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娱乐圈之贱萌受的春天+番外 作者:黛川

字体:[ ]

 
文案 
文案这是一个贱萌贱萌的受凭着作死的功力融化冰山冷攻的故事,犹如一盆狗血罩头盖下,过气男模的华丽转身,一个荼蘼小星的摸滚打爬奋斗史!
 
哎哎,能逼逼咱别动手行么,敢瞧不起我,仗着块头大就能动手了是吧?小心我开门!放狗!咦?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吹得我头脑发昏了!看我受性大发扑到你! 
 
逗乐暖甜文,一对一嗨皮,在轻松氛围里自然流露爱意的轻喜剧!喜欢这种淡淡温馨文风的请支持一下,么么么!
 
 
 
 
猪意 CP:脱线心机腻歪受VS冰山有时融化攻
一对一去搅基,期待的请支持一下!
 
内容标签:娱乐圈 甜文 欢喜冤家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崇敖、赫赫 ┃ 配角:乔伊,贺风与 ┃ 其它:娱乐圈、天之骄子、甜暖逗乐 
 
 
==================
 
  ☆、第一章
 
      “吱!”乔伊一手拎着行礼,一手打开门,侧开身子让出一片空间,嘴里开始一如往常的嘀咕,“老大,飞机两个小时后起飞,我们要快一点。”
  “嗯。”一声没有感情色彩的鼻音响起,接着便露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戴着一副足以遮住半张脸的墨镜,乌黑的头发有型地梳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翘挺的鼻支着大大的墨镜,挡住了眼睛。挺拔的身姿,穿着一套休闲的短衣裤,迈着大长腿疾步走着。
  此人便是当前红透半边天的沈崇敖,仅二十六岁便成为了影帝,是TV小巨霸,他主演的电视均收视率皆爆点,而且从未演过配角,只一心一意当演员,从来不沾主持,唱歌,连上个综艺节目都只有在宣传影视作品时才去,还要看他的心情,并且不接任何拍摄杂志封面与插图的通告。
  沈崇敖为人冷傲嚣张,也不爱与人打交道,但是他有那傲的资本,自出道以来便顺风顺水,名声大噪,他接的剧本都是顶好的,这些资源都得益于他是他所签约的娱乐公司星势的董事长的独子。
  沈崇敖出道这些年与女明星的绯闻几乎没有,便有人猜道他是gay,这些猜测自然不是空穴来风的,这些言论从他出道之前认识的人口中流出,据说以前还有固定的男友,当然这些八卦自然没人敢以字报登出来,说不好会惹祸上身呢。
  乔伊才跟着沈崇敖不久,据说他十分苛刻与挑剔,之前的助理都被他踢了,乔伊便不敢懈怠,打起万分精神来伺候这位爷。所幸他来这段时间没有受到责难,倒也把心安放进肚子里了。
  沈崇敖走到电梯门口站定,一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并没有伸手按电梯的意思。乔伊赶忙上前按下电梯,电梯便从一楼开始上升,乔伊趁着空闲开始唠叨,“晚宴是晚上八点开始,十二点结束,晚宴用的服装那边都准备好了,您到S城了再换!”
  “叮!”电梯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沈崇敖没有回应乔伊便径直走进去,乔伊赶忙跟上,按下关门键和第一层的按钮便退后一步站直身体,等着电梯下楼。
  沈崇敖住的小区是一栋八层的矮楼,却十分豪华,大户型,设施齐备,保安严密,离市区不近不远,比较静谧。有公交站台,也有出租车经过,交通也方便,住在这里的多是有钱的人,他住在六楼,由于住处比较低调,所以平时的狗仔比较少,倒也清净。 
  电梯刚下了一层便打开了,接着一个懒洋洋的人走了进@来,沈崇敖隔着墨镜不动声色地将人打量一番,那人长得十分秀美,戴着一顶棒球帽,背着一个黑色大挎包,眼睛还有没有睡醒的惺忪感,那人打着哈欠,本来不大的嘴巴倒是咧得可以塞下一个拳头了,他抬起一只手掩着嘴,眼角溢出一滴眼泪,可能是刚睡醒,看得出来比较会穿衣服,穿着很时尚。
  沈崇敖只觉有些面熟,便没了兴趣,能让他感兴趣的几乎没有。觉得眼熟可能是毕同住一栋楼,遇见也是会有的。倒是一旁善于察言观色的乔伊先认出了那人,乔伊只看了一眼便与脑海里各种记忆对上了脸,作为明星的助理,一定要有敏锐的洞察力,他先开口打了招呼,“您好,请问你是赫赫吗?”
  赫赫迷糊中便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瞌睡都散尽了,他靠在电梯壁上转脸一看,更是了无睡意,眼前戴墨镜的人从轮廓可以看出是巨星沈崇敖,他知道那人住在这栋楼,但平时却极少遇见,也不爱搭理人。
  他没必要自讨没趣跟那人搭话,便对着那个助理礼貌地点头,露出标准的笑容,“是啊是啊,你们好!”
  沈崇敖心下了然,原来是那个过气的模特,曾经火过一段时间,各种杂志的封面都见过他的照片,好像是被曝出曾拍过男男GV引起一时的沸腾争议,之后名声也淡了。
  沈崇敖再次审视了赫赫一番,不过没有化妆的他和照片的区别挺大的,照片看起来过于妖艳,本人倒是长得挺纯,不过娱乐圈里没有清纯的人儿,有的表面是朵白莲花,背地指不定是个骚浪贱呢,就如眼前的这个人一样,他暗暗已经给赫赫归好了类。
  赫赫感到有些不自在,总觉得有目光将他剥得干干净净,从里到外都看了一遍,他回头,只见沈崇敖戴着墨镜,面无表情,也不知在看哪里,只好耸耸肩,还好,电梯开了,他可以溜了。
  沈崇敖也疾步出去,和准备开溜的赫赫撞到一起,沈崇敖隔着裤子用手恶意地拽了赫赫的挎包一下,然后走出去。
  “哎?”赫赫受了力被带出去,原地转了一圈,再回身便见那人已经走远了,他气得吹胡子瞪眼,小声嘀咕,“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撞了人了也不知道说声抱歉!”
  然后把挎包转正,气鼓鼓地大步走出去。
  有专门的保姆车来接沈崇敖,他坐进车里,摘掉墨镜,露出一双狭长冷峻的双目,那目空一切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车子缓缓开出去,他隔着墨色的玻璃望着窗外的风景。
  突然一个身影闯入了视线,是刚才电梯里遇到的那个人,他正站在街边拦车。沈崇敖嗤笑一声,出来混这么久,出门居然连个车都没有,真是失败。然后淡淡转眼,不再去看那人。
  赫赫在街边打车,心急如焚,他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再迟恐怕要赶不上飞机了,这一次的晚宴机会是他好不容易争取的,千万不能错过啊。
  赫赫慌慌张张地赶到机场,长舒一口气,幸好不晚,他瘫倒在座椅上气喘吁吁,闭上眼准备歇息一下,好恢复元气。
  “哎?你不是赫赫吗!”一个女生的惊喜声音传来,赫赫抬眼,见一个年轻的姑娘惊喜地望着他,一副想打招呼又不敢的模样。
  没想到还有人能认出他,他立刻坐正,露出八颗牙齿,一个标准到极致,他练过无数次的笑,对着那个女生点点头。
  那个年轻的姑娘似乎十分开心,小声询问道,“请问你可以给我一个签名吗?”
  这下赫赫更加欣喜了,他笑道,“当然可以。”转念一想,自己好像没有笔,毕竟他早已忘了上次有人找他要签名是什么时候了,便礼貌道,“不好意思,我没有笔!”
  “我有!”那个女生立刻大声喊道,便掏出包里的笔递给他,然后背过身对着赫赫,别着手指着自己背后,“签背上签背上!”
  赫赫接过笔,低头拔开笔帽,准备大手一挥留下自己漂亮的签名,结果笔落却落了个空,只见那女生捂着嘴大叫着指着远处,仿佛要窒息一般,然后赫赫手中一空,笔便被那个女生抢走,那女生惊声尖叫着,“啊啊啊,崇敖,崇敖,我爱你啊啊啊!” 
  那一气呵成的动作发生在瞬间,赫赫还保持着握笔的姿势,望着奔跑远去的女生,心里仿似有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再看看那边被无数粉丝包围的沈崇敖,赫赫更感觉日了狗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好不容易遇到的粉丝都被抢走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认命了,再抬眼看公屏,自己的飞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登机了,可能就在那个女生尖叫的时候吧。不管了,赫赫泄气一想,便随着人流去过登机。 
  沈崇敖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刚刚从疯狂的粉丝的包围中逃出来,现在还心有余悸。坐在附近的很多人认出了他,都一脸惊喜地望着他,满脸花痴样,沈崇敖极度不耐烦,自己又不是动物园的珍稀动物,有什么好看的?
  坐在他后位的乔伊伸过头一脸歉意,“老大,不好意思啊,没有买到头等舱!”
  沈崇敖没有理会他,虽说经济舱的确不舒适,但是这个晚宴他原本不打算去的,也是临时决定的,时间仓促怪不了乔伊。懒得看到那些人稀奇的目光,他扭过头朝窗户那边看,却见自己旁边靠窗坐着的人带着眼罩,歪着脑袋靠在一旁睡了。
  沈崇敖仔细一瞧,这不是电梯里遇见的那个赫赫吗,这人倒是随性,刚坐上飞机上就能睡着,看他一副睡意浓浓的样子,心想这人是猪吗?
  空姐在提醒着注意事项,飞机要起飞了,在跑道上滑行,沈崇敖望着窗外后退的景物,可能是起飞带来了不适,身旁刚才还在睡的人突然坐直了身体,戴着眼罩癔症了一会,左右摇晃着脑袋。
  赫赫迷迷糊糊的,待身体的不适反应过去了便有歪了回去,他一向是走到哪儿,睡到哪儿,也不认地儿。
  沈崇敖坐了一会便觉得无聊,拿起一本杂志开始翻阅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右肩一沉,他扭过头,一个印着一双假眼睛的眼罩赫然出现在眼前,将他吓了一跳。
  赫赫的头仰靠在他肩头,乍一看,像一双恐怖的眼睛在瞪着他,怪骇人的。沈崇敖顺着眼罩往下看,是细腻白嫩的肌肤,这么近的距离连脸上的汗毛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脸被脑袋的重量压变了形,嘴唇微微张着,露出洁白的牙齿和红红的舌尖。他定神,极力忍耐着想将这人扔下飞机的冲动,这么高扔下去不知道还剩几根骨头。
  沈崇敖一向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虽然隔着衣服,他嫌弃地拎着赫赫眼罩的边缘,稍一用力往窗户那端一扔。
  “哎哟!”随后传出赫赫一声哀鸣。
  眼罩的边缘弹到赫赫的脑门上,然后就是头磕到靠背上,赫赫一惊,差点弹跳起来,他气冲冲地揭开眼罩,大喊道,“是谁!”
  “旺旺小小酥!”不知是谁接了一句,四处响起了笑声。
  赫赫有些促狭,羞红了脸,他一手揉着脑门,一手捂着后脑勺,转过脸一看,心里顿时想煮开锅的热汤,四下翻腾,还冒着热气。他咬着牙关,恨不得把一口白牙咬碎在嘴里,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又遇上了沈崇敖了。
  当你开始注意一个人时,便会发现经常遇到,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而在注意之前就好像从未谋面一般,而命运的邂逅也就此开始!                         
 
 
  ☆、第二章
 
      赫赫对沈崇敖怒目而视,而后者视而不见,继续翻他的杂志。赫赫在心底将沈崇敖的祖宗十八代都操翻了个儿,被他那样一刺激,哪里还有睡意,便歪着脑袋靠在靠背上,拿起飞机发放的耳机听着飞机上播放的歌曲。
  看到赫赫气鼓鼓的模样,沈崇敖不觉心情大好,翻看杂志的节奏也快了起来,突然他翻动杂志的手指一滞,目光停留在杂志一页最底部的一张插图上。
  这一页讲的是摄影,处理色彩与光的技巧,图片上的一个人站在一片花海里,张开双臂似乎在迎着风,眼睛微闭着,嘴角勾起弯月形,脑袋微微歪着,满脸的满足,阳光的晕光洒下,整个人似乎都沐浴在日光下。
  摄影的角度没有从正面拍摄,而是稍侧了一下,整个看起来像放飞在风中,鹅黄的花朵与淡蓝的衣服映衬,人与花和阳光似乎融为一体。
  沈崇敖望着图片中的人,心脏似乎被什么轻轻敲打着,那种融进自然的舒适似乎从图片里飞跃出来,他仿似闻到阵阵花香。他将目光挪到身旁的本体身上,赫赫正侧脸望着窗外的洁白云层,长长的眼睫随着眼睫一下一下眨动着,安静的侧颜没有任何挑剔的地方,却再也看不出照片中那般恬淡静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