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纹绣 作者:路芸兮(下)

字体:[ ]

 
 
☆、51·实情,计划
 
 凤衍看着面前笑容柔和甜美的索菲亚王后,她在说起拉斐尔的时候,眼里脸上甚至连浑身上下都会带起一种自豪柔软的情绪跟浓到几乎化成了实质的爱怜,这份母亲对儿子的爱让她看着凤衍的时候目光带着那么一丝丝不可避免的挑剔,但是又因为相信自己儿子而给予他所选择的伴侣最大限度的尊重跟认同。
 
 她在笑起来的时候带点儿少女的柔和纯美,除了眼角的细小到看不太清楚的纹路,就像是时光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一样,索菲亚轻轻的松开拉着凤衍的手,语气温柔,“拉斐尔之前并没有跟我提起过你,这次还是因为珍妮弗说要陪我过来阿瑞斯学校散散心,我早就习惯了待在皇宫里面不喜欢出门,拉斐尔才告诉我你的存在,说或许我可以过来见见你。说实话,我有些惊讶的,但是比起惊讶来,喜悦是更要多一点儿,在这之前我一直在担心拉斐尔的伴侣问题,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整个帝国完全压在他的肩膀上,都很少有时间跟一般的年轻人一样生活,就更不用说恋爱了。”
 
 说完就对着凤衍露出一丝俏皮可爱的笑容,脸颊上面的小梨涡露了出来,她这个年纪的人,做出这样的表情居然一点都不会让人感觉到违和,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想着是不是要在皇宫里里面举办一个宴会,把所有贵族家的小姐跟少爷全部邀请到皇宫宫里面来让拉斐尔自己挑选,总有一个他能够看上眼的吧。可惜拉斐尔不愿意,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知道我身体不怎么好,而且喜欢安静,不愿意在皇宫里面举办宴会打扰到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跟他的父亲一样坚持要找到跟自己精神力完全契合的伴侣。”
 
 这就导致了拉斐尔今年都快要30岁了,身边还没有任何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之类的交往对象,虽然在现今社会大多数人都能够活到100岁以上,但是一般而言最佳的恋爱期也是在25—30这个阶段,然后交往个几年,在30岁以后大多就开始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所以拉斐尔一直没有交往对象的事情让索菲亚非常的为难,也因此在得知自己的儿子居然找到了跟他精神力完全契合的伴侣之后,而且那人还是一个绣师的时候,她非常的开心。虽然还没有见到人,也还不清楚儿子看上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性格是怎么样的,就已经在心里认同了拉斐尔的选择,对于索菲亚而言,自己儿子的选择自然会是最好的。
 
 而且她也是一个绣师,所以她对于绣师跟异能者之间的联系很清楚,精神力完全契合的绣师跟异能者的结合才是最完美的,尤其是在知道了这个绣师居然已经可以将传说级的十级魔纹绣制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不仅仅是惊喜了,简直对还未见面的凤衍从心底里面产生了一种感激。
 
 要知道对于现在的索菲亚而言,在失去了曾经最爱的丈夫之后,最重要的也是能够支撑着她活下来的人莫过于拉斐尔了,而拉斐尔马上要面临晋级的事情她自然也是担心的,自从拉斐尔强硬的要求联邦把十级魔纹给他之后,这段时间索菲亚就一直在关注着联邦十级魔纹的消息,并且不断的祈祷拉斐尔能够将十级魔纹拿到手。
 
 其实对于拉斐尔的异能,她也一直在努力的想要帮上忙,索菲亚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绣师,这些年待在皇宫里也总是在不断的练习魔纹的绣制,可惜她的精神力因为拉斐尔父亲的去世曾经一度混乱,在那之后就一直时好时坏不怎么稳定,所以并没有什么效果。在得知了魔纹被截走的消息之后,她的身体跟精神一直都不怎么好,最严重的时候连行动都很困难,到了卧床不起的地步。
 
 而现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了,虽然联邦保存着的十级魔纹没有拿到,但是拉斐尔却拿到了他要的十级魔纹,而且比联邦保存的十级魔纹更加合适拉斐尔使用,因为正好绣制这个魔纹的绣师跟拉斐尔精神力完全契合,这就能够最大程度上减少拉斐尔晋级时候的危险性。
 
 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前,索菲亚从来没有想过这么美好的事情会发生,对她而言,这根本就是不亚于一个奇迹,这个消息对她而言就像是一针强心剂,让她很快的重新站了起来,并且精神力甚至都以飞快的速度好转了。她又怎么能够不感激眼前这个少年,不过她也知道她儿子跟这个少年的感情很好,他们的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所以即使她是拉斐尔的母亲,也没有办法或者说那个对着这个少年说出感激的话来。
 
 她只能够眼光柔和的看着凤衍,“我还没有想到你这么小的年纪,居然就会那么厉害了,十级魔纹是我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可惜都没有办法办到,你真的很厉害,我知道你跟拉斐尔的感情很好,好到并不需要我来说一句感谢的话,但是还是想要跟你说一声谢谢,跟拉斐尔无关,仅仅是我想要谢谢你,你解开了我压在心上的一块石头。”
 
 凤衍看着她,这位在整个帝国名声都非常好的索菲亚王后确实很值得别人的尊敬,她看人的时候目光睿智而且非常宽容,似乎能够包容一切,他没有办法拒绝一个爱护儿子的母亲的善意,摇了摇头,“并不需要谢谢,我想,只要是让拉斐尔变的更好的事情我们都愿意去做,您说是吗,因为我们都深爱着他。”
 
 索菲亚笑了,笑容甜美无比,眉梢眼角都充斥着一种柔和无比的味道,让她看起来非常的漂亮,极具包容性,似乎能够容纳所有一切,语调还是那种软绵绵的柔和,“对,因为我们深爱着同一个人,只要是让他变的更好的事情我们都会愿意去做。”
 
 然后她的笑容一丝丝的淡去,虽然整个人都还是那种柔和的样子,但是眼角却在不经意间透露出来一丝丝的冷意来,她动作缓慢的放下手里一直端着的精致彩瓷茶杯,略侧了一下身子,安静的看着凤衍许久,才轻轻的动了一下手,“你是个好孩子,我就知道拉斐尔的眼光很高,他看上的人肯定是个好孩子,这下子我就放心了,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么?”
 
 凤衍一向擅长观察别人的神情,而且他的眼力向来很强,自然是没有看漏了索菲亚王后眼角刚刚那一闪而逝的冷漠光芒,不由的暗自挑了一下眉,看起来他似乎是有些低估了这位外表柔和宽容的索菲亚王后了,或者说是这位索菲亚王后一直用她温和的外表将所有人都瞒了过去,包括他?
 
 说起来的话,前世他虽然在皇宫里面住了那么好几年,但是跟皇室的人交流真心不多,就算有那么一些交流,大多是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几个亲王和公主,在接到了邀请函没有办法推拒的情况下参加过几次宴会,也因此了解了一些关于皇室内部的消息。要是真的算起来的话,他也只是在跟拉斐尔结婚的时候见到过一次索菲亚王后,后来几年时间里,他不主动去跟索菲亚交流,索菲亚也不负她深居简出沉默之极的性格,从来没有主动的走出过她自己的宫殿,除了在过节的时候根本没有见到过。
 
 而每次见到的时候,他对索菲亚王后映像最深的大概就是笑容柔美,然后为人也很宽容,并不是那种很难相处的人,然后就没有了,毕竟他们就算是见面交谈也是在很多人的时候,连像他们现在这样单独说话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呢,这么算起来的话,他根本就算不上了解这个王后。
 
 这么一想起来,他就发现自己在很多事情上面都走入了一个非常大的误区,薇薇安夫人在索菲亚王后生下拉斐尔之后不久出现在拉斐尔父亲身边的,也就是说,如果薇薇安一直在跟拉斐尔和索菲亚王后作对并且以要弄死拉斐尔为目标的话。至少在拉斐尔长大到七八岁甚至更大一点的年纪,也就是完全懂事之前,或者说有能力保护他们母子之前,他们母子的安全都是由索菲亚王后负责的。
 
 因为在前世他见到的索菲亚王后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的长辈,并且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在外人那里听到的关于索菲亚王后的评价永远性子柔和宽容,所以先入为主的凭借着他自己的感觉,把索菲亚王后当做了性格柔软宽容需要人保护的小白兔。而且她又是几乎跟所有绣师一样的沉静性子,他以为索菲亚王后肯定是那种柔软到别人戳一针她也只会让一步的性子,他一直以为拉斐尔之所以能够安全的活到自己懂事并且能够保护他们母子,是因为薇薇安在还没有生下儿子之前没有想要铲除拉斐尔的念头。
 
 可是他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想错了,并不是薇薇安没有生出那个心思,而是她一直以为是一只柔软小白兔的索菲亚王后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性格,或许她在学生时期跟没有嫁人甚至是没有遭遇到来自薇薇安的恶意之前,她确实是一个非常软和善良的性子。
 
 但是她同时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而且她还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所以当她发现她如果不反抗这种恶意,自己的孩子就会遭受到不好的事情的时候,她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并且在反抗的同时,居然还很是轻松的保住了她原本给别人留下的映像!
 
 如果他的这些猜测没错的话,那么这位索菲亚王后,才是真正厉害的人物啊,他发现他都现在已经不知道这位王后在想些什么了,是对他跟拉斐尔的事情有什么意见么,就是不知道,来自拉斐尔最亲的人的阻力会有多大。
 
 索菲亚还是带着一抹浅淡柔和的笑容,看着凤衍摇了摇头,声音柔软,“你想多了,我并不会对你跟拉斐尔的事情有任何意见,我相信拉斐尔会找到一个最合适他自己的伴侣,而且,你也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好孩子。再说虽然拉斐尔是我的儿子,在我心目中他是最优秀的,但是我也清楚应该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合适他的人了,毕竟你可是跟拉斐尔精神力最契合的人,所以说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
 
 说着伸手拍了拍凤衍的手掌,眉眼弯弯,“我跟你说的是其他的事情,是跟拉斐尔的父亲有关的。”
 
 凤衍不知道她是怎么会看出来自己的想些什么的,但是也没有想要问的意思,只是神色不变的点了点头,“您请说?”
 
 “拉斐尔的父亲,他是一个性子非常矛盾的人,他一直在坚持着要娶跟他精神力完全契合的人,但是最后他在众多绣师里面选择了跟他的精神力适配性最高的我,并且在我毕业之后就娶了我,似乎把一直追求的精神力契合这个念头抛开了。”
 
 索菲亚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柔柔软软的,将她要说的故事娓娓道来,让听得人分外的享受甚至能够沉浸在她的声音里面,“他并不喜欢我,连带着也不怎么喜欢拉斐尔,不过虽然一直不喜欢我们母子,却还是认定了拉斐尔是他王位的唯一继承人,仅仅因为我是他的王后。”
 
 说着轻轻的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好像想起了些什么,那些回忆大概让她感觉非常的不好,以至于她说话的声音都不是那么的平稳柔软了,“其实这样也好,算是名正言顺,不过在将拉斐尔视作了王位的继承人之后,他也只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替拉斐尔安排了作为继承人应该需要具备的锻炼,并没有多关注他一些。因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一个女人拉了过去,那个人就是薇薇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我们受到了一些来自别人的一些为难,所以我们的生活并不是那么美好。”
 
 她轻轻的低垂了一下头,然后抬头看着凤衍,似乎想要看看凤衍对于她突然说起这个的反应,可惜凤衍对于这些大多都猜测的八九不离十,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惊讶或者疑惑的神情来,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在听着,您接着往下说。”
 
 索菲亚对于他的反应有些微微的惊讶,但是随即就对此表示非常满意,该说不愧是拉斐尔选中的人么,在这么小的年纪,有那么厉害的能力不说,居然性子也是比一般人沉稳大气的多啊,“在很多年的时间里,我几乎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将着薇薇安在暗中对付拉斐尔的为难一一的挡回去,这很困难,毕竟薇薇安很容易牵动我丈夫,也就是拉斐尔的父亲,帝国最高掌权者的注意力,不过好在我成功了,所以我跟拉斐尔才会安然无恙的活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