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见追情 作者:铃瑶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女穿男的故事。
三岁时:他夺走自己的初吻
八岁时:他向父皇求亲
九岁时:他向师父提亲
十二岁时:他陪着自己走遍大陆
十五岁时:当自己想接受他时,魔怪的突袭让他离开了自己
十六岁时:在能再见到他时,自己还是自己吗?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暮玗,陈季瑄 ┃ 配角: ┃ 其它:
 
PS:原创网第36章锁文
 
 
 
  1
 
  “蒋暮玗,额,你想说什么。”陈季瑄怯生道。
  蒋暮玗沉着脸向陈季瑄逼近,陈季瑄条件放射的往后退,从陈季瑄在九岁初次遇见蒋暮玗时,初吻被蒋暮玗夺走,再被他纠缠,每次见到对方都会反射性的逃跑。不过这次的蒋暮玗和平时不太一样,阴沉着脸,眼神充满激怒,让人觉得畏惧。蒋暮玗见到眼前人对自己的畏惧,刚才因见到爱人和其他男子谈话而产生的妒嫉也瞬时消散,被自己爱的人害怕,心里觉得不好受。
  蒋暮玗一脸委屈道:“瑄儿,你真的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
  蒋暮玗这句话已经说过了数百回,陈季瑄依然不解,不知蒋暮玗想传递什么。每次陈季瑄回答不知道,蒋暮玗失落的表情总会让她心痛,因此她选择保持沉默不做回答。蒋暮玗叹了口气,不想逼得爱人太紧,也没追问下去。在两人沉默时,地面开始猛烈震动,陈季瑄一时站不稳,就往后跌,可是没料到身后竟是个悬崖,一跌就堕下悬崖。
  在陈季瑄失去意识前,她听见一个破天荒的声音【瑄儿!】
  ----分割线----
  “嘶……”陈季瑄一醒就感觉全身剧痛,一时忍不住就发出了声音。
  陈季瑄起身后发现自己身上沾染了血迹,她仔细看着自己身着的服饰,察觉这不是自己堕落悬崖时穿的,反而像是个古装服饰。在陈季瑄疑惑时,周边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她朝着声音的由来看见那是一群身着盔甲的兵士们。那群兵士正在环视四周,仿佛在寻找什么,陈季瑄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在悬崖之下,而是在一个似乎经过战斗洗礼的场地上,四处都是尸体。
  “啊!”陈季瑄见到自己身边的尸首不禁大叫。
  这一叫引来了那群士兵的注意力,其中一名士兵大叫:“那里还有个生还者!”
  士兵们冲向陈季瑄,开始询问她的身体情况,附近是否还有生还者,可是他们见到对方痴痴的样子,其中一名士兵认为她是被吓傻了,他们也就没再追问,带着陈季瑄坐上一辆马车走。陈季瑄看见马车里的人有的重伤,有的轻伤,还有几位士兵帮忙包扎伤患的伤口。
  陈季瑄坐在车里的角落,从车里的士兵谈话中得知了一些讯息,只是越听下去,她的猜疑就越来越明确。陈季瑄捏了自己一下,感觉到疼痛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心里也就越沉,没想到自己既然穿越了,还穿到2000年前的四季大陆。从士兵们的谈话中,陈季瑄能够确认自己身在晨阳国,刚才那个经过战斗洗礼的场面是来自魔界的魔怪所造成的。
  在一年前,魔怪出现在四季大陆就开始屠杀人类,四季大陆的四大国,分为晨阳国,梅昉国,寒昕国和叶旴国。四大国最终一起联手对抗侵入他们领土的魔怪,因此魔怪的侵袭受到阻扰,没有进行到四季大陆的内部,只是缠斗在边缘中。陈季瑄所在之处是在晨阳国的边境,因为魔怪出现了两面突袭,她之前所在的边境没能及时得到救援,那里才会伤亡惨重。
  后来得到消息的士兵赶到时,魔怪早已失去踪影,剩下的只是尸体或伤患,士兵们开始搜寻生还者,带着他们回到军营。马车停下后,士兵们开始扶着伤患给军医疗伤。
  一名肥胖士兵向陈季瑄道:“小子,能帮忙一起扶他去军医那里吗。”
  陈季瑄左右张望,看见士兵盯着自己,开口道:“你是在叫我吗。”
  士兵道:“这里除了你一个男的,还有谁能帮得了我。”
  陈季瑄一时震惊,看着自己的服装,又开始在身上抚摸,发现自己既然穿到一个男子的身上。胖士兵看见陈季瑄的行为,再看见‘她’最后露出的绝望表情,一时觉得不解。这时另一名高个子的士兵出现向胖士兵解释陈季瑄应该是被吓傻了,找到他的时候也是痴痴呆呆的。两位士兵决定带着陈季瑄让军医诊断一下,看是否能治得了他。
  陈季瑄被带到军医的营帐时才回过神,她这才发现自己被误以为是傻子,不过在军医的询问下,陈季瑄全力扮演自己只是失去记忆,并未变傻。结果军医的结论是陈季瑄经过强大的刺激失去了记忆,并没有失去自理的能力,智商也没问题,两位士兵听见之后,也安下心来。
  胖士兵疑问:“小子,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陈季瑄含糊回答:“额,我记得家人都叫我小瑄。”
  胖士兵点头道:“那就行,我们会帮你到处询问,看是否能找到你的家人。”
  陈季瑄点头道谢后,忽然听见一个营帐传来一阵怒吼:“继续找,没找到人就别想回来!”
  一群士兵从那个营帐垂头丧气走出,高士兵开口道:“看来将军们还没找到四皇子,老天保佑,不能让四皇子有事。”
  陈季瑄一时好奇,就询问四皇子的事情,结果得知刚才在营帐里怒喝的人是晨阳国的三王爷,他口中的四皇子其实是梅昉国的四皇子。
  胖士兵开始雀跃的述说三王爷和四皇子的情史:“你有所不知,传闻中三王爷在三岁时第一眼见到四皇子就一见钟情,当场夺走了四皇子的初吻,后来三王爷几乎每天都会跑到梅昉国见四皇子,结果四皇子被三王爷缠得见人就跑。在八岁的时候三王爷向梅昉国的帝君求亲,对方当然没答应。”
  胖士兵东张西望,确定没人继续道:“听说四皇子被这求亲一事吓得不轻,结果跑到仙药谷拜徐慈为师就躲了起来。不过咱们的三王爷可不是省油的灯,即使是跑到仙药谷,他依旧每天都会跑去那里。不久后三王爷也向徐药师提亲,对方没有拒绝,只是说要是四皇子答应,他也不会有异议。因此三王爷就把全部精神放在追求四皇子,三王爷这一片痴心打动了不少人的心,支持三王爷的人也开始剧增。在12岁时,徐药师让四皇子出谷历练,三王爷当然不会放过这一刻,就陪伴四皇子走遍整个大陆。”
  陈季瑄听到这里,心里不禁同情四皇子,毕竟他的经历和自己的非常相似,不过自己是9岁遇到他,没四皇子仅仅3岁就被夺走初吻那样悲惨。
  胖士兵忽然一脸惋惜道:“三王爷陪伴四皇子两年,四皇子也有点动摇了,可惜,偏偏就在这时魔怪的出现打断了他们的游历,三王爷得回到晨阳国帮忙战斗魔怪,四皇子回到梅昉国帮忙治疗伤患。不过四大国联手后,三王爷和四皇子还是有机会见面,不久前四皇子就被派来这里治疗伤患。可是没想到四皇子一来就出现了魔怪的双面突袭,小瑄,我们找到你的地方就是四皇子到达的地方,现在三王爷正在疯狂的找人呢。”
  高士兵担忧道:“希望四皇子没事,要不然三王爷会变得怎么样,我们也不敢想象。”
  胖士兵和高士兵开始祈祷四皇子没事,陈季瑄反倒是非常震惊,没想到这个时代的人能够这么坦然接受男男相恋的事情。结果高士兵说男宠这种事情很普遍,因此他们平民对这种事情也有认知,只是像三王爷这么大方的承认对四皇子的爱就唯他一人敢这么做了。在他们谈话中,一名士兵叫上胖和高士兵离开,陈季瑄也被叫去军医的营帐帮忙。
  胖士兵和高士兵从他们的队长得知他们现在的任务是去找四皇子,高士兵询问:“队长,四皇子长什么样子我们都不知道,他有什么特征能让我们方便确认来找吗。”
  队长道:“听说四皇子长得普通,没有什么胎记或伤疤,不过他是仙药谷的药师,穿的是仙药谷的服饰,据说是白色衣裳还刻有金色花纹,不过四皇子是梅昉国的人,他的花纹与众不同,是梅花的花纹,你们……胖子,高个子,你们俩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此时胖士兵和高士兵的脸色苍白,胖士兵颤抖道:“队,队长,我们好像找到了四皇子,他刚才就和我们在一起。”
  队长两眼发亮,催促道:“那他人在哪,现在带我去见他。”
  后来,队长吩咐高士兵向将军禀报此事,自己跟随着胖士兵去找人了。
 
  2
 
  “可恶!”营帐里坐在高台的俊美男子翻着桌面怒吼。
  周围的士兵都不敢啃声,生怕迁怒男子。
  “三王爷,士兵都在尽力找人,你别太担心,以四皇子的聪明才智,他一定能守护得了自己的。”孙智劝道。
  男子邹眉道:“这都是本王的错,本王向皇兄要求调动瑄儿来这里,没想到他这一来就遇到魔怪突袭,而我不在他身边守护他,如果瑄儿有什么差池,本王也不想活了。”
  孙智深知自己的主子对四皇子的一片痴心,也知道他所说的都是真心话,因此他也没能继续劝说下去,心里只能祈求四皇子能够安然无事。
  这时一名将军走进营帐向男子请安后,就开始禀报:“三王爷,微臣刚从属下收到消息,四皇子已经被找到,现在正在军营中。”
  男子眼里闪烁,死气沉沉的脸出现了生机道:“找到了吗,快带本王去见他。”
  孙智制止三王爷劝道:“三王爷,你身负重伤去见四皇子的话,只会让他担心,不如先治好你的伤口再去见人也不迟。”
  男子道:“没关系,让瑄儿心疼倒好,他能为本王包扎。”
  孙智一时无语,他既然忘了自己的主子面对爱人时,能够死皮赖脸,经常故意弄伤自己引来爱人的注意,让他为自己疗伤。
  跪地的将军道:“三王爷,微臣还有一事要禀报,这件事是关于四皇子的情况。”
  男子担忧问:“瑄儿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伤?”
  将军摇头道:“三王爷请放心,四皇子的身体没大碍,只是从属下听闻他们找到四皇子时,发现四皇子失去了记忆,什么事情都不记得。”
  男子瞳孔收缩,强压心里的焦虑道:“不是说瑄儿无大碍吗,怎么会失忆了?”
  将军道:“听闻是受到惊吓导致了失忆。”
  男子握紧拳头,痛恨自己没在爱人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陪伴他,反而害他受到惊吓失去了记忆。在男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时,孙智吩咐营帐里的人退出,后来孙智向男子说了一番话,而对方心情立刻转好。
  男子两眼发亮道:“孙智,你说的事情真的能行得通吗。”
  孙智心里默然,自己的主子面对爱人的事情,不管什么礼仪道德,只要能得到对方,他会不择手段的去做。孙智初次尝试到内疚的感觉,不过也很快就打散,毕竟自己主人想要的,做下属的得要尽力帮他得到。
  ----分割线----
  “哎呀,我的小主宗,终于找到你了。”胖士兵出现在军医的营帐,双眼含泪的注视陈季瑄道。
  陈季瑄一时疑惑,不久后一些士兵也出现在营帐里,其中一名看似将军的男子毕恭毕敬向他道:“药师大人,三王爷求见。”
  陈季瑄更加不解,不过也很识趣的跟着将军离开,直到他们到达一个营帐。陈季瑄知晓眼前的营帐就是今日听见三王爷怒吼的来源,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将军的带领下,陈季瑄跟随着他走进营帐里。
  将军跪地道:“三王爷,孙军师,微臣奉命把药师大人带来了。”
  当陈季瑄想跪地请安时,一个熟耳的声音传来:“免礼。”
  将军起身后,陈季瑄错过了请安的时机,不知如何是好,不过那熟耳的声音再度传来:“瑄儿,你抬头给我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