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子不务正业[穿越]+番外 作者:九小二(上)

字体:[ ]

 
文案:
穿越异世,亲娘改嫁,萧言之当了八年猎户,九年商人,正享受着江南清新的空气,致力于将家中弟妹教养成才,不想皇帝亲爹一纸诏书毁了萧言之的清净。
被抓进宫,学规矩,学兵法,还要学四书五经?萧言之掀桌。
老子又不当教书先生,学什么四书五经!(╯‵口′)╯︵┻━┻。
斗朝臣,斗皇子,还要斗后宫BOSS?萧言之再掀桌。
老子又不想当皇帝,都盯着老子干什么!(╯‵口′)╯︵┻━┻。
看着不务正业的萧言之将皇宫搅合的鸡飞狗跳,皇帝含恨饮血。
当初为毛要把这妖孽请回来?
皇帝含泪将大皇子送进了武成王府:爱卿,是你把皇儿接回来的,要负责到底啊。(>﹏<)
武成王欣然受命:谢陛下恩典,臣这就收了大殿下。( ̄y▽ ̄)~
大皇子萧言之:换地方再战!(︶^︶)=凸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言之,裴泽 ┃ 配角:徐离善等 ┃ 其它:1v1,伪宫斗,强强,王夫,宠文,HE
 
作品简评:
萧言之当了八年猎户,九年商人,正享受着江南清新的空气,不想皇帝亲爹一纸诏书毁了萧言之的清净,从此成了最不务正业的皇子,闹得皇宫鸡飞狗跳。裴泽当了四年叛军,三年武成王,位高权重一生无忧,却因为亲迎皇长子回宫的任务从此不得安宁,自此变为皇长子的监管人,每日为了善后殚精竭虑。于是诡谲莫测的皇宫之中、暗箭难防的朝堂之上也从此多了一对不正经的小两口。
本文人物刻画生动形象,细腻的描写使人物形象饱满,让一个为了安稳生活而费尽心思的不正经皇子和一个为了皇子的安稳生活而殚精竭虑的沉稳王爷跃然纸上。感情描写细腻,不论是温馨的日常还是患难中的真情都紧抓人心。全文行文流畅,作者用平实幽默的语言写出了不一样的宫廷斗争,让读者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亦能体会文中角色的生存不易。
==================
 
  第1章
 
  八月的汴州骄阳似火,正午更是热得难受,若没有要紧的事儿要办,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出门,尤其是最近几日。
  汴州的百姓们总觉得这几日的汴州不很太平,不然为何总有官兵在街上来来回回地巡逻?而且那官兵瞧着都不像是汴州本地的,一个个正颜厉色,骇人得很!兴许就是哪个江洋大盗逃到汴州,他们可得在家好好呆着。
  萧言之躺在汴河岸边儿,被斗笠挡住的脸上满是怨气。
  这些个官兵是属狗的吗?是猎狗吗?!一路从杭州追到汴州,起初他还能甩得掉,可近三个月这些官兵不知为何追得死紧,他才在汴州呆了三日就被追到了,被抓到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穿越十八年,萧言之是有听他那个早死的娘在临终时说起他的身世,说的是他爹与他娘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成亲生子是必然的。可就在他三岁那年,他那个当将军的爹再也无法忍受前朝余孽,在他娘的支持下起兵造反。
  他爹从南边一路打到中原是豪气万丈了,可老家遭灾,他娘带着年幼的他大难不死,却流离失所无依无靠,好容易投靠一座民风淳朴的村落,可那村子太过偏僻,连战场上的消息都收不到,最后托人打听到的信息是说他爹已战死沙场,领兵的换作他人。
  闻此哀讯,他娘悲痛欲绝,奈何还有一个他,于是,他娘在他五岁的时候改嫁了。
  萧言之自穿越起就是跟着亲娘和后爹一起生活的,后爹还带了一个姐姐,但因生活困苦,所以姐姐在他八岁的时候被卖给大户人家当小妾。亲娘与后爹还生了几个弟弟妹妹,但不等养大弟弟妹妹,亲娘和后爹就先后去世。
  穿越后的生活虽然清贫,可前世过够了豪门大户里勾心斗角的生活,萧言之觉得这样每日只为温饱考虑的生活反而自在,尤其这里的天空瓦蓝瓦蓝,这里的溪水澄清澄清,这里蔬果新鲜野味肥美,不是挺好的吗?
  亲娘和后爹相继离世之后,萧言之就带着弟妹走出了村子,找了一座小镇,做起了小生意,日子那是越过越滋润。
  可是他那个亲爹当了三年皇帝之后不知为何想起了二十年不见的他,竟派人四处找他。
  萧言之十分郁闷,皇帝要是真的这么闲、军中若是真的有这么多人那么闲,那不如去东海灭海盗啊!追着他干吗啊?!
  从生意伙伴那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萧言之就将家里的生意交给了最大的弟弟,自己卷铺盖跑了。想着等他那皇帝爹放弃了,他就可以回家继续过他的小日子,却没想到他那皇帝爹派来的人竟锲而不舍地追了他一年。
  当皇帝的儿子那么多,对他这么执着干什么?
  最近似乎行动模式被摸清了,危机感油然而生,萧言之开始思考是继续北上,还是掉头南下。
  想着想着,萧言之便觉得肚子饿了。果然消耗脑力的时候肚子就容易饿。
  探手摸了摸腰间,荷包扁扁,萧言之撇撇嘴。
  从杭州去往青州的路途中还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可以接济他,可从青州到汴州的这一路上都没有认识的人,萧言之的衣食住行都是花的自己的钱,再怎么节省,荷包也是要扁的。
  叹一口气,萧言之坐起来,将斗笠戴好,离开了汴河边儿。
  汴州的龙津桥北面儿有一家酒肆,酒肆不大,瞧着有些简陋,可这酒肆的东家却是江南的一个富商,在这儿开个酒肆是为了养活他藏在汴州的一妾一子,每年这位富商都会借着生意的由头到汴州来与这对母子团聚。
  萧言之非常荣幸地与这位富商的这个私生子有过一面之缘,虽说是一面之缘,却情投意合,书信往来已有三年,本是说好了等萧家的生意不忙时,萧言之便要到汴州作客,结果萧言之提前到了。
  到了酒肆的门口,萧言之摘下斗笠,乐颠儿乐颠儿地进门。
  “刘骏,你萧哥哥……靠!”
  一把将斗笠扣回头上,萧言之转身就跑,结果一脚踏出酒肆门槛,另一只脚还悬在门里面,萧言之就被一队官兵给堵在了门口。
  “还想往哪儿跑?”
  这一队官兵领头的不知道是什么人,但萧言之可以确定,这人绝对是跟在他屁股后边跑了一年的人……之一,这从对方那咬牙切齿的表情里就可以看得出。
  “你们……认错人了。”萧言之压低斗笠,不得已使用了通用借口。
  “认错人了?”领头的人一听这话登时就火冒三丈,“他娘的老子现在最不想听见的就是这句!你他娘的知道我们这一路上认错多少人了吗?!”
  萧言之缩缩脖子,暗道这事儿与他无关。
  “你可以走。”萧言之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听着就脊背发凉的声音,“但这铺子……封了。”
  萧言之撇撇嘴,摘下了斗笠,转身又进了酒肆,随便找了张空桌子就坐下了。
  萧言之这一坐下,一直躲在一边儿发抖的刘骏就一溜烟儿地跑到萧言之身边,看那小表情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我说萧言之,你是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了才要被官兵追捕啊?我这大早上才开铺子就被人给按住了,你、你到底是……”
  萧言之摸了摸刘骏的脑袋,笑道:“乖,不怕。去里边儿给诸位军爷准备点儿酒菜去。”
  “萧言之……”
  “去吧,没事儿。”萧言之又在刘骏的脑袋上拍了拍。
  刘骏知道萧言之是不想连累他,嘱咐一句万事当心,刘骏就带着酒肆的几个小二钻进了后厨,吩咐其他人去置办酒菜,他自己则躲在门边儿偷听。
  从萧言之进门之后,裴泽就一直在观察这个他们追了一年才追到的人,打从心底里觉得就是两军对垒都没这么累过。
  三年前,曾经的叛军终于推翻了前朝,建立了新政,成为了百姓口中的英雄,皇帝念在裴泽的父母皆是为了救皇帝而死,尤其是裴泽的父亲,跟着皇帝打了十年的仗,却死在了长安城的城门口,为了替皇帝挡箭而死。于是登基当日皇帝便册封裴泽为武成王。
  裴泽起初还心怀感恩,激动不已,可在朝堂上混了三年之后,裴泽知道那只是皇帝的谋略之一。
  就算是在获胜之前牺牲,开国功臣也终究是开国功臣,这十年的劳苦功高是无法磨灭的,三军皆为其不幸而心伤,却更会因此记得他曾经的功绩,若不予以褒奖,会凉了军心,更不用说裴泽的父亲也是领兵大将,受三军拥戴。
  因此,裴泽代替父亲接受皇恩,被皇帝收为义子,成了武成王,爵位虽高,却不在朝中任职,不在朝中任职,又受皇帝重用,常常被委以重任,皇帝做得恰到好处,叫裴泽埋怨不得。而裴泽最近接下的任务,便是寻找与皇帝失散多年的大皇子。
  裴泽原本以为开国已有三年,天下局势已定,他武城王要找一个人定是非常容易,更不用说那位传说中的大皇子是在穷乡僻壤长大,十五岁便要肩负起养家糊口的重担,能被接进宫重拾皇子身份对他来说那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荣华富贵谁不想要啊?这一趟任务,太简单了!
  可裴泽料想到了开头,却没预料到结尾,他轻轻松松地在杭州附近找到了萧家,却追了一年才逮着萧言之。他一个在沙场上长大的人,竟然频频栽在一个小商人的手上……
  萧言之可真是好样的!早知道就该抓了萧言之的弟妹胁迫他!                        
 
  第2章
 
  感觉自己一直被打量,萧言之便往裴泽的方向瞟了一眼,果然见裴泽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萧言之想了想,转头看着裴泽,展现出商人的职业笑容,和蔼可亲地问道:“阁下既然已经找到我了,瞧我这样子就知道我过得挺好,不知阁下能否就此打道回府?”
  “不能。”裴泽果断拒绝。
  他都追了一年了,好不容易查到这人的人脉把人逮到了,他让他打道回府?!他怎么好意思问出这话!
  闻言,萧言之遗憾地撇撇嘴。
  果然不能嘛,说的也是,毕竟也追了他一年了,若能放弃他早就该回去了。
  搔搔嘴角,萧言之又道:“阁下想必也查过我不少事情,先母故去多年,就算尚在人世,也是改嫁为他人之妇,我也改了姓,如今的身份实在是没有资格去那个地方。那位的心意我心领了,还请阁下代为转告。”
  裴泽端起面前的酒碗,啜一口酒,不急不缓道:“你自己去说。”
  陛下有令要把这位带回去,那他就得给带回去,至于回宫之后是去是留,与他无关。
  “……那好吧。我们何时上路?”看着男人冷峻的面容,萧言之觉得自己说再多都是没用,果断放弃了挣扎。
  既然说了也没用,他为什么还要浪费自己的口水?就算皇宫是个容易掉脑袋的地方,他也不至于倒霉到一进门就被砍头吧?既然不会死,去看看他那皇帝爹要做什么也未尝不可,反正他都被人逮着了,跑不掉就不要挣扎了。
  裴泽没想到萧言之逃了一年,这会儿却放弃得那么干脆,不过这对裴泽来说是再好不过的。
  “即刻启程。”
  不等萧言之点头,刘骏就从门后蹿了出来:“不行!你不能带走言之!”
  “刘骏?”萧言之诧异地看着刘骏。
  刘骏还是有些怕的,但一想到萧言之若被抓走,不知会是何种下场,便壮起胆子道:“言之……言之绝对不是穷凶极恶之徒,若犯法那就是……就是……是逼不得已!你们、你们不能抓他!”
  萧言之一愣,而后抄起一根筷子就丢在了刘骏身上。
  “说什么呢!我就是闲的没事做也不会犯法,家里还有弟妹要养呢!你别胡说八道了。”
  “那、那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刘骏摆出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看着萧言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