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亲爱的[娱乐圈]+番外 作者:违命侯(下)

字体:[ ]

 
 
☆、第四十三章
 
  送走了楚凝,之后的整条路上,许苍都抿着嘴,只开车不说话。
  虽说开车的人应该专心,不说话是对的,可沈笑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总觉得许苍像是生气了,可到底在气什么,他又猜不出来。
  ——好吧,沈导已经完全忘记这孩子还暗恋他来着。
  “沈少,虽然你跟楚先生已经确定了关系,但是你们毕竟都是公众人物,在外面,还是不要表现得太过亲密比较好。”将车开进车库时,许苍终于开口,面部隐在黑暗中,上面的神色看不真切,却愈发显得神秘莫测。
  沈笑一时有些拿捏不准许苍的意思,便没有说话。
  没有听到沈笑的回答,许苍还以为沈笑是对他的话有什么不满,顿了顿,对自己脱口而出的略带谴责的话语有些后悔,“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
  “不,谢谢。”沈笑打断许苍。
  “啊?”
  沈笑朝许苍笑笑,“你不说我倒忘了,楚凝现在的身份地位,确实不适合传出这些事,”然后又摸着自己的下巴开始自言自语,“怪不得我今天亲他的时候那么诧异,原来是这样……”
  这下子,许苍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今天出去的时间不算长,杜衡也就没有说什么,随意问了两句,就让沈笑上去休息了,但沈笑有话要说。
  “表哥啊,你知不知道罗威和陈冲的事?”
  “他们的事?”杜衡一副状况外的表情,“他们间有什么事?”
  “你不知道?”
  杜衡奇怪地看他一眼,“不知道。”
  沈笑呵呵笑了两声,转身就要上楼,既然不知道,那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该死,本来还想着能不能从杜衡这里打探到一些消息呢!
  “等等,”杜衡叫住沈笑,眸中难掩好奇,“他们到底怎么了?”
  沈笑终是忍不住,噼里啪啦地就跑到杜衡旁边坐下,神神秘秘地道:“我听说他们有一腿!”
  “哦,这事啊……”杜衡一脸的意味深长。
  “怎么?你知道什么内幕?”沈笑一见杜衡的样子,就知道有戏,便接连追问道。
  杜衡瞟他一眼,却道:“我还真不知道。”
  “……”表哥,你好顽皮!
  “你不是去找演员了吗?怎么又扯到罗家家主去了?”
  说到这事,沈笑就觉得心塞,《亲爱的》的拍摄之旅还真是崎岖不平、九九八十一难轮番上阵啊!
  “唉,我想让陈冲演个角色,结果陈冲现在被罗威扣着。”
  “所以你现在联系不到陈冲是吗?”杜衡问道。
  沈笑再次叹气,“是啊!”
  杜衡眼神闪了闪,又问:“是不是觉得拍戏很辛苦?”
  沈笑扫了一眼,对杜衡心里的小九九那是清清楚楚的,当即就直接道:“您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亲爱的》我是一定要拍的,陈冲的事也不用您操心,我已经找了罗隐帮忙。”
  “罗隐?罗威的弟弟?”
  “是。”
  杜衡哼了一声,道:“你认识的人还不少。”
  “嘿嘿,干我们这一行的,认识的人自然多些。”沈笑一边挠头一边讪笑着道。
  “嗯,”杜衡倒是没有为难的意思,“陈冲跟罗威都去过德国留学,怕就是那时候认识的,不过这都五六年了,如果他们真在一起了,没道理一点风声都没有。”
  沈笑嗤笑一声,“他们还没在一起呢!”
  “什么?”
  杜衡问起,沈笑也不隐瞒,全部托盘而出,“陈冲和罗威确实在一起过,但后来又分开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罗威又开始缠着陈冲,我、晋安出事那会儿,他趁机设计将陈冲弄到他家的疗养院,听罗隐的意思,罗威现在是关着陈冲,这两人啊,估计还有的闹得呢!”
  “你怎么有些幸灾乐祸啊?”杜衡疑惑,却也提醒道:“你要把陈冲弄出来,如果不能让罗威心甘情愿放人,你难道还要靠抢的?”
  “诶——”沈笑惊呼——糟糕,忘了,现在不是看戏的时候!不然到时候陈冲出不来,提供谈资的就是我了!
  “哥……”
  杜衡笑眯眯的,“我可是不会帮你的哦!”
  “你是我哥!”沈笑恶狠狠道。
  杜衡十分欠扁地挑了挑眉,“那又如何?”
  “不、如、何。”沈笑一字一顿道,像是在吐冰渣。
  杜衡但笑不语,见沈笑吃瘪,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沈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干咳了几声,堪堪转移了话题,“诶,陈冲也好,罗隐也好,他们好好的黑道不混,跑到娱乐圈干什么?”
  杜衡看他一眼,也不揭穿,道:“到娱乐圈发展啊。”
  沈笑翻了个白眼,“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到娱乐圈发展啊?”
  “这个啊……”杜衡手指轻点下巴,慢悠悠道:“一切都是为了洗白啊。”
  沈笑:“……”
  杜衡慢腾腾地换了个姿势,“现在的黑道啊,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轻易地只手遮天了,受限制的地方太多,大部分黑道世家,都开始慢慢地将家族中涉黑的生意洗白,而娱乐圈,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那你呢?”
  “嗯?”
  “你总是他们他们的,好像没把我们杜家算进去啊!”
  杜衡缓缓一笑,格外的高贵冷艳,“我是太子爷,咱杜家是正统,跟那些山野村夫、旁门左道不能一概而论。”
  沈笑:“……”
  杜衡挑了挑眉,“不懂?”
  沈笑黑线,咬着牙,重重道:“懂!”
  杜衡点点头,满意道:“嗯,你要知道,我们杜家是公认的正统皇室血脉,跟其他的歪门邪道不一样,他们需要靠娱乐圈洗白自己,我们可不需要。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没人敢说什么,也不会有人敢来找我们的麻烦,这点你可以放心。”
  “嗯。”沈笑扯着笑脸应道,屁股不自在地扭动着,时不时瞟一眼楼上,明显地归心似箭。
  “还有什么问题吗?”杜衡柔声问。
  沈笑如蒙大赦,死命摇头,“没有了。”——真好,可以回房了!
  “嗯,”杜衡点点头,却道:“那就去做饭吧,今天厨娘请假了。”
  见沈笑傻傻地站着不动作,杜衡挑了挑眉,问道:“你不会是想让你哥我饿肚子吧?”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外卖的东西。”
  杜衡撇撇嘴,拿起茶几上的报纸浏览,用一种十分理所应当的语气说:“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为什么还要叫外卖?自虐吗?”
  沈笑嘴角抽了抽,他是不是太惯着杜衡了,靠他养着竟然还敢这么理直气壮、酷炫狂霸吊炸天?这是对待衣食父母的态度吗?是吗是吗!
  “……你要尽快适应,年后我是要出门拍戏的,虽然还不知道在哪儿,但绝对不是在S市。”
  杜衡扫他一眼,淡漠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离开前培训出一名厨艺跟你不相上下的厨师,第二,我让杜十郎每天开着私人飞机接你来回。”杜衡笑看着沈笑,露出一口白牙,“你选哪一个?”
  “……我选第三个。”
  “没有第三个。”杜衡继续笑得人畜无害,“一还是二?”
  沈笑默默地看了杜衡几秒钟,颠三倒四地转过身,往厨房方向踉跄而去。
  “我先去做饭。”
  杜衡眨眨眼,“好,这么重要的问题,的确应该好好想想。”
  一还是二?毛的,老子不服!凭什么老子要受你的压榨!凭什么老子要这么听你的话!去你娘的……
  “咔!”
  一声脆响,沈笑看着空荡荡的砧板,以及暂时粘在上面的刀,然后默默松开紧握刀柄的两手,眼神在厨房中巡视良久,最后定在某个角落。沈笑慢慢上前,最后成功定在垃圾桶前,看着一堆菜叶鸡蛋壳之间的一块血红血红的大排骨,又瞬间沉默了。
  ——据说吃的东西掉在地上,只要在十秒内捡起来,就可以继续吃。
  没有任何的犹豫,沈笑俯身将那块排骨提起来——嗯,看起来还挺干净的,没沾上什么脏东西,洗一下,就做成一道香辣排骨吧。
  唔,真可惜,本来是想做成酸甜排骨的……
  “这次就先便宜杜衡吧,嗯,杜衡是吃辣的对吧,真好,像我就不喜欢吃辣……”
  ——哎呀,唯一的肉做成了辣的,那我怎么办?不行,我也要吃肉,好吧,今天加菜,我要做一道蜂蜜肉球。
  打定主意,沈笑便再次举刀,开始奋斗。
  “香辣排骨蜂蜜肉球,一辣一甜各吃各的,杜衡吃排骨,沈笑吃肉球……”
  ——可怜的杜衡,吃的排骨是沈笑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而他竟然不知道,还因为这盘香辣排骨感动良久,最后应允了沈笑的要求,即不会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干扰《亲爱的》的拍摄计划。
  吃饱喝足外加一顿自娱自乐之后,沈笑腆着肚子上楼去了,看了会儿剧本,估摸着罗隐也该回电话了,就先去洗了个澡。
  罗隐的电话是打到许苍手机上的。
  沈笑对罗隐是赞不绝口,不仅动作快,白天交代的事晚上就有了结果,而且有脑子,竟然知道这个电话不能打到他的手机。
  “打个电话的事,能用多久?”罗隐的语气有些不屑,不屑中,又带着那么点不容忽视的宠溺,沈笑没有接话,他顿了顿,又道:“我打了你的手机,但是被挂断了,我不能找楚凝,就只能找许苍了。”
  “嗯,”沈笑看了眼许苍,提步去了阳台,边走边说,“我的手机被杜衡没收了。”
  “猜到了。”罗隐笑道,“你要跟男人在一起,杜衡是一定会阻拦的。”
  闻言沈笑嗤了一声,撇嘴道:“他上次还想杀了楚凝呢!”
  “这不是没杀成吗?怎么还这么气呼呼的?小心气坏了身体。”罗隐调侃着,却到底难掩关心。
  沈笑听出来了,就是听出来了,所以更加尴尬,空着的左手无意识撩了撩耳际还在滴水的碎发,触到冷水,思维才终于回拢。
  “我没事——陈冲的事怎么样了?”
  罗隐一顿,再开口时已经换上一副淡漠的口吻,“陈冲想出来,参加《亲爱的》的拍摄工作是目前唯一的方法,我哥虽然暂时没有松口,不过最后肯定会答应。”
  “你这么肯定?”
  “呵呵,陈冲以死相逼,我哥除了答应,还能怎么办?”
  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在暗示着什么呢?沈笑从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这么敏感的时候,大概,这是因为连他本人,都知道这件事上他做得不厚道吧——先认出来的明明是罗隐,他前世的恋人,可他却选择了楚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