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是命是劫+番外 作者:_柒溪

字体:[ ]

 
文案
压抑的现实生活让吴桐选择了自杀,不料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国度,并遇上了此生挚爱。他们日久生情,甘于平凡。吴桐为爱人诞下孩儿,只求一家人平安快乐。但是,一场情劫,让俩人错过了彼此。吴桐被接入宫中服侍,再次有孕。他求救于友人,最终得到帮助逃离帝皇,一直南下寻夫,却见他早已组建了新家庭。他苦、他悔、他恨。结局,俩人又能否重修于好呢?
 
内容标签:生子穿越时空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桐,方麒睿┃ 配角:吴秀,方麒隽,唐孪玉 ┃ 其它:生子,情劫,伪背叛
 
 
  穿越
 
  我是一个被别人称作是天才的人,但我不快乐,甚至,我想要死去。——BY 吴桐
  ----------------------------
  刚从琴行下了课回家,倚在公车站牌前,吴桐觉得自己的世界是灰暗的。就像……现在要准备下雨的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一丝亮光。
  抬眼望着天,一滴、两滴、三滴……
  “哧——”公车稳稳当当停在面前,悄然无声的叹了口气上车。
  靠着窗边坐着,这是吴桐一个习惯。大家都下了班赶着回家吃饭,可是自己却不知道回家的意义在哪里。
  父亲是个全能的音乐鬼才,几乎没有他不懂的乐器,母亲是个小有名气的歌者,偶尔会有小演出,家里还有爷爷,那个怪里怪气的老顽固,是个棋艺高手,也练了手好功夫。
  而吴桐,就是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
  从小父母跟爷爷对他管教严厉,自己也遗传了家人的优良基因,一副好皮囊、一把好嗓子、一身的音乐气质跟实力。
  长大后爷爷见着吴桐一天比一天清秀,生怕自己的乖孙在外头受欺负硬是逼着吴桐练了身好柔道。
  总之,三个人造就了这样一个吴桐,不会外露自己真实情绪的吴桐。
  书包里面有伞,但他不想撑。
  有时候他很怕回家,因为那是个牢笼,总是捆绑着自己。可是细想,那毕竟是家,那毕竟是与自己血浓于水的亲人。
  但是——
  他不快乐。
  “呀!桐桐你怎么回事?怎么不打伞?!”吴母心疼的把儿子从门口捞了回来,一个劲儿的唠叨。吴桐没说话,一直低着头看不见任何表情。
  冲了个热水澡、喝下爷爷煲的姜水,只觉得眼皮有些沉重,道了一声便倒在床上。
  我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难道,自己只是一个傀儡吗?
  一会儿又睡不着,起身走到窗前。房间是二楼,外头已经停雨,低头打量了一下高度,自家房子建的比较低,咬了咬嘴唇决定跳了下去。
  从没有试过这样离家,吴桐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兴奋。
  想了想也不知道去哪,帆布鞋已经被水洼溅到完全湿透了,可是吴桐此刻很快乐,有种逃脱了捆绑的感觉。
  手机不实务地响了,肯定是家人找不到自己。接了,是一顿训斥,爷爷一激动起来还会打人;不接,大伙儿得替他干着急良心也过意不去。
  “我就出去一下,会回来的。”短信已发送,关机。
  汉江的水还是比较清澈的,再者现在是夏天,清凉的感觉弥漫在吴桐周围。
  突然间他想起了一个人,带给自己这辈子最快乐的回忆的人。
  可惜,那人已经不知所踪了。
  忽然间好像看到他在自己眼前,温柔的笑着对吴桐招手。
  如果我死了,我是不是能够见到你了?
  是的吧。
  呵呵。
  “噗通!”
  再见全世界。
  ----------------------------
  “桐儿,快醒过来吧……你不要再吓唬母亲了好吗?桐儿……”一把哽咽着的女声在呼唤着吴桐醒来。
  难道我没有死?
  吴桐缓缓睁开眼睛。
  “桐儿!老爷!桐儿醒了!”一个美丽的妇女满脸泪痕对着房外喊着。
  天!这是在拍戏么?还是……我穿越了?!
  眼珠子溜溜,吴桐身处在一个满是古代气息的屋内。突然,房门被狠狠的推开,被唤作老爷的中年男子冲到了吴桐床边,眼眶红红的。
  “孩子……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桐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快跟母亲讲。”也许是见着吴桐完全愣住,妇女一下子着急起来。
  “我没事,有些乏了,我再睡会儿好吗?”抬手揉揉太阳穴,两人点头掩了房门。
  吴桐下身走动,却发现自己膝盖处传来刺痛,原来是伤到了。勉强来到铜黄色的镜子前,脸还是自己的,只是稚气了许多,乌黑的头发随意披在两肩,脸色有些憔悴苍白,却乍看是个美人胚子。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自己是真的穿越了呀……
  “少爷?”房间里走进了个年纪尚小的男孩子。
  “啊!少爷怎么下床了?!腿上还有伤呢!被老爷知道肯定要打死阿秀了!”厚嘴唇里嘟嘟囔囔的,小心翼翼把吴桐扶着坐回床榻上。吴桐细想,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近身的人,那么应该可以靠他来试探一下自己的身份之类的。
  “阿秀,你过来。”
  “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我跟你说实话吧,醒来之后我失去记忆了。”
  “啊?!!”那人一脸惊恐状。
  “我不想让父母亲担心,你跟我说说关于我的事情吧,这样我可能会记起来。”
  “……少爷你真的什么都忘了?不会连阿秀都不记得了吧?”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快哭了。
  “嗯……”
  “那好吧,少爷您听着啊!我是吴秀,是您从小到底的贴身侍者,也是吴府的养子。”说罢还试探性的看了眼沉思的吴桐,看起来好像真的什么都忘了呀。
  “我们这里是□□国,是很厉害的国家哦!老爷是朝中的吴丞相。恩……周围还有云朝国、辰朝国、茵朝国……”
  “等等,我,怎么会受伤?”
  那人又是一脸惊恐,“少爷,您为情自杀啊!这也能忘掉?!”
  “什么?”吴桐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少爷您喜欢上了宫里的四王爷,还说要嫁给他。老爷夫人自然是不准的,然后您就为情自杀了。这可把老爷吓坏了,使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皇上答应赐婚嫁予四王爷做侧王妃的,下个月初旬要完婚了!”
  后来吴秀说了什么吴桐全都听不进去。
  来到这里什么都不清楚,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要嫁人,对方还是个男人,自己还为情自杀。这根本不是吴桐的风格!
  想了整整一夜,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初遇
 
  两个月过去了——
  听吴秀说以前的吴桐就是个废人一样的存在。四书五经啥都不会,琴棋书画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零认知,而且脾气还很臭,动不动就生气砸东西。可就是这么一个不中用的人,居然摔在那个四王爷手中。
  四王爷是当朝皇帝最宠爱的儿子之一,英俊潇洒,颇有帝王之风。不过他倒无心于帝位,平日里喜爱游山玩水。跟自己同日完婚的正王妃是四王爷的母妃看上的千金小姐,四王爷也不反对,便顺理成章成婚,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吴桐来。真是滑稽!
  ----------------------------
  婚礼也顺利完成,吴桐住进了王府中的初辰阁。别看这庭院名字取得倒是好,里头根本就是个废弃的地方。不过好在已经打扫过了,就是简陋了点。
  吴桐倒是无所谓,自己已经死过一回了,看破了红尘总觉得沧桑,对什么事都是淡淡的态度。不过吴秀不乐意了,堂堂一国丞相之子居然住如此简陋的屋子,整日念叨四王爷偏心亏待吴桐。吴桐也只是笑笑。
  屋里其实被吴桐布置得已经很舒服了,毕竟地方够宽敞,吴桐便特意用帘子隔成三块。中间是小厅堂,左边是书房,右边是寝室。
  吴桐让吴秀从外头买了各种名贵的古典乐器、各类品种的棋还有笔墨纸砚。偶然抚琴、下棋、吟诗作画倒也乐得清闲。
  府里人似乎不待见吴桐,听说是正得宠的王妃下的命令,说吴桐是个男人,无生儿育女的能力,也不受王爷宠爱便不必像主子一样对待。
  因此吴桐经常用粗茶淡饭,膝盖上的伤口也恢复得不好,急坏了吴秀。
  没办法,吴秀只好硬着头皮找上了四王爷贴身侍卫常岚。
  对于方麒睿自新婚后从未踏入过初辰阁常岚也是无可奈何。每当常岚小心提起,方麒睿总是一下子黑脸,然后就被他一句“本王又不是断袖,为何要去一个男人的阁院里过夜”给吓回肚子里去。
  ---------------------------
  “少爷,我们去放风筝吧!”吴秀不知道在哪弄来了一只风筝,蹦跶到发呆的吴桐身边。吴桐扭头看吴秀一脸兴奋,也不好打扰他兴致,便笑着出了房门。
  吴秀把吴桐待到王府的一处花园,离初辰阁不远。
  “少爷膝盖不好,那阿秀放给少爷看!”吴桐笑着点点头,帮他拿好风筝。风一来,吴桐松手便见风筝缓缓飞起来,阿秀不停放着细线往后退,而吴桐的目光没有离开飞上天空的黑燕。
  “哈哈哈哈少爷你看飞得好高啊哈哈哈哈……”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外头的阳光正好,风轻轻抚过吴桐精致的脸颊还夹杂着青草味。
  “谁在那?”方麒睿看了眼背对着自己的两个人,扭头问常岚。
  “是侧王妃。”
  方麒睿看不见吴桐的脸,只是那人一身湖蓝,在阳光下像是一道蓝光。面前的那个稚气未去的孩子对他笑得好欢。
  吴秀把线快放完了,风筝也已经稳稳当当的迎风飞着。“少爷给!”吴秀把风筝线的绕把放在吴桐手中,“少爷!风筝快掉下来了!往后走!!”
  吴桐回过神眼看着风筝在空中摇摇欲坠,一下子着急起来,学着刚刚吴秀的动作一点点拉扯细线然后往后退几步。
  看别人放风筝跟自己放风筝是两种不一样的感受,紧张的情绪被成就感取而代之,吴桐侧过脸对吴秀露出自豪的表情,那人配合的鼓起掌来。
  美好的侧脸印入了方麒睿眼里,化作一片柔情。
  ----------------------------
  “王爷今晚要去初辰阁就寝吗?”
  自从那天花园一见之后,方麒睿没再去沈祈霜那歇息了,而是呆在书房。表面上看是要处理事务,可暗地里却是思念那张美好的面容而常常发呆,但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初辰阁找那人。
  “……”
  常岚自知自讨没趣便欠身退下了,留下一脸复杂的方麒睿叹了几口气。
  --------------------------
  “王爷,过几天要举行家宴了,王爷说霜儿穿什么衣服赴宴好看?”方麒睿似没听见一样面无表情。
  “王爷!”沈祈霜在他面前摆动了一下腰肢,见方麒睿稍微回神,又不禁埋怨起来。“王爷已经好几天没来霜儿这休息了,真的又那么多事情要忙吗?”沈祈霜干脆坐到方麒睿的大腿上撒娇。
  “恩,很忙。”方麒睿脑海里突然捕捉到关键字眼,是啊!要家宴了!
  ----------------------------
  还没走到初辰阁门口,一阵琴声便传入方麒睿耳中,这声音悠扬、平静,不夹杂着一丝被世俗浸泡的污秽。随着琴声快步走去一探究竟,竟发现,抚琴的人,是吴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