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主画风清奇 作者:百日耀葬花

字体:[ ]

 
简介:
因为看小黄文所以穿越,还穿成了小黄文的主角有没有搞错!
肖敬的内心是崩溃的,明明原主的战斗力爆表为什么还要找自己啊!
既然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那他也不能按照套路出牌了-_,-
受穿越身体的原主不参加CP,原因:“我讨厌人类。”而且战斗力爆炸,没人能压他。
各种武侠小说中俗套的身份都该出现不是吗!
所以作者很努力在尝试搞笑文!不好笑也请装作好笑好吗!QAQ
从虐文转来的作者。
 
关键词: 穿书 百日耀葬花 古代
 
  第一章:今天老天在逗我
 
  肖敬是一个宅男,宅到在高考前一天还在看网络小说,前一星期还在拼命打游戏,高考完后等成绩的日子里,天天成人动作片、网游、动漫、小说为伴。
  上帝应该说过,太宅是要遭报应的。于是他遭报应了。
  某一天,阳光明媚,肖敬窝在家里,喝着凉茶王X吉,吹着空调在电脑上看在线小说。这个年代手机看小说才是主流,肖敬成绩还没出来,就没有资格买新手机,而之前的破手机除了屏幕能用,开关机键能按以外,哪里都不行了,早就被他丢弃在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
  这部小说讲的是架空历史里一个漂亮的女杀手,把目标诱上床然后杀掉的故事,他才看了前几章,感觉上是这样。看下面的评论说这小说肉香扑鼻,宅男心便蠢蠢欲动如饥似渴。终于让他看到了啪啪啪的镜头,只不过……好像哪里有点怪怪的?
  “只见那个英俊倜傥的该死的男子握住了长荽的……”握住?
  “一手肆意地抚摸身体,舌头舔舐着那美人的喉结……”喉结?
  “‘爽么?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想要我想得要命了?’男子嘲讽道,然后毫不犹豫地进入了长荽。长荽惨叫一声,一个激灵,居然因为疼痛而激起了反应……”……反应。
  纳!尼!口!累!
  肖敬内心疯狂掀桌,把页面拉上去看作者,要把作者扒了再抽抽了再扒,你还能不能让一个风华正茂的新时代好骚年正正经经地看一本小黄文了啊――没让他来得及看清楚作者的ID,他就看到电脑的屏幕突然变得模糊。
  妈蛋,是老子的眼镜又脏了咩?肖敬把眼镜摘下来,拿衣服擦了擦镜片。再抬起头的时候,突然发现侧边站了个人。
  “我了个擦!!!”肖敬虎躯一震,顿时吓得从凳子上滚了下来。
  那个人长得花容月貌,一头乌丝垂至腰部,用白练松松垮垮地系着。那五官,眉如柳叶,眼如星辰,唇嫣如残阳,肤比冰雪。一身白色的古装,更缀得这美貌不可一世。
  “你谁谁谁谁――”肖敬指着他失声道。
  一抬手发现自己的饱经摩擦(?)的手指和对方白嫩的小脸比起来简直灰洲难民,又悻悻缩回去。那人抬手,抓着衣袖把嘴掩住,堪堪笑出声来:“我是……”
  “在里番中传说中会出现的小恶魔小天使或者什么X欲使者要把我接到满是丰X肥X的天堂或者地狱让我用我的神器大炮来收复人心平定天下吗?”和这番没有一点标点符号相称的是肖敬闪闪亮亮kilakila的双眼。美人的嘴角在衣袖背后优雅地抽搐着,柔声道:“我就是你看的那部小说的主角,长荽。”
  草,男的。
  ……呸,不草。
  定定神,肖敬捂捂四分五裂的玻璃心:“或许你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也许是为了救你在异世被坏人抓走的兄弟……呸,姐妹,然后小姑娘对我一见钟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然后我们两个你侬我侬……?”美人蹙眉打断:“何?”
  “X点种X文小说基本套路。”肖敬认真道。
  美人:“……”
  长荽美人柔美一笑,撩起衣摆,狠狠地踩住肖敬的头。
  肖敬:“orz好汉饶命。”
  美人“咯咯”地笑道:“贱~骨~头~”
  卧槽这“咯咯”,我总算见着活的“咯咯”了!这嗲得,骨头不是酥了,而是碎成末末了。
  美人放下玉足,站好,又把那嘴掩上。“如你所看的那么多小说一般,我要让你穿越。”长荽说。
  “如果不是种X文小说我申请可以毁天灭地的金手指。”肖敬奄奄一息。
  长荽:“那是因为,看这篇小说,见我被侮辱的时候,大家表现的都是高兴,而你是愤怒。”
  肖敬:“咦,你有听我说话吗?我说我要金手指,没问为什么你要我穿越啊。我已经接受了这个非穿不可的越了啊!而且我愤怒的原因那是我以为这个是BG……我被森森地欺骗了啊。”
  长荽:“明显你是厌恶这个行为,和我一样,我讨厌龙阳之事。我只喜欢杀人,我讨厌人类。”
  肖敬:“不我不歧视同性恋……而且你的发言也太中二了吧?你不也是人类吗?相煎何太急啊!”
  长荽:“可是人还是要杀的,如果不是用这副皮囊去接近他们,就不好杀了。”
  肖敬:“请你稍微听一下我说的话,OK?”
  长荽:“这样,你就和我一起进入小说吧,你钓凯子,我杀人,二魂同体。”
  肖敬:“这样?哪样?为什么你一个古代人会说‘凯子’这样的现代词?”
  长荽:“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肖敬跪下唱起了征服:“我只求你听一下我说的话……”
  长荽:“没问题那我们穿了?”
  肖敬挥手:“等等!STOP!桥豆麻袋!”
  然而长荽并不理他,兀自用手在电脑屏幕上划了个圈,然后停住了。肖敬正在“???”的时候,长荽把手指在肖敬衣服上蹭了蹭。
  肖敬:“……”捂脸,人家好久没擦电脑显示器了嘛,也不要那么嫌弃嘛。
  “死相。”见肖敬的样子,长荽脸一红,嫩白的小手从宽大的衣袖里伸出来,轻轻一推肖敬。明明是“轻轻一推”啊,看上去人家根本就没有使劲啊,可是肖敬直接被推倒在地上,脑袋一撞,彻底失去知觉了。然后他的身体就被变成漩涡的电脑屏幕吸了进去。
  倒下之前他才反应过来的是:“等下,我有长荽的皮,那我特码不就危险了吗……”
  要说长荽的那个世界,他周围的人不是战斗力爆表就是财力爆炸、权力超额的变态啊,一个个都是万万惹不起的存在。长荽冷哼一声:“万万惹不起?你叫万万?”肖敬弱声:“不是……”
  “那不就行了。”长荽这句话一说,面前的昏暗像迷雾般散去。
  肖敬看到面前红纱的床帐,锦缎绸面的被子和红木精雕的大床,无处不隐约透露点简单的奢华。他起身,发觉自己的身体轻盈不少,定睛一看,自己已经换上了长荽的皮,白嫩的手,如瀑的乌丝,雪白的长衣……还光裸着双脚。原文设定中,长荽喜爱赤脚。有点痴迷地注视着自己(长荽)的美貌,咳,难怪每个男人都想啪啪他,他自己都有点小心动。
  片刻,肖敬才发现,这美人的房间怎么会臭臭的呢,还用香薰来压味道,越压越明显好吧?弄巧反拙,我建议你用柚子皮……这话还没说出口,不知道哪来的长荽的嘤咛一声:“啊呀,我忘了。”
  肖敬抽抽嘴角。嘤咛……他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长荽嘟着嘴羞红了脸攥着粉拳抵在脸颊上的表情……尼玛太凶残了,为什么脑补出了这个东西?后宫文看多了自动把长荽代入女主了么!明明这是一个“轻轻一推”就把自己这个“七尺大汉”掀翻的谜之男主啊!
  “话说,你既然武力值这么高……”肖敬胆战心惊地问。“嗯哼。”长荽好像很享受有人表扬他的样子。“……为,为什么还要让我来接近你要杀的人啊?你应该也会暗杀什么的吧?”肖敬很奇怪长荽的身份,小说中没有细谈长荽的身份,不过既然是杀手,那想杀谁应该也是不难的。
  长荽沉默了一下,开口:“床底下有尸体,记得丢掉。”
  “嗯,是这样啊……”肖敬应下后才惊悚了,“什么?!”
  “讨厌啦,说了人家忘了嘛~”长荽娇滴滴地说,“另外,我原来是杀错了人,我的主子说我生性太嗜杀,一定要有人来管管我才行~”
  “……”那你能解释一下床底下的尸体吗?
  长荽冷漠道:“不能。”
  “管我的人他们自己都管不住自己,所以我才让你掌握我身体的大部分主权……如果你不让我出来,我是出不来的哦~”长荽一边说一边笑,又怂恿着他去把尸体丢掉。肖敬连滚带爬地下了床,从床底使了吃奶的劲才拖出的尸体,一看,脑袋旋转了一百八。
  肖敬:“……”哪个大大能求我的心理阴影面积啊QAQ!我还是未成年,让我看这个真的可以吗?——
  有看小黄文看得穿越的未成年吗?没有。所以你不是未成年。
 
  第二章:剧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肖敬用手撑了一下身体,没撑起来,反而手一软,倒在地上,脸砸得生疼。夭寿啦,破相了破相了……他不想碰那个尸体啊,但是有人进来的话,他有八张嘴也说不清。长荽虽然在艳楼里是琴师,说是卖艺不卖身,但是看到了目标还是会滚上去骗走,然后弄死。
  长荽也是艳楼不光明正大出牌的头牌,没有签卖身契,说喜欢弹琴这件事,连哄带骗把艳楼的楼主瞒了过去。而且长荽可以请假取材,说是去别处找灵感。这事说白了就是公费旅游,你以为你是JXMP的坑爹作者们啊,还取材取材的就是拿着钱去吃喝玩乐杀男人了吧!
  说是这样,长荽确实为艳楼拉了一堆客赚了一堆钱,楼里的花娟(原文设定“烟花女子”的代称)、花妤(伺候花娟的女仆人代称)都很敬重他,因为长荽不像外表那样如同高岭之花,私底下非常平易近人,经常为她们解难。这是肖敬觉得长荽唯一有点人性的地方。他又看了一眼竹席。
  特么的说好的人性呢!
  肖敬把尸体从床底下拽出来,沉重的尸体让他气喘吁吁,拖了半天才拖动。
  “你啊,不会用巧力吗?”长荽在体内显得无奈,“很好搬的。你把它搬到窗那,丢出去。”
  “我是文科生又不是理科生懂个毛线巧力……”肖敬吐槽完这个,用袖子擦了擦满头的汗,接着吐槽下一个,“丢出去不就被发现了?尸体在你窗子底下,你是最大嫌疑人,不是吗?”
  长荽轻笑:“不然,我住在阁楼,底下还有顶,窗外都是红瓦。你把尸体丢在屋顶上,自有人去收。”
  ……还有清道夫一样的存在,肖敬顿时想到了《职业X手和他的太太》,那个杀手夫人可是很潇洒地杀了人然后把尸体丢给清道夫处理。看来长荽所在的组织也有这么系统的步骤。这部小说他只看了些,关乎长荽和他背后组织的事知之甚少,也不知道原小说的脑残作者能抽多大风。走一步看一步,虽然长荽的同伴也是杀神,但总不会把自己(长荽)杀了吧?爱慕长荽的鱼唇的人类们(诶?)都会想哭,此时他们的男神长荽乌丝凌乱,衣冠不整,汗流浃背地把一个比他身形大了一倍有余的尸体抬起来。
  “长荽你急需锻炼!”肖敬泪流满面,尽力把竹席往外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