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因为有你才多情+番外 作者:贝繁月

字体:[ ]

 
 
 
 
文案
红影湿幽窗
瘦尽春光
雨余花外却斜阳
谁见薄衫低髻子
还惹思量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尚未央,夏沫┃ 配角:陆之昂,关小米 ┃ 其它
 
 
 
  第一章
 
  当房间里一阵阵皮鞭声和哥哥的辱骂声从门缝里传出来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尚未央一方面觉得哥哥是个畜生之外,另一方面也觉得那个叫夏沫的女人也是贱的可以的了。
  要说哥哥以及自己和夏沫生活在一起也有十年的时间了吧,那个时候还是尚未央还小,爷爷从外面领回来一个很是文静的小姑娘跟尚家大少爷说:“尚梓航,这是你未来的新娘,来牵着夏沫的手。”那一年哥哥二十三岁,夏沫十七岁,我们都不知道爷爷的真实想法。直到我长大之后才从哥哥那里了解到一点,因为夏沫的爸爸私用了公司的财务,在警察抓捕后投河自尽,夏沫的妈妈也因为高利贷的逼迫,最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用女儿换了三千万。
  钱这个字眼对于哥哥和我来说就像是一张张没有颜色的白纸,从小到大嘴含金汤匙长大的我们从来没有品尝过人间的疾苦,没有感受到世间的艰难,我们一直站在城堡的顶端从不低头往下看。
  话说我那大我七岁的亲哥哥绝对不是一个好种,将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喜欢的时候在手中把玩不喜欢的时候便踩在脚下任意践踏,要不是承蒙上天庇佑真不知道哥哥得遭受几次天打雷劈的惩罚。
  年近三十四岁的哥哥至今未婚,即便跟夏沫订了婚,但是那个证他始终不肯领。很多时候我看着夏沫带有恨意的眼神觉得,如果不是爷爷的缘故她是断然不会这般忍气吞声的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因为此时被压在哥哥身下的女子并非无身材无相貌无头脑,反倒是哥哥在外面花天酒地的那些女人都比不上她的容貌和智慧,爷爷说夏沫会给尚家带来好运,果真如此自从夏沫当上了公司的财务主管之后公司的账目清单越加的清晰,盈利额度更是在翻倍的上涨。
  “哥,你好了没有,别一回家就拿夏沫出气,我有事跟你谈,海上游乐场那个开发项目你到底决定了没有。”尚未央碰的一声踹开那间并未紧闭的白色木门,尚梓航怒气冲天的指着身下的夏沫吼道:“为什么不给我拨款,我是总经理还是你是总经理,我的话不好使怎么的,夏沫你好大的胆子敢违抗我的命令。”
  “爷爷说过,没有他的盖章不许给你私自拨款。”
  “哈哈哈,又是那个该死的老头,混账。”不知道是不是哥哥狂傲惯了,口吐狂言不说这是要逆天了不成,尚未央不管不顾还在盛怒下的尚梓航将倒在地上的夏沫扶起来,衣服凌乱不堪,脸颊处红痕明显,衬衫后背撕碎成条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红棱凸起,甚是骇人。
  “哥,你又发什么疯。”尚未央看着倒在自己怀里不住发抖的夏沫皱了皱眉头,尚梓航指着夏沫的鼻子吼:“你问她,我就让她给转二十万她都不肯,非得要请示爷爷,未央你说说我这个总经理还有和威严。”
  “哥,你要钱干什么,你不是有卡么划卡多方便。”
  “我有用”
  “不会是你那些女人要用吧”
  “是又怎样”这些对话每隔一段时间兄妹俩就会重复一遍,尚家老太爷觉得自己的大孙子生活实在不检点花钱有大手大脚,想要从财政大权方面控制一下,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最喜爱的孙子并不是个合格的继承候选人。
  “我再问你一次海上游乐园那个项目你是怎么想的,你要是决定了我就让下面的人开始做方案投标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这方面你比我在行。”
  “行,我梳妆台上有十五万块你先拿去用吧,快去堵上你那些小妹妹的嘴。”
  “我这阵子不回来了,老爷子若是问起来就说我出差了,听到没有。”尚梓航离开前跟自己的妹妹嘱咐道,尚未央挥挥手让他快走别站着碍眼。
  “你还好吧,我去给你拿药箱。”将怀里的人平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之后尚未央去拿了医药箱进来,家里的医药箱时常备些治疗外伤的药品,甚至在药箱的低格还备着女人在万不得已情况下使用的软膏。
  要说尚梓航是个禽兽真不为过,当年夏沫没到尚家多久已经发育成熟的哥哥便在某个深夜强要了她当时还很青涩的身体,那晚哥哥的施虐和夏沫的无助全被站在一旁观看的尚未央收在眼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哥哥某些方面的影响,在随后的某个夜里尚未央穿着睡衣走进哥哥的卧室附上了那个柔软的唇,也不知道是不是夏沫在看到压在身上的人是尚未央之后心如死灰。总之那一夜的欢愉两人皆没费多余的力气,只是将全部的体力用在了*欢之上,那是尚未央第一感受到肌肤之亲和欢愉所能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她也是第一次理解为何男人喜欢让身下的人为自己欢叫。
  将药箱丢在床上随即盘腿坐在一盘看着夏沫费力的为自己背上的红痕涂上白色的药膏,尚未央从来不会亲手为受了伤的夏沫涂药或是换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对于彼此的脾气秉性太过于熟悉。相比于自己的哥哥尚未央和夏沫单独相处的时间要长出去许多,而夏沫的身体在大多时间里更是在为如今正冷眼旁观看着自己的大小姐服务。
  要说兄妹同时拥有一个女人这要是搁在别的人身上早就爆发战争了,不过放在尚家倒是不足为奇。尚梓航在三年前就跟自己的妹妹说过,如果你想要了她我立马跟其接触婚约,爷爷那边我去解释你不用管,尚未央真的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哥哥是自己的幸还是不幸。
  “嘶……”夏沫□□着上身在尚未央面前为自己被打伤的地方抹药,因为疼痛那强忍在喉咙里的痛吟轻声飘出,尚未央从床上跳下地去绕过床尾站在夏沫正对面。
  “你这幅身体不知道在外面勾引了多少男人,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好表现给我看,不然我下手也不会比我哥哥轻到哪里,听到了么,我美丽的姑娘。”尚未央将夏沫尖细的下颚微微挑起,那扬起的柔美面容引得尚未央阵阵喜悦,不得不承认夏沫生的极好,即便不带任何胭脂水粉那微微红晕的脸颊也会让那些口干舌燥的饿狼狂扑而来。
  尚未央和尚梓航本是一类人,只不过这女人十分懂得伪装的学问,她将自己打造成一个规规矩矩本本分分的大小姐形象,更是将那种没有欲念没有私心没有渴求的态度展现给自己的爷爷和家人。
  夏沫咬着下唇随着被抬起的脸颊和投向自己视线相对,她眼中时常会出现这般的欣赏,偶尔还会出现痴迷的神情,相比于尚梓航的粗暴尚未央待自己要温柔许多。可是她的温柔也只是短暂并且飘忽不定的,有的时候夏沫明明看到了尚未央眼里的柔情,可是那人却会让她疼还给自己带来难堪,让自己毫无尊严的跪地求饶。
  很多时候夏沫很恍惚,尚梓航怎么打她自己都不会开口求饶,可是只要尚未央一个忧郁的眼神,她夏沫的心立刻便会软下来,然后听从尚大小姐的指令。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她原因,所以她想也许是因为她们同样是女子,并且尚未央还比自己小一岁的原因吧。
  “这……”
  “穿上它,晚上我让你爽到爆,我美丽的沫沫。”尚未央给夏沫拿了一套限制级别的内衣裤,看着那两件几乎没有多少布料的内衣裤夏沫羞红了整张脸,尚未央将东西丢在她面前转身说:“半个小时后把这些都给我穿上,我在车里等你,别让我等着急了。”语气生硬没有回旋的余地,夏沫在尚未央出去后羞红着脸将尚未央给她的内衣裤以及那件单薄的风衣穿上便匆匆的下跑出了别墅。
  别墅的地理位置很是优美,四处还山畔水,除了早上去打扫的阿姨和送去新鲜素菜水果的大婶,没有人拥有随便出入这栋豪宅的权利。
  刚推开大门夏沫就被一阵冷风吹得瑟瑟发抖,才是刚刚入春的季节想着自己只着一件单薄的大衣就出门真是找死的节奏,纤细雪白的大长腿□□在外红色的风衣衬得那女人的脸越加的白皙,车里的尚未央抽着烟静静的凝视着,夏沫,你可真是个尤物。
 
  第二章
 
  风吹起掀起红色衣角,风衣刚好盖过腿根,裹紧身上大衣快步往等在停在不远处的黄色跑车走去。车门微开进来的人将冷风一并带入车内,尚未央将手里的香烟丢出窗外一脚踩下了油门。
  紫金□□,H市最逍遥的地方,在这里美女毒品甚至是枪支,只要你想要的没有买不到的。尚未央快步在前面走着迈步上到三楼越过层层包房最终停在最里侧的一间。停下抬头看看门牌,回过身往回走撞上迎面上来没有及时停下脚步的夏沫。
  抬起头尚未央看着夏沫那张精致纯美的面孔稳了稳心绪,曲起右臂将夏沫的左臂环绕其中,一整套动作下来两人皆为发出声响,夏沫任由尚未央摆弄自己的手臂,在摆好造型后跟着尚未央进入那间大门紧闭的包房。
  房间里并不喧闹只有三个人,夏沫和尚未央推门而入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长款风衣的女孩正在唱歌,歌声悠扬流畅。
  “未央,怎么才来,快过来。”尤莜笑着起身迎上去,尚未央的视线落在坐在最外侧,身穿一身白色衬衫的女子身上,那如同瀑布一般的秀发被其拧成一团随意的困在后脑,尚未央被尤莜拉去身边坐下开始聊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你朋友啊,可真漂亮。”尤莜望着坐在尚未央身旁的夏沫,随后扯了一下有些不在状态的尚未央一下,被问话的人没有回答眼神紧紧盯着另一个女子出神。
  “之昂,我们一起吧。”唱歌的女孩拿着麦克风走到女子身边将放在桌上的另一个麦克风递过去,女子眼中含着笑接过女孩手中的麦克风跟其一并清唱起来。
  之昂,陆之昂,子昂,尚未央一遍遍的在心里默念那个人的名字,视线也随着她的移动而变换着方位。包房里不在有人讲话只剩下两个细腻的声线相互交融在一起的吟唱,尚未央闭上眼睛仔细的去分辨哪一个才是陆之昂的声线,细腻绵长。
  “欧阳好久不见,你可真是青春无敌啊。”在唱歌的人一曲唱罢落座之后尚未央举起眼前的红酒恭维的说道,对方只是扯起嘴角对其莞尔一笑并未搭话,尚未央并不觉得打脸转而对坐在身边与其十指相扣的陆之昂说道,陆姐,歌声很动听。
  “谢谢,尚小姐。”对方在听到赞赏的话后也只是礼貌的回应,尤莜这时拉长了语调说:“欧阳你跟未央两个和好吧,陆姐如今也成为你的人了不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再说了要不是人家未央觉得你小不爱跟你计较,你也不能那么轻易就把陆姐给拿下不是,好了好了,大家父母都是世交别在为了这点破事伤了和气。”尚未央脸上依旧带着笑,只是那笑容里多了些落寞的情绪,欧阳若言哼了一声转过头说:“尚姐,谢谢谦让。”然后一口喝掉了杯里的红色液体,陆之昂看着尚未央那双直视自己的双眸心里有些不忍,偏过头不在与其对望。气氛突然陷入了僵局,夏沫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观察着尚未央脸上所变化的细微表情,从刚刚进门时前的局促,然后是进门后的深情,再到对方两句话后的黯然神伤。
  “哎呦,我说我孤家寡人的还没怎么地,你们这人手牵着一个美女的姑奶奶又较个什么劲啊,未央你跟你家那位也来一曲吧。”
  “你去吧,我不想唱歌。”尚未央接过尤莜递过来的麦克风丢在身边的夏沫腿上,夏沫看着她沉到谷底的表情心里也随之泛上了一阵阴霾。
  “未央,怎么了,不开心么。”尚未央从来都没有带着夏沫去见过她圈子里的那些朋友,两个人的交际仅存在于家里和公司。
  尚未央私下的生活虽然没有其哥哥那般的迷乱不堪,但也是莺莺燕燕色彩斑斓,身边的男人女人换了不少,但却唯独对这紫禁城的领班陆之昂情有独钟恋恋不舍,为此尚未央跟欧阳大小姐闹到见面分外眼红的地步。欧阳若言年纪小尚未央一直礼让三分,但是在最后的摊牌之时还是没控制在自己的情绪差点大打出手,还好当时尤莜当机立断找来陆之昂才结束了那场乱局,此后两人互不想见互不相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