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质子皇后 作者:方外懒人(下)

字体:[ ]

 
    第68章 混乱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权靖有些狐疑,“康王还是没找到吗?”
    禁军统领林统领上前躬身行礼道,“会皇上,已经派人去好了……只是可能殿下进的深了些,还没找到。”
    “多派点人手。”权靖看起来有些累了,身后的太监轻轻地给他揉着额角。
    贤妃揪心的很,强笑道,“皇上,不如您先用着,钰儿年轻,身强力壮的,皇上您龙力体贵重,今儿忙了这么一天,别为他个孩子在劳心劳力了。”
    “祭司的意思呢?”权靖扭头看着楼子裳,似是极在乎他的意见。
    楼子裳瞥了贤妃一眼,看她不安的神色就知道她是知晓权钰那计划的,楼子裳轻笑一声道,“娘娘说的有礼,再者说选首猎之物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皇上您就先用膳,我看这么一日下来众位将军也累了。”
    “好!”权靖哈哈大笑,“就听祭司的。”
    这一顿晚膳极其盛大,君臣同宴,猎物极多,宫中御膳房烧烤能手众多,众人都是极为高兴,只是准备工作就将近一个时辰,夜幕降临,清风袭来,树叶沙沙作响,篝火通明,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楼子裳最是喜欢烤兔子,权枭烤了之后就直接送到了他嘴边,众位武将看着都是一愣,随后纷纷低头,楼子裳笑笑接过,倒是没人看到他红了的耳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权靖觉得很不对劲,刚刚君臣同乐大家都忘了,此时才想起权钰还是没回来,而派出去的士兵更是没个影子。
    “林统领,康王呢?”权靖摆摆手让布菜的人下去,他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此时也没了心思。
    林统领擦擦额上的冷汗,“回皇上,还是没找到。”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权靖烦躁的摆摆手,“还不快去找!”
    这边动静太大,众人纷纷停住了筷子,贤妃轻声道,“天也晚了,陛下不如您去歇着,找到了让人在通知您如何?”
    “贤妃?”权靖皱眉看着他,看她眉宇间有些不安,不由问道,“你知道钰儿在哪儿?”
    她要是知道在哪儿就好了?!贤妃暗自咬牙,紧声道,“皇上,妾身若是知道在哪里哪儿还会这么担心啊,早就派人直接去了,天这么晚了,山间野兽众多,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
    她脸上担忧不似作假,权枭冷笑一声,手指微勾,有人站出来道,“皇上不如臣带一队人去找找如何,殿下贵体莫要出了事,林子这么大晚上也不安全。”
    那人正是平日里朝上一贯中立的文臣,虽是文臣但骑射也是不错的,这两日表现也算出彩,话音刚落就有其他文臣武将出来纷纷附议。
    权靖颇为欣慰,楼子裳不禁笑着上前道,“皇上,人多力量大,而且众位刚刚用完膳正好也可以消消食,您也不必心疼他们。”
    这话说的权靖龙颜大悦,“好好好都去吧,谁先找到康王,赏!”
    说完他自己也心血来潮,扭头对楼子裳笑着道,“不如祭司与朕也一同前去找找如何?钰儿只怕是准备的什么惊喜耽搁到现在,还有世子殿下,说不得两人在一起呢。”
    他说完扭头对众大臣道,“若是朕与祭司找到了,你们的赏赐可就没了,都要加把劲啊。”
    众人哈哈大笑,权枭看看楼子裳道,“父皇,不不如儿臣陪着您与祭司如何?单只是你们,儿臣着实是不放心。”
    “好!枭儿就一起吧。”权靖这次倒是干脆,顺道还带了一溜大臣,就当是遛食了。
    权枭与楼子裳对视一眼,不由感叹这可真是老天都帮他们。
    贤妃显然是想说什么,但咬咬唇看着权靖的神色到底没说出来,看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只觉得心都乱了。
    阮太傅看她神色,找了借口将她叫到一边冷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贤妃心中如同火烧,听他这么说仿佛一下子有了依靠,瞬间连眼眶都红了,到底是女人家,当她看到楼子裳笑吟吟的站在她面前的时刻心里就如同有上百只老鼠在挠,压抑到现在赶紧将权钰那计划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阮太傅大怒,狠狠压着声音却恨不得给眼前的女人一巴掌,“蠢货!愚不可及!怎的不早说!这样的计划你们怎敢不与我商量一下就乱来,你们可想过后果!”
    贤妃看父亲周身寒气四溢,带着哭腔道,“父亲,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现在怎么办?楼子裳为什么没事?是钰儿压根就没下手还是没得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慌什么?!”阮太傅看她这模样真真是怒其不争,想起权钰那混账样子更是气的胸口起伏不定,“你且好好待着,此时自有我想办法,楼子裳说不得知道钰儿在哪儿,钰儿想用那样的手段对付他,若是没下手就算了……若是当真下手……”
    阮太傅双眼微眯,“他岂能放过钰儿!”
    “那要如何是好?”贤妃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我这一下午心就没稳,父亲,楼子裳看到会报复的,肯定会的,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如今连钰儿在哪儿都不知道,着急又有什么用?!”阮太傅厉喝一声,“哭什么哭?!现在是你哭的时候吗?我自会派人去找,你好好待着,我去跟着皇上,如果楼子裳知道在哪儿,定会引着皇上去的……”
    阮太傅万万没想到权钰等人竟然暗自做出这样的事情,当他追上权靖看着楼子裳笑吟吟的神色也没觉得不对劲,心中更是没底,权靖看着他还挺诧异,“太傅年纪大了,怎的也跟着凑热闹了?”
    “想想也是不放心的很,皇上您有帝王之气庇佑,想必运道好,跟着您说不得老臣还能早点见到王爷呢。”阮太傅不着痕迹的拍马屁,“顺道消消食哈哈哈,老了,吃完不能总是坐着。”
    权靖被他捧的身心舒畅,一旁人都不说话,他与权靖一来一往还没玩没了了,眼看着进林子深了,宫人在前方提着灯笼,楼子裳皱皱眉似是担心,“皇上,不如回吧,里面夜间着实危险了些。”
    话音刚落,里面忽然传出一丝细响,甜腻腻的有些高亢,众人都是一愣,再细听又没了,权枭上前道,“父皇,祭司所言有理,回吧。”
    “无事无事。”权靖好奇心起,笑着道,“说不得其他人已经找到钰儿了,刚刚那什么声音你们听到了吗?咱这么多人还能出什么事不成!”
    楼子裳回头看看成群的士兵,不着痕迹的笑笑,自己走在前面,“不如这样,皇上您走中间,子裳开头。”
    权枭低笑,“那枭善后好了,父皇当心。”
    权靖闻言不由看了权枭一眼,倒也没说什么,阮太傅看着楼子裳的笑不知怎的就心里一咯噔,楼子裳笑着对阮太傅点点头,即使是在夜间……那风姿也是无双。
    阮太傅不由头疼,这就算钰儿无事,以后可如何是好?
    众人越走越深,每次在他们即将失去耐心之时都会有声音响起,似呻吟有似惨叫,说不清是什么,似有若无但却真真切切的存在,众人的好奇心被完全的勾了起来,而这时候权靖更不能后退,他平生好面子,这么多人护着他在后退好像怕了一样,他堂堂帝王岂会怕了这些腌臜东西?!
    于是众人越走越深,夜间露气重,楼子裳眯眼笑笑,“皇上,再往前走一段儿若是还没见到是何物咱就别去了,这么晚了,以防娘娘们担心。”
    权靖正有这个意思,他上了年纪,这些年身子骨还不大好于是越发的迷信了,怕缠上什么脏东西,闻言笑笑道,“好,就听祭司的。”
    “啊……”猛地一声呻吟传来,众人都是经历过事儿的人,一时间都有些愣住了,权枭忽然走到去前方道,“父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莫要污了您的眼睛。”
    “啊……嗯……”
    “吼……”
    权枭话音刚落,竟然还有动物的声音传来,带着粗吼但显然极是虚弱,权靖摆摆手,脸色不大好看,这明显是几个人的声音,且都不是熟悉的,到底是谁?!竟敢在皇家猎场做出这些肮脏之事,他冷笑一声,“不必,走!”
    阮太傅微微吁了口气,他对权钰的声音在熟悉不过,显然是没有权钰的,这就好,一瞬间他有些庆幸,不管权钰做了什么,有其他人转移注意力,只要不会太过分,想必皇上都不会拿他怎么样。
    一行人向前,权靖心中有怒气被护着走在了前头,忽然眼前一片开阔,夜间虽说有人再去前面打着灯笼,但还是看不太清楚的,然既是如此,只听声音也能知晓那些人在做何事。
    凉亭之中,一群人极其- yín -糜甚至是恶心的*合,一个压一个,分不清楚谁是谁,只有不断的呻吟传出,最边上竟然是一条狗压着一个人不断动作……
    众人均呆在原地,真真是长见识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混账!混账!”权靖勃然大怒,面色青黑,“来人,给朕拉开他们!不管是谁,严惩不贷!”
    “是!”一群侍卫上前,楼子裳眼中带着震惊,扭头对权靖道,“皇上,您可要回避?”
    “哼!回避?!”权靖面色冷凝,几乎能结冰,“朕倒要看看,谁敢在皇家猎场胡来……竟,竟然成群野合,看这样子也不是短时间的事了,竟然还有畜生!”
    权靖当真是气很了,如此无异于公开挑战皇家威严,着令打着灯笼的丫鬟全部聚在一起,阮太傅一时间竟也说不出话来,他自认见多识广,却没想到真有人胆大至此。
    侍卫一个个将人拖了过来,那些人眼中欲色迷离,显然浑浑噩噩的有些回不了神,逐渐人都被拖了过来,都是粗壮大汗,权靖心里被膈应的不行,抬头却看另外四个侍卫拖着两个人僵硬的立在亭中一动也不动,当即震怒,“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拖过来,等着朕亲自前去不成!”
    “皇上!”四个侍卫对视一眼,转身跪在地上,脸色刷白冷汗直冒,“皇上……这两人……这两人……”
    阮太傅忽然心里一咯噔,不安一阵阵袭来,他抬眼一看,权枭正扭头对他笑,夜间竟显得勾魂摄魄……让下心颤,阮太傅双拳紧握,还不待说什么权靖怒喝道,“等什么?!朕的命令都不听了吗?!再敢犹豫,斩!”
    他此时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皇家的面子……今日看到的人可不少,他若不严惩,这要是传出去皇家颜面何存?!
    四个侍卫叫苦不迭,怎的叫他们摊上了这样的事,但谁能想到……康王和西南世子竟然……
    几个人战战兢兢的将两人脱了过去,两人赤裸着身体,满身都是青紫的痕迹,已经无力抬头显然是纵欲过度,权靖冷喝一声,“抬起他们的头!”
    “皇上!”几个侍卫噗通跪在地上,身子颤抖的不像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