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驿丞》作者:枫香(上)

字体:[ ]

 
文案:
特工穿越古代平民,转行养驴养骡子养马的养殖户,干起送信送包裹的快递。可是包裹内容为啥那么奇葩?书信、水果、死人头,甚至连王府世子这样的贵重物品都有。贵重物品就要有贵重物品的自觉,不要变成危险品啊魂淡!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白,楚昊 ┃ 配角: ┃ 其它:1V1,甜宠,HE
 
银牌编辑评价:
现代人阮白,一朝穿越,睁开眼变成了草原游牧部落的低贱奴隶。阮白表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平西王世子楚昊,为了刺杀草原小王子,混进奴隶群,没想到遇上了满肚子坏水的阮白。回到大周后,阮白当驿丞,送快递,立志努力要把快递事业在大周发扬光大。某一日,昔日小伙伴摇身一变,成了大周的世子殿下。阮白尔康手:那个世子殿下你别走,咱们来把大周快递承包合同签一签啊喂! 
本文用轻松幽默的文笔,讲述了一个现代人突然来到古代边关后的生活。两位主角一个是现代特工,一个是王府世子,时代和生活环境的差距、观念的碰撞,让他们摩擦出一系列的火花。作者行文流畅,语言幽默风趣,感情发展轻松自然,后续情节让人期待。
 
 
 
  第一章 鞭子
  
  “啪!”
  伴随着破空的声音,空中似乎还留有爆响,阮白只觉得一阵钝痛从骨头缝里面钻出来。
  灰褐色的粗布上留下了一条偌大的口子,冷风往里面一灌,木木得发疼。
  手里挥扬着鞭子的还是个少年,骑在马背上,用还带着稚嫩的嗓音高声斥骂着什么。他的耳朵里却像是塞了两团棉花一样,根本听不清楚。
  有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少年骑着马转了两转,又对他骂了两声,才不甘不愿地走开。
  阮白趴在地上,入眼的是一双干裂黑黄骨节粗大的手,手底下是粗糙的泥土颗粒,依稀可以看见稀疏的草根。
  这里是哪里?
  哪里都好,他还没死就好。
  “咳咳。”嗓子发干,只是咳了两声,喉咙里就泛起一阵刺痛。他忍住嗓子里的刺痒,勉强吞咽了一口口水,摇摇晃晃地跟随上远行的队伍。
  成群的牛羊,驮着高高的包袱,后面跟随着一群披头散发的人,几乎分不清男女,更加看不到表情。
  几个男女骑着人高的马匹,在队伍周围巡弋,看到有人脱离队伍,就一鞭子抽下来。有些直接落到了人身上,不过大部分都是落在身旁,多做警告之用。
  耳边,蔓延着粗重的呼吸。
  伴随着视线的清晰,听力也在逐渐恢复。马背上的人讲话的声音陌生而高亢,哪怕在那么多牲口的杂音下,也能清晰可闻。
  阮白将他们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记下来,在心里默念一遍又一遍。
  哪怕不明白具体的意思,一个人的声音中也能透露出许多情绪——疼爱、严厉、冷酷、撒娇、欢欣、憧憬……
  结合穿着,和抓住机会看到的各人的面貌,到临近扎营的时候,阮白已经知道了许多信息,只是有没有用还不知道。
  啪!
  空气中又是一声爆响,就落在阮白的身边。挥鞭的依旧是那个少年,不过经过之前的训斥后,这回鞭子没有落在人的身上。
  这回被少年盯上的不是阮白,而是走在他身边的另一个青年。
  阮白不着痕迹地侧过身,和身边被少年顶上的青年拉开一点距离,继续老老实实地把行李从牛马身上卸下来。
  少年用他们的语言高声问了一句什么,看到弓着背的青年一脸茫然的样子,只能用蹩脚的大周官话重新问了一遍:“你在藏什么?”
  阮白微微松了一口气,哪怕少年口音浓重,他也终于听明白了一句话。他从来不怕学不会语言,但至少有个参照,甚至于有个不违背自身的文化传承,总是好的。
  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过诡异,竟然只能用什么流行小说中的穿越来解释。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主人”虽然不好相处,但是显然没有把他们杀掉的打算。只要生命安全有保障,哪怕只是暂时的,那所谓的主人就对他构不成威胁。
  他担心的是周围的环境。信息量的匮乏让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造成了现在的状况,不知道一同为奴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他不能确定在自己向主人伸手的时候,会不会有人背后捅刀子。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越是严酷的环境下,就越是考验人性。
  阮白从来不会把后手交给一群朝不保夕的人。
  就在他暗自思索的时候,被问询的青年伸出一只和他差不多的手,上面是一把草籽。青年嗓音干哑,吐口的几乎是气声:“……饿……”
  少年看到结果,哼了一声,不感兴趣地走了。那是草原上最常见的草的种子,并不多稀奇。想到父亲说要把这些人留到集市上卖掉,用来换取漂亮的丝绸给姐姐做嫁衣,他就朝在煮饭的母亲喊了一声:“饭好了吗?”这些都是姐姐的嫁妆,死了可卖不了钱。他的姐姐是要嫁给部落勇士的姑娘,可不能因为嫁妆少就被人小瞧了。
  篝火堆旁,两个女人正在操持,并没有让奴隶们动手。空气中很快就弥漫开来烙饼的香气,还混合着油香和奶香。
  落到阮白手上的,是一碗热汤,里面没有任何内容,像是煮开的刷锅水,倒是有几点油星。
  空落落的胃里暖了暖,他闭上眼睛和其他人一起蜷缩在牲口棚中过夜。气味确实耐人寻味,好歹遮风保暖。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没法多讲究些什么。哪怕他饿得想生啃了羊。
  睡到后半夜,阮白醒了。
  气温已经和入睡前完全是两个季节,呼出的热气在空中形成白雾,露在外面的鼻子耳朵冰冷。
  身边有微弱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天上的星光和营地篝火远远映照过来的光芒,他看到身边的人正在编草。粗糙的双手东折西弯,看上去很像那么一回事,不消片刻就又散成一堆草屑。
  男人看着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草,眉头皱得死紧,犹如面对一个旷世难题。
  阮白面无表情,连呼吸都没有变化,下意识就伸过去一只手,不仅自己吓了一跳,连对方都被吓得差点从地上蹿起。
  他看着对方一手撑地一手贴腰的动作,不吭声。
  很快,他的手里被放了一把草。草原上最不缺的就是草了。这季节里,枯黄的草到处都是,也不知道男人是在什么时候收集的。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活动双手,很快就搓出了两双草鞋。自己一双,男人一双。
  脚上原本就有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鞋底已经薄得跟没有差不多了,怕是再走上两步路就得散架。脚趾头都露在外面,凉爽得不得了。
  男人的眼睛在夜色里闪着光,里面满满都是惊奇,接过草鞋后,动作有些过分小心地套到了脚上。顿时,原本四处漏风的脚丫子被包裹的严实,热量也能开始积蓄,不再冰冷麻木,甚至都不怎么磨脚。
  男人又递过去一大把草。
  这回阮白终于看到草是哪里来的了。男人竟然把草塞在自己的衣服里,那些草还跟牲口吃的一模一样。
  抢牲口的口粮,这样真的好吗?
  这样的念头只是在阮白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他就算要悲天悯人,也轮不到把牲口当成怜悯的对象。要是牲口们不够吃,饿死了自己分一碗羊汤……
  他猛地一摇头,觉得自己被胃给控制了大脑。现在这情况很明显,那些牲口可比他们这些人要值钱得多。
  手指活动了一番之后,显然多了些热量,再编织的时候动作灵活了许多。
  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让阮白觉得自己手上开了朵花……不对,是多了个喷香的鸡腿的感觉。手指一抖,草茎断裂,男人咧嘴无声一笑。
  原来你也会扯断——阮白瞬间读懂眼神,哼唧都懒得哼唧一声,脱掉破烂的外衣,将编好的草垫绑在单衣外面,再套上破烂的外衣;又卷起裤腿衣袖,在关节处绑上护肘护膝,对男人好奇又渴望的眼神视而不见,卷巴卷巴睡觉。
  闭眼不到五分钟,阮白就被掐醒了。胳膊上像是被野兽咬了一口似的,痛得发麻。
  下手的男人满脸无辜,完全是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脸,递上一堆草。
  阮白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捂着脸低头叹气,在男人的手又要掐过来的时候,赶紧接过草,认命地开始手指翻花编了起来。
  男人呲牙一笑,一口大白牙几乎噌噌发亮。
  形势比人强,他忍!
  护肘编好,男人伸胳膊,阮白给戴上。
  护膝编好,男人伸腿,阮白给戴上。
  草垫编好,男人张开双手……
  阮白一脚踢了过去,看这习惯被人服侍的样子,浑身破绽满满,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混成这样的。
  但是,他可不是小厮!
  男人看阮白没有动作愣了一下,然后大概是反应过来了,竟然扁了扁嘴,委委屈屈地自己穿戴了起来。
  他委屈个毛线啊!阮白大怒,拢了拢衣服,歪头睡觉。眼看着明天又要“长征”,没体力可不行。
  男人整理完衣服,心满意足之余就想炫耀,结果看到被炫耀的对象一点都不配合,手指头又要伸过去,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改而调整了一下位置,替阮白挡了点风。
  鞭子的爆响在耳边响起,阮白下意识就要攻击,好悬想起了现在的处境,动作迅速又狼狈地爬起来,惹得抽鞭子的少年哈哈大笑。
  阮白表面唯唯诺诺,哪怕低着头却连眼神都显得胆小瑟缩,一副标准的鹌鹑样。作为奴隶也没有洗漱这么一回事情,他直接跟着其他人一起排队领作为早饭的一碗刷锅水。
  他捧着碗暖了暖手,然后尽快把热汤喝下肚,淡得没有一点咸味,寡淡不足以形容。细细回味之后,依旧掺杂着让人感到各种微妙的……刷锅水的味道,比起昨晚来,今天早上甚至连油星都没有了。
  奴隶有将近二十人,奴隶主们当然不会给配二十个碗。事实上,他们这么多人,只有两个碗。
  阮白把碗递给身后的人,转身的时候却被盛汤的姑娘叫住了。按照他的判断来说,这姑娘应该是“首领”的女儿,昨天抽他鞭子的小屁孩的姐姐。
  他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看她指着自己脚上的草鞋再比划了几下手势,大概明白了。
  首领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和一个奴隶说着什么,很快大踏步走了过来。姑娘小跑步过去,抱住首领的胳膊甩来甩去,在一旁的首领夫人一脸宠溺的笑容,少年责朝天翻了个白眼,撇嘴走过来对着阮白指了指草鞋,再指了指姑娘:“教。”
  阮白诚惶诚恐地答应了,由不得他拒绝,他也不想拒绝。
  作者有话要说:  柿子(¬_¬):叛徒!
  小白( ﹁ ﹁ ) ~→:说谁呢?
  柿子:╭(╯^╰)╮
  小白╮(╯_╰)╭:有肉吃,要么?
  柿子:╭(╯^╰)╮……(¬_¬)……啊~
 
  第二章 羊毛
  
  作为一个技术人员,阮白的待遇得到了提高,最起码吃到了一口干的。
  首领女儿当然不会只是学习编草鞋,练习用的是羊毛。
  要出嫁的姑娘最大,首领女儿一吆喝,首领的儿子就屁颠屁颠地忙这忙那,各种翻箱倒柜找来姐姐要的各种工具。
  剪刀上有暗沉的颜色。阮白接过手的动作并没有迟疑,血腥味他很熟悉,当然也清楚这上面的干涸的血迹到底是来自于哪里。
  或许是他的亲人,或许是他的邻里,或许是和他无关却有着相似遭遇的人们。甚至于他不需要考虑这些,他所需要知道的是,他是奴隶,对方是主人,他们的立场对立;以及,彼此是敌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