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霸道总裁爱上喵+番外 作者:专业围观

字体:[ ]

 
文案
景澄最大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传说中的霸道总裁,
为此他阅遍万千总裁文,总结出上百条霸道总裁语录倒背如流,
——然而并没有对象可以实践。
直到有一天,他死而复生,在自家门前捡到一只喵……
 
景澄: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喵:喵。(呵呵。)
景澄:(为什么觉得这只喵鄙视我的眼神好像那个谁……)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喵:喵。(呵呵。)
 
现代都市微奇幻向,闷骚猫妖攻X蠢萌痴汉总裁受,双向暗恋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重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澄,黎修筠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手机、平板、笔记本……
  景澄把办公室里所有能显示时间的工具翻了个遍,再三确认今天的日期。
  毫无例外的,统统都是201x年3月15日。
  可他分明记得,这一天他已经过完了。
  就在这天深夜,他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可现在,他又回来了,好端端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互联网上找不到关于这场意外的任何报道,电话里的亲友和手下的员工正如同他记忆中一样各行其道。反复回忆了几次,景澄才不得不承认,他极有可能是遭遇了时下流行的重生。
  刚好重生在意外发生的这一天、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
  认真思索了一会儿,景澄不由得庆幸起来。大概是连上天都看不过去他迷恋那个人一生却始终在他面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不知那个人是直是弯,甚至连丝毫心意都不敢被他知晓,以至于在意外发生时成了心中最大的遗憾,而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此时此刻,他心中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这回不要脸啦!一定要勇敢表达出自己的满腔爱意!
  连死都来一次了,他还怕什么!
  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还开着网游,属于景澄的角色孤单单地站在日常副本里。聊天界面上还留着基友们无节操的对话,编排他突然不动是工作时间摸鱼又被那位抓包关进小黑屋这样那样。他刚要将游戏退出,就听见桌上的内线响了起来,发出熟悉的音乐声。
  景澄条件反射啪地合上面前的笔记本,下意识挺直身体做出认真严肃的样子,屏住呼吸接起了视频电话:“黎……哎,又是你啊。”他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神情微微放松,用拳头支着下巴,懒洋洋地问了句,“怎么啦?”
  视频里一脸苦大仇深相的助理显然已经习惯自家总裁这急转直下的差别对待态度,仍是一板一眼地说道:“这里有位秦先生说跟您有约。”
  他身后,一位熟悉的小帅哥冒了个头,顺势叫了一声:“师兄!”
  景澄记性其实不大好,尤其是细节方面,常被妹妹嘲笑是金鱼。看到这位叫做秦逍的好友来,倒是又叫他想起了一些事。
  “是有这么回事,叫他上来吧。”如果事情仍按记忆中的发展,那么秦逍应该是来向他求助追回前男友的方法——至于对方为何会找上他这么个毫无经验的万年单身小处男,大约是因为总裁文爱好者景澄实在是纸上谈兵的一把好手。
  “师兄救我!”俊朗帅气的男孩子一进门就隔着桌子向他扑过来,哀嚎道,“他不要我了!”
  果然。秦逍一开口,便再次验证了景澄的记忆。
  细算起来,从未同校过的工科狗景澄跟艺术生秦逍其实是怎么都论不上师兄弟的,秦逍本是景澄的妹妹景汐的学长。当初景澄送妹妹去学校报道,秦逍是当时接待她的同学,后来混熟了,糊里糊涂也不知怎么秦逍便开始叫起了景澄师兄。
  “别激动,好好说话,你怎么了呀?”景澄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句。虽然不必再听他也已经知道是怎么个故事,可这必要的问话当然没法直接跳过。
  于是秦逍嘤嘤嗡嗡地讲了一遍他出国归来打算跟前男友破镜重圆然而男友接受他投怀送抱把他吃干抹净却并不肯同意和好的故事。
  其实吧,景澄觉得,这事从一开始就是秦逍渣了。可毕竟人有亲疏远近,他感情上还是偏向自己的朋友,于是听得差不多了,就劝道:“他不同意,还在生你的气,那你就去哄他、把他追回来呀。”
  “……可我不知道怎么追人嘤。”从来都是被追求一方的小帅哥眨了眨眼睛,一把抓住景澄的手,“求师兄教我!”
  “嘿,这你可问对人了,待师兄将自己独创的绝世秘籍交给你。”景澄这才老神在在站起身,从身后书架上将那本自己阅遍万千总裁文而总结出的《霸道总裁追妻攻略》取下来,递给办公桌对面的人。
  秦逍手上这本手工制作的《霸道总裁追妻攻略》包装十分精美,厚度足有几厘米,文字全部是景澄手写,还配了可能是出自学妹景汐之手的插图,里头关于追人的各种姿势十分详尽具体,显然花了不少功夫。
  知道这位好友也还是单身狗,秦逍搓搓手,诚惶诚恐:“这么珍贵的东西给了我,那师兄你呢?”
  “攻略自在我心。”景澄高深莫测。
  “多谢师兄!”秦逍抱着攻略本,简直一脸感激不尽。
  景澄冲他摆摆手,示意不必客气。
  眼看着解决了这件事,秦逍暂时安下心来,顺口问了一句:“学长刚刚在忙什么?”
  “……下副本。”
  秦逍不知想到了什么,明显地小幅度哆嗦了一下,心有余悸:“黎总就在楼下,我进来还看见了,你还敢偷偷玩游戏!”
  “不玩了。以后上班时间都不玩了。”景澄一副“我改邪归正好好做人了”的模样。
  已经决定主动出击,就没有必要再为了黎修筠能多跟自己说几句话而故意惹他不高兴了。
  等等。他的心中突然一动。
  虽然有些记不清当天的细节,可黎修筠原本一整天都不在公司这件事却是他万分确定的,怎么会……
  既然已经知道后续会出事,景澄第一步必然要想方设法避免自己这一天的惨剧的。可他还没有任何特殊行动,到底是什么就已经开始导致了事情没有按照原定的轨迹发展?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天,秦逍就抱着攻略本小心翼翼走了。景澄又回到桌前,打开休眠的笔记本退出游戏,一边浏览网页,一边思考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一想到黎修筠此刻就在公司,他的心又难免蠢蠢欲动起来。
  算了,还是先去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吧。
  景澄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便向楼下的会议室走去。根据助理第一次的内线汇报,此刻的确是跟他记忆中一样在进行一场高层会议。
  然而黎修筠却并没有如他所想在主持这场会议,据说是身体不舒服中途去了休息室。
  身体不舒服?黎修筠生病了?
  景澄心中一紧,草草敷衍了几句便找了个借口离开,重新回到了顶层。
  顶层面积很大,但只有景澄自己的总裁办公区域和黎修筠的。而因为某种秘而不宣的原因,黎修筠的办公区域是整个公司大楼里设备最完善、装修也最豪华的部分。它不仅有书房、文印室、休息室这些常见功能房间,还包含了视听间、浴室和厨房等等一系列生活娱乐种类,加上身处其中的黎修筠本人,完美地满足了景澄关于落地窗、浴缸、钢琴、扶手椅、围裙等物品的一切阴暗幻想。
  景澄拿出自己的门禁卡,轻车熟路地刷开一道道门,径直走进了里头的休息室。
  而他迷恋至深的那个人,此刻正躺在大床上睡得沉沉,身上只草草盖了件西装外套,连景澄走到床边他似乎也没有发觉。
  这种情形对于向来极其警觉的男人来讲其实不太常见,景澄猜想是不是最近的那一桩生意让他过于劳心劳力——因着自己这么一个颇有自知之明的纨绔二世祖的存在,公司里这些那些需要烧脑的决策责任,几乎全权落在副总黎修筠身上。
  景澄趴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床上的男人,见他面色正常、呼吸平稳,像是并无大碍,才略微放下心来。
  黎修筠有一张十分斯文俊秀的面孔,醒着的时候面上常带着一丝笑意,乍看上去似乎很好相处、又温和又亲切似的——当然,只要是跟他有过进一步接触的人就会知道,这位看上去很好相处的黎副总裁,也只是看上去很好相处而已。此刻他闭上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小片淡淡阴影,不说不笑,自然而然地显出了几分平静的威严。
  然而不管是怎样的他,都令景澄难以自持——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中了一种名为黎修筠的毒。
  “黎哥,黎总,黎修筠……”
  景澄小声地叫了几句他的名字,都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回应,逐渐胆子便大了起来。
  将黎修筠身上盖着的西装挂在衣架上,景澄从床角拉过一床轻柔的蚕丝被,跪在床上,将对方慢慢从脚盖到胸口。因为担心动作太大吵醒床上的人,他的身体压得很低,近距离之下,便渐渐有些越发控制不住的心猿意马。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在黎修筠脸颊上舔了一下。
  景澄:“……!”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景澄的心脏立刻万分剧烈地狂跳起来。他有些慌乱地直起身,两只手猛然用力捂住胸口,毫不怀疑砰砰的心跳声会惊醒黎修筠。
  然而黎修筠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丝毫改变。
  对方的无意纵容给了景澄莫大的勇气。他的心跳慢慢平复,忽而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勇敢!追求!真爱!
  考虑到黎修筠的轻微洁癖,景澄轻手轻脚地下床脱掉了外衣外裤,才重新回到床上,极慢极慢地躺在了黎修筠身边的空处,心中雀跃不已。
  黎修筠大概终于被他的一系列动作惊动了,有点烦躁地一把拉过被子,随手一抖便把两个人都盖住,同时手臂一伸,用力固定住了还在微微蠕动的景澄。
  景澄:“……!!!”
  万万没想到会有如此待遇,窝在黎修筠的臂弯中,景澄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激动,一颗心跳得彼此彼伏,就这么维持着全身僵硬的状态躺在原处,不错眼珠地盯着黎修筠,简直要吓出心脏病。
  这回黎修筠没有再睡很久,约摸半个小时就醒了。
  他睁开眼睛,慢慢收回紧缚在景澄腰间的手臂,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又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人,眼眸幽深,面无表情,语气平淡:“你怎么在我床上?”
 
  第二章
 
  “我、我……”
  勇敢追求真爱的想法是美好的,然而现实证明,当真得面对清醒的黎修筠时,景澄那一厚本的霸道总裁追妻攻略全都成了真真切切的纸上谈兵——他连话都要说不完整了。
  尤其是,此刻的黎修筠不知是因为轻微的起床气,还是怪罪眼前人的冒犯,连平常温和好脾气的表象都没有了,只睁着一双幽深不见底的乌黑到发蓝的眼眸,静静地看着他。
  景澄摸不透他的想法,一下子又怂了,瞬间把“不要脸,就是干”的念头抛在脑后,匆忙坐起身,绞尽脑汁思考半天,终于挤出一句:“看你在睡觉,我也跟着困了……”
  说完自己便立刻觉得实在不像话,恨不得回到一分钟前把自己嘴堵上。他懊恼又着急,这时候那长年不怎么靠谱的榆木脑袋终于难得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转移话题的借口,赶紧道:“我是来告诉你,我妈叫你这周末去我家吃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