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师弟总在崩坏+番外 作者:木子墨白(下)

字体:[ ]

 
第五十二章 寻仇之人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价格暴涨惊了一惊,毕竟一万上品灵石已经是极高的价格,甚至超出了这山城中最大家族的所有家底了。
  不过众人想想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那丹药可是能够凝练经脉的,虽然有一定可能会导致灵台崩溃,可那也是地阶三品的上等灵药呢!
  众人稍稍的停顿之后,在中年人敲下第一次锤子的时候慌忙出价,唯恐被抢了先。
  “两万五千上品灵石!”
  早先被压下去的沙哑声音第一个开口,只不过他报价的时候,转头看了叶九离的方向一眼,脸上露出嘲讽之色,像是在说——小孩子别胡闹,乱插手是会被人收拾的。
  叶九离冷笑一声,那略带着几分挑衅的声音陌生至极,那人粗狂普通的脸他也同样从未见过,但是,那每一个字都像是在丈量着间隔以控制语气的说话方式,却只有一个人会有。
  鸠羽,他果然忍不住自己给自己当起了托儿来了!
  这条臭虫,自从自己撕破了伪装之后,算是彻底把节操扔掉,一发不可收拾了!
  “三万上品灵石!”叶九离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冷淡地开了口,他的目光扫过去,果然看到鸠羽那看似愤怒,实则惊喜的表情。
  这条浑身都是演戏的臭虫!
  叶九离冷笑一声,漫不经心地跟他卯上了——高兴吧,无论这灵石最后有多少要进入鸠羽的口袋里,最终,也得悉数给他吐出来。
  苏小墨给了自己的东西,是那样随意就能被人拿走的么?
  下面,鸠羽丝毫不知道叶九离对他的恶意,只谨慎地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同时细心地从对方的每一个字里试探着他的底线。
  自从亲眼看着整个青云殿因为叶九离自爆而被炸成渣滓,他头顶上那层蒙着的遮天布就像是被撕开了一样,让他觉得自己浑身轻快,做什么都有如神助。
  他甩了一个挑衅的眼神给那个年轻至极的公子哥,目光从他身上那个身量娇小的男孩儿身上一扫而过,眼底讥讽无比——又是一个为了在小情人儿面前装面子的,既然如此,他也就不用客气了!
  他心中冷笑连连,毫不退让地又一次出价:“五万上品灵石!”
  五万!
  嘶!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就算是墨山剑宗那样的大宗门,也得一整年的收入也才能够上五万吧?
  那可是上品灵石,不是下品更不是普通石头!
  这丹药虽好,丹方也惹人疯狂,但是,毕竟也还是有要人命的可能呢!
  五万……太过了!而且他们也没想到册子上聊聊几句描述的灵药,竟然会是这样的高等货,因此并没有带那样多的灵石。
  “小子!没钱就别出来张扬!免得丢了面子,让小情儿看不起!”鸠羽冷笑一声,扬声警告,看似挑衅嘲讽,实则激将。
  叶九离一眼就看出来了鸠羽在想什么,他冷笑一声,面上露出一丝被激怒的表情,淡淡地爆出了一个“六万上品灵石”的价格,眼见鸠羽微微一顿之后准备收手,他才微微靠后,然后伸手拍了拍苏墨的臀。
  “抱够了就起来。”
  苏墨不舍地紧了紧抱着叶九离的手臂,他知道自己今天有那么点儿趁虚而入的意思,如果不是心中真的难受,阿九是不会以这样软弱的姿势被他抱的。
  “抱不够。”
  苏墨低低的说了一声,却仍旧乖乖地松开了手,不过也没离得远了,叶九离靠近窗边往下面看的时候,他就挨着叶九离,微微侧头将脑袋挨着叶九离的肩膀。
  楼下,鸠羽很好地藏住了眼睛里的贪婪之色,仍旧装作不满地狠狠地瞪了叶九离和苏墨一眼,然后无奈地坐了下来,看起来跟其他没有拍卖到东西的人没有任何差别。
  “好!六万上品灵石!”
  下面,中年人大喝一声,砰砰砰地三下,彻底敲定了丹药和丹方的得主。
  叶九离似笑非笑地看了鸠羽一眼,浑然不在意地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然后一伸手揽住靠在肩头的苏墨,消失在了窗口。
  鸠羽露出一个恰到好处地被激怒的表情,冷冷地看了那窗口一眼,终究坐着没动。
  不过,他看似在坐等下一个拍卖品,实则神识却一直逗留在叶九离的窗口之外,因为房间设置了禁制,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是他却知道,若是这里面的人不是冲着丹药而是冲着青云殿,那么,在得到丹方和丹药之后,里面的人一定会探查外面人的动静,以查找卖丹药的人是谁。
  不过他等了很久,看时间,里面的人已经拿到了丹药付了灵石,却并没有其他的反应了。
  “狗男男。”
  鸠羽冷笑着低骂一声,这才真正觉得里面的两个人只是少年人年轻气盛地想要讨好相好的,恰逢其会,想必那买东西的就是一个家底丰厚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并不是看透了那丹药的底才与他针锋相对的。
  想想也是,他故意挑了这么一个小地方来出手这些东西,就是怕有心人盯上,他已经如此谨慎,又怎么可能会被人盯上?
  此时此刻,鸠羽反而有些感谢叶九离当初懒懒散散不喜欢结交人,却喜欢捡养毛团子的癖好了,否则,就以叶九离那些个朋友的能力,若是叶九离经常与他们走动,想必绝对会知道他的藏品都有什么,若是被人知晓叶九离的东西被拿到这里贩卖,一定会跟甩不掉的蚂蟥一样追上来咬他了!
  很快,下面就拍卖到了他从叶九离空间戒指里取出来的第二件东西,然后到了拍卖会的最后一样,也是他拿出来的,叶九离的第三件东西——青霜剑。
  此剑一出,众人哗然。
  “卧槽这不是那魔尊叶九离的配剑吗?!”
  “嚯!老子刚刚就觉得不对,那丹药,就是清濛大师做出的那个……当年有传言说清濛大师与青云峰有旧!而且不是都说叶九离的经脉一直有问题么?”
  ……
  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高台上,中年人的手也摸上了那柄青霜剑,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摸上去的瞬间,他觉得一股凉意瞬间袭上了后脊梁骨,让他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不过当他下意识地看向了二楼包厢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这是……”他不由自主地顿了顿,才接着道:“青霜剑,上等玄铁打造,加入了三成域外陨铁,是品质极好的上品灵器!底价,六万上品灵石……”
  众人正在因为那一声“上品灵器”而心动的时候,二楼的包厢中却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叶九离和苏墨的身影。
  一刻钟之后,城外的树林中,一个声音小小声地问道:“阿九的配剑,不要了么?”
  林中疾行的两个人正是叶九离和苏墨,此时,叶九离的嘴角边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平日里还遮掩着一层温润的眼眸,此刻清冷沉寂,就像是一头在搜寻猎物的狼王。
  “脏了,不要了。”
  叶九离淡漠地扯了一下嘴角,仿若那柄青霜剑不是让许多人都趋之若鹜的上品灵器,也不是他曾经修炼了十几年的宝贝一样。
  苏墨反复想着叶九离话语中的情绪,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叶九离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与苏墨待在一起,总会被缭绕不断的轻松和温柔包围——小东西年纪不大,甚至常识也不怎么够,但是对他叶九离的每一个情绪却堪称敏感,总能第一时间感知到他所有的心思。
  两人又疾行片刻,叶九离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然后伸手捏了捏苏墨的后颈。
  苏墨的神色微微一紧,板着的团子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眼底的墨色却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不出来么?”叶九离站定,微微抬头淡淡一笑:“要我亲自去捉你么?”
  整个密林一片死寂,片刻之后,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声响,紧接着,一个人影倏地出现在了半空中,人还未落地,手中的剑就已经爆发出一道凶狠毒辣的剑气,直直地冲着苏墨而去。
  这是声东击西,围魏救赵了!
  叶九离捏着苏墨后颈的手猛然往下一放,拎住苏墨的后领往旁边一拎,苏墨没有任何犹豫地借势一跃,已经灵活地闪到了另一边。
  那道剑气轰然劈在地上,径直将地面劈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剧烈的气流扬起叶九离的长发,那墨色的长发竟是直接与地面平行,叶九离微微一笑,就在在发丝张扬到最高位置的瞬间,他一个错身,脚下步伐清灵,下一刻,已经站在了那人的身后。
  砰!
  那人反应极快地一个侧身,手中的剑倏地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果然,就在他匆匆挡住的瞬间,叶九离的剑便已经到了。
  两柄长剑交接,滋棱棱地溅出了无数火花!
  叶九离嘴角微微一扬,手中剑身滑到对方剑尾的瞬间,手中一个倒提,剑尖划出一个弧度,猛然向下窜去,直击对手丹田!
  砰!
  两人的剑再一次撞在了一起……
  剑尖相撞的声音越来越激烈,间隔也越来越短,到了后来,站在一旁观战的苏墨已经看不清两个人的身影,只不过他仍旧稳稳地站在原地,没有上前的意思。
  他看得出来,阿九打得很开心。
  拍卖行里,青霜剑被拿出来的瞬间,阿九只是瞥了一眼就带着他追了出来,果然,那个与阿九竞价过的粗糙汉子,就只快了一步从拍卖行中匆匆离去。
  那就是鸠羽,青霜剑是所有他拿出来的宝物中最珍贵的,却也是最无用的,因为那只是一个饵,一个试探——若到现在还有人为青云峰来找他寻仇,那么,青霜剑就一定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若没有,那么,青霜剑就是他拍卖完丹药以后,吸引所有人注意力,让他趁机脱身的一个幌子。
  鸠羽的确够聪明,也够狠绝,可惜,他遇到的这个寻仇的人,是阿九!
  
 
第五十三章 不被期许的人
  叶九离极其厌弃鸠羽,这是毋庸置疑的。
  拍卖行里的东西,牵起了青云峰的旧事,叶九离心中郁郁,这也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当苏墨看到鸠羽的瞬间,他就知道,这是阿九专属的出气筒,他不能与阿九抢。
  最重要的是,他相信阿九不会因为仇恨而失去理智,做出伤害到自己的事情,就像是阿九接下了拿鸠羽脑袋的任务,那也是因为他相信自己可以越阶收拾掉地阶三段的鸠羽。
  他想,大概阿九还是最喜欢光明正大地报仇,喜欢亲自动手解决背叛者,所以,哪怕埋伏暗杀可能会更容易,他也还是就这样追了出来。
  所以,明知道两个人打得很厉害,他也闻到了阿九受伤的味道,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插手,他知道,阿九也不希望他插手。
  砰!
  两个缠斗在一起的人猛然撞在了一起,又忽然分开。
  叶九离的腰间缓缓蔓延出大片血色,而鸠羽,僵硬地站了一会儿,忽然哇地张嘴喷出一口血来,然后踉跄着,腿一软,噗通跌跪在了地上。
  叶九离手中的长剑上,滴滴答答地往下落着血,而这些血,显然就来自鸠羽的膝盖。
  “你与我……有仇?”
  鸠羽抬头问道,因为受了重伤,他已经没有灵力去维持易容丹拉扯出来的新样貌,脸面诡异地扭曲了几番之后,露出了一张苍白阴鸷的青年脸庞。
  他的眼角有些下撇,若是笑起来,会显得格外温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然而若他不笑,尤其是面上带着负面情绪的时候,那双下撇的眼角,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阴森狭隘,让人看了就会失去亲近的*。
  此时,他的脸上带着几分猜疑的凝重,被重伤的不悦,以及想要报复的森毒狠辣,那双眼越发得靠近倒三角的形状,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喜欢躲在臭水沟里窥伺算计的墨鼠,又肮脏又让人觉得不舒服。
  叶九离似笑非笑地挑了挑嘴角,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