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宿敌绑定系统(穿书)+番外 作者:年华转生(中)

字体:[ ]

☆、第80章 羽族
 
  金翅鸟禁足中。
  他化成原形在城主府后院飞了一圈又一圈,换各种姿势斜飞横飞自由飞,甚至已经把院子里这株老树的叶子片数都数清了,终于哀怨地停下来,落在一个花盆旁边。
  盆里,是一株漂亮的植物,绿叶中包裹着娇弱的紫色花苞,好像下一刻就要开放,叶芳时却知道,下一次开花得是三十年后了。
  这正是天穹宗掌门兰陵的心头爱,紫炎牡丹。
  《登州小报》上的消息,天穹宗现在一团乱麻,射日遗址中他们的损失不大不小,关键是那之后天穹宗真传弟子问柳和问阳开始了旷日持久的撕逼,连兰陵也没办法调解。
  关于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众说纷纭,没个准话,但似乎很多男修和部分女修都倾向于柳依依受了委屈,毕竟她平日的形象更好,何况柔弱的美丽少女总是让人心疼的。
  金翅鸟伸爪子,拨了一下小花苞。
  怎么都在说天穹宗,没有小伙伴邵羽和于歌的消息呢?可惜那天抢了牡丹走了,就被不知道为什么在附近的孔雀逮住了,然后就来了登州城,说什么行事鲁莽思过半年的……太狠了。
  金翅鸟郁郁不乐地垂下头。
  孔蔚然处理完公务来到卧室,就见到一只不开心的弟弟。
  他也化成原形,体型比小金翅要大得多,轻盈地落在旁边,翅膀一伸一拨,把弟弟拢进了羽翼下。←嗯,就是母鸡藏小鸡那样。
  这是只蓝孔雀。
  头顶直立的冠羽下,是覆盖颈部胸部的灿烂蓝色,拖在体后的尾羽则是蓝绿色,有眼状斑纹,在阳光下,闪烁着美妙的色泽。平心而论,这是只很美的鸟儿。
  小金翅从哥哥翅膀下挣脱出来,却是瞄了一眼就赶紧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花花绿绿的,难看死了!”
  孔雀一翅膀把它扇了个踉跄:“你的金色才是,又刺眼又难看!”
  “胡说!你一定是嫉妒我!”
  “不如我们随便找只鸟问问?”
  “哼!这的鸟都是你城里的,说的不算!”小金翅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我们出城吧出城吗!”已经快闲的长草了啦!
  见弟弟的翅膀都开始小幅度扇动,孔雀哪能不知道小金翅在想什么?它冷笑道:“是啊,就该让你被人修抓走,羽毛用来炼器,肉用来吃,没准还能炼成傀儡,顺便把我陷进去,嗯?”
  金翅鸟垂下脑袋,似乎有点理亏,弱弱嘟囔:“不是没事吗……我想去找邵羽和于歌。”
  对于弟弟的这两个人类朋友,孔雀早在清岚身边就见过了,这些天更是听得耳朵都要生茧,它轻轻地啄了小金翅一下:“我已经叫贺望去打听了。”
  金翅鸟顿了顿,主动迈着小步子走到孔雀旁边,讨好地蹭了蹭,双眼亮晶晶的,仰头恳求:“哥,我能不能出去玩?”
  “《风行诀》练到几重?”
  “《羽族族谱》都背下来了?”
  “我总结的那些不能招惹的人物记住了吗?”
  金翅鸟的脑袋越垂越低,快垂到翅膀下面了,孔雀犹豫了一下:“在城里转转吧,不许出城!”
  “哥你真好!”
  孔雀觉得脸上有点烧。
  叶芳时瞅准了一只灰鸽子。
  城主府里,专门有个地方用来养信鸽,这些鸽子只是普通的飞禽,并没有开窍。孔雀养这些当然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送信的。和妖族的地盘上几乎全是妖不同,人族生活的地盘上除了修士还有很多没有修为的百姓,他们不会飞行也没有法宝,距离远的人要联系,许多都用信鸽。
  一只纸鹤或是别的什么送信的法宝飞在空中,可能会被路过的手贱的打落,但一只信鸽飞在空中,却没有修士会动手的。
  想想说不定这是封相隔千里的家书,或者决定某地存亡的关键,道修佛修都受不了这罪恶感。至于魔修,打普通人养来送信的鸽子,被人瞧见传出去,还要不要脸了?
  逼格狂降到负啊!
  以后还怎么和小伙伴愉快地玩耍?
  据说这是王的主意,自从他提了一句以后,和人类接触比较多的羽族就兴起了养信鸽的热潮,孔雀刚刚提到的在明镜城的贺望,也养了一小群。
  哦,顺便说一下,贺望是只仙鹤,和在登州城养信鸽的贺岭是同类。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仙鹤妖就是比其他羽族更擅长养鸽子……叶芳时走到鸽棚,瞧着眼前一只仙鹤带着一群鸽子飞的景象,再瞧了瞧一地的玉米粒和乱七八糟的羽毛,皱了皱眉。
  大概是仙鹤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叶少年,凡人的鸽子棚更脏呢,起码一地鸟粪少不了的,还会有股难闻的气味==
  “咕咕!”
  “咕——”
  “咕咕咕!”
  仙鹤停下他身前,化成个白袍青年:“叶少爷,你怎么来了?”
  金灿灿的叶芳时精准地找出了那只灰鸽子:“我想找它,问问它在干什么。”
  贺岭也转向那只鸽子。
  在人类眼中,鸽子除了颜色不同也没什么区别,几只一样色彩的在一起便分不出了,在羽族瞧来,不同鸟儿的特征却是很明显的。反过来说,开窍了的羽族还好,在还没开窍的飞禽眼中,人类长得和没什么分别,所以叶芳时很好奇这只几天来都往同一个方向飞出城主府的鸽子在干嘛。
  这登州城中有什么这样吸引一只信鸽?
  以前不能跟上去,问了也是找虐白问,现在可以了=w=
  仙鹤妖柔声和那鸽子说了几句,鸽子细细声回他,声音小的都快听不见,一幅春心萌动的样子,还张开翅膀转了个圈给他看,贺岭摸了摸它的脑袋,笑着从它翅膀下选了根最漂亮的羽毛轻轻拔下来,找了个竹筒放进去,绑在它爪子上。
  “咕——”灰鸽子开心极了。
  叶芳时瞧出端倪,伸手去逗鸽子,调侃道:“哟,要追媳妇了?”
  灰鸽子蹦开,小眼睛警惕地打量着他,离远了些,赶紧展翅飞走了。
  叶少年:“……”
  贺岭强忍笑意,一本正经地恭维道:“大概是叶少爷太俊俏,小灰怕你和它抢吧。”
  叶芳时一跺脚,化为原形,金光一闪便消失了。
  他倒要看看,连他都会抢的鸟长什么样!
  金翅鸟:“……”
  在叶芳时的想象中,灰鸽子喜欢上的多半也是一只鸽子,就算不是,那也应该是只会下蛋的雌鸟。可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只见那只在人类肩膀上蹦跶的鸟,是只黑色的雄性,而且体型完全不对!
  也就比麻雀大一点点,鸽子怎么下得了手?
  禽兽啊!
  呸呸,这不是把羽族全骂进去了?
  走兽啊!
  嗯,这样就好了。
  金翅鸟给自己点了个赞,又继续去瞧。由于天生丽质难以泯灭于众人,咳,其实就是太闪了金灿灿容易被发现,他所在的位置比较远,只能瞧见鸽子心仪的小黑鸟大概的轮廓,而且是背部的大概轮廓。
  他能瞧见正面的,是鸽子和带着小黑鸟的人类对面坐着的那个修士。
  等等,有点眼熟?
  被孔雀抓回来后,叶芳时被摁着狂背了一堆手札,再加上在城主府实在无聊,他也翻了一些玉简之类的,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修士的脸?等到鸽子飞走,他也跟着飞回去找了一通资料,还是没找着。
  唔,明天去提醒一下那个养小鸟的人修吧,孔雀这边的资料里记载的,都是难缠的人物。
  翌日。
  一脸喜洋洋的叶芳时向孔蔚然报喜:“我找到于歌和邵羽了!”
  孔雀挑了挑眉:“这么巧?”竟然刚好在登州城。
  叶芳时道:“邵羽变成了鸟,于歌是特地带着他来这里的。”
  “半妖?”
  “昨天在被屋顶挡了阳光的地方看是黑色,今天才发现……”叶芳时神秘地压低了嗓音,凑到哥哥耳边:“他的羽毛是墨绿色的,很光滑,我觉得,有点像王。”
  孔雀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半晌才道:“你确定?”
  “当然!”
  他们都知道这是个怎样的消息。
  羽族和水族共同的王是鲲鹏,入水为鲲,出而为鹏,天生地养,此世无双。问题就出在这个此世无双上,越是强大的存在越难以有后代,世上仅有一只鲲鹏,就如同世上仅有一只孔雀、一只大鹏一样。
  鲲鹏存在的时间太长久,没有谁能真正和他相伴,长久的岁月中王总在睡觉,无数羽族的姑娘恋慕王,做梦都想和王春风一度,她们有的成功了,但没有谁能产下王的孩子。
  若是让王空欢喜一场……
  孔雀打了个寒颤,盯着弟弟:“小鸟长什么样?”
  “大小和麻雀差不多,脖子挺细的,腿也长,听于歌说刚换好毛,摸起来还很软……”
  孔蔚然:“……”根据你的描述完全想象不出来好吗!
  他想了个新办法:“画给我看吧。”
  一炷香后。
  孔雀看着宣纸上那糊成一团的小鸡啄米图,再看看自我感觉良好,化成了原形哼着歌在用爪子蘸墨水作画的弟弟,变成原形飞过去,一翅膀把它扇了个倒仰。
 
  ☆、第81章 父子(加更)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小楼后的院子里,三只鸟收拢翅膀立在树上,叶芳时在和于歌兴奋地说着什么,正中央,王在教小鸟如何飞行,表情又是慈爱又是宠溺,话语柔和极了。
  孔蔚然觉得像做梦一样。
  弟弟实在太不靠谱,这件事又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孔雀痛心把自己美丽的羽毛掩住,装扮得像是只普通的鸽子,混进百阅客栈瞧了瞧,觉得有几分把握,才又是激动又是忐忑地通知了王。
  他没想到的是,王这么快就来了。
  虽然身后还跟着那三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但能够跟王近距离接触,还能瞧见王这样温柔的一面,真的好幸福o(*////▽////*)q
  鲲鹏脑残粉·孔雀捧脸想。
  “嘻嘻,小蔚然又在对着王发呆了,羞羞脸。”
  “好像你没做过一样。”
  “唉,可惜王不喜欢人家,小少主还要多久还长大呢?”
  “反正你是奶奶级别的。”
  “呵呵,爷爷~”
  “少主好棒!差点就飞起来了!”
  小鸟扑腾着翅膀,跌了一跤。
  “少主努力!”
  小鸟从椅子上跳下来,摔了个嘴啃泥。
  “少主翅膀用力,顺着风飞就好了!”
  小鸟起飞,风转了个向。
  邵羽心塞塞。
  乌鸦嘴能闭上吗!
  学飞就学飞,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人和鸟围观啊?那两只在树上斗嘴的百灵和夜莺就算了,还有一只无论它摔成什么样都叫个不停的乌鸦,能消停点吗?
  “啾!啾啾!”吵死了!抗议!
  示范了一个滑翔的大鸟优雅地停下来,安抚道:“乖,爹这就叫他们走开。”
  它纯黑色的眸子在院子里扫视一圈,有种无声的威严弥漫开来,孔雀立刻拉着喋喋不休的弟弟和于歌走了,那三只鸟不舍得望了一眼,也飞走了。
  小楼里,于歌心里的好奇简直要溢出来:“怎么了?”难道是有什么本族机密要传授不能外人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