间脑海里就千思万绪飞过,来不及出声做任何提示,只能够将拳改为掌拍击在玻璃罩正上方。
    没有人懂他这个手势的含义。
    除了叶溯。
    叶溯抬头看凌厉肃穆的机甲,看到它纹路逼真的手掌,忽然就明白了驾驶者急迫的心情,接着,他看到了玻璃罩上病毒的喷发口。
    那一刻,仿佛韩业的思绪和他是共通的。千分之一秒内,叶溯作出了反应,他将残余的所有精神力近乎涸泽而渔般地抽出,堵住了那个喷发口。
    这也许就是幕后操控人的目的,将为数不多的‘峤源’留到关键时刻发动致命一击。
    叶溯的神情刹那变得痛苦异常。那毒雾在接触到空气前都是以液体形式存在,毒性更大更具刺激性,叶溯的精神力就这样赤裸裸地承接它所有的伤害。他纯粹的精神力死死地和病毒抵抗着。病毒无法进入空气中,却顺着叶溯的精神力肆虐。
    轰——玻璃罩终于碎开,无数种族发出喜悦的欢呼,没人知道叶溯此刻正在经受巨大的痛苦。
    唯有韩业的机甲踏碎了玻璃罩的残破边缘,走到叶溯面前半蹲下来,金属臂膀慢慢下垂,将叶溯轻轻地握在手心,最终放入了胸口处的驾驶舱。
    空气中再也看不到一丝“峤源”的影子,它们和叶溯的精神力合二为一了。
    “你怎么样了?”韩业将脸色十分吓人的叶溯放在驾驶椅上。
    叶溯回答不了韩业。他此刻脑海里仿佛真的来了个哪吒在闹海,精神力波涛汹涌地翻滚,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吞噬他的精神力,又好像是他的精神力在反噬那些蚂蚁。两方斗争,受苦的是叶溯,他眼前冒出无数黑点,黑点又炸成更多的白点……
    叶溯木然的眼神让韩业第一次生出了无可奈何的感觉。
    而此时,倒金字塔形的迷宫终于因为底层结构被破坏殆尽而支撑不住,摇摇欲坠起来,材料坍塌的声音时而响起。
    韩业通过机甲上的传音装置告诫还在迷宫内的众种族:“迷宫即将坍塌,请尽快离开。外界正在发生战斗,各位小心。”
    死里逃生的众种族连忙顾不上欣喜,一个个拿出自己保命的玩意,不是小型飞舰就是厚纳米防弹装。他们都是各个大使馆的官员或是官员的直系亲属,身上的压箱底东西此刻终于派上了用场。
    有种族边换装边对韩业的方向喊道:“人族的两位兄弟,我耶翰族感谢你们!”
    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跟着我。”韩业对燕雪宸说,便立即操控机甲离开大厅,来时的通道已经走不通了,几乎被倒塌的积木结构堵塞得寸步难行。
    韩业索性大马金刀地让机甲破开前方的墙壁,他不需要路,他直接斩出一条路。
    燕雪宸的机甲相对体型较小,被韩业的机甲挡得严严实实,不用担心前方的威胁,她便一边给后面的种族引路一边清扫飞溅过来的积木。
    而隐藏幕后的人对这一切无计可施,他除了“峤源”病毒再也没有其他手段。应该是说,他们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抵挡得了“峤源”,而没有准备其他手段。
    出迷宫花的时间比进迷宫要少了很多。
    叶溯的意识逐渐清醒的时候就看到韩业的侧影,不动如松,双手轻盈地在驾驶台拂过,而与之相对的是机甲表现出来的强悍与无敌,所有的障碍都被金属臂膀豁开,一条光明的道路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才是真正的举重若轻。叶溯心想。
    在叶溯实质的目光落在韩业身上时,韩业第一时间敏锐地感知到了,他抽空回了头,问:“有事吗?”
    叶溯摇头,轻轻笑了下:“我赢了。”
    他的精神力打败了那些企图吞噬他的病毒。
    韩业没再说话,继续操控机甲前进,很快,他们来到了地表上。
    地表上已经是硝烟弥漫,很多种族在试过无法逃出禁空网后,倒转枪头和萨伦族火拼起来,虽然其中不乏浑水摸鱼企图自保的种族,但战斗依旧如火如荼。
    韩业和燕雪宸两台机甲的先后跳出,让一面倒的局势有了微妙的变化,随后涌出来的一千多种族更是让处于颓势的种族们大喜过望。
    而萨洛夫看到这一幕却是心里咯噔一下,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韩业非但没有如他预料是去送死,反而将其他试种都救了出来。他们的实验竟然夭折了……
    为这一天计划良久付出所有心血的萨洛夫怎么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他愤怒地吼叫一声,正打算向韩业冲过去的时候,大岳族再次挡在了他面前。
    大岳族表面伤痕累累,全身都被超密物质绳索缠住,身形大大受限。但大岳族不愧是宇宙万族的前百强,即使落入这种境地也还有一战之力。
    “还没解决我,你想去哪?”
    萨伦族埋伏在这颗卫星的兵力太多,众种族根本不是对手。但俗话说,擒贼先擒王,韩业便迅速将关键点放在了统领萨洛夫身上。
    他的机甲在明暗迅速变换的天色中,快准狠地穿过重重火线,和大岳族并肩而立。
    两座大山般的影子沉沉地笼罩在萨洛夫的头顶。
    大气层高速摩擦产生的火花雷电和地面上的炮火光学武器相映成辉,叶溯在驾驶舱内,在身姿挺拔的韩业身后,注视着纷乱的战场,看到了想要他做宠物的大岳族此刻凶悍得顶天立地,他心底里竟生出前所未有的渴望,就连因为被“峤源”病毒折磨得发冷的血液都似乎要沸腾起来。
    想要战斗,像韩业那样无所畏惧。
    
    第58章 结束
    
    萨洛夫在巨型坦克上感觉到了炮火席卷过后的热气,只是这热气凝聚在他的皮肤上变成冷汗流了下来。
    这一刻,沉重如山的挫败和绝望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不甘心,也很愤怒。他的父亲虽然是温和的鸽派,他自小受其耳濡目染,却长成了另一番模样,他有野心,有抱负,成年礼那天他暗暗发誓要带领萨伦族走到强者的地位,他要让每个萨伦族可以自由地出行,走到哪儿都被人尊敬,在两万年后的大虫潮可以安定地度过。
    萨洛夫也为此奉献了自己所有的精力,他学了政治学、经济学、地质学……可到最后,他才发现这些学问太慢了,不足以让存在了一千万年的萨伦族更进一大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