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黑化圣骑士 作者:雾矢翊(下)

字体:[ ]

 
    第93章
    
    沉闷的风刮着地面,细小的沙石在风中滚动,天空中一片沉沉的灰色,整个世界透着一种压抑的气息。
    天空之下,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沙漠中沙石遍布,偶尔可能看到从沙石中钻出来的魔虫,很快又钻回沙里。
    “唔……”
    一声低低的痛苦呻。吟响起,被沙石掩埋了大半个身体的人动了动,终于从昏迷中清醒。
    简陆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片没有什么生机的灰色沙砾,眼睛在这片茫茫灰色中有片刻的迷茫,随着知觉的恢复,同时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浑身疼痛不说,甚至动弹不得,而且最难以忍受的是,脚上传来一种像被虫子啃噬血肉的那种又疼又麻的感觉,他终于完全清醒了。
    清醒过来时,他也发现了自己此时的情况,下半身被灰色的沙石覆盖着,看了一眼周围的风沙,便明白显然是他昏迷的时间太久了,风沙一遍遍地吹过来,覆盖在他身上。不过幸好在他醒得早,才没有被沦落到被沙石完全覆盖,不然可能就要在昏迷中埋死了。
    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瘀血后,简陆第一时间打量周遭的环境,茫茫沙石世界,除了他,没有见到第二个人影,自然也没有海因斯。
    他心里有些焦急,但并没有因为而急昏头,而是冷静地思索着海因斯可能在的地方,以及自己此时的处境,根据这处空间的环境来推测他所在的环境。
    腿上那种被啃噬血肉的感觉难以忍受,简陆不得不用力撑起没有被细碎的沙石覆盖的上半身,然后伸手将下身覆盖的沙子捋开,埋在沙下的腿同时也用力地拔出来。
    当沙子滑落,双腿得以自由时,简陆也看到自己腿上挂着的拳头大小的一种沙甲虫,全身灰白,很容易和这片沙石融成一体。正是这种沙甲虫钻进沙子中啃咬着他腿上那几道伤得最为严重的伤口,上面的肉已经有腐烂的痕迹。
    身体的魔力枯竭,暂时无法使用魔力,简陆只好掏出一把短匕将那些正在啃咬他腿上腐肉的沙甲虫挑出来,在它们爬回来继续叮上他的腿时,将之迅速杀死。
    沙甲虫的壳十分坚硬,是一种可以用来做护遁的材料,据记载只有死亡沙漠才有。简陆猜测,他们可能被扭曲的空间通道送到东大陆的死亡沙漠了,当然,也可能这里并不是死亡沙漠,其他的地方也有沙甲虫活动。
    杀死了那些沙甲虫后,简陆从格子空间里调动出一团圣光覆在腿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上。沙甲虫的唾液有毒,才会让他腿上的伤被它们啃噬时腐蚀扩大,直到见到下面的白骨。这个过程因为毒性的原因,不会让人觉得太疼,直到看到时,才知道有多严重。
    连续调用了十几团圣光后,才将毒解了,伤口开始慢慢愈合,这过程的感觉可称不上美妙,钻心地疼着。
    简陆擦去脸上的汗,继续检查自己身体其他地方的伤,发现自己现在简直就像一个血人,在空间传送时,扭曲的空间压力下,让他的皮肤寸寸崩裂,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好,还有好些地方仍在流血。
    几乎消耗了近五百团圣光,简陆才将自己身上的外伤治好。
    看着系统格子里飘浮着的圣光,简陆再次觉得能提前储存圣光果然是有备无患,在魔力消耗一空时,还有补充的圣光可用。可惜系统格子除了圣光外,其他的魔法并不能储存,也算是聊胜于无吧。
    处理好身上的伤,简陆脸色仍有些苍白。外伤虽然已经好了,可是失去的血却不是一朝一夕间能补回来的,他又喝了瓶魔药,身体才恢复一些精力,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
    刚站起来,眼前便发黑,差点又倒回去。简陆知道这是失血过多导致的贫血,只是现在也没办法了,补血剂已经用完了,只能先耗着,到了安全的地方才制造。
    【系统,海因斯在哪里?】简陆边观察环境边问。
    等了好一会儿,发现系统一直没有反应,便知道系统是不会回答了,又换了个问题:【系统,这里是哪里?】系统仍然没反应。
    简陆叹了口气,心里却没有多少失望。
    他早就知道这系统有多吝啬,虽说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金手指,可是要付出的代价也大。在梅普斯特魔武学院时因为禁地爆炸能得到系统的回答,想来是这事关重大,甚至与一城的生命挂钩,它才会难得地给个回答。
    这会儿,没有什么必要,它就直接装死了。
    系统不回答,简陆一时间也不知道海因斯在哪里,心里就算着急也无济于事,只能决定走一步算了一步了。
    唯一担心的是,不知道海因斯血脉觉醒的情况如何,如果他已经完全觉醒成为黄金龙,他倒是不担心,毕竟在奥拉雯大陆,黄金龙是顶级的猎食者,有强悍的体魄和力量,想要伤到黄金龙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在他觉醒的过程中,仍陷入昏迷中,就算是一只五阶的魔兽也足以重创他……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不知道到底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将他们分开了。
    值得安慰的是,海因斯的运气一向比他好,应该不会像他这么衰吧?
    正想着,突然感觉到干躁的空气中出现些许水气,简陆抬头望去,发现沙漠的上空飘来了几团黑云。
    嘴角一抽,他果然是倒霉到家了。
    果然,不过半个魔法时,沙漠便下起了暴雨,狂风夹着暴雨,噼哩叭啦地拍打在地上的沙石上,世界一片烟雨朦胧,让人寸步难行。更可怕的是,远处传来的呼啸声,明显是沙漠中特有的沙尘暴的声音。
    这两极化的情况,也让简陆肯定了这里并非是死亡沙漠。
    死亡沙漠终年无雨,从来没听说过会下雨。而且比起死亡沙漠,这里的环境更恶劣一些,海简陆看到从沙石底下钻出来的一些毒虫毒物时,更能肯定这里并非死亡沙漠。
    简陆一把抹去脸上的水,单薄的身体在暴风雨中寸步难行,而此刻他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在这片暴风雨中淋雨,二是走出暴风雨区,到外面迎接沙尘暴。
    最后仍是决定在这片暴风雨中淋雨吧,总好过直面外面的沙尘暴。
    简陆花了半天时间,经历几次被暴风雨刮飞的险境,终于寻到了一片乱石区,躲进其中一个陷进地下的石洞里,将以前没丢的一个帐蓬支起来,布上一道魔法警戒,终于有一个暂时休息之地。
    躺到帐蓬里,他几乎力竭,连身上的湿衣服也没时间换下,就这么倒地就昏睡过去。
    倒地昏睡的结果是,简陆生病了。
    魔法师的力量源于魔脉,对肉体的强悍度并没有什么要求,所以在斗战士眼里,魔法师都是一群身娇皮脆的生物,近战时就会歇菜。简陆这些年和海因斯学过剑术,体质算是不错的,不过这次伤得太重,身体免疫力下降,又淋了大半天的暴雨,终于倒下了。
    虽然被烧得红通通,但残存的意识让他知道,自己正在生病。简陆再次醒过来时,顾不得难受,掐了自己一把让意识清醒一些,勉强爬起来,取了瓶魔药灌下去,又取出锅,给自己煮了一锅白粥作裹腹食物,也不管被煮糊了的粥,勉强填了肚子后,继续倒地再睡。
    暴雨一直下了三天。
    简陆也病了三天。
    这三天时间他时睡时醒,药也喝得断断续续的,可能也是如此,所以病才没能好。
    直到第三天天空放晴了,简陆甩甩还有些晕眩的脑袋,从帐蓬中爬起来,坐在洞口看着沙漠的天空,依然阴沉沉的,并未因为暴雨之故,而使得天空变得晴朗。
    “咳咳……”
    一阵冷风吹过来,简陆用手捂着嘴巴咳嗽,一张脸瘦削惨白,双眼黯淡无光,如果认识他的人此时见到他的模样,定然大吃一惊。简陆从水镜里看到自己的模样,也有些吃惊,这简直就像个吸毒的失联青年一样,糟糕透了。
    又摸出一瓶魔药灌下,简陆舔了舔干躁的嘴唇,终于起身去帐蓬里的简易卫生间洗去身上的污渍,换上干净的魔法袍。这片古怪的沙漠虽然下雨,但是简陆却不知道这里的水能不能用,幸好空间里储存的清水足够多,能经得起他浪费。
    随便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简陆将帐蓬收起,离开了居住三天的石洞。
    随便挑了个方向,简陆进入茫茫沙漠。
    简陆在沙漠中独自行走了十天,终于遇到了第二个人。
    说是人,其实却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
    这是一片生长着粗壮石笋的地方,石笋约有一米高,石笋间活动着很多松鼠般大小的魔虫,那魔虫有锋利的颚和足,以石笋为生,行走的速度很快。它们的壳是灰白色的,和沙甲虫的壳有些像,简陆猜测,这或许也是一种可以使用的材料。
    简陆走了半个月,第一次发现这沙漠中除了一望无际的沙石外,还有其他的景致,自然是十分好奇的。正在研究时,就发现石笋中有一个矮小的身影,手里拿着一把颜色奇怪的剑,正在那里和几只魔虫战斗。
    那人背对着他,看身形起初让简陆以为他是个矮人,可当看到他的正面时,简陆就不这么认为了。
    这个人的身高和矮人差不多,但他没有矮人标志性的胡子,反而有点儿像兽人,脸上有着兽纹,但他的皮肤却是棕色的,乍然一看时,十分奇怪,不过多看几眼,发现也不是那么的难看。
    那人正对付着几只围攻他的魔虫,好不容易将那几只魔虫杀死,精神一放松,便感觉到不远处出现的气息,以为有觊觎者想趁机捡便宜,双目凌厉地望过来,却没想到会看到石笋外一个身上披着黑色斗蓬的人类。
    并且是一个皮相十分俊美的纯人类。
    他有些愕然,不过依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用一个大袋子将地上杀死的魔虫尸体装进去,一双眼睛却不移他的身影,裸。露在粗布外的肌肉紧绷,蓄势待发,只要对方有什么动作,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发难。
    简陆只是看着他没有其他动作,一双眼睛色泽浅淡,冰冷淡漠,教人看不出情绪。
    也是因为如此,那个棕色皮肤的人才会如此防备,并未因为这个纯人类苍白的脸色,以及虚弱的样子而有半分轻视。
    突然,简陆侧了侧头,仿佛在聆听什么,那棕色皮肤的人正奇怪他的反应时,很快便明白是什么了,原因便是那从石笋深处涌过来的一群魔虫,它们的口器发出像松鼠一样的吱吱声,共有百来只,飞快地朝这儿移动而来。
    看到这一幕,棕皮肤的人神色大变。
    简陆猜测,这种魔虫应该是很厉害的,不然这个人不会露出这么紧张的神色。
    果然,随着那群魔虫的到来,棕皮肤的人已经没空关注他了,而是用手中那把剑与那些魔虫缠斗,每挥下一剑,便会有一种奇怪的能量波动。
    简陆看了会儿,有两个发现:其一,这些魔虫确实很厉害,甚至比他以往历练时所遇到的魔虫的实力更上一层,就算是他自己,如果一下子面对百来只魔虫也会有些棘手,不过也不是不能击退。
    其二,那人手上的剑外表看着灰扑扑的,没什么特色,但是当它击杀魔虫时,会有一种能量波动,能将魔虫一击毙命,这种能量是以往简陆所没有见过的,他猜测可能是这个地方的一种普通武器。
    那人连续杀死了十只魔虫时,便有些使不上力来了,显然是体力透支,如果没有意外,只需要再过个十来分钟,他很快就会被那群魔虫围住,然后被啃噬血肉而死。
    简陆这时候也出手了,他借着轻风术跃到一支石笋之上,双手掐诀,一个卷风术将陷于魔虫中的人拽出来,再一道火龙呼啸而去,魔虫遇火便逃,没有及时逃开的被火烧得吱吱乱叫,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它烧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