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捕龙印 作者:黑糖煮酸梅(上)

字体:[ ]

 
 
 
《捕龙印》作者:黑糖煮酸梅
    
文案
 
上联:小太阳少年死了十年转职大魔王归来报社
下联:未亡人竹马扫墓十年惊觉白月光变黑月光
横批:妻女俱在,报社未遂
好少年魏昭一朝坠入玄冰渊,才发现自己只是一本书里的角色。剧透说他的幸福生活都是假象,命中注定当魔王——然后作为经验包,被主角砍掉。
黑化青年鬼召从玄冰渊里爬回来了,他面目全非,性情大变,满心只想报社,尤其是发现竹马连女儿都能打酱油的时候。接着他发现,那也是他女儿。
一脸懵逼的黑化boss:咦?咦???
 
情商捉急精分蛇精病攻X隐忍深情竹马受。
tag:双向暗恋,竹马转天降,今天披马甲的魔王也在吃自己的醋,能ntr我的只有我自己
开头略涩,2和7章以外可随便扫过,15张开始就渐kai入shi佳gou境xue了!(捂脸
警告:别跟黑化蛇精病谈三观,攻的情商捉急是有理由的,不喜误入;有既成事实的生子,女儿已经能打酱油,来源扯淡。谈恋爱为主,狗血+虐+甜+HE。
 
内容标签:穿书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昭(鬼召),公良至 ┃ 配角: ┃ 其它:狗血,HE,双向暗恋,竹马转天降,今天也在吃自己的醋
 
 
作品简评
 
好少年魏昭一朝落难,发现自己只是一本书中的倒霉反派,幸福生活是假象,命中注定要和竹马相杀。十年后魏昭黑化归来准备报社,却一脸懵逼地发现竹马暗恋他,还给他养了个女儿。精分准魔王回来抢机缘复仇并准备灭世,却被竹马和女儿抢救回来好好过日子的故事。情商捉急阳光好少年转黑化蛇精病攻X隐忍深情竹马受。作者笔触细腻,感情线渐入佳境,当下的相见不相识与过去的竹马并肩、默契无双交错,前情逐渐明晰,双向暗恋,故人归来,竹马转天降,有虐有甜有狗血,让人对心意相通的未来充满期待。
 
 
 
 
 
    第1章 脱困
    
    半空中忽地升起一道光,挤开周围的云雾,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界挤出一片空地。若有人从天上往下看,便能看到玄冰渊的一角像个被磕开的鸡子,乳白的外膜上裂了一道破口。
    魏昭出来了。
    他先探出两只手,再是一颗头,吭哧吭哧爬了上去。魏昭想过好几次自己出来的场面,无一不惊天动地,没曾想会寒碜得像小时候溜冰掉了冰窟窿,牙齿打着架,落汤鸡似的往上爬。举目四顾,一只鸟都没有——玄冰渊附近的云都往下掉,更别说鸟了。
    哦,倒也不是全无观众。
    古战场玄冰渊隔上三年五载便可能有古法器出世,都是些被腐蚀得差不多的破烂货,有点家底的修士都看不上眼。早年还有仙门子弟来此处历练,后来出了桩惨事,冤死个天之骄子,玄冰渊便成了仙门禁地。如今被稍纵即逝的光柱引过来的只有两个散修,他们在不远处打了一架,一个宰了另一个,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
    可怜啊,魏昭想,辛辛苦苦跑到终点,出世的宝贝却是个大活人。
    俩修士自然是冲着“宝光”来的,有光柱就有裂口,有裂口必有玄冰渊底下的法器要出世。这经验的确没错,玄冰渊上瘴气凝结的冰层可不就开了吗,还从底下跑出个心情相当不好的魏昭来。魏昭在那儿站着不动,看活下来的修士拿出个阵盘,小心翼翼地接近了他。
    刚才的透明光柱将附近的云雾挤到了一边,让周围云叠云雾压雾,连神识都很难透过去。修士祭起阵盘,神识与阵盘勾连,扫视面前的迷雾。才扫了半边,她面色一变,转身就跑。
    她还没遁出几步,忽然被几根黑气一缠,蓦地拽了回去。
    魏昭在玄冰渊上面,只觉得视野前所未有地开阔,区区云雾不足挂齿。他在百米以外就看到那个修士一张有碍观瞻的脸,连对方往另一个敌人魂魄上一抓的样子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修士倒是在几步外才看清了魏昭,勉强挤出个笑脸。
    魏昭知道自己看起来如何,他的脸只剩小半完好,另外半边就像被打碎的泥塑,草草糊了些黑乎乎的玩意补上,暗色的血肉里有黑得发亮的鳞片。他的躯体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能用黑雾草草裹住,既不用自己看了闹心也不必担心没衣服好穿,还能烘托出令人生畏的气氛,真是一物多用,反派之友。
    他在那里琢磨“雾气遮脸吓人还是把脸露出来吓人”的问题,被他抓住的修士脸色则一路灰败下去。她自然不是被魏昭的脸所吓,而是被黑雾中延伸出来的黑气死死缠着,惊异于自己看不透魏昭的修为。这修士自知难逃,只好赔笑道:“妾身陵川散修康红童,敢问前辈有何吩咐?”
    康红童开了口,魏昭却没直接回答。他盯着康红童瞧了半晌,似乎想起了什么,双手一拍,恍然大悟道:“血婆婆康红童?”
    康红童一愣,她今年才过百岁,修为不过筑基,无论是年龄还是修为上都不能被人尊称一声婆婆。她疑心对方认错了人,小心翼翼答道:“妾身确是康红童,但不过区区一介低阶散修,何来血婆婆之称……”
    “散修?”魏昭嗤笑道,“魔修吧。”
    魔修和道修不一样,最讲究“不枯则不荣”,简单讲就是信奉损人利己之道,在修真界人人喊打。道修遇上了要替天行道,魔修见了彼此也大多除之后快,谁愿意让一条毒蛇待在自己身边?康红童连忙辩解道:“前辈何出此言?妾身资质平平,只在阵法上有一两分本事。恐怕是阵图阵盘中的几分血气让前辈误会……”
    “魏昭。”魏昭突然说,“我叫魏昭。”
    “魏昭前辈,”康红童接口道,“魏昭前辈有所不知,我这阵盘虽然血气缠绕,但其实只以赤魂花蜜为材……”
    死伤上万的战场若有幸位于地脉极阴之处,便可能长出这种吸取血气的赤魂花,其色如血,味腥臭,不可食,可做阵眼。魏昭对阵法一窍不通,但他却有个精通阵法的友人。他跟友人御剑万里寻过阵材,也给友人摘过赤魂花,采过赤魂蜜。都是很久前的事了。
    他想到这里,忽然没了和眼前这个魔修绕弯的兴趣。
    “赤魂花不是阵眼,你这阵盘里养了一只凶兽残魂。”魏昭说,“凶兽有一丝饕餮血脉,每月需食九人精血和一名修士魂魄。有了它,你便能在筑基初期夺人魂魄,还能抽调精魂用于布阵。可惜阵盘越是修复,残魂的胃口越大,再往后下去,你便只能屠村屠城。还是你已经屠过了?”
    魔修惊得魂不附体,还未做出反应,一缕黑气已将她怀中的阵盘勾到了魏昭手中。康红童眼中刚闪过一丝喜色,就只见魏昭一手成爪,摁住阵盘上刚冒出半颗兽头,把它硬生生按了回去。
    她膛目结舌,登时老实了。
    “这么弱?”魏昭低语道,颇有些惊讶。他本来做好了费一番苦工的准备,没料到那缕残魂一击即溃,莫说金丹境界,连筑基中期都不到。他沉吟片刻,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答案。
    “乾天谷的掌门是何人?”魏昭问。
    “是陆函波陆真人。”魔修回答。
    “飞云山近来可有大事?”
    “并无大事……”
    “你知道断空真人的遗府吗?”
    “断空真人两百一十年前陨落于屠龙之战,洞府不知所踪,妾身只听过传说……”
    魏昭一口气问了一堆问题,要么人尽皆知,要么康红童对此毫无耳闻。魔修额上已经见汗,生怕自己的一问三不知触怒了修士。
    最后魏昭问:“那么,你可会破七星迷踪阵?”
    听了这话,魔修终于露出了笑容。她定了定神,回道:“妾身对七星迷踪阵研究多年,略有所得。只要到了金丹期,妾身就有九成把握能破阵。”
    “金丹期?”魏昭皱眉道,“你要结丹,还要用上百年,我可等不了这么久。”
    “只要有一名金丹修士压阵,妾身亦有五成把握破阵!”魔修急忙喊道,也没空计较对方怎么算出的上百年,“七星迷踪阵向来难解,能在金丹期破阵的唯有妾身!”
    两百年多年前孽龙作乱,精于阵法一道的修士死了十之八九。如今能破七星迷踪阵的修士实在是凤毛麟角,而在金丹期以上的阵法师,哪怕是魔修,也早就得了一方势力庇护,不会轻易离开宗门了。
    康红童要是真能在金丹时期破开七星迷踪阵,她就的确是个值得待价而沽的阵法天才,落到哪一方势力中都能保住性命——她之所以现在还是个散修,纯粹是为了隐藏阵盘里的残魂。魔修正想着如何取信于魏昭,魏昭突然开口道:“唯有你?”
    康红童一愣,点头道:“阵法一道极为繁复,纵是化神期大能,也只能以力破巧。而妾身能以阵道破阵,不伤阵法所护的洞府……”
    “只有你?”魏昭却像没听见似的,发出一声嗤笑,“难道大门大派的仙门子弟,还比不上你一个百年堪堪筑基的散修?”
    康红童面色赤红,她精于阵法,但资质和心性都极差,蹉跎百年才借着阵盘突破了筑基一层。这痛脚要是被哪个不如她的人踩了,她非要拔了对方的舌头不可。
    “修为与阵法上的造诣并无太大关系!”她强辩道。
    “但有人在阵道和修为上都远强于你。”魏昭嘲弄道,“乾天谷的公良至……”
    魏昭蓦地闭上了嘴,觉得自己不该开口,显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耿耿于怀来。没等他转移话题,魔修发出一声尖利的大笑。
    “公良至十九岁筑基,没错!可他筑基当年就道心破碎,至今再无进异!”康红童幸灾乐祸道,“他遭了掌门厌弃,一直在外奔波,哪里还有时间钻研阵道!”
    她还想说些什么,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面前修士身上的黑雾沸腾起来,将他整个人影吞没。凶戾之气猛然爆发,饶是魔修也在这可怕的威压下噤若寒蝉,像只见了猫的耗子。
    魔气。
    狂暴的魔气铺天盖地,让康红童如坠炼狱。她只觉得脖子被人扼住,半个字都吐不出,对魏昭修为的猜测一升再升,已经到了金丹真人的程度。
    但与此同时,康红童也松了口气。如此精纯的魔气必是魔修无疑,而乾天谷归为道门魁首,掌门弟子公良至曾斩杀数十名为祸人间的魔修,也险些死于魔修之手,同门师弟更是被魔修害了性命。倘若面前这位魏昭前辈是魔修,他便不可能与公良至有旧(说不定有仇),亦无法让正道修士为他破阵。
    “公良至……”膨胀的黑雾低声道,念出这名字时似有切齿恨意。半晌,他瓮声瓮气地说:“你说公良至道心破碎?”
    “正是,有传言说他倾心于一名凡间女子,那女子急病而死,这名天之骄子便道心破碎了。如今他已成笑柄,不足为虑。”康红童殷勤道。
    那黑雾翻腾着,看不出里面的人是个什么反应,魔修只好继续说:“只是陆掌门终究偏爱弟子,将碧水梭给了公良至,诸多仇家也无法对他下手。妾身修为虽然不如公良至,但见识胜过黄口小儿数倍,道心更未破碎,与他相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