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刺客搅基日常[快穿] 作者:岁月书

字体:[ ]

 
     文案
 
身为刺客,杨榆一直都有随时会丢掉性命的自觉。所以当执行任务的途中被杀死,他没有半分惊慌。
生与死,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死了却又活了过来,还被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系统威胁着去做任务。
嗯,等等,为毛每个世界的任务暗杀目标都长着一张脸?!
这就是一个刺客死后穿越在不同世界和同一个暗杀目标斗智斗勇顺便搅搅基的故事
阅读指南:
1、1v1 he 主攻
2、非爽文,cp都有系统,一起穿
3、全文有天雷有狗血
 
内容标签:快穿 相爱相杀 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榆,苏邑 ┃ 配角:一群配角 ┃ 其它:快穿,杀手,主攻,强强
 
 
==================
 
  ☆、1|死亡
 
  你听说过“尖吻”吗?
  这是一种毒蛇,它尖锐的毒牙轻轻擦过你的皮肤,轻柔得仿佛情人间的亲吻一般,你就会瞬间丧命。
  道上的人都喊他“尖吻”。没人知道他的真名。
  他是一条毒蛇,从不掩饰自己锋利的毒牙,行走在黑暗中,窥伺着猎物,一击必杀。
  可是,这条人人闻风丧胆的毒蛇,就快死了。
  匕首是正正好穿过心脏的。
  如果力气再轻一点,或许也不会刺得这么透,如果再稍微偏一点点,或许小白那个赤脚大医还能保住他性命。
  好刀法,他想。
  不过就算胸膛插着这么一把匕首,他的目光却没有离开自己此次行动的目标——那是个年轻人,最多二十三四岁,长着很英俊的一张脸,身材也不错。被他逼在死胡同的尽头,穷途末路,冰冷又倔强地盯着他看。他知道,这个年轻人不仅长得好看,手段也厉害,要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阻到方家的路,他两天前也就不会接到暗杀这个年轻人的任务,那么现在他也就不会在这里。
  如果现在他不在这里,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分心而被BLAKE的杀手伺机刺中心脏。
  这次的委托人做事有点不上道,在委托了他的同时居然还找了BLACK的人,BLACK的人看他不爽很久了,这次在任务途中碰面,一直都紧紧盯着他。他本来并没有放在心上,凭BLACK的实力,还没人能动得了他,但他没想到的是,最终把破绽送到敌人手上的,居然是他自己。
  他分了心。尽管只有一刹那。
  杀手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分心是很致命的,他知道,所以除了在被匕首刺中的那一刹有些许惊讶外,他心中再无波澜。错是他自己犯的,想要活下去只能不犯错,如果犯了错,那就得承担犯错之后的种种代价。
  不过,死和活其实没什么两样。
  心脏的跳动在减弱,浑身的血液都变得缓滞、冰凉。
  BLACK的人隐匿在了黑暗中,他看不到,但那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尖吻一旦锁定目标,就不会更改。
  年轻人背靠在墙上,面色苍白,毫不松懈地盯着他,眼中有着克制的自持,仿佛在等着他什么时候倒下。不过尽管如此,他却能看到他微微颤抖的拳头,那是他掩饰不了的恐惧。
  他怕他。也是,毒蛇直到临死,尖牙中都有剧毒。
  他仿佛一点也不在意胸口的匕首,歪了歪头,露出一抹笑,没有丝毫意味的笑,好像只是习惯性地勾了勾嘴角,然后——
  “噗通!”
  他扣下了装了□□的SwissMiniGun C1ST,年轻人在他前面倒下。
  任务完成。
  *
  【叮——宿主苏醒!】
  耳膜上划过一道机械模糊的声音,像是金属互相摩擦发出的声音,刺得他一个激灵,瞬间睁开了眼睛。然而入目却是一个密不透风建造的方方正正的小屋子,大概只能容纳下十人左右,说是大一点的棺材更合适。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泛着金属的光泽,摸上去触感却温润,明明没有灯,空间里却很亮堂。屋子地上的中央画着一个九宫图,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他身上还穿着那日执行任务的那套黑色夹克,胸口却没有破,好像那时候那把匕首只是他的错觉。
  这里是哪?他没死?是小白救了他?那小子医术什么时候这么靠谱了?
  或者他被人抓起来了?这里是特制的牢房?
  想来想去还是后一种猜测更靠谱。那么抓他的是谁?他杀过无数的人,要说树敌,这个世上都没有不恨他的人的地方,哪个财大气粗有权有势的人把他救活,再抓起来慢慢折磨以解心头之恨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在他苦思冥想的时候,耳边忽然又响起了“叮”的一声:
  【叮——检测到生命特征活跃粒子,粒子浓度进入可操作范围,系统启动。】
  【叮——启动完成,开始检测宿主状态。】
  【叮——宿主精神状态正常,精神负荷在安全基准之内。】
  【叮——开始录入宿主信息。】
  【宿主姓名:杨榆
  宿主性别:男
  宿主年龄:二十六
  宿主身高:一米八七
  宿主体重:八十一公斤
  宿主职业:杀手
  宿主外号:尖吻
  宿主体能:A
  精神负荷:A+
  宿主智商:A
  宿主情商:……&%&#@&……哔——】
  【叮——系统出现未识别程序,系统进入智能调节,系统重启QAQ】
  【叮——系统重启成功,重新开始录入宿主信息。警告,宿主情商请无视,宿主情商请无视,宿主情商请无视。重要的话说三遍!】
  杨榆:……
  【叮——宿主信息录入完毕,第一个世界开启,请问宿主是否选择现在动身?】
  “等等,”一直听到现在,杨榆终于大概理解什么了,他智商一向高得离谱。靠在墙上懒洋洋地开口,“你是系统?”
  【叮——是的】
  “你是什么系统?这里是哪里?”
  【叮——本系统是M-871星球创造的智能程序,尚在检测阶段,捕捉到地球智能生物强烈的灵魂波动,于是寄宿在宿主的精神之上,成功帮助宿主扩散开的灵魂颗粒,完成宿主的再生。这里是本系统开发的精神空间,以后根据宿主完成任务的情况会慢慢完善。】
  一大堆话杨榆都没听懂,他删繁就简:“也就是说我是你们星球这个智能程序的试验品?”
  【叮——是的。】
  “什么任务?”
  【叮——为了检测智能程序是否完善,请宿主配合本系统完成一系列任务,任务完成后本系统将会送宿主回到地球。下面将开启第一个世界,请宿主在这个世界中完成本……】
  “我拒绝。”
  【Σ( ° △ °|||)︴纳尼?!】智能的系统惊呆了。
  “我说我拒绝,”杨榆半阖着眼,漫不经心道,“我对这种无聊的游戏没兴趣。”
  【可是事后本系统可以将你复活在地球!】
  “没兴趣。”死还是活,他真的没兴趣。
  【……】
  系统沉默了,过了约莫半小时,杨榆面前的空间忽然扭曲,渐渐的出现了一幅画面。他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站直了身子。画面上,一个清秀可爱的女孩微微笑着与朋友走在路上,女孩看着不过七八岁,笑着的时候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叮——宿主不同意完成任务,启用B方案。据本系统检测,这个女孩储存在宿主精神颗粒之中,占有着绝对比例的“回忆”,由此本系统机智地判断她为宿主爱人,智能的本系统现已在地球华国锁定此女孩,如果宿主不配合,本系统将立刻摧毁女孩的精神。】
  杨榆死死盯着画面上的女孩,女孩什么危险也没察觉到,正开心地和朋友分享一袋饼干。
  “为什么是我?”杨榆阴沉地道,“地球上每天死的人不计其数,干嘛非得选我,其他人不行吗?”
  【本系统很委屈,本系统都快哭了!!】系统用它机械的语调肝肠寸断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本系统只能绑定一次,与宿主同生不同死,但如果解除绑定,本系统将即刻遭到回收!本系统还没好好看看这宇宙,一点都不想被回收!可是本系统在检测到足够强大的精神负荷力之前一直都在沉睡状态,会选择宿主你本系统也是身不由己!】
  杨榆:……
  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女孩,眼眸沉沉,沉默了很久,缓缓问:“是什么任务?”
  【叮——回宿主,根据宿主职业,本系统贴心地为宿主选择了一套任务。宿主只须在每个世界都完成系统指定的暗杀即可。】
  原来要去干老本行,果然贴心。
  “一共有几个世界?”
  【叮——回宿主,一共有九个世界哦。】
  “我知道了,”杨榆将目光从画面上移开,淡淡道,“那开始吧。”
  作者有话要说:  正剧风,其他的写不来_(:зゝ∠)_
  非日更,目前有两个世界的存稿,为避免BUG,每个小世界都是存完稿发,喜欢的请支持~
 
  ☆、2|杀手和王爷(一)
 
  第一个平行时空还处于封建社会,大渝王朝,由苏氏掌管。当今圣上重明帝有一个胞生弟弟,封号禾,封地洛城。
  这个禾小王爷就是杨榆的第一个目标。
  天香园里人满为患,一楼的台上花旦在婉转唱着一曲《断桥》,这是一出折子戏,正唱到白蛇与许仙约定第二日取伞那一幕,白蛇容貌清婉秀丽,话语情意绵绵,很多人都忍不住停下喧闹往台上看。
  一个穿着粗布短打的年轻人站在墙角阴影处,头上包着一块布巾,看着就像最普通的小厮,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戏曲正酣时,他打了个呵欠,抬头懒洋洋地往二楼包厢看去,眼眸半阖,睡眼惺忪的模样,但隐藏在眼皮下的目光却是清明无比的犀利。
  为了方便看戏,二楼所有包厢面朝戏台的这一面都是用屏风挡住的,若是客人要看戏,推开屏风即可。现在唱戏的正是天香园的台柱小珠儿,这里的客人几乎都是冲着她来的,所以自从她上台之后,包厢的屏风就推开了一大半。
  ——除了最东面和最西面两个角落的包厢。这两个包厢依旧用屏风挡得严严实实,杨榆目光在二楼扫了一圈,便判断禾小王爷就在这两个包厢里。
  从打小他被师傅捡回去开始,师傅就开始训练他成为刺客来继承衣钵。他是天生的刺客,杀人对他来说已经成了本能,如果他现在摸进包厢,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在护卫反应过来之前对禾小王爷一击必杀。但偏偏问题就出在这——两个包厢一东一西相隔甚远,外表又毫无二致,如果他一开始进错了包厢,饶是他跑得再快,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再跑到另一个包厢去完成任务。
  当务之急是先判断禾王在哪个包厢。
  虽然他很厌倦这个游戏,很想快点完成任务回到地球。但从小受到的训练、那些刻在骨血里的经验告诉他:急不了、不能急。
  作为一名出色的刺客,最需要的就是耐心。
  急不了,不能急。
  “喂,说你呢!”一个聒噪的声音把杨榆的思绪拉扯回来,他不动声色收回目光,无措地挠了挠头皮,低下头看着一个比他矮一头的少女,憨笑了一声,有些讨好:“小、小姐,怎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