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宿敌绑定系统(穿书)+番外 作者:年华转生(上)

字体:[ ]

文案
种马修真文里的主角,总是会有一个宿敌。
表面上看,他仪表上佳、天资不凡、神通众多,足以让主角饮恨陨落,但实际上,他就是个运输大队长。
没有灵石、没有法宝、没有妹子……刷宿敌啊!
 
邵羽如今就穿成了这样一个角色。
他默默地注视着镜子里妖孽的脸,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年少无知时,为什么要写这篇文,还把自己的名字写进去?
 
古风架空修真,苏苏苏。
烧(邵羽)X鱼(于歌),主攻。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羽 ┃ 配角:于歌 ┃ 其它:修真,主角与宿敌
==================
 
  ☆、第1章 穿越
 
  邵羽自认为是个很平凡的人。
  除了脸。
  这是张很漂亮的脸,是的,虽然他是个男人,但并不帅气,那对本来很有威严的丹凤眼,被他的脸型和其余五官一衬,却无端端多出种欲诉还休的味道来,在没有表情的时候还不明显,而只要他做出任何表情,无论是鄙夷还是微笑,眸子便灵动起来,叫人移不开眼。
  理所当然的,他很招桃花。
  烂桃花居多。
  工作显然是不能和上学一样整天面无表情的,于是在邵羽大学毕业在某个公司里蹲了近三个月,眼看部门中硝烟滚滚俨然一副修罗场来临前的平静,他趁着试用期还没完,快快地、快快地辞职走人了。
  邵羽:“……”
  上天给的选择实在太少,他痛定思痛,成为了一名宅属性的网络写手。
  《炎帝》是邵羽的第三本小说,他的前两本小说收益普普通通堪堪温饱,但好歹更新稳定顺利完结,然而这一本,他却打算坑了。——不逃课的大学算的上大学吗?不太监的作者算的上作者吗?
  愉快地说服了自己,在坑底丢下一群嗷嗷待哺的读者,邵羽留下一句“没灵感了出门采风”便轻松地遁了。
  俗成采风遁。
  其实这本小说之所以会太监,和文中一个角色有重大关系。
  这个角色,也叫‘邵羽’。
  《炎帝》是本顺应潮流的种马修真升级流小说,男主于歌是个三流修真世家的少爷,排行第三,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两个妹妹,生母只是个家仆,在他六岁那年便早早死去,但就在这一年测灵根时,发现其为单系火灵根,品相完满,为家族同辈中天赋最佳,自此受尽宠爱。于歌在九岁时便达到寻常人或许一生都无法求得的练气十二层大圆满,离筑基仅仅一步之遥,可谓前途无量。
  但世事无常,在其十岁生日时,骤失修为。
  一开始,家族中人还忙着找寻此中缘由,耗费天才地宝为其恢复,时日长久无能为力后,家族便隐隐放弃了他。
  于歌几年来养尊处优,过的是人上人的生活,纵然生母地位低微,却得到了许多资源和感情的倾斜,碍了不少人的眼,如今地位大不如前,便有许多人落井下石。
  ‘邵羽’便是其中之一。
  这位和于家同在小城之中的邵家少爷,自幼便因容貌出众受到小伙伴们的追捧,脾气骄横,看于歌不顺眼很久了,不管对方受不受宠,逮着机会总要狠狠欺负,乐此不疲,在对方家族的庇佑大不如前后,更是变本加厉。
  往后于歌回复修为更上一层楼、拜入超级大派平步青云,深陷秘境屡有奇遇、遇见妹子一二三四五……无论男主成就如何境遇如何,‘邵羽’都坚定不移地和他作对,在某些情况下两人又会被逼合作——
  种马修真文里的主角,总会有一个宿敌。
  表面上看,他仪表上佳、天资不凡、神通众多,足以让男主饮恨陨落,但实际上,他就是个运输大队长。
  没有灵石、没有法宝、没有妹子……刷宿敌啊!
  是的,‘邵羽’就是这样一个宿敌。
  由于其颜值不凡,总是和主角各种作对又各种运输,再加上作者手贱取了这名字以后,对这个和自己同名的角色有点下不了手,造成奇异的现象“每次主角/宿敌在还差一点就能够干掉对方的时候总是因为发生意外/心软/被其花言巧语所蒙蔽等等原因让他逃了”,如此行文一段时间之后,邵羽极其惊讶地发现——
  文下什么时候被妹子占领了?
  即使是一群大喊着“相爱相杀萌得我肝颤”“放开那个傲娇让我来”“女一号去死”“主角和宿敌君太配了!cp吧作者大大你看我纯洁的眼神o-0”这样的妹子,但也是妹子啊!好吧,事实上邵羽并没有什么绅士风度,关键在于这群妹子十分土豪,给的打赏足以让没有其他收入的作者抛弃节操了。
  事实上,在妹子们的影响下,这篇种马文愈发诡异地偏离了最初的大纲,愈来愈有电视剧版《逆水寒》两个男主迷の羁绊的神韵,邵羽在某一日迷途知返的时候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写了,抹了把脸,收拾行李决定潇洒走一回。
  来到h市火车站候车室里等候,邵羽接到了一个电话。
  对面是熟悉的中年女声,带着些哽咽:“小羽,妈看到你的交通记录了,你总算想通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絮叨之下是种卑微的期待,为人母,是否总会矮一头?像是先爱先输。邵羽静静地听着,偶尔说上一两句,最后轻轻道:“对不起妈,我还是喜欢男人。”
  尴尬的沉默后,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暴怒的中年男声:“别管他了!就当我从来没生这个儿子!”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声在一旁劝:“爸,你消消气,同性恋这是天生的,真不是病,不怪小羽的……”紧接着是尖锐的女声:“那怪我了?”
  电话挂断。
  故地重游,只是去看几个朋友,他可没奢望回家。这样也挺好的,哥哥是个符合主流的异性恋,和父母组成幸福的一家三口,再合适不过了。邵羽抿了抿嘴唇,按灭了手机屏幕,走回自己的行李箱边。
  邻座一个瞧上去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双眼亮晶晶地瞧着他行李箱上的毛绒熊挂件,见他回来,仰起头来问道:“大哥哥,这只小熊我很喜欢,送给我行吗?”
  小家伙的五官普普通通,不过小孩的眼睛总是显大,瞧上去也有几分可爱了。邵羽想了想,斩钉截铁道:“不行。”
  男孩却没有放弃,干脆直接伸手去拿,被邵羽狠狠瞪了一眼,惧怕地缩了缩。
  和男孩坐在一起的女人立刻扯着嗓子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这点小玩意值几个钱?我儿子喜欢,你送他不就是了?一点爱心都没有!你家里没有小孩没有老人啊,尊老爱幼懂不懂?你这样的人以后是生不出孩子来的!……”
  邵羽轻声喃喃:“我的确生不出孩子呢。”
  女人显然没有听见这句话,她一边滔滔不绝一边伸手去拿那个挂件,却被另一只手阻住。
  这双手修长、有力、指节根根分明,如同艺术品一般。抬起头,是青年令人目眩的笑容,那双丹凤眼中盛满了醉人的蜜糖,甜的让她精神恍惚。
  邵羽却取下挂件,亲手递给了小男孩。
  每一个熊孩子,都有至少一个熊家长。他唇角微扬,语声柔和下来:“拿到了喜欢的东西,开心吗?”
  小男孩笑着点头。
  邵羽的声音愈加温柔,充满了蛊惑的气息:“记住这种感觉。以后遇到你喜欢的东西,要像今天一样去争取,学习妈妈的榜样,明白吗?说那个不肯给你东西的人断子绝孙,说他祖上无德,说他天煞孤星……然后,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了。”溺爱是毒,他只不过让这毒发作得快一点儿罢了。而后,是越陷越深或拔除根源,随缘。
  小男孩还没反应过来,那女人先回过神来,嗓子又高了一个八度:“你怎么说话的?!你——”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眼前的青年仍然在笑,整张脸都好像发出光来,眉梢眼角邪气四溢。
  ——艳丽如罂粟,带着甜香,却令人莫名的恐惧。
  女人只觉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再不敢说一句话,提起行李,飞快地带着儿子换了个位置。
  电话又响了。周围人的眼神带着异样,邵羽叹了口气,提上行李,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往外走去。
  “羽毛,你要回家了?”
  “没戏。只是见见你们几个罢了。”
  “太好了,总算可以跟着你出去玩几天,家里那么多规矩烦死了,你喜欢哪栋酒楼接风?”
  “你们自己想吧,我等着惊喜。”
  “如果不满意,可不许直接拆台啊你这家伙。”
  “当然——兹——”
  “喂?喂!出什么事了?羽毛你说话啊?!……”
  邵羽永远没法再回答他了。
  ——有些人,以为还会相见,有些事,以为还会继续,然而太阳升起,再落下,有些人,有些事,就再不会遇见。
  邵羽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宿敌系统激活!本系统秉持着“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理念,将协助宿主完善《炎帝》世界,共同缔造美好明天。】
  【叮!请接收新手大礼包(‘邵羽’的记忆*1,储物手镯*1)。】
  邵羽:“……”突然好有求生意志呢_(:3」∠)_
 
  ☆、第2章 坑底
 
  然并卵。
  不管邵羽的求生意志多强烈,他还是挂了。
  从大好青年变成九岁稚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邵羽瞧着自己的短手短脚,心中五味杂陈。谁能在生命最后时刻看着一架翅膀冒烟的飞机直撞过来?谁能穿越时空得以幸存?谁又能被个莫名其妙的系统穿搞到自己写的书里?
  唔,这样想想,如果不是太监了这篇文,可能就真的魂飞魄散了呢。
  幸好太监了=v=
  转动着这个渣念头,邵羽默默吸收了原主的记忆,就像是快进看了一部电影,对影片的内容有了全面的了解,但却无法继承影片中人的感情。好在‘邵羽’这个角色写出来的时候本就是模仿了自己的,如今邵羽穿越过来,上手原主的壳子也很容易。
  也许不该叫原主的壳子。
  按照系统的说法,‘邵羽’魂魄不全,情感表达过于强烈,容易滋生负面情绪,如今他来了,才算是补全了这个人。而他要做的,就是按照《炎帝》已发表的部分完成自己的戏份,之后就自由了。
  不去管没什么存在感的系统,邵羽觉得目前最紧要的是摆脱困境。
  是的,困境。
  他在坑底。
  这个坑目测……目测不出来。反正‘邵羽’手脚并用也爬不出去,还弄了一身泥。
  四周静悄悄的,凝神细听,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响声,间或几声模模糊糊的虫鸣。过一会儿,近处有只蛐蛐响亮地叫了起来,其他声音都被盖了下去。
  邵羽一瞬间联想到被他抛弃在坑底的读者,觉得这真是大宇宙的恶意。好吧,既然穿进了修真文,应该入乡随俗叫天道的恶意?
  抬头看看天,月亮在笑……打住,暴露年龄了。蛐蛐的歌声停了,有脚步声,一个小脑袋在坑外探出,小脸有些脏,笑出一口白牙:“身娇肉贵的邵小少爷,掉土坑的滋味怎么样?”
  修真果然是有福利的。
  相距这么远的距离,他竟然连这小孩的头发丝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探出脑袋的男孩长得是种很拉同性仇恨的帅气,低头的动作让他系在脖颈上的链子划了出来,链子上串着的银戒指环绕着同色花纹,组成种奇异的火焰图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