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杀死暴君[星际] 作者:影度寒江(上)

字体:[ ]

 
文案
 
巫辛准备向男神表白的那刻,被天上掉下的机甲砸死了,再一睁眼变成了皇帝陛下,男神变成了自己的儿砸(然而并不是)。
 
周围的人每天都在捉摸着怎么杀死这个暴君。身为一个傻白甜,骤然掉进了狼窝,巫辛表示:我要回家!!
 
食用指南:
年下,年下,年下,
ABO,ABO,ABO
生子,生子,生子
狗血天雷苏,狗血天雷苏
 
攻:披着羊皮的狼
受:拥有少女心的傻白甜
 
内容标签:机甲 生子 年下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巫辛,梅耶 ┃ 配角:一大堆 ┃ 其它:机甲,ABO,生子
==================
 
☆、第1章
 
  奥古帝国,天狼星。
  皇家军校正门前的大道宽阔笔直,庄严肃穆,两侧蓬勃如伞的巨型树木投下片片凉意。街上了无人烟,高耸的大门前,执
 
勤的四名哨兵犹如雕像。如果不是还有树梢上落下的阵阵蝉鸣,恐怕会以为这是一副静止的油画。
  突然,一个灰色的人影竟然在全面戒严的大道上,偷偷摸摸的寻到了大门前,直到离军校大门前还有一丈远的时候,才被
 
哨兵发现。哨兵看到他的那刻惊的魂飞天外,其中两名立刻奔至那人面前,黑洞洞的枪口指向那人,喝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快点离开!”
  站到夏日的骄阳下,才看清那是一个身材清瘦的男人,身体裹在灰扑扑的袍子里,脏乱的长发拖在地上,一张脸黑灰黑灰
 
的,身体散发轻微的恶臭。
  哨兵过去见到这人可以视若无物,但是今天不行,凶神恶煞的开始驱赶,似乎有些吓到了巫辛,他肩膀瑟缩一下,向后退
 
了一步,声音清软:“我……我只站在这里,不会影响到你们的。”
  其中一名哨兵大声厉喝:“不行,快点离开,不然以意图行刺罪逮捕你!”
  巫辛吓得睁大了双眼:“我……我没想要刺杀谁的……”
  哨兵只是恫吓他而已,眼前的人就是一个乞丐,谁会关心他在想些什么?
  另一名脾气稍温和些的哨兵道:“快些离开这里吧,三日后皇帝陛下莅临皇家军校,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巫辛心里满满的失望,那不就是说他要有三天的时间见不到大王子了?唉……想一想就心塞。
  两名哨兵一左一右用枪杆架着巫辛,将他驱逐在了警戒线之外。巫辛没有地方可以去,只好原地坐下,目送两名哨兵的身
 
影,依稀还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传来:
  “这人是怎么进来的?每次都是神出鬼没的出现。”
  “谁知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最后,声音也随着他们的脚步渐渐远去。
  巫辛抱着膝盖轻哼了一声,“我才不是|癞|蛤|蟆……”
  想到了那块肥美的“天鹅肉”,巫辛擦擦嘴角的口水,嘿嘿嘿的笑出声。神思飞回了初来天狼星的那天。
  爷爷将如何斩破空间的法门教给他之后,人就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他只好独自练习,结果一剑劈开空间,没有防备的他就
 
被吸进空间裂缝,掉落在了天狼星上。
  巫辛生活的地方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繁华的星球,天上飞的是“铁鸟”,地上同样是钢筋铁骨铸
 
造的各类建筑,然而他一点也不感兴趣。但乌木剑不知道掉到了哪里,没有办法劈开空间回家。
  孤身一人在天狼星的街道流浪了一月之后,就变成了现在一副鬼样子。所有人看见他都是一副嫌恶的眼神,捂着鼻子远远
 
的避开。这座星球的名字,还是他爬到树上掏鸟窝时,树下有人说话听见的。
  某一天,巫辛无意中溜达到了皇家军校的门口,大门巍峨高耸,巫辛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建筑,不禁就仰着头看呆
 
了。
  一个尖刻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神智,“喂!前边是什么东西!这种地方也是你能来的?”
  巫辛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声音是在叫他,直到屁股上重重挨了一脚,翻倒在地时,才看到四五个身材挺拔,身穿统一
 
黑色制服的青年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他们歪歪斜斜,眼神飘离,身上散发出浓浓的刺鼻的味道。
  为首那个满脸嘲讽的人道:“原来还是个傻子,滚远一点,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身后的人附和道:“就是,脏了我们的学校大门!”
  然后一起发出了一阵哄笑。
  巫辛不明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可以来,他就不行。单纯耿直的他就问出了口。巫辛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接触过
 
的活物除了他爷爷,只有鸟虫走兽,他还不知道,最可怕的其实是人,那才是一种什么事都随时能干出来的物种。
  那些人脸上闪过厉色,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对着巫辛拳打脚踢,巫辛蜷缩在地上抱着头,他还在不停的腹诽,哪句话说错
 
了?要不要起来反抗?可是他从来没有打过架,万一把别人打死了怎么办?爷爷说,凡事皆有因果,难道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被
 
他们打一顿,然后才能回去吗?
  然而,事实证明,巫辛的脑回路太简单。
  在那些人一边打一边骂的噪杂声音中,忽然传进来一个低沉略带磁性的好听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那个声音不大,但是那些人骤然停了手,被酒精刺激的大脑瞬间清醒,纷纷退在一旁。巫辛松开抱着头的双臂,就看到眼
 
前站着一个人,由于背光的缘故,他第一时间没有看清楚那人的脸,但是那人十分高大,周身笼着一层光晕,仿佛神兵天降。
  仅仅一个剪影,就让巫辛看呆了。直到眼前伸出一只修长、虎口手心带着薄茧的手,巫辛才回过神,顺着骨节分明,一看
 
就充满力量的手指向上望去,手指的主人身穿和那些人一样的制服,但是不像那些人似的吊儿郎当,领口和领结系的整整齐齐
 
,干练利落。
  巫辛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听见了自己打鼓般的心跳声,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鼓起勇气抬眼望向那个人,戴着军帽的缘
 
故,他的半张脸掩在阴影里,眉眼尤为的深邃,薄唇仿若刀削,鼻子又挺又直,整张脸十分具有侵略性,奇异的是,他深邃的
 
眼睛却泛着柔和的光芒。
  如果不是巫辛脸上黑乎乎的,乱发挡住了大半的脸,所有人都会看到他的脸颊已经绽开了两朵红云,那人轻轻开口:“起
 
来吧。”
  巫辛立刻被迷的头晕目眩,身体肉眼可见的晃了晃,有点像不倒翁似的可笑。他伸手想要握住那只手,但是随即他发现自
 
己的手特别的脏,如果握上去,无异于用黑泥糊上一块碧玉,巫辛一骨碌儿爬起来,双手在灰袍上蹭一蹭,想要蹭干净了再握
 
上去,但是那人已经收回了手臂。
  巫辛一阵失落,双手藏在身后低下了头,下一刻他就发现对方穿着黑色的靴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而他光着脚,脏兮兮
 
的,脚下的地面都比他干净。
  以前森林里下雨了,巫辛同样是光脚穿梭在湿滑的泥地里,那时他感到的只有畅快恣意,但是今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陌
 
生的情绪,只想尽力蜷缩着脚趾不被别人看见,头低的更深了。
  先前那个充满嘲讽的声音的主人,现在却像见了老鼠的猫,颤抖道:“殿……殿下……”
  被叫殿下的人双眉微皱,淡淡道:“这里是学校。”
  “是……是……对不起,学长。”
  巫辛偷偷抬眼扫了一圈,那些人现在和他一样低着头,甚至有一个人的腿还在发抖,巫辛最后快速的在他面前的人脸上扫
 
了一眼,面无表情。巫辛垂下眼睛,想:“他到底是叫殿下还是学长?难道这里的人都有两个名字吗?”
  只听他依然平淡的说:“身为帝国的后备军,醉酒,进而公然殴打公民。回去吧,一人十五鞭子,扣五点学分。”
  那些学生一瞬间面如土色,倒不是怕挨鞭子,身为身体强健的Alpha,挨鞭子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关键是一门科目考试优
 
秀,才能拿到0.2的学分,这下实在是太狠了。但是这位大殿下——梅耶,是风纪委的副手,虽然平时平易近人,但是对于犯错
 
的学生,从来毫不手软,也不敢辩白,一溜烟儿的跑走了。
  巫辛扭扭捏捏不知道该说什么,反而是梅耶先开口了,“首都星有收容所,你去那里吧。”
  巫辛茫然的抬眼看向梅耶:“啊?”
  梅耶却瞬间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巫辛吓得后退一步,捧着咚咚咚跳的小心脏,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突然生气,但是凌厉
 
的模样让人脸红心跳的不正常啊啊啊!
  下一秒,梅耶迅速收敛情绪,仿佛刚才的表情是巫辛的错觉,他从钱包里取出一张纸币递给巫辛:“当做路费,去吧。”
  巫辛愣愣的接下,梅耶正了一下军帽,点头微笑,转身大步离开了。
  巫辛呆呆望着梅耶挺拔的背影远去,半晌,巫辛用力吸溜一口嘴角的口水,喃喃道:“好圆的屁股啊……好想摸一摸。”
作者有话要说:  既然点进来了,打滚求收藏嘛......
 
☆、第2章
 
  
  巫辛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他流浪了快一个月,就是为了寻找他的乌木剑。遇到梅耶后,坚定找到乌木剑的心开始动摇,当
 
初空间裂缝巨大的吸力让他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现在回想一下具体的细节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十分怀疑,也许乌木剑留在了
 
原地也说不定。爷爷看到乌木剑,一定会来找他的,他完全可以固定一个地方,等待爷爷来找他。
  首都天狼星发达的公共交通,对巫辛来说毫无用处,因为他根本没见过更别说使用。所以,巫辛开始每天睡在军校门前的
 
树上。树枝繁茂,倒也没有人注意到他。随即他就发现,这里的人出入十分严格。
  等了一周后,他才再一次见到了梅耶。巫辛兴高采烈的从树上跳到梅耶的面前,梅耶瞬间戒备拔枪,巫辛大喊一声:“是
 
我,是我。”
  梅耶怔了一下,将手中的枪收了回去,“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梅耶这一次腰间束了武装带,勾勒出的腰线和脊背线条特别的挺拔,身高腿长的他,只站在那里,就散发出悍利的军人特
 
有的铁骨铮铮和傲骨嶙嶙。——以及浓郁霸道的 Alpha雄性信息素铺天盖地冲击而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