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驿丞》作者:枫香(中)

字体:[ ]

 第六十二章 第一波客人
  
  马蹄铁的争端,最终结束在吵成菜市场的朝堂上。
  由于弹劾言官的准备十分充足,马蹄铁和马镫画得一目了然。能够站在朝上的大人们个个都是学霸中的学霸,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东西,看一眼就能明白。
  对于一般人来说,家用小轿车/马匹还属于奢侈品。可是能够了解阮白两个字代表的神奇的,都是大周这个金字塔最顶端的一小撮人。这些人哪怕不是出身世家名门,那也是家有恒产的新贵。对他们来说,豪车/良马属于必备品,另外还有一些老爷车/老马,或者是童车/小马驹。
  找出一两匹哪怕损失也不心疼的马匹,来做实验,真是一点负担都没有。
  虽然皇帝小老头表示这件事情一定要交给皇家来,可是作为贴心的臣子们,还是有大量的人“与君分忧”。于是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尤其是武将们的感受最为深刻。在试用过后,他们非常慎重地发现马镫的作用。这种装备的出现,将在战场上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而将骑术作为君子必修课的文臣们,感受更加明显。有了马镫上马下马更加容易,控制马匹也更加灵活,还能令身体更好的和马身贴合,保证自己在马匹高速奔跑的时候不被轻易地甩下来。有了马蹄铁,马匹跑起来更加轻松稳健。
  文臣撸袖子:老是被一群莽夫们看不起,让你们造骑马是一种何等高雅的运动!
  盏茶时间,文臣们被上将军一人全部挑落马下,其他武将们连跟毛都没捞到。
  实验发展到“实战演练”这个阶段,阶段性实验也可以告一段落。结果那叫一个详尽详细。不同年龄段性别品种毛色……好吧,跟毛色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保证最终放到御案上的实验结果,是现阶段短期内能够得到的最完善的版本。
  不过由于长期效果还待实践,尤其是马蹄铁。和马镫立竿见影的效果不一样,他们总觉得马蹄铁会怎么样还得经过更长久时间的考验。所以经过研究决定先弄个试点,试点范围选择了顺阳驿,和顺阳关的一部分战马。
  当然和这个命令一起送到的,还有大把的赏赐和六匹马,钉好了马掌安好了马镫的那种。
  这时候的顺阳驿已经进入初夏。顺阳驿也迎来了第一波正式的客人。
  阮白第一次出任客栈掌柜的角色,从硬件到软件都到位极了,如果除去趴在门口把客人吓尿的懒洋洋的“雄狮”,再撇开两只站起来能抱住腰的“半成年狮子”。
  客人不是田凯复,这人最终被户部给要走了,如今已经不是言官,短时间内是不能四处跑了。
  不过客人中有一位阮白的老熟人,小喜子。
  不过半年没见,之前还是没有褪去儿童外表的小喜子,如今已经完全是个少年郎了。
  见他下马,老三站起来向他走过去,跟在小喜子身边的随侍们紧张地把手按在刀柄上,至于京官们则全都呆住了。
  小喜子阻止他们:“别动!”又转回头对老三说道,“这是老三还是老四?还记得我不?”
  阮白往老三边上一站:“这是老三。诸位远道而来,把行李马匹交由我们带下吧?驿站内已经安排好了饭食,还请入内享用。”
  老三的鼻子抽了抽,大概是认出了小喜子的味道,转身去叼马的缰绳。它牵驴子赶羊可利索了。
  小喜子就看着自己骑过来的马给狗牵走了,马竟然一点反抗都没有……
  老四依旧懒洋洋地趴在地上。西北的初夏远远谈不上热,暖暖的风吹着有点犯困。它张着嘴打了个哈欠,露出来的长长尖锐得像小匕首一样的牙齿,让没见识的城里人两腿哆嗦。
  大胖小胖微微张着嘴,看着另外几匹马,“狗”视眈眈。和傻玩的童年期不一样,如今已有半岁大的小家伙们正是看什么学什么的时候。看到狗爹牵马,当然自己也要来一发。
  马被狗牵走了。
  没见识的城里人被乡下人阮白领进了屋,除了小喜子之外,全都还凌乱着没缓过神来。
  赶了一路他们已经十分疲惫。原本跟在阮白身后的四名驿户,分别将他们带回各自的房间洗漱,之后又很快引领他们到饭厅吃饭。菜色很简单,小米饭炒蔬菜和肉汤。
  意外的,味道竟然很不错。小米饭很烫很软和;蔬菜里放了一种菌菇一起炒,又香又鲜美;肉汤更是火候足足的,里面还放了豆腐和蔬菜,看上去吃上去都很丰富。
  几个第一次离京,一路过来“历经磨难”的京官们,原本还打算在见到阮白之后好好找找茬,结果在门口先是被老三一家吓得腿肚子转筋,现在……
  “还有吗?”
  驿户们很知机地接过饭碗:“还有,小人这就去给大人添饭。”
  “菜还有吗?”
  “菜有,汤也有。”
  等京城的老爷们想起来还要寻衅滋事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肚子溜圆躺平了。奇怪了,怎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菜色竟然比京城的酒楼还好吃?一定是他们饿了。没错,饿的时候吃什么都好吃。
  阮白其实一眼就看出那些人的不怀好意,这些人明显还和小喜子不太对路……希望他们快点回去吧,驿站刚建成没多久,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接待完毕,小喜子宣布调令,文绉绉的一大段华丽又押韵的话下来,阮白明白了,他这是升官了。理由是因为马镫和马蹄铁。一同来的六匹马也是属于这个顺阳驿的,然后顺阳驿升等级了,变成五等驿了,然后可耻地只加了一丁丁薪水。
  另外,阮白第一次见到了银子。不对,是来到大周后,他第一次见到了白花花的银子!赏银二十两,折算了一下购买力,阮白不再腹诽朝廷小气,而是感慨自己生在一个整体都透着穷酸的国家里。这样的生产力水平,其实有钱又能怎么样呢?是能买到电饭煲,还是能够买到电脑?
  淡定的乡下人阮白,又一次让城里人失望了。他们原本以为这么多钱,能让阮白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呢。
  不过小喜子没顾上其他几位。这次他们来这里,给阮白发的只能算是顺带的小礼包,真正的大礼包是曹大人的。现在时间还早,他们完全可以抓紧时间把正事办完。
  他们骑来的马被带去休息了,现在骑的是顺阳驿里的马匹。刚才那顿不算早饭显然也不是晚饭的饭,吃得太撑,这会儿上马都有些不太利索。不过驿户们知机,将大人们一个个扶上马,还注意保持了大人们优雅的身姿。
  小喜子一行总算能够不失体面地出门,但是想要像之前那样快马赶路,已经做不到了。他们只能让马匹在官道上慢悠悠地溜达,速度介于散步和小跑之间。这种速度让他们更好地体会了一下这一段不一样的官道。
  不得不说,白牙树真的是一种生命力顽强又有高颜值的树木。
  小喜子一行经过的时候,距离这些树苗栽种下去还没几个月,原本这些光秃秃的树苗,如今已经长满了绿叶,哪怕并没有很高大,看上去也不粗壮,但是完美的伞形让这些树苗看上去十分精神。树荫下还开着不少艳丽的花朵。
  一个乡下地方的官道竟然搞得跟花园子一样漂亮——城里人京官们把鄙视的眼神又收了收。
  小喜子把这些人的变化全都看在眼里。一路从京城出来,这群人除了抱怨就是抱怨。赶路哪有不辛苦的?还一个个要求多多,都当是在自己家里呢?
  他也懒得提醒这些人,要是真小瞧了那位阮大人,吃亏的一定他们自己。等一会儿把正事办完了,他今天得找个机会单独见见阮大人。羊油很好用,就是太不经用。另外,干爹也让他和阮大人交好。
  他微微皱了皱眉。以他对干爹的了解,区区羊油根本就不会被干爹放在心上,一个小小的驿丞就更加不会被干爹关注,所以阮大人究竟是还有其它什么地方,值得被他干爹那样的人盯上的?这对于阮大人来说,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其他人根本就没看出小喜子的走神。一个小太监有什么好关心的?而且自从他们踏入关城后,眼睛就有些不够用了。
  一座在印象中应该无比蛮荒落后的边塞,竟然会这么干净整洁!
  是的,就是干净。往来的士卒辅军们,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衣服也很干净,哪怕身上有汗水,也没有带出一条黑色的沟。反倒是他们这一路风尘,在顺阳驿的时候,他们也就是稍微洗了洗手脸,现在看上去倒像是最脏的。
  街道两边种着一些花草,街上有人在来来去去地扫地洒水。仔细一看,往来的客商竟然不少。就从他们从城门进来这么一会儿,边上已经路过了两个中型商队一个小型商队。路过一个路口,就能看到商业街,短得一眼就能看到头,也没有什么吆喝声。但是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
  一个京官还在感慨万千,突然眼神一凝:“咦?”那不是平西王世子么?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乡下人真会玩
  小白·驿丞·导游:这是行道树,等树长大了,这条路就能变成林荫大道。
  小白·驿丞·导游:驿站的房间规定了就是这样,不能改没办法啊。
  小白·驿丞·导游:房间里的花都是山里面的野花啊,怎么能污了大人们的眼睛呢?
  小白·驿丞·导游:我这个叫抽水马桶,你们用不习惯还是用茅坑好了。
  没见识·京官:好像被欺负了。
  
  第六十三章 集市
  
  楚昊正在逛街,并不是他的事物不够繁忙,而是讨好自家二狗是重中之重。任何事情都没有他家二狗重要,更何况他只是抽出些许时间来逛一下集市。
  好吧,这实在不像是一个集市。没有叫卖,没有太多的人,卖的东西也很乏善可陈,但是顾客并不少。
  现在每隔半个月,关城内就会开辟出一小块地方,提供给附近的居民买卖一些蔬菜等物。有些脑子动得快的人,还会带上针线等物,来给士卒们缝补衣物。
  不过现在这次是最后一次。关城毕竟不是普通城市,不可能长期允许一般平民逗留。
  缝补衣裳的都是些少妇姑娘,她们手脚飞快,缝出来的针脚细密,哪怕是打个补丁也尽量选颜色一致的布料。经过数次缝补的衣物,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一个士卒接过衣服,夸赞道:“大婶的手工活真好。”
  缝补的大婶客气道:“这个算什么呀?都没给你绣花呢。”
  “唉,可惜以后就不能找大婶缝补衣服了。”士卒的衣服用料厚实耐磨损,可是再怎么样的布料,都经不起天天汗水浸泡,和各种训练带来的磨损。
  不过军中发的衣物有限,特别是作为远离京城的军事地区,因为不放在大佬们的眼皮子底下,就算被克扣掉点什么,也没人发现;哪怕是以曹大人之能,也只能保证自己的曹家军的用度,其他非直系军队,只能保证基础供应。遇到楚昊这样的上司,不仅不克扣份额,还能自己找门路,给士卒们谋福利的是极少数;更多的是在本来就有限的配给下,还要喝兵血。这就造成很多士卒们的衣服并不统一。
  “嗯?小哥是要调去别处了?”补衣服的大婶不解。
  士卒挠头:“没有啊。不是说这次是最后一次集市了吗?”
  “下次集市改在十里外,原本的荒驿那里,就在现在的顺阳驿对面。认识?”回答他的不是大婶,而是等在边上的楚昊。
  士卒没看清楚人,直接低头道谢:“认识认识,每天跑步都要经过。多谢你啊,不然我还不知道这事情呢。”
  没错,现在跑步是顺阳关全体军人的必修课。经过一段时间的长跑之后,军官们发现士卒们的体力更好,也更加有耐力。这两项是士卒在战争中活下来的重要条件,必须立刻加入到日常训练之中。
  大婶看到楚昊,赶紧放下手中士卒的衣物,从边上的背筐中拿出两个大包袱,站起来递过去:“千户大人,衣服已经做好了,您检查一下。”
  千户!士卒一愣,抬眼就看到在他身边的人竟然是楚昊,整个人都愣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