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霾 作者:钱伟人(上)

字体:[ ]

 
【文案】
好吧,俗而不能再俗的末世空间文,额。。。还没想好是种田文还是升级流,也许是两掺的。。。【你当在吃面吗!?】慢慢写不着急~
希望大家继续捧场啊~~~~~~~~~~~~
一贯我的龟格~~~
 
本文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内容标签:末世 随身空间 异能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郝文 ┃ 配角:其他 ┃ 其它:末世重生空间文
 
==================
 
  ☆、重生
 
    郝文醒来时还沉浸在最后他看到的那个画面,飞溅起的血肉碎片,对方那猩红眼中的狂热和淌着腥臭口水的利牙血口,令人窒息的恶臭,以及响彻在耳边利爪穿过肉体的噗嗤声。
  郝文顿时一阵心悸,心脏“嘭嘭嘭”的直响,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胸腔似的。而这活跃跳动的感觉也终于拉回了他的神智,咦!他不是死了吗?他不是被丧尸抓破了胸膛,捏碎了心脏了吗?他明明还记得就在上一刻,心脏被攥入手中那种跳动的紧迫感,而如今怎么会安然无恙的跳着呢。
  诶?这是什么?
  身下传来柔软温暖的触感。
  温暖?
  末日之后的四季混乱,根本就没有规律,尤其是第三年,突然有了一个超过六个月以上的冬天,那日子,让郝文都以为他来到了北极。而好容易活到那个时候的普通人。很多都因为天冷而冻死了。如果不是他聪明的在冬日来临之前,在那个异常炎热中的夏天,以防万一的保留了一些羽绒服棉被等物,也许他也会早早的冻死了。只是,实在说不准是冻死强些还是被丧尸吃了强。
  郝文昏昏沉沉的想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清明。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淡蓝色的屋顶,以及浅浅的透过窗帘进来的柔和阳光。
  做梦吗?还是天堂?末日都来了,还能赶上这等美事?
  真是美好的让人恨不得沉醉不醒啊,郝文不禁抬起手,半空中抚摸着光芒似的叹了口气。
  紧接着,郝文才发现一股舒服的,充满了阳光的气味充斥在鼻间。
  嘿!不仅是视觉,连气味都弄得这样逼真,不愧是天堂啊。
  郝文干脆坐了起来,诶?这不是我的房间吗?
  那个离开了三年的家是郝文在末日时最常想念的地方,他对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这里与记忆中的竟然完全一样。
  难道天堂复制了一切?
  这也太玄乎了吧?郝文好笑的掐了一把大腿,想什么呢?死都死了,让你做个梦好不好!
  哎呀,疼!真疼!
  疼?!郝文顿时睁大了眼睛,他不是在做梦吗?他不是在天堂里吗?怎么会有知觉?怎么会疼呢?难道?
  郝文当即从床上蹦了起来,照着记忆中的,打开了浴室的门,跑进去照镜子。
  镜子中,一头柔软黑发,相貌相当清秀的大男孩映入郝文的眼帘,因为刚睡醒,又太过激动,白皙的脸蛋上透着粉粉的红,眼睛因为震惊睁得大大的,水润润的眼眸中,透露着惊恐、迷茫、不相信和喜悦!
  眼中的神色变换了好一会儿,最终恢复到了平静。
  郝文不禁攥了攥拳头,而镜子里的男孩也是如此动作,随即就见那男孩大笑了起来,连眼泪都流了出来,这不是难过,这是喜悦的泪水!
  没想到他居然回到了三年前,还没到末日的时候!
  看着镜子中细嫩的皮肤和没有风霜的眼角,郝文终于肯定他不是在做梦,他没有在天堂!他真的活了过来!
  这,也许就是网络小说里流行的重生吧?没想到居然也轮到了他的身上!哈哈!简直就是天赐的一般!
  那末日难道不会是他的噩梦或异想?
  郝文不再大笑,他坚定的看着镜中的男孩摇了摇头,启唇道:“不会的!那些残尸败景,那腥臭的烂肉,还有那些冻死的人们!”那些景象如此真实,怎么可能是假的。
  郝文缓和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打开水龙头,狠命的洗了把脸。
  好舒服啊!他有多久没用这么清澈的水洗脸了!
  郝文抬起头,对着镜中的自已笑了一下。不管如何,他这一刻无比的感谢上苍给了他一个重来的机会,即使没有异能,没有背景又如何,这一次的他一定要好好活着,不再胆怯,不再懦弱,不再依靠别人!只靠他自己!
  郝文握了握拳头,笑着把脸擦干净。既然接受了重生,为了将来着想,还是看看他究竟回到三年的哪一天吧。不过看着身着的短袖体恤,郝文不禁笑了起来。
  末世是在年末的最后一天开始的,那已经是冬天了。
  他还记得末世前三天一直在下雪,即使是地球最热的地方即使不是下雪,也是在下雨。而那病毒就是跟着雪和雨混到了人群中,然后人类开始生病、昏迷直到爆发。
  人类再醒来后,除了没有熬过去变成丧尸的,剩下的只有二种人,一种是具有某种属性或能力的异能,另一种就是普通人了。
  有异能的被称为异能者,即使被丧尸抓伤咬伤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普通人哪怕只碰到丧尸的一点点血或唾液,就会变成他们的同类。
  而郝文在昏迷清醒后只是个普通人,他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开始还只会躲避丧尸,可等到为了生存不得不外出猎食时,即使运气好的他躲过了三年,最终还是被丧尸杀掉了。
  不管这次是不是还会如上次那样只是当个普通人,但郝文相信,只要安排好了,他会有希望的。即使世界上没有其他亲人,只有他自己,他也会活下去的!
  还记得初中放假跟父母开车去山里玩,为了躲避对面的大车,父亲把将要撞上的山石对着自己,而母亲则紧紧的抱着郝文,把他的头和大半个身子护在怀里。最后,只有他还活着,而父母却为了救他而死了。
  他怎么可以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呢,他可是担负着父母生的希望啊!郝文振奋了一下心神,无论以后如何,他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不过,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多一天就能多准备一天,郝文此时只希望可以早一些。
  郝文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出浴室的门,就看见散落在地上的帽子,袜子,还有一条脏兮兮的牛仔裤。一向稳重的他何时有这么邋遢的时候,难道是?
  郝文顿时侧身,看向挂在房门旁边的电子钟,上面有一行日历,显示着:2025年5月20日。
  2025年5月20日!!!这么说这是他刚毕业的第二天!
  郝文还记得拿到毕业证的当天晚上,所有的大学同学都聚在一起喝酒唱歌。从未喝醉过的郝文也因为要离开学校和熟悉的同学,被他们感染,然后放开了心而喝醉了。
  在出门时,郝文不小心还摔了一跤,搞得他最喜欢的一条牛仔裤都破了个洞,只能心疼的扔掉了。在被同学送回家后,郝文也没有及时洗漱,脱掉裤子就钻进被窝,转天恶心得不行。
  郝文蹲下身,把裤子捡起来,一翻开,果然,是自己最喜欢的那条。
  郝文不由得摇头笑了笑,如今再看见它,倒是没有当时清醒后的懊恼了。经历过末世的他,只知道衣服只要结实就行,哪管好看不好看。就连洗澡都是奢侈的行为,有的穿就不错了。
  等等,这么说来,怪不得有股怪味儿呢,郝文不禁皱了皱眉。
  他低头扯了扯身上的T恤,果然,刚才光震惊再惊喜了,照镜子时都没注意T恤上有一大块黄色印迹。没有洗澡,又出了一身臭汗,能没有怪味儿吗。之前郝文没察觉到,还是因为在末世早就习惯了,那时候谁身上不是臭臭的。就是捡到腐烂发臭的水果,还要啃啃里面尚且入口的部分呢,这才哪到哪。
  郝文摇了摇头,把脏裤子和袜子收起来扔到浴室的衣筐里,看着干净明亮的浴室,郝文爽快的把脏T恤脱了,也扔进衣筐里,他要好好的洗个澡!
 
 
  ☆、妈妈的遗物=空间?
 
  擦掉头上的水珠,郝文一身清爽的走了出来,来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让自己完全笼罩在温暖的阳光中。
  已经入夏的阳光已经很刺眼了,不过郝文完全不在乎,因为他觉得能被太阳晒的感觉,简直太舒服了。全身心都充满了喜悦的郝文晒了好一会儿,才把目光转向了别处,无视还没有收拾的床,他直接走到了床旁边的写字台前。
  拉开抽屉,郝文拿出一本放在最里面的厚书。不是他有什么闲情逸致,而是这里面可是藏有母亲留给他的遗物。之所以弄成书的样子,也是为了防盗。郝文家可不是大富大贵之人,自然没有保险柜那么高大上的东西,只能用这种方式保管重物,相信小偷绝不会偷书的。
  打开书,中间镂空的地方有个小盒子,拿出盒子来,掀开盖子,一块鸡蛋大小的淡青色玉佩出现在了郝文的眼前。
  圆润的玉石透着晶莹的光泽,上面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麒麟,张牙舞爪的很有气势。
  玉佩入手的触感很好,开始很凉,但经过郝文手的温暖,一会儿就变得温润起来。即使不懂行的郝文也知道这是一块好玉,听母亲讲这麒麟玉是她们祖辈上传下来的,这一代传到她手里,如今又给了郝文。
  只是郝文不喜欢佩戴饰品,于是一直放在抽屉里。上一世逃走时,郝文是随身带走的,但有一次遭遇尸潮,为躲避丧尸的袭击,不小心被丧尸拉断了绑玉佩的绳子,结果玉佩就那么被他弄丢了。郝文之后倒想回去寻找,等尸潮退去,他小心翼翼的返回,可寻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最后只能放弃了。
  如今,这块玉佩又完好无损的回到了郝文的手里,怎能不让他激动。
  郝文目露眷恋,用手轻轻的摩挲着,这一世一定要把它保护好,再也不弄丢了。
  郝文把玉佩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然后转身开始找结实的绳子。线绳什么的绝对不行,力大无穷的丧尸一把就能扯断。
  他记得当时答应室友孙杰暑假的时候一起去钓鱼的,特意买了不少钓具什么的,鱼线可是最结实的线了,除此之外,郝文也想不起来什么线更结实。
  至于金银制品的链子,先不说结实不结实,这还要单独花钱,对于准备末世物品的他来说,多一分钱都是浪费,华而不实的金银还不如保命重要呢。
  郝文翻了翻储物柜,很快就找到了他预备下的鱼线。把装玉佩的盒子拿过来,拿起玉佩比了比…
  恩….确实挺不搭的,算了,结实就好,还省得贼惦记呢。
  以防万一,郝文缠了好几束鱼线,还使劲儿拽了拽,觉得没问题了,才把玉佩串好。只是鱼线很是锋利,期间郝文不小心划伤了手指,别看口子小,流的血却不少,只是刚穿好玉佩的郝文根本没有注意到。
  对于在末世划个口子成家庭便饭的郝文来说,这点疼痛算什么,为了一口食物,争抢打架在所难免,所以郝文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当他把玉佩带到脖子上,感觉玉佩有些湿粘,这一低头才发现玉佩上都是血。
  郝文不由得皱起眉毛,刚想抽张纸擦干净,就见眼前一片白光,而下一刻,郝文就昏了过去。
  在郝文不知道情况下,只见那玉佩上被白光环绕的麒麟仿佛活了似的,变得更加栩栩如生。而粘在上面的血迹也瞬间被吸得精光,就连郝文还未来得及处理的手指上面的血,在滴落的那瞬间,也好似被什么牵引似的,尽数让玉佩吸了去。
  等玉佩吸食够了,郝文手指上的伤口才慢慢的愈合,只是惊奇的是,曾经的划伤仿佛从没有过一样,只是这一切郝文都不知道。
  就在玉佩的白光恢复平静后,玉佩瞬间变成一个光点钻进了郝文的额头,而郝文也随之一下子不见了。
  郝文再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房间里,而是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一坐起来,入目的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再扭头,身后又是一大片森林。而他身边不远处有间茅草屋,茅屋旁边是颗不知名的大树,郁郁苍苍的很是精神,不过郝文很快就被树下的动静吸引了去。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股“咕嘟”“咕嘟”往外冒的泉水,再旁边就是由泉水围成的小水潭。虽然这里没有太阳,但因为光线很亮,所以水潭上泉水激荡出的波纹一闪闪的,仿佛细碎的银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