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未婚爸爸+番外 作者:何书

字体:[ ]

 
  【文案】
  受去体检,发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非常之沮丧,觉得自己连男神都没睡到,怎么就快死了?死之前必须睡到!夜黑风高两人举杯共饮,鼓起勇气趁醉睡男神,一番翻云覆雨受心满意足疼的流泪偷偷溜走(就是这么俗),三个月后没等来自己的死期,被诊断怀孕了,内心如何卧槽暂且不提,四年后,受带着闺女蹲在学校门口买烧饼,边啃烧饼边指着出国回来当教授的攻,对闺女说:“你不是要看你妈长什么样吗?就他那样!”闺女皱皱眉头:“我妈长得像男人?”
  内容标签:生子 现代架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恬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是他碰瓷 
  
  黎幽所在幼儿园老师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在自习室里啃课本,老师告诉我,黎幽跟小朋友打架了,事情挺严重,当时我就心一沉,腾地一声站起来,不小心把手里的书本砸在桌子上,黎幽那细胳膊细腿的,打架能讨得了好?她长这么大,我轻易舍不得碰她一根手指头,只有一次犯错,小惩大诫,打她小手板,打完她抿着嘴看看我,转身就回屋去了,然后愣是一个月没理我,可把我吓坏了,再也不敢用武力来解决教育问题,有什么事,比如说挑食,常常苦口婆心劝她,营养要均衡,多吃蔬菜才能长高高成为一个聪明漂亮的baby,好在黎幽虽然平时坚持自我,但我的话还是会听的,嗯,听一些的……我这平地一声惊雷般的书砸桌子,吓得一大片趴在自习室睡觉的同学们一个激灵,以为严教授来了,纷纷心惊胆战惊慌失措的扯开书本作埋头苦读佯装认真看书的样子,而罪魁祸首的我,已经逃之夭夭。
  到幼儿园后,一走进班里,就看到黎幽一个人面无表情的站在墙角,看不出喜怒,但了解她的,比如说我,已经能感受到她的不耐烦和眼神中透出的冷淡,黎幽每次面无表情的时候,我都觉得她长得跟她妈真像,无论是侧脸的角度,眉眼的线条,挺直的鼻子,还是下巴的弧度。
  然而她笑得样子,又让我觉得,跟她妈那儿像了?完全是跟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老师二十四五岁,穿着幼儿园水蓝色的园服,长发扎在脑后,平时都微笑着迎来送往,今日表情阴沉沉的,我看着挺害怕,可能当老师久了的人,自有一股威严,另一种可能就是,事情已经严重到不能再严重的地步。
  似乎已经等我很久,看到我后,语气略带情绪的对我道:“黎幽把班里一同学打伤了,孩子被园医和园长助理带到妇幼保健院去了,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过去,给对方家长解释一下。”
  谁?黎幽把对方打伤了?!
  我一听,心又一沉,连细胳膊细腿的黎幽都能把对方打倒在地,严重到直接送到了妇幼保健院,那对方得多细胳膊细腿弱不禁风?
  这事儿果然严重!
  我语气抱歉道:“好的好的,我们现在就去?”
  接过保育老师递过来的书包,我牵起黎幽的手,她看我一眼,我安抚性的看看她,拉着她的手,跟在张老师的身后向楼下走,黎幽所在的班在二楼,老师急匆匆的向前走,我在后面悄悄问黎幽:“什么情况?”
  “先撩者贱。”她那小表情已经写的清清楚楚,是他先招惹我的,我只是正当反击。
  我一时语塞,无话可说,暗暗懊恼真不应该刷那么多微博,还念给她听,以至于现在教育子女都站不住脚,下次一定不给她念这些新闻啊,段子啊,瞅瞅,这还怎么教育孩子?她早熟我知道,理解力和记性也这么好,如果不是我生的,我都快怀疑是我领养的了,更不想承认,她这脑袋瓜子可能遗传了她妈,毕竟她妈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优秀最棒的人!
  为了维护一个父亲应有的尊严,我故作严肃的说:“说清楚”然后又加一句,“他虽然有错,但你也得看情况揍人啊,对方太弱,你就让让他!咱们不以大欺小,胜之不武!”
  黎幽浮起个稚儿版,略带婴儿肥的冷笑,扯扯嘴角,再不说一句话,任我东西南北方继续絮叨,她岿然不动,她不爽,我能感觉到。
  路上老师跟我讲了黎幽打架的事情,“看监控,似乎是对方说了什么,黎幽才动的手,但我问黎幽,他对她说什么,黎幽却不告诉我们”老师委婉的说,“她有点倔,希望你能好好跟她沟通一番,而且,就算对方说了什么话,黎幽也不应该动手,希望你在家里也要多教教她,让她有什么事,先跟老师沟通,让老师来解决。”
  我点点头,深以为然道:“老师说的是,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不能打小朋友,有事让她主动跟你们沟通。”
  可能是觉得让黎幽主动找老师沟通有点可笑,张老师无奈的笑了笑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么久以来,黎幽她非常的独,不跟老师沟通,也不去跟别的小朋友互动,她这样下去不行啊。”
  我揉揉黎幽的头,然后握住她的手,没说话,明明她爸爸我走的一直是亲民路线,女儿却走独来独往风格,我有时候都hold不住,不,不是有时候,是经常hold不住,虽然我常常不想承认这一点。
  等见到被打小孩,我才知道为什么我说别以大欺小,胜之不武的时候,黎幽会冲我冷笑,然后一句话不说。
  这小孩壮的跟个放大版的铅球似的,那哪儿都圆,看着都沉甸甸的,小眼睛泛着机灵,我看看黎幽,再看看那胖小子,这家伙都能抵得上我家三个黎幽,黎幽她得多大力气才能把这胖小子推到?
  她是不是背着我练了什么绝世神功?太不够意思了,连她爸爸都隐瞒!回去再收拾她!看把人孩子打的!脸肿的都看不到眼睛了!
  紧张的我大步走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正哼哼的胖小子,“这就是军军吧?看给你打的,脸都肿了,叔叔回去一定把黎幽打的屁股开花给你出气,脸还疼不疼?擦药了没?”然后担忧中透着愧疚的问旁边的病人家属还有园医,“医生怎么的?严重吗?”
  病床另一侧的军军妈笑得非常和蔼,也没怎么为难我,伸出胡萝卜般的手指指指军军的胸口,客观的对我说,“没打脸,打的是这儿,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内伤,一会儿医生过来检查,咱们等检查报告吧。”
  “好的好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等医生的时候,黎幽对我说,“他装得,我根本没打他,就推了他一把。”
  我微微笑着对她说,“现在你说这话有什么用?自己给对方留把柄……不过,难得你笨一次,呵呵哒。”对不起,因为平时被打击惯了,难得今天看到女儿吃瘪,忍不住开启无情嘲讽模式。
  黎幽瞥我一眼,表达对我幸灾乐祸的不爽,看她表情,似乎也在懊恼给了对方装柔弱的机会。
  没过几分钟,本来寂静的除了小胖子哼哼的声音,病房里再没人说话,正略显尴尬的时候,一个像铁塔似的大汉走进来,大声嚷嚷,“是谁?谁打我儿子?!”
  我往前走一步把黎幽挡在身后,旁边的张老师也上前解释道:“易先生,不是打,是被小朋友推了一下。”
  铁塔横眉倒竖,“谁推的?”眼睛在我和黎幽身上扫了一眼,扫向园医还有园长助理,两人纷纷向后退一步,摆摆手,指着我,意思不言而喻,喂喂,不能因为对方看起来凶狠,就把我毫不犹豫的推出来喂。
  这位易先生看看我,又看看从我身后探出头来的黎幽,眉毛更竖了,不过这次是对着床上的小胖胖竖,小胖胖本来正哼哼呢,看到他爸来了,立即不哼了,直接扑到他妈妈怀里做鹌鹑状。
  易先生怒吼一声,“你小子能耐啊,都给我作到医院来了,你跟我说,你这第几回了?上次说肚子疼,把你妈叫到幼儿园,回家又好了,上上次说脚疼,让你爷爷看了下,屁事没有,今天怎么的?你想跟我说是这小姑娘把你打到医院来了?!学不好好上,天天给我骗人!看我不揍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军军妈瞪他一眼:“嗓门那么大干什么?看把孩子吓得!你敢揍他一下试试!”
  易先生直接大步一跨,从军军妈怀里把军军提溜出来,夹在腋下说:“回家!”
  园医在身后喊:“检查不做了吗?钱都交了啊!”
  易先生夹着自家孩子扔出一句:“不做了,谁爱做谁做!”
  “妈,快来救我!”小胖胖使出吃奶的力气睁大那小眼睛朝着自家妈妈大喊。
  “你把孩子给我放下来!钱都交了,做完回去不行吗?!”
  易家三口大步流星鸡飞狗跳的的离开,留下我们五人面面相觑,最后我把检查的费用出了后,大家各自离开。
  回去的路上,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严肃,先是忧郁的叹了口气,博取女儿的同情心,让她感受一下为人父母的不容易,然后偷偷撩撩眼皮看黎幽有没有什么反应,但显然,黎幽她并没有动容……好吧,毕竟我昨天晚上偷偷打游戏还被她发现了,不动容也情有可原,做足前期并没有什么用的工作后,我才佯装漫不经心,用闲聊般的语气问她:“为什么事闹矛盾,跟爸爸说说?”
  黎幽表现的比我更淡然和漫不经心,言简意赅的陈述事实道:“他说我没妈,我没理他,只是想推开他,并没有要打架,是他碰瓷我。”
  “……”
  
  第2章 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你们没在一起,可我妈长什么样,你总还记得吧?”
  笑话,我怎么可能忘记!我可是你妈的头号脑残粉,作为一个迷弟!怎么可以忘掉?怎能忘掉!虽然已经分别多年,但每次想到孩子妈,我就忍不住悸动还有微微的菊花疼,那一夜说起来还真是惨绝人寰,无知少年的我,单纯地以为只要是和自己爱的人睡,那爱爱就会像书上说的那样,疼中带爽,爽中带着丝丝丝滑般的疼,然后继续爽,最终爽到飞起,然而现实是,从头到尾,疼到老子流泪到天亮,一把鼻涕一把泪,要不是怕吓到孩子妈以为睡了头狼,我都要叫出来了,这种时刻就体现出了我的忍耐力和毅力,硬是咬着唇坚持到最后,这种情操难道不值得人歌颂吗?
  忆往昔,几多感慨啊,压抑着小激动,我轻咳一声,露出个自觉非常得体优雅的微笑,语气矜持地问她:“你这么好奇你妈妈呀?其实,他人很好——”
  黎幽不耐烦的打断我的话,“不,我只是好奇,什么样的女人,会看上你这种男人。”听到破碎的声音了吗?那是我的心。
  “……”有一个毒舌女儿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我告你!那一刻!犹如万箭穿心,让我恨不得与她断绝父女关系,然而为人父让我软了心肠,纵然女儿不孝,也不能跟她一样无情,想流泪,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我很差劲吗?不就是爱打游戏了一点?不就是偷偷打游戏总是被抓包?说道这个,可能真的是我的原因,没有将自己作为父亲的高大形象竖立起来,如今沦落到被女儿嫌弃和吐槽的孤苦境地。
  忽然想起来现在流行重生题材的小说,我女儿才三岁多一点,就这么厉害,完全有可能是重生人事啊,没准前世还是那种大魔头,终极博士啊,天才少女型的,这么一想,被嫌弃的话,好像很正常嘛,毕竟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再次压抑着小激动,一脸正经的看着黎幽,语气严肃地问她:“黎幽,问你个问题。”
  黎幽正稳稳的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翻着我给她买的课外读物,闻言,抬眸不解的看向我。
  “重生or穿越?”
  黎幽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爸,你该吃药了。”竟然没有颤抖,甚至没有被发现秘密的慌乱。
  “你回答完我的问题,我再吃。”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黎幽攥起眉头,“今天我有作业,你快点吃完去煮饭,我还要做作业的。”
  呐,这件事告诉我们,网络小说不要看太多,看太多容易影响家庭和谐还有父女关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