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荼蘼的救赊 作者:细品(上)

字体:[ ]

文案:
周寅每换一个身份都会对着镜子里的那张新面孔郑重其事地说一遍:“坚强点,没什么大不了!无论昨天发生了什么不堪,今天的天也一样蓝,花儿也一样红,世界也一样还是那个世界!强者永不言败,要不畏挫折,不惧艰险,用坚韧的意志直面磨难,用百折不挠的精神抗击艰辛,唯有坚持下去,才有希望看到风雨后最美的彩虹!!!”
 
这段话被一次次重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开始只是例行公事,慢慢的却被镌刻进心底,烙印进灵魂,成为虔诚的祈祷,坚定的信仰,理所当然的座右铭!!!
※※※※※※※※
 
这是某作者最近看快穿文看得很happy后,一时热情的产物,…………所以,它就是主角一次次穿越到各种风光不再,一蹶不振的男神身上,帮助他们再度崛起,顺便为自己攒人品的快穿文 →_→
 
内容标签: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寅 ┃ 配角:配角 ┃ 其它:快穿
 
    
    第一章 崩塌
    
    晚上九点。
    周寅坐在公寓落地窗前的摇椅中,望着窗外霓虹闪烁的夜景,俊美的脸上神色阴郁。
    他的公寓位于繁华区的三十楼,在窗边俯瞰下去,能将这个城市夜晚的美景尽收眼底。
    周寅指间夹着根燃到一半的香烟,一口接一口快速地抽着,没有欣赏美景的惬意,只有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焦虑急躁气息。
    一旁的铮亮栎木地板上摆着个水晶烟灰缸,里面满是烟蒂,可见周寅已经在这里坐了很长时间。
    水晶烟灰缸旁丢着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亮,随后响起了悦耳的铃声。
    周寅的身子猛得弹了起来,探身一把抓起电话,“喂,小杰,怎么样?!”
    小杰是周寅的助理,从周寅出道起就跟着他,算是周寅最信任的人之一。
    小杰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沮丧,“周哥,你的试镜没有通过!吴导说不好意思了,虽然你试演的那段确实不错,但这个角色的年龄设定很年轻,和你的气质不太吻合,所以他们最终还是决定用方梓华。”
    瞬间,无数种负面情绪涌上来,充斥在胸口,无比的失望,沮丧,气愤,不平,愤怒,悲伤……汇聚在一起,几乎要炸开来的同时,又抽干了周寅四肢所有的力气。
    周寅握着手机的手从耳边滑下来,缓慢而僵硬地坐了回去。
    角色的年龄设定很年轻?
    和他的气质不吻合?!!
    呵!
    ……
    周寅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他上月才过二十六岁生日,已经很老了吗?
    或者仅仅只是因为他过气儿了。
    一个偶像派演员,过气儿和年老‘色衰’几乎可以划等号。
    娱乐圈真是个残酷的地方!
    前年他周寅还是亚新娱乐力捧的人气小天王,被粉丝,掌声和鲜花环绕。这才过去了六百多天,他就已经‘老’得不适合演年轻角色了!
    真是讽刺!
    周寅对着落地窗中倒映出来的高挑身影无声冷笑。
    随着去年和今年年初连着演了两部反响平平,收视惨淡的连续剧,他的事业迅速进入衰退期,下滑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不但粉丝们翻脸无情,在铺天盖地的冷嘲热讽后,迅速淡忘了他;公司里也立刻卡掉了他的绝大部分资源,很有合约到期就不打算再和他续签的架势。
    周寅说不上粉丝们和公司,这两者哪一方的行为更伤人,只是知道这大半年来他吃不下睡不好,心总像是被什么捏着一样,就这么三不五时的连血带肉攥紧了揪两下,痛得人几乎麻木。
    粉丝们前几天还在网上宣称:“周寅,你是我男神,加油,我们永远爱你!”几天后就能毫无顾忌地讥讽:“周寅这部新剧也演得太烂了!”“可不是,我硬看了两集,每集的后半段都会无聊到睡着!”“没有那个演艺功底和修养就不要自不量力去接那种文艺范儿的片子嘛!”“简直自曝其短,闹半天他也不过是个靠脸混演艺圈的花瓶而已!”“我被他的新剧倒足胃口!”“嗤,一集粉转黑!……”
    公司则是用实际行动表示了对他的放弃,之前多到接都接不过来的代言,通告,活动,片约以极快的速度销声匿迹,他就算连着数天不进公司,不露面,经纪人也不会多问半句,摆明了想让他自生自灭。
    别说是继续给资源力捧了,也就是没有反过来赔钱这一说,否则看那样子公司只怕会想要让周寅把前一年投资(浪费)在他身上,进而打了水漂的钱赔回去。
    是他自己的成绩不佳,所以就算受到几乎和雪藏无异的待遇,周寅却怨不得谁,只能咬牙硬挺,自力更生。
    这次这个新角色还是周寅凭自己的关系拉下脸四处求人争取来的试镜机会,他为此做了万分认真的准备,倾注了全部心血,光一段五分钟的试演就苦练了半个月,对这个角色志在必得,只想凭着它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谁知都已经十拿九稳的事儿最后竟也出了问题。
    今早忽然接到制片方电话,说角色安排有变动,让他等通知。周寅接到电话心就一凉,派出助理去打听消息后,便保持这个姿势一直坐在公寓落地窗前抽烟,从早晨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晚上,直到华灯初上,夜幕降临,苦苦等了一整天,最后只得来这么个结果!
    周寅愤懑得几乎要吐血。他是真的感到了喉头涌起的阵阵血腥气!
    这时,被扔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
    瞥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周寅愤懑到阴郁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温度,他深吸几口气,强行命令自己冷静下来,拿起手机,尽量柔和了声音,“喂,嘉凌,不是说最近很忙吗?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你怎么样,累不累,注意身体阿。”
    沈嘉凌在电话那头答道,“嗯,挺忙的,现在还在公司开会呢,忽然想起来有件事应该和你说一声,所以趁着会间休息的十分钟给你打个电话。”他的声音低沉悦耳,虽然语气平平,但也让人听着很舒服。
    沈嘉凌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有着无比好的出身,卓越的学识,以及高人一等的能力,因此他的事业从起步开始就高出常人不知多少倍,取得的成绩也十分斐然,如今他一手创办的投资公司在涉及的几个商业领域都已经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周寅是在两年前的一个慈善晚会上与沈嘉凌结识的,一见钟情!
    从那时起,两人间就维持了一种心照不宣的暧昧关系。
    今时今日,即便社会风气达到了一个空前开放的程度,同性之间的感情依然不会被社会主流认可,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名人,冒然出柜只会引来难以想象的诟病和责难。
    所以周寅一直默认了这样的暧昧关系,并没有要把它用任何一种名分明朗化的想法。
    他爱沈嘉凌,沈嘉凌心里也有他,这就够了!
    只是最近大半年周寅霉运当头,麻烦不断,而沈嘉凌的事业越做越大,忙碌个不停,所以两人渐渐从每周固定见一次面变成了偶尔通次电话半月见一次面,最后到几乎没时间通话和好多天不见一次面。
    算一算,他们上次见面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儿了。
    听到沈嘉凌这么忙还抽空给自己打电话,周寅心里一暖,终于感觉自己心绪顺畅了一点,胸口不再憋闷得那么难受了。
    本就专门放柔和的嗓音中几乎带上了点笑意,“你想起什么要紧事了?”
    沈嘉凌答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亲自和你说一声。就是你最近试镜的那个角色,方梓华前两天托人来求我帮他说说话,他很想要那个角色。我挺看好方梓华这个新人的,勤奋上进,还有潜力,加上他托的人是他的堂兄方哲,你也知道方哲是我的老同学,难得和我开次口,我不好驳方哲面子,所以就让人去和林导打了招呼,让他把那个角色转给方梓华了。”
    沈嘉凌的口气轻描淡写到好像是在说一件非常无关痛痒的事情。
    周寅一瞬间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不可置信,“你说什么?是你和林导打了招呼,让他把我已经拿到的角色转给方梓华的?!!”
    沈嘉凌淡淡嗯一声,“不错,我大概翻了翻剧本,那个角色反正也不太适合你,你就把它让给方梓华好了。”
    周寅握住电话的手几乎要发抖,颤声道,“可是,嘉凌!你知不知道,我对这个角色有多……”
    沈嘉凌打断了他,“我要进去开会了,有话以后再说吧,就这样。”说完利落挂断。
    周寅瞪着自己的手机发楞,刚才的那一点点欣慰已经荡然无存。
    这人是怎么了?!怎么能这么对他!!
    沈嘉凌的投资业务一直有涉足娱乐圈,因为资金量巨大,所以他在圈内很有发言权,不少娱乐公司的高层以及制片人,导演都要卖他的面子。
    但周寅却从来没有开口求他关照过自己!更别说让他帮自己拿角色了。
    因为沈嘉凌曾说过,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公私不分!私情是私情,生意是生意,将两者混为一谈不是他沈嘉凌的风格!!!
    那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沈嘉凌从不会为了私情关照他,却会为了一个老朋友的拜托而卡掉了他费九牛二虎之力才争取来的角色!!
    这个角色对方哲来说不过是个人情,对他周寅来说却是生死攸关,背水一战的最后契机!
    周寅想不明白!
    但沈嘉凌在他眼中是近乎完美的,他全身心地爱着,甚至是崇拜着沈嘉凌。
    周寅和沈嘉凌在一起时,总是抱持着一种仰望的姿态,说话做事都小心翼翼,努力克制自己去迎合对方,所以不可能去质问他,更别说吵架。
    但这件事,真不是他说克制就能忍过去的!
    周寅觉得自己就快爆炸了,用微微颤抖的手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林医生,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能去你哪儿聊一会儿吗?”
    对方是周寅的心理医生,是他因为压力巨大而有了失眠,焦躁,情绪不稳等等症状后经济人给他安排的。
    周寅此时觉得自己心里像压着一座火山,随时有可能不受控地爆发,所以他必须去找心理医生疏解一下,否则他也许会崩溃!
    林医生和人谈话都是按小时计费的,所以他一般不会拒绝这类请求,痛快答应下来,让周寅直接去他家里。
    周寅连身上皱巴巴的衣服都忘记换,只冲进浴室洗了把冷水脸,之后便驱车去了林医生所住的市郊。
    那是一片高档别墅区,能住在这里可见林医生的收入不菲。
    已经夜里十一点,林医生的家人应该都休息了,只他自己在书房接待了周寅。
    见到周寅一身颓废阴霾样子,林医生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头,然后推推鼻子上的金丝边眼镜,例行公事坐下来开始听周寅语气激动地倾诉,时不时技巧地插上几句,让周寅不至于没有节制的长篇大论,同时安抚住他的情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