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到女尊文里搞男同真的大丈夫?+番外 作者:廊子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穿越到女尊文里为了改变悲惨命运而发愤图强的可歌可泣的故事。
月小白向来是一个正正直直的直男,你问他为什么会弯?
月小白:因为不想生猴子!
 
世界观不同怎么求生存?女子为尊怎么求男权?周围都是受怎么找个攻?墙头总想占便宜自家男人却不吃醋怎么办?在线等,急!
这是一段辛酸的奋斗史,爱情和事业都要两手抓,世界观还不能被带歪,月小白感觉自己每天都活得很辛苦。
当一切尘埃落定时一直在维护自家人反对女主开后宫的月小白才明白过来:原来我才是开后宫的吗?
原本设定只是普通的穿书文,结果脑洞越开越大……
忠犬竹马攻X外冷内热受 (双重人格注意)
 
内容标签:穿书 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漠白,孟天渊 ┃ 配角:弥花凤,蓝雅莲,孟天堑,水悠然 ┃ 其它:
==================
 
  ☆、 第一章
 
      
  “教主,起床了,教主?”
  小心翼翼的呼声伴着轻柔的叩门声传来。床上的男人紧了紧被子,一把抓过地上的靴子扔了过去。快准狠的在门上留下一声巨响,外面的人立马就不吭声了。
  得到这样的反应后,月小白反而痛苦的捂住了脸。天知道他现在多想外面的人一脚踹进来,大吼一声:“你丫的皮痒了是不是?!还敢给老子乱扔东西!分分钟灭了你啊!!”
  别怀疑,月小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抖M,他只是还没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
  对,他就是如此狗血的穿越了。没撞车、没跳楼、没掉下水道、没遭雷劈,仅仅睡了个觉就特么的穿越了!!
  前几天他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小心翼翼做足了充分心理准备的走出去,再好不容易得知了被自己魂穿了的这个倒霉催的家伙的名字和身份后,又很可耻的钻了回去。
  尼玛啊,穿越到女尊文是几个意思啊?!!
  没错,这确实是一个一女n男的女尊小说,还特么可耻的里面的男的都生了一堆孩子还喂了奶的那种文!!!
  月小白表示他是个正儿八经身心健康的直男!就是说不搞基、不变态、不宅、不控妹子的新世纪稀有好骚年!连□□都没有几次的处男他为此感到自豪啊喂!也不辜负了他亲娘给他起的如此正直的好(?)名字。
  所以,他看这种变态到颠覆男性世界观的小说完全是被、逼、的!!
  事情的缘由是他学姐要拍一个突出女性魅力的舞台剧。如何突出女性魅力呢?当然勾引,阿不,吸引的男人越多越突出了。都说女尊和女强只有一字之隔,所以学姐就直接扔给了他本女尊小说让他改成剧本。抄袭要不要这么□□裸光明正大啊我说!!
  看着那本名叫《穿越之逐个击破》的小说的有着笑得灿烂的萌妹子的封面,虽然那妹子明显就是从网上随便找的印上去和内容没半毛钱关系的,但看了内容的月小白一边胃绞痛一边摔书咆哮道:“你对得起那么正经的书名和萌妹子吗?!”
  看完那本小说的当天晚上月小白就做噩梦了,然后第二天就穿越了......
  这简直就是噩梦成真啊有木有?!!
  简单来说,月小白好死不死的穿成了剧中的主要人物之一。不要以为穿成了主要人物就有多了不起,这个主要人物恰恰就是被女主攻略的男人之一啊我擦!在女尊文里连个扫地的,不,只要是个雄性生物都有被女主调戏的危险啊我说!!更别说众多男后宫妥妥的就是为玛丽苏女主生猴子的命啊!!
  月小白现在的这个身体叫月漠白,你没看错,他们俩的名字就差了一个字,这也是学姐非要把剧本让他写的原因之一。月小白保证,像其他什么自己文采好、人帅、靠得住的理由都不如一个她懒得写而自己好欺负来得真。话说回来为什么只差了一个字感觉如此不同?!
  月漠白是魔教教主,魔教就是那种各种小说里频繁出没、无恶不作、血腥残忍却还受很多作者喜爱的魔教。教主就是那种各种狂拽酷霸炫、严重抖S属性、万年备胎接盘侠还被各种妹子默默爱着的教主。按理说成为这么一个人生- yín -家的人物,月小白应该感到很高兴,但自从看过原文他现在只感受到深深的苦逼。
  原文中,这个教主不但被女主强上白给了女主七成功力变得连手下都打不过,还被教众背叛失了教主之位到处逃命,更过分的是最后还被人□□了啊□□了!而且他觉得作者完完全全把这个角色的性格写崩了。冷漠吧,一被女主调戏就炸毛。抖S吧,被强上了之后反而倒贴了!这完全就是需要吃药的节奏啊!
  也许是感觉这样在床上一直窝着也不是办法,月小白默默地走下床开始穿衣服。月漠白很喜欢白色或是银白色,他的衣柜放眼望去满满的全是白茫茫的一片。而月小白本身是很讨厌白色的,因为难洗。
  随便挑了几件披上。月小白推开门一出去就看见候在外面的男童迎了上来,眼神激动地望着他。张了张嘴最后却也只是行了个礼:“教主安康。”
  月小白点了点头问道:“应儿,现在几时?”
  这个小童的名字月小白记得,因为他是被女主调戏过的男性中唯一一个没收入后宫的,其他没提过名的不算。应该说幸好女主的三观还正常一点没有对未成年下手还是她不喜欢正太呢?
  “已经正午了,教主要用餐吗?”
  “不。”都睡了一个上午了他现在反胃:“马上把教中各堂主、长老、护法,能叫来的都叫到大堂。”
  “这是?”应儿惊讶的睁大眼。
  “不该问的别问。”月小白不知道他是不是冷着脸说出这句话的,但应儿的脑袋一瞬间就低了下去。速度快到月小白都担心他的脖子。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已啊。算了,反正这个教主的性格本来就是冷酷无情的那种。遇到不知道怎么应对的事,面无表情的装逼就可以了。
  很快,魔教的大堂就聚集了很多奇形怪状的大众脸们。因为魔教的剧情是从女主来到魔教开始的。而女主的主线又是泡汉子,不知道是不是作者能力的问题——这里我们先不探讨玛丽苏小白文的作者有没有文笔这个问题,除了几个被女主泡的汉子和反派还有反叛这件事,魔教的其余人包括其余事一点都没提,于是长相什么的就由大众演员自由发展了吗?!作者大人您能不能上点心?!
  月小白一眼扫过去就知道这里面没有主线或支线人物。因为凡是和女主扯上关系的即使是情敌也是很好看的——月小白始终认为作者把情敌写好看是为了突出女主的心灵美。而底下这群人明显就是长残了。难怪说月漠白是魔教第一美男子,有你们这些家伙对比着能不是美男子吗?!
  但月小白还是有些收获的。比如说这些人面对他时那种隐忍的表情,就很能说明月漠白这个魔教教主的不得人心。估计平时都是用武力镇压来着,也难怪一失了武功就被反了,还要女主带着后宫们来救。他要是这教主早就自裁了。不对,他现在就是这个教主,所以他要在悲剧发生前自救。
  也许是作者写着写着也分不清要写女尊还是霸道教主爱上我了,光从魔教来看根本看不出这是女尊的世界。比如他月漠白是个纯爷们儿还当上了堂堂魔教教主就很能说明问题。
  月小白此时明显就是在跑神,但他这种沉默在长时间深受月漠白高压政策的众教徒面前就是无形的压迫,使得他们不停的在想自己究竟做过什么缺德事。就在众人快被自己的冷汗淹死时,终于出现了一个人打破了僵局。
  一个黑衣男人走了进来,在离月小白五步开外的地方跪了下来:“左护法孟天渊执行任务归来,拜见教主。”
  声音掷地有声,不卑不亢,成功把跑神的月小白拉了回来。
  月小白回过神,盯着那个黑脑袋陷入了苦思:这货谁来着?好像是挺重要的什么人来着。其实不能怪月小白人家自报了家门也想不起人家。因为这文是以女主第一人称写的,通篇都是女主对各种美男的意- yín -。连称呼都是甜心啊、可人儿啊、媚人儿啊之类的让人一听就全身不舒服的那种称呼。对了,月漠白的“爱称”叫驴子,因为他的脸总是拉的比较长,脾气还挺大,不得不说还挺形象。但想到以后自己都要被一花痴女“驴子,驴子”的叫,月小白还是一阵恶寒。
  “把头抬起来。”月小白听到自己清冷的声音传出。
  孟天渊抬头,一双幽黑的眸子望了过来。剑眉入鬓,眉目英挺,健康的麦色皮肤充满着爆发感。五官端正,表情严肃,一眼看过去就像个正派人士一样。这种人在女主那美男一抓一大把还都是以精致柔媚之类的当形容词的后宫里真心不容易。只能说女尊里的主流男性审美真是......无言以对。
  月小白想起这人是谁了。就是他把女主带回魔教的,然后那女人就开始在魔教中到处收后宫,到最后这倒霉教主的手下中能称得上好看的给了名的都入了那女人的魔爪。月小白想捂脸,这到底是魔教啊还是高级青楼啊。
  但不得不说孟天渊这个左护法还是很忠心的,在日后不但冒着生命危险救月漠白,而且当月漠白被其他后宫欺负时还义无反顾的保护他。真真感动魔教的好护法。
  综上一句话,月小白对这人的感情很复杂。
  “任务怎么样?”戏还要演下去。
  闻言,孟天渊皱了皱眉,表情有些不忍,但还是道:“右护法的身孕已经打掉了。”
  月小白顿时就懵了。身孕?!打掉了?!他怎么不知道?!这剧情进展的颇快啊!!
  像是为了回答他心中的问题一样,男人又开口道:“因为教主前几日闭门不出,刑法和教规又是火长老管理的,所以并没有告知教主。”
  月小白突然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揉了揉太阳穴道:“把他从牢里弄出来,好生伺候着。”
  为什么女主会来魔教?因为她勾搭上了魔教右护法弥花凤,还搞大了人家的肚子。但是魔教教规明确规定教中男子不得嫁,女子不得娶。这怎么说怎么别扭啊,反正就相当于可以随便和别人发生关系,但就是不许有实质性关系。一个个都是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耍流氓。而在这种规定下,被弄大了肚子的弥花凤就理所应当的被抓了回来,女主也就死缠着孟天渊把她带了回来。
  所以说,现在只要看住孟天渊不让他把那女人带回来不就行了吗?!
  月小白突然目光灼灼的看向孟天渊,用他自以为很温柔的声音说道:“天渊啊,这几天你在我房门外候着,哪儿都不、许、去。”
  弯了弯眼角,月小白觉得现在自己看上去应该亲和不少。但他哪知道,平常一直冷着脸的月漠白一旦笑起来就是要找一个人麻烦的意思。所以他这个笑容完全带来了反作用。看底下一群惊恐脸,月小白感觉自已以后不能再好好笑了。这不逼着人当闷骚吗?!
 
  ☆、 第二章
 
      其实魔教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月小白一回房就看见躺他床上的一位病怏怏的柔弱美人。
  先入眼的是一头灿烂的金发,发丝散开凌乱在半遮半掩的白皙胸膛上。那张有些苍白的脸偏似女性,柔美到极致又天然带着点邪魅。紧闭的眼睫微微颤抖着,眼角带着些晶莹。绝对的我见犹怜。但月小白对这种娘炮没兴趣。不知是不是换了个有内力的身体,他的感官灵敏了许多。房中的血腥味、草药味和牢中的腐臭、铁锈味在推开门的那一刻一起涌来。月小白的脸一下子就阴了下去,有轻微洁癖的人你伤不起啊!!
  “他怎么会在我房中?!”
  带了点火药味儿的语气把身后的应儿吓了一跳,男孩颤颤巍巍的回答道:“右、右护法在教中时都是与教主一起就寝的啊。”
  月小白又愣住了。他怎么就忘了这个教主是个不能与女人*合否则就会失去七成功力,所以把自己养成了个断袖的货!
  尼玛,作者绝对是看鹿鼎记看多了。
  月小白看了一眼床上的人,默默得出一个结论:他一定是个攻。可这个结论一点安慰性都没有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