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得了一种认为自己是主角的病 作者:一脚破壁

字体:[ ]

 
书名:得了一种认为自己是主角的病
作者:一脚破壁
文案
披着修真外皮的伪重生文,带点转生梗,大约就是主角重生过来,得了一种认为自己是主角的病,且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然后展开的看似糊涂又好像不糊涂的故事
 
1v1主受he,看着聪明的2b无赖受,看着冷酷的花瓶痴情攻。受的镇子被灭门,然后追查灭门线索,攻受一起打怪升级讲故事的剧情流~阴谋向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争鸣 ┃ 配角:等等 ┃ 其它:伪重生
==================
 
☆、原是主角
 
  人有七情六欲,仙也不例外。
  严争鸣与萧云逸因出生时各有机缘,双双都少了“思”这味情。是以一人薄情,一人无情。
  可严争鸣却又和萧云逸不同,有个人苦苦恋了他几世,他一直后知后觉,从未发现,及至这一世,上天仿佛也看不下去,给他加回了这道曾经缺失的东西。于是,严争鸣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何为相思。
  有道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严争鸣抓住了那人手,再也未放开。
  隔世的情殇终在今生绽放开来。
  那萧家孩子如何如何优秀。
  八岁能文,十岁能武,据说还是难得的灵根,纯到不能再纯的金,为修仙而生。
  为人谦逊,长得又端正。
  哦对,这萧家儿子萧云逸还被云山掌门给相中了,来年就要去云山上修仙,才十三岁呀,可不是,多好的前程,凡人所图不过如此……
  如此一阵闲言碎语。
  柳风轻送,一室清香。
  严争鸣醒过来时听到的正是这几句,他翘起嘴角,嗤笑一声。
  “少爷可是醒了,少爷笑什么?”
  “笑他们目光短浅。”不知谁才是主角。
  “又是那什么主角?”
  严争鸣一摇折扇,还是少年的脸上尚有青涩,“当然是前途无量的玩意儿,可不是萧云逸能比的。”
  丫鬟不明白,只知道公子自从前阵子被雷劈中大难不死后便变得神神叨叨,说的话十句有八句她听不懂,见到漂亮女孩便说胡话,什么“这妹子定是他的,因他是主角”不知道惹恼多少正经家小姐,老爷偏不舍得打他骂他,回头还得去给小姐家赔不是,便说道:“少爷定是极厉害的,青儿明白。”
  这丫鬟原唤作青儿,伺候在严家便随严家姓,大名便是严青。
  严争鸣知道严青并不懂,却也不恼,摇着折扇笑嘻嘻出门。
  这般遭难还能大难不死,还全然忘记从前记忆,这般模式,定是主角无疑。
  错不了。
  严争鸣十分肯定。
  再一想,青儿这丫头长得也成,应也是他的。
  这边严争鸣刚走出严家大门,便瞧见一个绿衣少年,他正和同龄的几个孩子扎在一块,准备掏大树上的鸟蛋。
  不是萧云逸是谁。
  清秀俊挺的少年身段微风中写了三分干净,三分狡黠,其他人在努力爬树,他站着望风。严争鸣猜他定在给自己留后路,万一长辈瞧见他们胡闹他还能及时装模作样,既玩了耍,又顾全自己名声。
  萧云逸显然也瞧见了严争鸣,怒瞪一眼没有搭理他。严争鸣眼巴巴望着他们,很是羡慕。
  萧云逸很讨厌严争鸣,早先严争鸣还不知道何故,涎着脸上前搭理却吃了一头土回来,后来问了严青才知道具体怎么一回事。
  原这萧云逸同他本是青梅竹马,幼时便一起长大,早先关系好到如同亲兄弟,一起掏鸟雀偷果子,整日混在一起,就差同挤一条裤子。却不想后来萧家发了一场大火,当时同是十一岁的萧云逸和严争鸣一起在萧家最里面的屋内玩耍,发现着火,严争鸣却是不管不顾就往外冲,机灵得不像话,而萧云逸被火势惊到又被桌椅绊倒,丢在了后面。等到严争鸣冲到外面时,才发现萧云逸还困在火场,可是火势越来越大,他却孬种地缩了回去,没敢再回头。
  索性萧家家仆发现及时,急忙进去将被困的萧云逸救了出来,这才没事。只是这件事后,萧云逸看严争鸣眼中永远带着刺。
  十一岁的少年,没明白何为感情,却提前知晓了仇恨和失望滋味。
  严争鸣委实冤枉,那窝囊的严家儿子定不是他,他这锅背的冤。
  因萧云逸在后面添油加醋,火云镇上的同年龄崽子们便都不愿同严争鸣玩耍。严争鸣没有了朋友,只能常常一人,看着萧云逸等人热闹,眼中有着不合青涩年纪的孤独。
  严争鸣后又细一想,如果他被人这般背叛,那他定也是不愿意原谅那孬种的,看萧云逸便也没那么讨厌了。
  严争鸣醒来后,从丫鬟小厮们口里细细打听了好几日,便已知道这里是个修真界。
  既是个修真界,那定是要修仙的。
  严争鸣想。
  他是主角,那更得修仙。
  此处名唤火云镇,乃是火云山山角下的一个小镇子,严家萧家都是这里的大户,其实还有一户大户姓蓝,却不想在前些年出了一桩大事,因这桩事,蓝家已然无踪无影。故而现在只有严家萧家两个大户。
  这里的人都以修仙为尊,最大的志向便是进入名门正派踏上修真之途。但凡修真门派,门槛无不被日日踏破。只是这修真也需看资质,若是废属性的五行灵根,或是资质不佳的多属性灵根,在那修仙之道上定然也走不远,倒也不是不能修,事半功倍而已。只有双属性或者纯五行属性的单灵根才能在修真之途无往不利。而有这些资质的人却也不多。如今火云镇也才出了三个。
  一个是萧云逸,前阵子刚被此地的修真门派云山派的丁掌门相中,据说是得天独厚的五行属金灵根,虽不算最为稀有,却最利于修行,日后必定前途无量。
  一个是蓝家出来的魔修,据说此人资质极佳,年幼时便已练气入体,只可惜此人不走正道,中途堕了魔道,是为镇上人不耻。
  严争鸣想,他是主角,断是不能与此人同流合污的。
  这剩下的最后一个便是严争鸣了。
  虽则火云镇的群众们对萧家公子评价有佳,却也知道这严争鸣更是个奇人。
  怎样一个奇人呢?只因那云山丁掌门在严家打量严争鸣一番后,丢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严家,半字不再提收严家公子入门的事。
  那句话是:这般天赋异禀的纯火天灵根,云山派受不起。
  这个世界的人都明白,在众多灵根中,单火灵根最为稀有。
  啧啧,纯火的天灵根,纯粹到不能再纯的修真资质,本该是前途无量,却偏偏好过头,让这莴居一方的修真门派掌门吓得落荒而逃。他们根本无力栽培这等优越的资质,如若勉强,也只是暴殄天物。
  严争鸣事后想,原太过优秀也是一种悲伤。为此懊恼了一顿晚饭的时间。
  这件事其实没有对严争鸣造成多大伤害,严家父亲却慌得不行,以为儿子受了心伤,大手一挥,“修什么劳什子仙,我们严家家大业大,还怕养不了你一辈子富贵平安!”细一想,这宝贝独子前阵子刚遭逢雷劈大病一场,这才初愈没几天,复又带他去到拍卖市集上天价买了柄据说可以防身的镶玉折扇,花费许多灵石买独子心头好,好好补偿了他一番,这才放下一场担忧。
  严争鸣这才知道,原这世界货币是这么个长相通透的东西,唤作灵石。
  于是严争鸣手里便多了这一把委实华丽的漂亮折扇,原本就姿容无双的严家公子更是多了份风流无双。
  后来看到这柄折扇的萧云逸对此的评价只有两个字:骚包。
作者有话要说:  he结局
 
☆、纨绔子
 
  虽则严争鸣和萧云逸不合,身处同个小镇,却免不了时常见面,这不,在喝茶听书的茶楼上又遇到。
  这家茶楼的说书先生很是智慧,无论大人小孩,都爱来此听他讲故事。
  萧云逸身后跟着一群孩子,都是差不多年纪,以前也常同严争鸣一起玩耍,后来萧云逸同他们讲,严争鸣这厮不讲义气,是个背叛好友的孬种。这群耿直的孩子便再也不理严争鸣了。
  严争鸣摆着扇子装作一副成熟作态同萧云逸打招呼,萧云逸皱起俊眉径直越过他走到里头座位坐下,理也不理他。身后那群跟屁虫也都坐到他后面,偶有两个,笑话严争鸣,无非是什么修不了仙,“废资质”。大约说了一会儿见严争鸣没反应,才不再起哄。
  这时不知哪家漂亮小姐从茶楼下经过,楼上的孩子们齐齐看到,严争鸣也瞧见,心道,这姐姐定是他的。因她长的好看。
  萧云逸的跟屁虫们起哄朝楼下吆喝吹口哨,严争鸣也凑过去,一起吹口哨。
  下家小姐的仆人扯着脖子朝茶楼吼,“胡闹!”
  严争鸣一边吹口哨一边开心地想,这些人实在没有眼力,主角的妹子也敢觊觎,妥妥的炮灰命。再看萧云逸还是安静坐着听书,温颜绿衣,装模作样,便眯起眼睛满心鄙夷。
  严争鸣说,“你不过来看,也不吹口哨,你是伪君子。”
  萧云逸怒眼瞪他。
  此时说书先生正说到蓝家大魔修,手舞足蹈,口水横水。
  严争鸣不解,摇着小扇子问旁边一同看戏的看客:
  “魔修和人修有何分别?”
  那人也不客气,耿直答道,“人修修的乃是正派,魔修自然修的是魔道,魔道岂是正道,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用活人性命修炼提升修为,生灵涂炭,活该被世人唾弃。”
  严争鸣想,他是主角,定然是要修正道的。魔道不能碰。
  可惜云山丁掌门瞧不上他,这可如何是好,萧云逸以后要是修了仙,将他比下去,他不被他笑话死。
  到底少年心性,总要攀比些,摇着折扇也依旧只是小公子。
  一人说,“这蓝家原本同一户人家定了亲事,本来就要成亲,本是一桩喜事,谁知道才隔了一晚上,死的死,疯的疯,蓝家大院被一把大火烧个干净。那场大火直烧了整整一夜,烧的街上灯火通明就跟白天似的。”
  又一人说,“我知道那天,那天清晨我刚好起来起夜,没想到啊,好好一个桩子全烧掉了,我还看到那魔修从火里走出来,浑身冒着黑气,他身边就是那疯妹子,整个人都跟魔障似的。”
  “定是那魔修修炼出了岔子,走火入魔杀了自己全家,还把自己妹子吓疯!”
  一人马上反驳,“可是我又听说那妹子早在前几日便疯了,不是那晚才疯。”
  “那定是那妹子早已发现自己兄长是个魔修才疯的!”
  说书先生在上面继续,下面看客们却也争执不下。
  “我有问题!”
  严争鸣突然站起。吓了众人一跳。连说书先生都停下。
  萧云逸紧张看他。
  严争鸣认真说,“那魔修的妹妹长的端正吗?”
  众人倒地,萧云逸送他白眼。
  严争鸣可惜坐下,这蓝家妹妹若是好看,那定也是他的,疯了可惜。可惜啊。心痛至极。
  “那妹妹据说确实相当好看。”
  “后来呢?”
  “后来那魔头就带着那半傻的妹妹走啦,再也没有人看过他。”
  “那却是极好的,不然我们这镇子可真够危险的,毕竟是个快要元婴的大魔修。”
  严争鸣收起折扇,摸着扇骨上凸起的宝石,咋舌这宝石可真冷,秀眉微微皱起。
  他突然道,
  “搞不好蓝家不是那魔修所杀。”
  不远处的萧云逸听到,斜眼看过来:“你怎知不是那魔头所杀,那可是个快要元婴的大魔头,他动动手指便能杀人,不说蓝家,我们火云镇都可能无一幸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