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主角总想狗带 作者:花落自缤纷

字体:[ ]

 
文案
拯救悲剧CP ?
这个好办!
你说什么?杀父戮母?迫害同门?强X师姐?逼死师傅?让人弟弟成了牛郎?
喂喂……系统咱们商量下成不?这任务我能不接么?男主太黑暗,宝宝分分钟都想狗带怎么破?
主受,快穿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晨 ┃ 配角:若干 ┃ 其它:
 
 
  囚禁play
 
  房间窗子是正方形的小型窗子,几乎没有光线传来。谢晨睁开眼睛,目光迷离。他感官不清楚,疲惫的身体微微挣扎,他发现徒劳。吃力抬起头看上面,一根从天花板滑轮垂下来的绳索紧紧的束缚着他的手腕。
  “啊……”艰涩的喉咙里喘息出声
  他舔舐干涩的嘴唇,感觉不妙。但是经历过几个世界之后,他已经习以为常。发胀发晕的脑袋艰难的运转起来,首先要摆脱现在被束缚的困境。
  拯救悲剧CP系统在脑子里发亮,光屏在谢晨的脑中展开。
  宿主:谢晨
  性别:男
  积分:300
  技能:画艺、厨艺、棋艺
  谢晨并不大关注上面的东西,反而直接把目光停留在了最下面两行——
  背景:二十年前政权显赫的王峰被秘书谢谦背叛坐牢,王峰妻子在儿子王世东面前自缢,王世东年龄尚小逃过一劫,送住孤儿院期间不到一年就被外国富商收养。二十年后王世东复仇归来,从勾引谢晨开始,设计谢家倒台,谢晨为了谢家受尽凌虐。
  任务:让王世东爱上谢晨,拯救悲剧CP。
  谢晨内心动荡,像这般深仇大恨,他委实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门外光亮些微刺眼,进来的人逆光而行,谢晨几乎有点看不清对方的脸,只看到大概轮廓。
  身修腿长,气质干练。
  谢晨微微眯眼,疲惫的血丝密布的眼睛看着他。来人走到他跟前,眉眼犀利。他对上谢晨的眼睛,冷笑带残忍的味道:“今天过的好么?”
  谢晨已经被吊了一天了,只有脚趾勉强可以碰触到地上。再吊下去他觉得自己会残疾,张嘴祈求:“求你,松开。”声音懦弱,且充斥恐惧。
  王世东心里翻滚起的暴虐终于微微得到满足,看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少爷现在被他折磨的不堪重负的样子,他发自内心感到快意!
  谢晨被他掐的险些背过气去,他松开手,解开绳结那刻,谢晨直接瘫倒在地,虚弱的咳嗽起来。
  王世东垂下眼睑在他脚边的他:“你求我了,谢晨!”他似乎对折断谢晨的傲骨格外的感兴趣,为此刻的成功欢欣鼓舞。
  谢晨缓过气来,他挣扎着爬起来,终于贴着墙根坐起来。他全身轻颤,抬头说:“我……对不起,王世东。可是……就算你打死我,你父母……”
  他话未说完,王世东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谢晨痛苦的栽倒在地上。
  王世东冷眼怨毒:“你不配提起我的父母!”
  谢晨悲哀无助蜷缩身体,他痛吟:“王、王世东……如果、如果杀了我……你可以解气,放下仇恨……那你就动手吧!”谢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分外的忐忑。他害怕王世东一时冲动真的弄死他了,他此次任务可是会失败扣除积分的!他在赌!赌王世东还不想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他。
  王世东蹲下来,扯住他的头发,对上谢晨那双绝望恐惧的眼神,心中豁然颤动。这种眼神,让他想起了母亲临死之前看他的眼神!但是下一刻他就狰狞的说:“杀了你?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让你解脱?做!梦!”
  王世东松手起身离开,重重的把门砸上。
  谢晨微微握紧了拳头,深深的吸上一口气,太可怕了。他打开商城,花费了五十积分购买一瓶两颗装的回元丹。一颗下去,整个人瞬间好受多了,四肢百骸热流涌动。
  面上伤口虽然没有变化,但是体内已经没有损伤了。把回元丹放回系统空间。他走过来打开门,这硕大的房子空荡荡的,客厅灯光熄灭,关他的房间是楼梯间。谢晨感慨,机会千载难逢,幸亏王世东以为他已经被他折腾的爬不起来了,所以没有锁门。
  要不是回元丹,谢晨也着实站不起来。
  客厅里壁灯亮着,不至于谢晨撞到东西。这房子是王世东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住的,这次他回来,花重金重新买了回来修葺一翻,焕然一新且布置成以前的格局。
  谢晨来到厨房,他打开冰箱翻找。动作小心翼翼!冷硬的馒头,冰凉的黄瓜,这是马上就可以入口的东西。掀开锅子,干净的好像刚买回来未开火一样。
  他腹诽:卧槽!就不能留点东西给我吃么?
  他忍不住饥饿死命的把馒头往嘴巴里塞。
  苍天!千万不要被王世东抓包了,不然他不知道会被打成什么样子。谢晨把黄瓜往自己的衣服里塞,吃黄瓜的声音会很大,他不能在这里吃。
  馒头冷硬,咬一口粉屑不断的掉。他趴在地上,接着冰箱里面的灯,抹起碎沫往嘴巴里塞。
  啪嗒一声!
  灯亮!
  谢晨全身僵硬,他僵直着缓缓的转过头,眼里恐惧浪水翻滚一样……
  王世东在门口看着他,看着半个月前还西装革履意气风发的大少爷,这个时候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就为了那点掉在地上的馒头屑!他还以为……他被吊了一天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万万没有想到!
  王世东朝他走过来,谢晨豁然抵脚后退,直到退无可退黏在墙壁上。王世东走过去,一步一步,高大的身影笼罩住颤抖的身体。谢晨被血弄的脏乱的衣服里,黄瓜根本掩盖不住。
  “偷东西?”
  王世东眼睛眯起来。
  谢晨不住的咽着口水,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眼睛里面泪水在翻滚。
  “你说我砍你哪只手了?”
  眼神深邃,说出的话冷漠无比。
  谢晨伸出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他把左手摆在了台子上,死死闭住眼睛,不敢看一眼。王世东看着他呜咽泪水横流的样子,皱起眉毛。他没想到,仅仅半个月就可以把人折磨的这么懦弱不堪。这个人昨天还一副任人宰割誓不求饶的样子!王世东眼睛瞟到了砧板后面墙壁上的刀具。
  他伸手拿起一把刀。
  往瓷板上刮了一道,磨砂的声音让谢晨赫然抖动!
  手起刀落!
  谢晨惊恐尖叫出声!
  王世东手里的刀猛地在瓷板上斩出粉末,谢晨眼睛前面一阵一阵发黑。那把锋利的折射着白光的菜刀距离他的手指寸许!谢晨大汗淋漓。
  王世东嗤笑,扔开刀。蹲下身,问:“怕不怕?”
  谢晨全身颤抖泪流不止:“怕、怕……”
  王世东接着问:“以后听不听话?”
  “听、听话。”
  王世东满意了。
  “还敢不敢偷东西了?”
  “不、不敢……”
  王世东掀掀眼皮子,弯起嘴角:“没有下次了。”
  谢晨颤抖哽咽不止。他内心惊涛骇浪滚滚而过:吓死宝宝了!宝宝又赌赢了……
  这万一要是被王世东砍了手,那也是他自己作死。
  王世东笑的残酷:“但是犯了错误就要惩罚你说对不对?”谢晨那颗掉下去的心瞬间被提起来。王世东从他的衣服里把黄瓜抽出来,他注视着谢晨的每一个表情。
  谢晨的眼神恐惧,脸色苍白。王世东的手落在他的裤头上,他的手指冰凉,解开他的皮带,拉扯下来。谢晨死命的拽住自己的衣服衣摆,终于在裤子退到膝盖的时候,他蓦地伸手拽住了王世东的手,哀泣:“求、求、求求你,不要!”
  话落,裤子瞬间被扯下来。
  他呜咽羞耻,咬唇。手盖在羞耻的地方,被他拨开。王世东抓住他的脚踝拉开。
  谢晨只这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待宰的青蛙。冰凉的黄瓜对推进去。艰涩的疼痛逆袭他的神经,他哭的眼睛发疼。
  王世东看着他痛苦而畏惧的模样,终于满意了。他搂起谢晨,拨开他的刘海,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轻轻笑着叹息:“呐……以前百般不愿推辞,有没有想过现在第一次却是被黄瓜弄啊?”
  谢晨内心哀嚎:这种任务宝宝不想做啊……男主太黑暗,把自己赔进去也拯救不回来怎么破?在线急等!
  王世东抱着他往楼上走,谢晨全身剧烈颤抖。
  我宁愿饿着!
  我宁愿在楼梯间被你吊着!
  我的天……这是要OOXX的节奏了……他还没完全接受背景设定了,喂喂!我不想现在就被人X啊!
  谢晨内心的哀嚎没有人听到,他的衣服被王世东撕开,那已经被他体温弄热的黄瓜被他豁然拿出来,谢晨几乎站都站不稳了。难堪的地方艰涩的开合。
  王世东的手指滑过他的光滑的肩膀,摩挲过他诱惑人心的锁骨,从茱萸拧起,指尖滑落到他的肚脐,扯他的耻毛。谢晨全身颤栗,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层。
  王世东狠狠在那羞耻的地方摩挲,那私密的地方味道难堪,可是王世东却把手抬起来伸进他的嘴里。谢晨作呕,王世东却笑:“舔干净他!”
  谢晨:“……”宝宝崩溃了……
  手指深入他的喉咙,挠他的舌根。
  谢晨咳嗽的厉害,王世东终于把手指拿出来,黏糊糊的唾液看起来有点恶心。他仿佛浑然不在意,想要再进一步,谢晨蓦地求他:“我、我十几天没洗澡了……我、我想、洗澡……”
  王世东:“……去!”眼神充斥危险。
 
  第 2 章
 
  谢晨进了浴室,膝盖一软就跪倒在冰凉的地面上。他伏在白色的浴缸边缘,心脏跳动的分外厉害,仿佛下一刻心脏就会因为紧张而炸开一样。
  他颤抖的厉害,却用尽全力的握紧了自己的双手。
  呜……不想做这种事情,前面三个世界他已经受够了这种暴虐,他想着这个世界总该给他一些缓冲的时间,然而……他才来第一天,就要失身。
  他在里面没动静,王世东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看看自己因为搂谢晨上来弄皱的西装,他开始解开衬衣纽扣,脱下裤子,走向浴室。谢晨这个时候万般纠结郁闷痛苦,他听到门打开,都来不及爬起来。
  这么狼狈的不情愿的模样落在王世东眼里,换来他眼神里的玩味。
  谢晨的心脏骤然缩紧,这一刻内心有声音在心中传来:你今天在劫难逃了。
  王世东走过去,他黑色丛草里的鸡鸡微微发肿,却已经显得巨大,鸡鸡垂在谢晨的额头上面,王世东低头垂眸看他:“在地上跪着干什么?难不成你想把浴室蓄满水当游泳池游泳么?”
  谢晨觉得这话就是个冷笑话。他猛地摇摇头,迅疾要爬起来,可是王世东的大手赫然摁住他的肩膀,扶住他的后脑勺压~~
  谢晨的嘴唇贴在那温热的地方,湿润而带着腥味。他的嘴唇撞在上面,摩挲过两下。终于闭上眼睛~~。
  王世东伸手把水打开,花洒刚打开的水是冷的,谢晨的背上落了这冰凉的水,颤抖瑟缩。直到温热的水流冲击下来,他吃力的仰头,热水浇在他的眼里,酸涩。
  脸上水流纵横交错,只是不知道有多少是泪水……
  王世东的目光难以揣摩,但是眼瞳更加深邃起来,思索的的光芒幽黑犀利。他的东西被深入到谢晨的喉咙,他仰头闭上眼睛,心里暴虐的部分仿佛一只吃饱喝足的怪兽休眠起来,但是……另一部分却空虚的厉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