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师弟总在崩坏+番外 作者:木子墨白(上)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个心狠手辣,绝对不留隔夜仇的魔修,叶九离一路尸山骨海当上冥海魔尊,这辈子没做过而且死也不会做的只有三件事生孩子,当君子,养团子。
  不过夺舍重生之后,除了第一件生理构造不允许,其他的两件被都他超!额!完!成!了!
  叶九离第一次见苏小墨:这种软乎乎、傻白甜、单蠢、二萌、冰山婴儿肥的糯米丸子,不会在养的时候被本座一指头戳死吧?!
  苏小墨:……呵呵
  后来——
  叶九离:等等,这个这个灭人满门、力大无穷、心狠手辣比本座还暴力的血团子……一定不是窝可爱单蠢的小师弟!
  这就是一个伪清俊贵公子、真冷血大魔头大师兄VS伪傻白甜糯米丸子、真暴力狂吊小师弟的跌(mei)宕(xiu)起(mei)伏(sao)的互宠故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本文主受!
  本文主受!
  本文主受!
  ①HE,1V1,反差萌夫夫,主受
  ②更新时间晚上零点,过半点没更新,就第二天来看,其余时间都是捉虫。
  ③逻辑已死,考究党慎入。玻璃心,谢绝扒榜,谢绝人参公鸡。
  ④欢迎各种吐槽冒泡撒娇卖萌打滚调戏……矮油,表客气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九离苏小墨 ┃ 配角:苏擎苏陨各种毛团子 ┃ 其它:互宠反差萌
  
 
第一章    魔尊九离【修】
  春日的阳光倾洒而下,给整个青云峰揉上了温润的线条,抛去了往日的凌厉肃穆,连那孤立在峰顶的白玉宫殿也显得格外温软。
  这大概是这一个月来青云峰最宁静的一刻,青云峰已经彻底沦陷,青云殿的守护阵法也游走在崩溃边缘,杀戮声已经因为这两个原因而基本消散。
  橘色的暖阳下,死状或安详或遗憾的尸体,像是披上了一层薄被,固执地趴在地上,脑袋还朝着已经被沾染了血色的汉白玉宫殿,仿若无声息地诉说着他们对宫殿主人的忠诚和捍卫。
  叶九离站在窗前,目光似留恋似无情地从那些尸体上一扫而过,然后扬起了头,让暖暖的阳光落在了他过分苍白的脸上。
  砰!
  坚持了三天的大门终于被攻破,上百个高手涌入了大殿。他们面带兴奋之色,将目光齐刷刷地定在了缓缓走到大殿中央,然后漫不经心坐下的叶九离身上。
  此时此刻,这位年轻的魔尊神色平静,凌厉清俊的眉眼带着几分疲惫,而这份疲惫之后的,则是死水一般地平静和死寂。
  他看着他们,向来爱干净的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几分厌弃和杀意。
  “魔尊九离,哈哈,想不到传说中一脚踏入渡劫境界的人,此刻竟像是一只待宰的野狗!”
  “一个魔头罢了,也配称他为魔尊?!不过是一个不知出处的野种!”
  “没错!待我等杀了这嗜血作乱的魔头,还死去的兄弟们一个公道!”
  ……
  叽叽喳喳的声音显得很是嘈杂,耀武扬威的话语,很容易就能听得出来他们心里的浮躁和得意。
  这些人大概没想到,他们为了得到青云殿的财富秘籍,以及叶九离本人的天灵体,算计了十多年,又是买通魔道中人正邪结合,又是找人引诱他的妹妹灵秋给他下毒,甚至找到了最合适的时间,与青云殿的叛徒里应外合,也还是用了一个月才走到了他这青云殿中吧。
  叶九离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蔓延到了唇角的血被他神色淡漠地随手揩去。
  他屈起一条腿,旁若无人地靠在了椅靠上,深不见底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轻易地将他们的师门,家族,都记在了心中。
  被他目光扫过的人,无一不露出了谨慎的神色,甚至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
  魔尊九离,整个魔域首领中最年轻,也是最让人忌惮的魔道强者,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却已经是魔道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其狠辣诡异的手段甚至让许多老魔头都忌惮退避。
  若不是叶九离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妹妹灵秋算计,被下了整整十年的毒,让那蛊毒彻底融进了骨血,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有机会站在这里嘲讽这个魔神一般地男人!
  “呵。”
  明明是一声极轻的笑声,却压过了这殿内的百余人。
  叶九离笑的时候,眼角微微上扬,邪气的眸子映衬着他那一身黑红色的血衣,显得张扬而邪佞。
  他凌厉的眉眼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那个躲在苍山派长老背后的女子身上——那是他从小就带在身边,护着宠着的妹妹,虽然不是亲的,却也是他二十多年心底里唯一保留着的柔软。
  “灵秋。”
  女子的身子微微一颤,脸色发白地抓着身边人的袖子,然后抬起头看他,可怜的样子像是一只饱受内疚和道德折磨的小白花。
  “哥哥,我……”
  她颤了颤,半晌才道:“哥哥,对不起,可是,可是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又,又灭了岐山一脉!那是我的家啊,你杀了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啊!其他的我什么都可以忍,唯独这件事情我忍不了!”
  叶九离垂下了眼帘,凉薄的唇冷漠地勾了起来,他没有半句解释,只淡淡地送给了她两个字:“贱人。”
  灵秋脸上的血色尽失,猛然瞪大了眼,像是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对自己说话,又像是对他的侮辱愤怒至极。
  叶九离却通通不看,不在乎了。
  岐山一脉是这些所谓正道中人污蔑他的,灵秋不会不知,她拿这个理由来说话,无非是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所以懒得再找别的借口罢了。
  他宠她二十年,从二十年前因为她的苦苦哀求救了她,到后来二十年如一日地将她视作唯一的至亲,宠着她,护着她,却养出了一条白眼狼,不过被男人哄了几句,就给他下了整整十年的毒!
  原本以为这十年来的痛苦是因为儿时胎毒发作,却想不到竟是一场肮脏难看的背叛。
  “叶九离!你这魔头到了此刻竟还敢如此嚣张!若非你倒行逆施,修炼嗜血魔功,残害天下生灵,灵儿这样天性纯良的女子,怎么会对你动手?!”
  那苍山派的长老冷笑一声,伸手示威似的环住了灵秋的腰,看着叶九离的眼睛里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兴奋和贪婪的光芒。
  魔尊九离,整个魔道的巅峰人物,若是能够杀了他,夺走他手中的资源,那么,就能让自己的门派整整跨越百年的进度,而他也能因此得到掌门之位!
  最重要的是,这人是千年难遇的天灵体,只要取了他的内丹吞下,再炼化了他的肉身,炼制成人丹吃了,便能洗髓重生,增加百年功力,甚至避开飞升之时的心魔!
  这样的诱惑,便是这魔头的至亲灵秋都不能够抗拒得了,更何况他们这些人?!
  “魔头!你受死吧!”
  这年轻长老想到自己和灵秋私下里商量好的,杀了人便以报恩为由把尸体带走,然后悄悄炼丹,便忍不住先出了手,他的身后,灵秋也跟了上来。
  她道:“哥哥你放心,看在我们兄妹一场的份儿上,我至少会让你留一个全尸!”
  其他众人冷笑着跟上:“灵秋仙子太过良善,这样的魔头,就该挫骨扬灰!”
  叶九离眼底再次闪过厌弃之色,薄唇边展开一丝凉薄至极的笑容。
  他缓缓地抽出了腰间的墨色长剑,动作虽慢,但是却只一招就挡住了众人的攻击。
  然而,久受荼毒的身体已经羸弱不堪,只一下,他的双臂就爆射出数道血箭,几乎瞬间经脉崩毁!
  嗤嗤嗤……
  鲜血沾染了他瘦削的俊脸,给他的眼角染出妖冶的血色,他轻笑一声,明明身体随着与众人的接招而不断崩毁,痛苦难耐,他原本没有任何表情地脸上,却漾出了越来越多的笑容。
  冷漠,凉薄,残酷。
  砰!
  他浑身一震,剑气大开,一道血色光波顺着他的血液飚出,竟是将围拢上来的八个人生生震飞!
  “辱我者,死!”
  “欺我者,死!”
  “叛我者,死!”
  他每一句话落下,身上血色的光芒就会更胜一分,每一个字说出,大殿里的血腥之气就会更加浓郁一分。
  原本胜券在握的众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不安的情绪。
  他们看到,以叶九离为中心的汉白玉,正不断地朝着四周染上血色,只是片刻功夫,整个大殿里原本洁白无瑕的白玉,竟全部都变成了诡异的血色,且,每一块都红得滴血!
  “不好!他是不是要引动雷劫?”
  “快走!他要狗急跳墙!”
  “不对!是,是阵法!我们上当了,他在这里布置了阵法!”
  是的,他们上当了,他早知道自己身体不行了,更知道正邪两道勾结到了一起,甚至知道青云殿有叛徒,所以这一整月的厮杀,全部都在他算计之内。
  他唯一没料到的,大概只有灵秋长达十年的背叛,以及这提前要报废的身体了。
  久攻不下的青云殿,并非真的被他们攻破,而是他自己打开了殿门,他在这里布下了绝杀阵,杀的就是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和叛徒。
  然而,就算是他们知道了自己在坑他们,又能奈他何?
  这天下能够杀死魔尊九离的,从来也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不过,这些陪葬品实在是让他厌恶至极。
  砰砰砰……
  接连不断地巨响让众人心神巨震,他们想要退,却惊恐地发现,整个青云殿竟然已经被阵法包裹了起来,他们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杀了叶九离!”
  “没用的,这是绝杀阵,他用的是血祭,打断不了了!快!合力攻击一处我们还有机会,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这个疯子,他是看自己走到绝路,要跟我们同归于尽!”
  众人七嘴八舌,慌乱行动,却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体里的灵力正在不断的减少,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威压朝着他们压了过来。
  如果不能在这威压达到顶点之前破开阵法,所有人都得给这个妖孽陪葬!
  众人想着,再顾不上藏私或者其他,一个个拼着吐血和经脉断裂地开始朝着阵法的西北角发动了攻击。
  叶九离垂着眼,衣衫无风自动地漂浮在半空中,墨色的长发张扬而起,寂静中显出一片肆然。
  大量的血顺着他修长的指尖流在了地上,他没有睁开眼睛去看那些人难看的表情,只是把最后的目光落在了窗外,一一扫过那些跟随他至今的灵兽的尸体,墨色的眼睛里有迷蒙的水光一闪而逝。
  与人待的越久,就越喜欢灵兽,这句话,竟真不是假的。
  他嘲讽地翘起了唇角,呵呵地笑了——纵使他这一次百死无生,一切,也都不算完!
  轰!
  一声嗡鸣声响起,以他的身体为能量提供点,一个能量团随着他身体的泯灭猛然朝着四周爆发开来。
  而此时,那些高手们正惊喜地看着那个已经开了一道缝隙的阵法,他们甚至也看到了外面接应之人的惊喜神色,却猛然感受到背后一股庞大的力道袭来!
  他们清晰地从外面那些人惊恐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被血色能量吞噬和消失的场景!
  轰!
  整个青云殿轰然倒塌,爆炸的余波猛地散射了出去。
  “快跑!”
  “逃!”
  “青云殿毁了!快走!”
  ……
  惊慌失措的惨叫声溢满了整个青云峰,那些原本还在争论不休地讨论着要怎么分配叶九离宝物的众人,开始有多么的惊喜,现在就有多么的惊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