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登仙 作者:半盏清茗(下)

字体:[ ]

 ☆、第46章 言灵誓咒
 
招媞突然略微起身,前倾上半身,支着小几,团扇都因为激动而掉在地上。
    “请这位公子,务必放出我的亡魂!”
    涉云真被吓了一跳,噌噌噌噌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因为招媞俯身的角度问题,精致的锁骨和襦裙束腰缝隙中露出的春光一览无余,配上她略带愤然的凄美表情,还真是略带诱惑。
    可惜涉云真是个gay,不然还真保不准会不会动心。
    ……
    气氛似乎暧昧了起来。
    涉云真尴尬的挪开视线,道,“姑娘……你还是先坐下,我们再谈吧。”
    招媞似乎才发现自己的姿势有些……尴尬的坐下,捡起团扇掩住因害羞而微红的脸颊,侧过头。
    涉云真咳了两声,清过嗓子,然后慢慢挪回去。
    事实上,他真是不想坐过去!再被吓到怎么办?
    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沉默了一段时间,招媞女似乎缓过劲来了,才半是羞怯半是恳求道,“小女子知公子乃非常人,便是当初那长胡子的道人恐怕也比不上您,因此才有此求,还望公子一定答应。”
    接着又小声啜泣道,“我被镇压许久,如今魂魄几欲溃散,实在撑不了许久,因此才冒昧将您以这种方式请来。”
    涉云真迟疑的问,“你真的……只是想让我放你出来?不是想让我杀人替你报仇?”
    招媞道,“往事已矣,亦已焉哉。我无法改变过去,只能努力拯救自己。何苦,公子一望便知,是心地纯善之人,我又怎会强人所难,让您做不喜欢做的事呢?”言辞恳切,听上去还有些被误解的急迫。
    涉云真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误会这个女的了。
    虽然偶尔会让人觉得很可怕,但似乎,不是什么坏人?
    对方毕竟是个女鬼,会让人害怕是正常的吧?
    因为自己的误会,涉云真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低着头,招媞似乎还没从之前失仪的情绪中出来,仍有些羞恼,这让涉云真越发不好意思了。
    古代女子似乎对贞洁还蛮看重的来着?
    就是在现代,自己老姐不小心被自己和林风看到换衣服,都会胖揍他们俩一顿。
    那时候他才九岁啊!弟弟也才八岁不到,懂个毛呦!
    脸肿了两天才消下去。
    暴力老姐!找不到老公!
    想到这里,涉云真不禁灿灿摸了摸脸,似乎脸肿的老高,笑一下都扯的脸皮一阵疼的情况就在昨天。
    招媞女似乎看出他的窘迫,掩在团扇后的面容微微一笑。
    “我的亡魂就在这镇上的富户姬家后院一枯井中,那井周围杂草丛生,上有一块石板,石板上有符箓封印,只要公子撕开符箓,挪开石板,小女子就能自由了。”
    招媞挪动蒲团向后,然后朝着涉云真恭敬的行大礼,“小女子的自由,就全仰望公子了。”
    “请公子务必帮我!”
    涉云真有些不好意思的侧了下身子,躲开这古代美女的大礼,道,“能帮我一定帮……”
    招媞听了,身子微僵,接着抬起头凄厉看向涉云真,问,“莫非公子是不信任我?为何不为我允诺?”
    “呃……”涉云真有些尴尬。他其实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啊……“那,我一定会帮你的。”
    话音刚落,招媞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得逞的笑,接着又摆出一张感激的泫然欲泣的脸,再次跪行大礼。
    “小女子谢过公子恩情。”
    拜过之后,招媞还想说什么,却突然脸色一变,接着涉云真只觉得眼睛一花,周围的东西都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再去看,却发现周围的景色大变样。
    “喂!你跑到哪里去了!”
    血止杀不知什么时候到来,一把抓起他的手,严厉的问着。
    涉云真又四下里看了看,才发现,这是之前买东西出来的巷子口。
    “我刚才遇到了个女鬼……”
    涉云真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迷障,不由得心下大定。只是明明之前还是晌午,现在却成了黑夜,街道上一个行人也无。
    要不是这里仍旧比迷障多了些人气,涉云真还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回到了现实。
    “怪不得你身上有鬼气……我就说要赶快离开这里,你却拖拖拉拉,看,出事了吧!”
    血止杀没好气的说。他千躲万躲,仍然没躲过去。这东西也真不长眼,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弄走!让他见到了,一定……哼!
    自知理亏,涉云真也没敢回嘴,只傻呵呵的笑着,然后道,“那鬼让我帮她一件事……”
    “帮她一件事?”血止杀挑眉,“你答应了?”
    涉云真点头,然后把那个女鬼的事大略给血止杀讲了一遍。
    “你说那个女鬼听你没有直接答应,就哭着喊着的喊冤,非要你直接同意?”血止杀的重点似乎抓的不太对,没有细问女鬼的来历,反而把重心放在了女鬼最后的表现上。
    涉云真迟疑道,“也不是哭着喊着吧……不过我确实觉得她的表现有些奇怪,像是逼着我直接答应。你是觉得,这个女鬼有问题?”
    血止杀奇怪的看他一眼,“当然有问题。”脸上一副“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怎么你难道没看出来吗?”的表情。
    涉云真:“……”
    他忍不住问,“到底哪里有问题?”
    “从一开始就有问题了。”
    血止杀道,拉着涉云真的手朝马车停靠的地方走去。
    “首先,普通女鬼没有极深的怨气和至少上百年的修行,达不到这个程度。鬼打墙能做的,也就只是让人一直原地绕圈,像这种大白天布下迷障甚至改变了场景的,怎么也不是一个普通女鬼能做到的。”
    “其次,她说是自己被封印,这是个很明显的漏洞,也就骗骗你这种傻子。她都被封印了,又怎么能出现在这里向你求救呢?”
    “……”涉云真恍然大悟,一拍自己脑门,“对哦!我怎么就没想到!”
    “因为你蠢。”
    血止杀表示,难得有一次能完美的吐槽回去,感觉真不错。
    涉云真:“……”
    “好吧,那么我们是直接离开这里,不管它吗?”这个“它”,指的就是解开封印这件事了。
    “当然了,”血止杀转头看他,一脸难以言喻的鄙夷,“难不成你还想按照她说的去做?”
    涉云真:“……”
    血止杀走的很快,拉着涉云真,让后者踉踉跄跄的,有几次差点摔倒,得到血止杀的白眼和补刀。
    “从没见过走个平路还能摔跤的。”
    涉云真:“……”
    他简直欲哭无泪。
    血止杀道,“我总觉得那女人下了什么套给你,未免生变,我们早日离开这里。”
    “哦。”涉云真乖乖点头。
    事实上,在他理亏的时候,他还是蛮听话的。
    “可是晚上城门不开,咱们怎么出去啊?”
    很快两人就来到马车停靠的河边,腾驰远远的见两人过来,兴奋的打了个响鼻,哒哒的踩着地。
    坐上马车,涉云真忍不住发问了。
    古代晚上是有门禁的,城门紧闭,不许任何人进出。
    事实上,还有宵禁,夜晚禁止打更人以外的人出门,被逮到,就是刑罚处置。不过这里似乎没有,倒是像是晚上会出什么事,大家才不敢出门。
    血止杀却又用那种难以言喻的鄙夷脸看他,“你以为,腾驰的神驹血脉,是说着好听的吗?”
    涉云真:“……”难道不就是说着牛【哔】的吗?
    似乎是从涉云真的沉默中看出了什么,血止杀的表情更鄙夷的难以言喻了,腾驰则是不满的怒踏蹄子。
    晚上的街道干净异常,马车也走的非常快,一路上竟然没遇上巡夜的人,也真是万幸。
    到了离城门口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腾驰打了个响鼻,周身竟是泛起一阵黄色光晕,隐隐在背后凝成弯月大角,然后在踏出步子,竟是腾空而行!
    涉云真因好奇撩开窗帘向外看,见到马车飞起,忍不住张大了嘴,倒抽一口冷气。
    腾驰得意的打了个响鼻,扬扬漂亮的鬃毛。
    血止杀也是一脸与有荣焉,看向涉云真。
    读懂了这人表情的涉云真立刻严肃脸,对他比出一个大拇指。“不愧是神马后裔,简直太牛【哔】了!”
    马车外又传来得意的马鸣。
    血止杀很满意,回过头看着腾驰,道,“不过,因为血脉稀薄,所以它也只能飞一小会儿,还要拉着这么大的马车……大概半个时辰就不行了。而且,飞行过后,它的速度也会变慢,至少会持续半个月。”
    像是不满主人揭自己短,腾驰低声长鸣了一阵,然后闭嘴以免被守门的城门官发现,安静的跑着。
    空中奔跑没有声音,头上就是璀璨的星子和蓝到发黑的天空,脚下是黑黢黢的城市屋舍,一切显得那么静谧。
    迟迟没有得到涉云真的回复,血止杀有些别扭,却不愿直接跟对方说,干脆自己接自己话茬,“所以说,平日里还是让它跑着,等关键时刻,再让它用自己的血脉天赋……”
    涉云真还是没说话。
    血止杀皱起眉,回过头去看,“你怎么不说话,是睡着了……你怎么了?”
    血止杀一惊,转身进了车厢。
    “你怎么了?”
    此时,马车已驶出曲阳城,脚下黑黢黢的阴影由屋舍变成了树林。
    马车正驶过当空,细碎的星光下,涉云真本就苍白的脸色映上了些许冰冷的蓝色。
    血止杀试探着伸出手去触碰涉云真的面颊,却摸到了一手冷汗。
    皱眉,拉起这似乎疼的说不出话的家伙的胳膊,拉起衣袖,果不其然,手腕处若隐若现一道黑色花纹,花纹似有生命般蠕动着,一段隐入皮肤,似乎在吸取寄主的生命力。
    花纹周围一层诡异的红色,慢慢同化着黑色的花纹,那是血止杀的认主印记在起作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