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主角总想勾搭我+番外 作者:君九卿

字体:[ ]

 
 
简介:
系统兔叽最近很忧伤,因为它碰到了个情商低的宿主,然而宿主魅力太大,男女主角老是贴上来,这让英明神武的它都没有发挥的空间。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关于妖孽穿到各种世界与主角相亲相爱的故事。 
本文又名: 
《主角总想贴上来》 
《主角画风总崩坏》
 
关键词: 主受 快穿 金手指 剧情向 后宫向 温馨 HE
 
  奈何宿主情商低(修)
 
君倾生来就是个妖孽,从小学习就好,在学校遵规守纪,从不打架闹事,也不让父母操心,再加上他长相俊美,家世背景又好,每到一个学校都会被校友赐予了“全民男神”的称号。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情商低到无法想象。
  下面让我们来看一个很常见的例子:
  某年某月某日。
  君倾站在湖边,而他的面前站着一个面色微红的女生。
  她头戴着精心挑选的发卡,脸上画着淡妆,身着一身雪白色的纱裙,裙摆边点缀着零星的花纹,脚穿着一双平底靴。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装束。
  “学长,我买了两张电影票,你明天有空跟我去看电影吗?”女生娇羞地问道。
  君倾:“看电影?可以啊,看什么?”
  “恩……就是,就是那个《只想和你在一起》。”女生紧张地盯着地面,不敢去直视君倾的双眼,然而心里的小人已经开始哈哈大笑:学长居然答应她了!学长之前可从未和女生出去约会呢!这是不是就说明了学长对她也有好感?!
  然而,妹子你想多了,君倾压根没想到这是约会,而且,之前没答应其他人出去玩纯粹是因为没时间。
  君倾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行,明天几点的?”
  “早上九点,我们先在校门口见面,然后一起去电影院吧。”正好看完电影还能借着请吃午饭的机会再和学长多待一会。女生早已计划好了明天的安排。
   压根就不知道女生心里的小算盘的君倾点头:“好。”
   于是第二天,电影看完后,一脸失望的女生和面无表情的君倾从影厅走出来。
   此时此刻的女生心想:雾草,说好的对我有好感呢?看电影看得我都哭了居然还不来安慰我?!看电影的时候环境那么暗,居然也不跟我牵个手?!
   然而君倾想的却是:这电影内容怎么和名字不一样?怎么男的女的都长一个样?算了不想了,等会要吃什么?要和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学妹先说再见吗?完了,我最不会说这种话了,我该怎么办?!
  “那个……学长,都十一点多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先坐下吃个午饭吧?”女生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君倾一愣,随即婉言谢绝道:“不用了,我回去吃就好。再见。”说完,转身想走。
  “那个!学长,我……我喜欢你!”见君倾要走,女生一着急,脱口而出。
  君倾脚步一顿,转过身有些纳闷地看向女生:“你喜欢我?不可能吧,我没看出来啊。”
  噢,你没看出来。女生勉强笑了笑,然而心里已经开始刷屏吐槽:我丫的都邀请你出来约会了你跟我说你没看出来?!这绝对是装的吧!!
  你咋不上天呢。看着君倾离去的背影,女生哀怨地想到。
  或许是因为受到了太多类似的“诅咒”,某一天的君倾真的上天,哦不,出事了。
  在一个白色的立体空间内。
  君倾盯着浮在自己面前的兔子模样的玩偶看了半响后,道:“你是说,我已经死了?”
  “是的!没有错!”玩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又道,“你已经出车祸死了,现在的你只是灵体,你的躯体已经被火化了。”
  “所以呢,你是谁?”听到玩偶的后半句话,君倾下意识握紧了双拳,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等过了有一分钟,才开口道。
  玩偶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叫兔叽,编号1037,是‘一起来搞基’的一个子系统。而你是被主神选中的与我的契合度最高的宿主。”
  “被主神选中要干什么?”君倾从来都没有看过小说,自然也不知道“系统”、“主神”、“契合度”以及“宿主”这些新奇的词眼所代表的含义。
  “是这样的,被主神选中的宿主要和系统到九个世界中完成攻略男主拆散男女主或双男主的任务,而身为系统的我则是为你提供外挂和金手指的一只兔叽。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当然,回不回答就是我的事。
  任务完成后会有相应的奖励或积分,达到一定的积分后会开启积分商城,你可以到商城里购买道具。所有任务完成后,主神会满足你的三个愿望,不管你许什么愿,主神都会帮你实现。如果你想重新回到现实世界,主神也能够满足你。”见君倾真的不明白它在说什么,兔叽便解释道。
  “我可以选择拒绝吗?”等君倾消化了兔叽所说的这段话后,他问道。
  “当然……”兔叽似笑非笑,“不可以。我刚才也说过了,你已经出车祸死了,所以说如果你拒绝了这个任务的话,你会魂飞魄散,也就是说你将会彻彻底底地消失。”
   君倾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我答应你,那么我以后要做什么?”
  “恩……其实主线任务就是让每个世界的男主全都爱上你,但每个世界的分线任务和隐藏任务都有变化,所以我暂时还不清楚。”兔叽说。
  君倾有些懵,又有点不敢置信:“可是我是男的啊,怎么能让另一个男的(其实是一群男的)爱上我呢?”
  “别忘了我们系统的统称是‘一起来搞基’系统,让男的爱上宿主是最基本的任务。”兔叽郑重其事地道。
  “必须完成吗?如果没完成,会有惩罚吗?”君倾有些担忧地问道。
  “这个要看情况而定。”兔叽正色道,“为了方便,我以后就叫你七七好了,可以吗?”
  “随你。”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叫七七,但君倾向来是个不会多问的人,所以只是点头答应。
  “那好,现在我们就动身前往第一个世界吧!”
 
  男神太霸道01(修)
 
 “叮!欢迎宿主来到第一个世界,本世界书名为《男神太霸道》,当前世界难度等级为D。”等到眩晕感消失后,君倾察觉到周围的环境与之前全然不同,而与此同时,一道系统声响起。
  “叮!正在传输剧情,请宿主耐心等待。”
  “叮!剧情传输成功,请宿主及时查看。”
  “叮!本世界宿主身份为:沉默寡言的男二,身份名:君倾。”
   第一个世界是大众的校园苏文,女主安然是个富家千金,初中时便暗恋起男主君洛,后来两人升入同一所高中成为了同桌,安然以为他们的关系会迈出一大步,怎料君洛却看上了高二的校花,君洛与校花成为情侣后,安然几度想要放弃喜欢君洛,但终究没有成功。然而,君洛和校花交往半个月后,就因为校花的黏人再加上其他原因而对她提出分手。在回家的路上,被校花校花的校外混混以及他的小弟拖进小巷里毒打。正巧被与朋友出来逛街的安然看到,安然找了帮手把混混赶跑后,把君洛带回家细心照顾。安然在君洛受伤的这段时间内一直关心着他,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而男二君倾则是因为在打工被人刁难时被安然无意中救下而对她产生好感,所以在校花欺负安然时挺身而出,与她成为好友,一直默默帮助着安然。一直到结局都没有对安然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合着这还是个悲情男二啊。
  君倾问道:“男二君倾不是高富帅吗?为什么要打工?”
  “不是哦,君倾是个孤儿,小时候被人拐走,然后被好心人送到孤儿院,在孤儿院生活了十六年,然后用打工钱租下了这个旧屋。之所以能和男主女主在同一个学校,完全是因为他的中考成绩是全市第一,再加上这所高中答应不仅学费全免还能给君倾发资助金,君倾才答应进入高中继续上学,他本意是不想上学,继续打工为孤儿院赚钱。”兔叽解释道。
  所以说,这男二完全是用来被原着作者虐的吧?君倾有些无语。
  “其实男主君洛也是个孤儿,他是被他现在的父母收养的,而他的养父母其实有个亲生儿子,也就是原主君倾。只不过他们一直没有相认。”见君倾沉默不语,兔叽以为君倾是在顾虑些什么,又补充道。
  君倾却只是微微颔首,没有多说什么。
  “叮!《男神太霸道》主线任务:攻略男主君洛,使其好感值达到100.奖励:积分四千,惩罚:体验原着中男二的死亡过程。友情提示,当前男主好感值:0。”
  “叮!《男神太霸道》分线任务一:将遭人毒打的君洛救回。奖励:积分一千,惩罚:暂无。”
  “叮!《男神太霸道》分线任务二:与亲生父母相认,回归君家。奖励:积分一千,惩罚暂无。”
 “友情提示:男主君洛与校花今日下午六点将在学校南门外分手,与她纠缠了十分钟后被混混发现。”
  十分钟后,整理完原着混乱的记忆,君倾这次打量起这个破旧的出租屋。
  此时的君倾正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发出吱呀吱呀声的木床上,而他的左侧是一扇玻璃已经碎了只能用报纸挡住外面吹进来的风的小窗,整个出租屋大概只有二十五平米左右,四面白漆墙上有不少坑坑洼洼,其中有一些被原主获得的奖状给遮挡住。木床正对面是一张破旧的木桌,桌上摆放着一些课本以及几只水性笔,而课本旁边却还放着一个装着白米饭的小碗和一双筷子。原主大概是把这当做他的书桌以及餐桌。木桌旁两侧分别摆着两张木凳,其中一个木凳上放着一个平底锅以及几瓶做菜用的佐料,另一个木凳上则放着一个略有破损的高压锅。出租屋的门口左侧有一间不算大的卫生间,值得庆幸的是,卫生间里很干净,起码进去观察过的兔叽告诉过君倾,里边没有找到一点尘垢。
  放眼望去,君倾惊奇地发现这个不大的封闭空间内,竟然没有一个完好无损的物品,那唯一一个称得上新的冰箱也不知道换了几次主人。
  他这才真正感受到这原主的生活是真的很辛酸,可能原主也是因为自卑,所以才不与他人交流,从而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子吧。
  “七七,再忍一忍吧,等到你和君洛成为可以互相到对方家中做客的朋友之后,你就有机会碰到原主的亲生父母,就有可能回到君家了。”兔叽似乎也能想到这原主过得不好,便安慰道。
  君倾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
  在君倾之前生活的世界中,他的童年也是在这种出租屋里度过,直到他十岁那年,他的父母的生意才逐渐好转,赚的钱一天比一天多,直到他十六岁的时候,他们才搬进了一套大房子里住。因此,君倾能体会到原主的辛酸,也正因为如此,君倾才没有感到委屈或者想要抱怨。
  “好了,七七,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你该回学校上下午的课了。”兔叽提醒道。
  “我知道了。”君倾说着,从晃得吱呀吱呀响的木床下到地上,穿好运动鞋后,走到木桌前将课本和笔放入书包内,这才背起书包带上钥匙走出出租屋。
  等到君倾根据原主的记忆走进他的教室后,一架纸飞机迎面扑来,毫不留情地砸到他的脸上。
  “哟,这不是班长吗?我的纸飞机没有砸疼您吧?”不远处,靠在窗户边嬉闹的几个男生之一看到君倾后,故意调笑道。
  “哎哟,班长大人本来还不知道是谁砸的他呢,你怎么就自报家门了?小心他又跟老师打小报告。”另一个男主撞了撞先说话的男生的手臂,戏谑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