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那个一直被劈腿的男人 作者:洛洛清雨

字体:[ ]

 
文案内容
秦泽身为一名铁打的高富帅,却有着流水一样的爱情,他交的每一次恋情都已女方劈腿告终。
结果却被一个奇怪的智能告知那是因为他自带绿帽子光环,没有他的帮助的话,他无论叫交多少个女朋友,结果都是一样的。
哈?!!!
秦泽就开始了他苦逼的绿帽子生涯……    
 
本文1VS1,主受
内容标签:强强 快穿 穿越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泽 ┃ 配角:太多 ┃ 其它:快穿,系统,绿帽子,劈腿
 
第1章 。绿帽子王爷(一)
    是夜。
    明月,薄雾,星星点点。
    璃王府。
    “嗯,嗯……啊哈……嗯呢……”
    “你真紧。”
    “天啊,不……不行……啊……啊,嗯……”
    在远离正院的一个偏远的院子里,传出一串串暧昧的令人浮想联翩的低吟,一男一女在红帐里翻云覆雨,行鱼水之欢。
    虽说是偏院,可这院子却是过于富丽堂皇了,这帝王木的床,精致典雅的宫灯,楠木制成的百年老椅,以及房间点燃的上好的燃香。
    怕是就连璃王都不知道他的璃王府还有这么一个院子。
    女子因为剧烈的快感而扬起雪白的脖子,酥胸也随着运动起起伏伏,吸引着身上男人的视线。因为快感,女子红艳微肿的嘴巴微微张开,泄露出丝丝低不可闻的娇吟喘息声,水光潋滟的眼眸也渗出点点泪水,那一张绝美的脸蛋也因为情潮染上了朝霞般的红晕,让女子更是美艳不凡。
    这美艳的女子竟是璃王刚娶过门不到一旬的璃王妃,礼部尚书李杜之的嫡女李薇茹。
    “你真是个妖精。”
    男人的头卧在李薇茹雪白圆润的胸脯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男子呼出的炙热的气息喷在女子高氵朝过后那异常敏感的身子上,女子又是不由得浑身一战。
    男子仰起头,那双深邃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女子,两人凝眸相望,在彼此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仿佛被蛊惑似的,两人渐渐拉进了彼此的距离,越靠越近,最后两唇相依。男子不满足于这样简单的接触,男子紧紧按住李薇茹的头,如狂风暴雨般的吻,让李薇茹应接不暇,来不及吞咽,留下了一缕缕银白的唾液,在女子红艳的牡丹肚兜上留下了湿润的痕迹。
    这是不对的!
    李薇茹在脑海里尖叫,你应该停止这种恬不知耻的行为,你已经嫁为人妇,怎能做这种无耻下流的勾当?
    这样下贱的行为与青楼娼妇有何区别?
    李薇茹想起了自己的夫君璃王。
    璃王是先帝的第九子,是娴皇贵妃之子,深得先帝的宠爱。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娴皇贵妃一进宫,就被先帝越级封为昭仪,一年之后,即使娴皇贵妃一无所出,先帝还是不顾皇太后和皇后的阻拦,封昭仪为娴妃。两年之后,娴妃在产下了璃王之后,先帝在皇后依然健在的情况下封娴妃为皇贵妃,刚出身的九皇子为璃王,荣宠可见。
    璃王长得偏像娴皇贵妃,眉眼如画,生的一副好相貌。先帝就曾在除夕国宴上夸赞璃王“朗朗如日月之入怀,颓唐如玉山之将崩。”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简直是璃王的代名词。不同于璃王的那温润如玉的相貌,璃王是个真正的纨绔子弟。整日吃吃喝喝,无所事事,整日玩乐,沉迷于鸟兽争斗,甚至还闹出了不少的笑话。传言,璃王曾花千金购买了一只病恹恹的鸡,这只鸡还没上场就病死了。璃王大怒,当场就命人打死了这个小贩。
    这样的一个草包竟是她的夫君。
    然而,李薇茹又想起了往日两人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他虽然不是她的良人,大抵他是真的爱惜她的。
    他们两人的新婚之夜,只因她默默流泪,璃王便停下了,腼腆一笑,温柔地说到他不会强迫她,他愿意等她。
    璃王愿意整日陪她游山玩水,变着法子逗她开心,对她更是温柔体贴,无微不至,对别的女子不假辞色……简直是一般女子心中梦寐以求的夫君。
    然而,李薇茹却不是那一般无知的闺中女子。因为父亲的影响,李薇茹从小就憧憬着像父亲一样才华横溢博古通今又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况且——
    “你分心。”
    李薇茹身上的男子注意到女子涣散的眼睛,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在他的床上,他不允许自己的女人想着别的事情,他的女人就应该全心全意,只想着他一个人就够了。
    “啊,疼。”
    李薇茹因为轻微的疼痛而缓过神来,她撒娇似的敲打着他的胸,欲迎还拒推开了他。
    男子因为怀里女子凹凸有致的身子在他身上扭动,令他兽血沸腾,欲|火焚身,刚退下去的欲望和情氵朝再一次涌了上来。男子不顾女子的惊呼,长臂一揽,又将女子压在了身下,然而不同于前一次如狂风暴雨般的爱抚,现在男子动作温柔缱绻,引诱女子一步步沉沦。
    李薇茹用手指摸着男子的脸,不同于璃王的阴柔美艳,男子长得极其俊美阳刚。她用手指抚过男子那浓密的眉毛,以及那一双深如幽潭的眼睛,顺着往下是英挺的鼻子,最后停留在了唇上。
    这男子不是别人,竟然是皇上!
    当今圣上是先帝的第五子,也是嫡子。然而中宫不受宠,加上娴皇贵妃圣恩眷宠,先帝隐隐约约透露出立璃王为太子的念头,若非遭遇全群的反对,皇后娘家势力正如日中天,璃王早已是太子了。即使璃王没有成功,也使得五皇子的地位之尴尬。若非先帝驾鹤归西的早,谁坐上那皇位依旧是未知数。
    无论是五皇子还是九皇子,亦或是皇后和娴皇贵妃都清楚地明白在和谐的表面上,暗地里他们势如水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先帝在携娴皇贵妃和璃王下江南之时,在回来的路上不幸驾崩。五皇子和皇后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在秦家的簇拥下火速登基。即使有着先帝的遗诏,娴皇贵妃和璃王刚回之时已经为时已晚。虽大势已去,但新帝和皇太后为堵悠悠众口,对娴皇太妃和璃王善待有加。
    但也是只是表面上的,璃王完全被架空,只是一个富贵王爷罢了。
    李薇茹那白玉般的手指在男子红唇上仿佛摩擦,巨大的颜色对比更是魅惑非凡。像是被蛊惑似的,李薇茹情难自已地扬起自己,向那一双唇吻去。
    这样的人如何让她放弃?何况是她爱慕了整整两世的人?
    李薇茹一遍又一遍地劝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
    长痛不如短痛,她应该快刀斩乱麻,不再与他纠缠不清。她永远都只能是璃王妃,而他也只会是皇帝,又拥有三千佳丽……他们是不可能的。
    在那一刻,她是恨的!她恨命运的无常,为什么给她一次从来的机会却仍然让她成为了璃王妃;既然不能让她成为他的女人,为何又让他们相遇甚至一见钟情?她更恨皇太后的狠心,即使在知道他们两情相悦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拆散他们!她甚至有些恨她身上的男人!
    他是皇帝,为什么要将她拱手相让!
    若是彻底断了也罢,为何又在她成婚之后依然一副一往情深的模样,为什么不冷酷无情点让她彻底死了这条心!
    她神魂颠倒,无药可救。明知故犯,飞蛾扑火。
    不知如何是好。
    在两人唇相依的那一刻,男子同时大力抽动将女子送上那绝妙的地方了
    高氵朝过后,两人相偎相依,享受着肌肤相亲的感觉。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哈哈,我一定是在做梦,我绝对是在做梦!呵呵,皇兄和茹儿是不会这么对我的,我怎么可能会做这么荒唐的梦呢?”
    两人沉浸在静谧的氛围中,等回过神来,竟然发现璃王现在床帐前。
    现实真是给了他一掌响亮的巴掌。
    璃王一脸惨白,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眼前。他尊重的,真正放在心上的,想要长相厮守的王妃竟然和他的皇兄在他的璃王府行这苟且之事。
    即使房间里点了熏香也掩盖不了那浓郁的麝香的味道,他的王妃和他的皇兄赤身而拥,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清文报告王妃与他人有染时,他还不相信。看这架势,恐怕也不是一两次了。
    他这璃王府竟成了他的皇兄金屋藏娇的地方了,真是欺人太甚!
    “王爷,听我解释。”
    李薇茹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想要起身追作势要离开的璃王。此时,她的内心百感交集,又是愧疚,又是羞赧,又是不安,她当然知道她的所作所为伤透了待她不薄的璃王的心,她愧对他。
    更让她胆战心惊的是——
    一旦昭告于天下,他自然是无事的,最多也就忍一时非议,而她……
    不仅她将身败名裂,臭名昭著,还会连累她的家族,轻则重刑,重则……
    她突然忆起了上辈子她惨死在如烟的手上,死亡时那种铺天盖地绝望如潮水般涌来。
    刚刚经历过剧烈运动的身体哪里经得起这种折腾,李薇茹不过向前跨了一步,腿一软,就跌倒在了男人的身上。
    “衣服都没穿,想叫他干嘛?怎么如今后悔了不曾?”
    男子一脸阴云密布的盯着她,用手掐着李薇茹白嫩纤细的脖颈,冷哼一声,低沉地说道:“哼,解释?你要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和朕在一起难不成还是朕强迫了你不曾?”
    “皇上……妾……不是这个意思。”
    李薇茹心下一沉,暗道不好,眼带泪水喏喏抽泣起来。李薇茹向来聪慧,又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奇遇,知道此时多说无益,还是沉默较好。
    皇帝看女子一脸带雨梨花,哭得凄惨,也不由软下心来,安慰道:“小茹,不要担心,朕会解决好的。”
    说是这么说,然后他其实也没有万全的把握,若他当真有办法拗得过他那大权在握的母后,李薇茹早就是他的妃子了。哪里还会发生这样的丑事,被他的弟弟璃王当场撞破。
    “妾自然是相信皇上的。”
    李薇茹依偎在男子怀里,心里想的又是例外一件事。李薇茹也明白自己不能无所作为,只依靠皇上。皇帝的这番说辞和当初选秀之时给她的承诺何其相似,然后,结果呢?
    中宫虽空缺,但他任然立了一个贵妃,以及杂七杂八加起来二十多个女人,她则成为了璃王的王妃!
    璃王对她一往情深,加上璃王又毫无城府,她略施小计应该还是能让璃王回心转意……
    两人相拥而卧,却同床异梦,各自想着各自的。
    
 
第2章 。绿帽子王爷(二)
    清风紧紧跟着一脸不愉的王爷,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唯恐惊扰了自家主子,成为主人的出气筒。
    别看他们主子长得芝兰玉树,却不什么谦谦君子。王爷自幼被先帝和娘娘宠着,捧在手心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霸王。心情不酸爽之时,对他们这些奴才拳打脚踢的都是小事,当然心情愉悦时,也经常打赏他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