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亲爱的[娱乐圈]+番外 作者:违命侯(上)

字体:[ ]

 
文案
电影《亲爱的》是帝天影业今年的重头戏,耗资巨大,可偏偏在开拍之前,男主角罢演了说要去拍纪录片,导演出了车祸直接挂了,男配角发了疯被送去精神病院……
沈笑:这电影是我的,你们谁敢跟我抢,老子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主受,1VS1,HE
楚凝VS沈笑
小肚鸡肠占有欲强冷漠攻VS目中无人阴险狡诈暴躁受
没有意外的话是日更一章,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先收藏~(≧▽≦)/~啦啦啦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笑(晋安),楚凝 ┃ 配角:许苍,杜衡,罗隐,王朕等 ┃ 其它:违命侯,娱乐圈,重生 
==================
 
☆、第一章
 
  楚凝推开门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晋安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他的房间一向整理得井井有条,整洁大方,可如今,这个房间却像一个垃圾场,脏,乱,臭。
  “我听王总说你们打架了,本来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
  听见声音,晋安刷着牙从厕所出来,很好客地说道:“随意坐。”
  楚凝是他带出来的演员,算是他的徒弟了吧,哦,对了,他是导演,楚凝说的王总是他的顶头上司,S市大龙头帝天影业的大老板,全名王朕。
  楚凝挑了挑眉,扫视一周,实在没发现房间里哪里还有可以坐的地方。
  晋安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不过他可没那个闲心给楚凝整理地方,翻了翻白眼,含着泡沫,口齿不清道:“你随意,当自个儿家。”
  晋安就这么走了,楚凝也不客气,跑晋安卧室捡了个坐垫出来,随便往地上一扔,盘腿坐下。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们不合适,你偏不信,这么打下去好玩?”
  晋安没有回话,他正在忙活着整理仪表,罗隐那臭小子下手狠,他身上磕着碰着的地方可不少,幸好他是皮糙肉厚不怕摔,否则……不过,罗隐也没得了好就对了,两个男人打架,谁不是用了吃奶的力砸下去?
  楚凝没得到回应,便沉寂下去了。
  晋安擦上药,换好衣服,这才出去。
  “我脾气本来就不好,谁跟我一块儿不得打起来?”
  楚凝低着头,呢喃道:“我就不舍得打你。”
  晋安却正好进厨房没听见,闪身问道:“你说什么?”
  楚凝没说话,他慢慢起身,楚凝长得很帅,还不是那种小白脸的帅气,而是很有味道的那种,特别是他的眼神,很专注,当初晋安能够相中他,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他的眼睛上,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晋安还是必须承认,与那双眼睛对上,他依旧会被吸引。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也跟那些女人一样学起轻声细语这一套了?”
  晋安名声其实并不很大,他还太年轻,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底蕴还不够,算不上大牌导演,但也算是颇有成就了,去年,他拍的电影《请安》还得了最佳导演的提名。不过,晋安的脾气却是出了名的大,真的火起来,就是他的爱人罗隐也得不了好,再加上罗隐也是不能忍的人,所以,这两人处起来,打架是常有的事。
  这可苦了王朕,晋安是他手底下的新锐导演,重点培养对象,罗隐是他手底下的大牌演员,老牌影帝,这两个人三头两头给他挂彩出席,也不想想他这个管事的,那群狗仔都是好糊弄的吗?
  “没事,”楚凝笑笑,他的笑很含蓄,却很好看,他很少笑,只对着晋安能偶尔笑笑,“我帮你收拾屋子吧。”
  晋安翻了翻白眼,“你很闲?有空还不如多接几部电影。”
  楚凝面无表情地看着晋安,“你跟我说过,不能为了出镜率砸了自己的形象。”
  “也是,”晋安耸耸肩,“毕竟你的人气确实很大,有资本。”喝了口水,又道:“不过你小子的眼光也太高了吧,这两年你除了我的电影,还拍过谁的?”
  “我的演技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你的电影,我还能出演谁的?”说着,楚凝的眼神有些落寞,却很快又有笑意露出,“这样也挺好,拍你的电影,的确比较好玩。”
  晋安哼了一声,有些骄傲地仰了仰脖子,“那是。”
  突然又有些尴尬,“可惜了,这次《亲爱的》不能让你参演了。”
  楚凝面无表情地转身,低垂着眼,慢条斯理地整理着桌上的杂物,语气没有波澜地说话:“有罗隐在,我是不可能演你的电影的主角了。”
  晋安瞬间更加尴尬,明知道这种时候最好什么都不说,可偏偏他又觉得他得说些什么,“没事,主角不成,那不是还有男二吗?再说,罗隐又不是能够出演我的每一部电影。”
  楚凝没有接话,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晋安一下子没话说了,只能干笑两声,也跟着楚凝低头收拾东西,平时他都是请清洁工来帮他打扫的,但今天着实不合适,其实吧,每次他跟罗隐打架,最后都是楚凝来帮他收拾残局。哎呀,他这个徒弟,算是收对了,真是比情人还要贴心。
  那厢,楚凝收拾着收拾着,却突然停了下来,犹犹豫豫地问:“能说说你们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吵架吗?”
  晋安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以前楚凝来帮他收拾东西的时候,他也经常跟他唠叨这些破事,这次他不提是因为不想提,不过既然楚凝都问了,他也不好瞒着,“还能什么事,不就是因为邓璐的事。”
  一听晋安的语气,楚凝就知道,这家伙还在气头上,便也识相地没再多问,不过关于邓璐的事,他的确知道得不少。
  邓璐是晋安的前妻,离婚两年不到,晋安是离婚之后才跟罗隐在一起的,他们三个以前是同一个学校的,闹到这种地步,邓璐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媒体也捕风捉影说是晋安跟罗隐勾搭上了后抛家弃子,邓璐一气之下,就带着她和晋安的女儿晋雨雾跳楼去了,晋雨雾虽是救回来了,邓璐却是确确实实死了,晋安为此没少跟罗隐闹,罗隐从来就不是能忍的人,这件事也确实不是他的错,两人就这样杠上了,三天两头打一次架。
  楚凝倒是觉得,晋安和罗隐都被邓璐耍了,那女人,是真的自个儿死了,也要让晋安和罗隐不好过。
  楚凝刚想说什么,手机却响了,本想挂,可那是王朕的电话,他怕王朕有什么重要的事,便接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听到晋安跟罗隐昨晚又打架之后,他就一直很不安,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晋安无所谓地耸耸肩,继续收拾东西,自从他和罗隐某次打架把家里的所有易碎品都砸碎之后,楚凝就做主帮他把家里的装饰品全换成了铁的铜的不锈钢的,或者木的,看了看时间,七点多了,罗隐应该也快回来了,得快些收拾,不然,等下又得吵起来。
  楚凝接了电话之后脸色更差,板着一张脸,冷若冰霜,唇紧紧地抿在一起,往常波澜不惊的眸子竟然染上了暴虐的气息,晋安担心他,刚想慰问两句,楚凝却突然爆发,手随意一扫,就把桌上整理好的东西又扫回了地面。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在房内。
  晋安想也不想怒喝一声:“楚凝你够了,我这里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吗?发疯也得给我回你的地盘去!”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罗隐又快回来了,楚凝这样二话不说就把他收拾好的东西重新弄乱,他哪还能镇定?
  楚凝猛地抬起头,肆虐的眸子对上晋安暴躁不加掩饰的双眼,深吸一口气,竟慢慢地,就又恢复了原样,他直起身,淡漠地整理着他的衣服,好似刚刚失态的人不是他。
  晋安更加拿不准楚凝在想什么,皱了皱眉,语气倒也放软了些,“出什么事了?是帝天那边还是你家那边?”
  楚凝是晋安从大街上捡回来的演员,没进过科班,家庭也不和谐,单亲家庭,母亲早亡,父亲好赌,经常给他惹麻烦,那一次是他被那些讨债的堵在半路,晋安刚巧路过,觉得楚凝很适合他在拍的电影的男主,就大义凛然地伸出援手了。
  现在楚凝虽然是名声大噪了,他的家世却依旧藏得严实,晋安始终认为,他的父亲的存在,只会给他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而对于公众人物来说,这些麻烦,绝对会让一个站在顶点的人跌落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楚凝艰难地看向晋安,说话的声音,又恢复了往常的冷漠,“罗隐要去中东,这事你知道吗?”
  晋安抬起桌子的手一松,桌脚直接朝他光着的脚砸下去,他却仿佛没感觉到疼痛,固执地盯着楚凝的脸看,眨眨眼,声音干涩地问道:“你说什么?罗隐要去中东?”
  “看来你是不知道了,”楚凝淡淡说道,晋安眼睛有些红,也不知道是脚痛的还是心痛的,楚凝扶着他坐在沙发上,将刚刚王朕说的又复述了一遍:“美国一个导演找罗隐去中东拍一部纪录片,原本罗隐是不答应的,但今天突然打电话给王总说他要去中东拍这部纪录片。”
  最初的恍惚已经过去,晋安眼角高高上挑着,遮住半边的波澜壮阔,他将整张桌子踢翻,咬着牙反问:“那我的电影呢?他是想罢演吗?”
  楚凝低垂着眸子,道:“罗隐跟王总说,他拍不了《亲爱的》。”
  “是拍不了《亲爱的》,还是没办法对着我拍戏?”
  “晋安……”
  晋安心情很不好,邓璐的事情,他都没有说什么,罗隐竟然敢离开。
  “他要分手就直说,难道我还能绑着他不让他走?”
  楚凝没有接晋安的话,反而另起了一个话头。
  “邓璐自杀前来找过我。”
  晋安皱眉,显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什么?”
  “邓璐那天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作为你背叛的代价,她要让你和罗隐永远不能在一起。”
  晋安怔了很久,累极地闭上眼睛,瘫软在沙发上,“她竟恨我至此……”
  楚凝又说:“罗隐的飞机是在八点。”
  “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我怕你会后悔,”楚凝双眼直直望进晋安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如果你不去追他,你会后悔。”
  “楚凝……”
  “邓璐的事已经过去了,你虽然现在没想明白,但始终是会放下的,到时候,你会后悔,你今天眼睁睁让罗隐去了中东。”
  “……”
  “罗隐去拍的纪录片是一部战争题材的纪录片,中东有多混乱你不是不知道,万一罗隐回不来了,你说你会不会后悔?”
  “……”
  晋安夺门而出,门砸到门框上,很响,楚凝觉得门像是砸到了心上,很痛很痛。
  “你还是走了……你还是放不下罗隐……”
  晋安开着车呼啸出去,直接冲着机场开去。
  现在是七点四十分,八点整飞机起飞。
  他车开得很快,时间很紧,人的一生总会有疯狂的时候,跟罗隐在一起算是一件,这一次飙车到机场拦人算一件。
  他一生就做了这么两件疯狂的事,竟然都是为了罗隐!
  想想真是可笑。
  他开着车,还是在高速上飙车,本来就不该分心,却又忍不住多想,楚凝说他会后悔的时候,他竟然潜意识里就觉得会是这样。
  如果他不去追,如果他没有去拦下罗隐,他真的会后悔。
  他走神了,走神的后果就是,他出了车祸。
  他的宝马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就像是鸡蛋撞上了石头,鸡蛋会碎,而他的车和他,人仰马翻,安全气囊弹出来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显示器上显示的时间是八点整,飞机起飞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