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姿势不对起来重睡 作者:好多只锦鸡

字体:[ ]

 
 
文案
一朝回到十年前,姚宇还是姚宇,付晓涛却不见了
 
+++++++++++++++++++++++++++++++++++++
虽然标签上打着重生
看上去很高大上
其实还是
种田文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宇,付晓涛 ┃ 配角: ┃ 其它:HE
 
 
 
 
  第一章
 
  “姚宇,姚宇!起来了,行李收拾了吗?”
  姚宇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眼睛,眼神放空五秒钟之后一咕噜坐起身惊道:“妈!?”
  “诶!怎么了?”老妈被姚宇一惊一乍的样子吓了一跳,“睡傻了?我问你行李收拾了吗?”
  “什么行李?”
  “上学用的行李啊——”老妈环顾四周,眼神从电源没有关处于睡眠状态的电脑上转移到揉成一团随便仍在地板上的沙滩裤,最后落在发型睡成冲天刺猬状的姚宇身上,无奈的说:“一点没收拾是吧。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马上要开学了要调增作息时间,你昨天几点睡的?”
  “加、加班回家两点了吧……”
  “什么?”
  “……我是说两点多睡的。”
  “明天就去学校报到了看你在宿舍睡不着怎么办,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别傻了吧唧的了,眼看要上大学的人了还糊里糊涂什么样子。”
  老妈一边碎碎念一边开门出去了,留下姚宇光着膀子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
  不过有一点需要强调,虽然这里的确是姚宇的房间,但是准确一点说是他大学毕业之前的房间。
  妈的这儿是哪儿?现在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会这样!?姚宇在心中怒吼。他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穿的内裤,果然是高考之前老妈为了给他鼓劲儿买的那条必胜内裤,虽然最开始很抗拒一点不想穿,但是考分出来发现上第一志愿绰绰有余的时候他就爱上了这条内裤,隔三差五就穿一穿,求个心理上的占地高峰。
  但是他还记得这条内裤大二的时候和付晓涛一起出去旅游的时候他落宾馆里就没了。
  恩,说到付晓涛……
  姚宇赶紧跳起来四处找手机,都说人类在找手机的时候样子格外的可怕,姚宇现在的样子更甚,从枕头下面拽着手机链把手机拖出来,推开滑盖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日日期是20xx年9月9日!
  “我勒个去……这不是十年前吗!?”
  姚宇看着自己的手机,十年前还不是苹果成为街机的年代,当时滑盖手机还很流行,翻盖满大街,诺基亚得意洋洋的坐着手机界老大的宝座,而且当时它的噱头也不是能砸核头。他记得这手机还是从老爸淘汰下来的,上大学之前拿到了人生第一个手机当时开心得不行。
  姚宇握着手机想赶紧给付晓涛打电话,但是打开通讯录里面只有老妈和老爸两个号码。
  “不应该啊……”姚宇自言自语,办号的时候是他和付晓涛一起去的,办完立刻就互相存号了,难道是手欠给删了。不过在姚宇看来这都不是事儿,付晓涛从来没换过号,十年间打过无数次的电话号姚宇倒着都能背下来。
  1387277……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再打一遍。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又打了一遍。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你逗我!?”姚宇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久,“空号!?”
  人工台自然没有给他半点反应。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放下手机,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先穿上衣服之后去付晓涛家找人。
  从地上的衣服堆里随便翻出两件看上去还算符合现在审美的衣服,穿上的时候总觉得有股若有若无的汗味。姚宇想起自己从前还真挺邋遢的,还是大学的时候有个室友是一不仅有点洁癖还挺有眼光的哥们儿,跟他一起住了四年耳濡目染慢慢的也会收拾自己还能像模像样的做点家务了。
  但是看看现在……姚宇看着T恤胸前印着的大大的狗熊图案,摇了摇头。
  老妈在客厅擦玻璃,看姚宇从卧室里走出来随口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去找付晓涛。”
  “付晓涛?”老妈把半个身子从窗框外面收回来,“高中同学?”
  “付晓涛啊妈,付晓涛!”
  “别说那么大声我听得见,我问你付晓涛是你高中同学么?”
  姚宇愣住了,老妈反应太真实,毫无伪装痕迹,仿佛是真的不认识付晓涛这个人。
  从起床到现在短短20分钟,姚宇已经受到了数次打击,但是不论是一觉醒来又回到十年前了还是打电话发现付晓涛手机号是空号,都没有老妈说不认识付晓涛这件事情来的可怕。
  “等等等等,妈……你知道付志云付叔叔么?”
  “嗯……不认识。”
  “那于燕阿姨呢?”
  老妈一脸疑惑的看着姚宇,回答都懒得回,接着回去擦玻璃了。
  姚宇转身跑去书房,凭着记忆从书柜顶层把相册翻出来,哗啦哗啦翻了一半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想找的那张照片,但是看到之后他整个人都傻了——本来该有付晓涛兄妹俩的地方被一丛灌木给取代了,这应该是他、付晓涛和付晓笙三人的第一张合影,现在就剩他一个人傻呵呵的笑着站在一丛灌木旁边手里还握着糖葫芦。
  姚宇记忆中第一次见到付晓涛是五岁的时候,那时候他老爸从一所学校调任到另一所学校做教导主任没多久,有时候怕他一个人在家太危险就会带着姚宇去学校,他在楼上工作,姚宇在下面操场玩。当时付晓涛的爸爸是学校副校长,隔三差五也会带着家里的龙凤胎来学校,正巧那一天姚宇就和付晓涛碰到了。
  当时姚宇自己一个人坐在双杠上晃腿,一边打量着操场旁边种的不知名的树上结下来的果实。付晓涛带着付晓笙走过来的时候他看那颗摇摇欲坠的小果子看得正出神,被搭话了之后差点吓得从双杠上掉下来。
  “你是怎么上去的?”付晓笙仰着头问,五岁的她还没有双杠高,谁都想不到后来她一不小心窜到了178cm,穿了高跟鞋几乎跟姚宇平齐。
  “啊啊啊————!?”姚宇在双杠上晃了一下,好容易稳住身形之后才有时间低头看着站在双杠下的兄妹俩,“你们是谁?”
  “我叫付晓涛,这是我妹妹叫付晓笙,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姚宇!”姚宇从双杠上跳下来拍拍双手,“你想上去吗?”他问付晓笙,付晓笙赶紧点头。
  付晓涛总说姚宇最开始肯定是对付晓笙有好感的,毕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连正眼都没给自己一个,一直围着付晓笙转,把付晓笙教会了上双杠之后就撇手不管了,也跟猴子似的爬上去还贱兮兮的非得挨着人家小姑娘,然后还自以为有绅士风度的给付晓笙指刚刚看到的那颗小果子,完全忽略了在一旁散发着孤独的怒气的付晓涛。
  等大人们开完了会出来操场找孩子的时候,就看见三个小家伙跟三颗穿成串的团子似的挤在同一条双杠上,一人手里还拿着一串糖葫芦。
  “糖葫芦哪儿来的?”老爸问姚宇。
  “付晓涛买给我们的。”姚宇指着操场栏杆外站着的小贩,“外面有卖的,一人一根。”
  “说谢谢了吗?”
  “说啦!”
  一旁的付志云问:“姚主任这是你家儿子?”
  “是啊,正淘的时候,没事儿就跟猴子似的上蹿下跳。”
  “挺好的,我家孩子就不爱动弹,天天在楼上窝着看动画,也不知道有什么可看的。”付志云一摸兜,拿出来正好带来单位的照相机,对三个孩子说:“下来照个相吧,新认识的小朋友以后多在一起玩一玩。”
  ——然后就有了那张照片。
  可惜现在只剩下了姚宇一个人。
 
  第二章
 
  姚宇一直最自信的一点就是适应环境能力超强,他花了一整天消化这件事情,之后失眠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再起来,便已经开始盘算起有没有什么大学想做但是没做成的事情,这次一定要重新来一遍。
  不过有一点他怎么也适应不了,就是没有付晓涛在旁边这件事。
  新生入学报道当天,姚家爸妈把姚宇的行李帮忙搬上楼,又把儿子往报道处一扔,两个人就着急忙慌地去过二人世界了,姚宇一个人在太阳底下排队将近半个小时才终于排上手续,可是入学手续办完轮到交寝室费的时候又想起钱包被爸妈跟行李一起送宿舍去了,于是只能折回宿舍去取。
  商管院大一和大二住的是学校最老的宿舍楼,没有电梯,姚宇住最顶楼六楼,虽然的确是冬暖夏凉的好屋子,但是因为楼层高设施又破,经常早晚洗漱水都压不上去要去四五楼抢地方。再次走进这栋大三之后就以为再也不会来的破楼,姚宇使劲吸了一口气——没错,就连楼里那股男生宿舍的臭味还是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走进宿舍,果然其他两个人已经在了,本来宿舍是四人寝,但是有一个哥们儿从一开始就没来报道,所以一直是姚宇和其他两个人一起住,剩下一张床算是放了四年杂物。
  “诶,第三个来了啊。”姚宇对床的先停下铺床的动作回过头打招呼,“一床还是四床啊?”
  “一床姚宇。”
  “我三床,三床宋东升,H城人。”
  “我本地的,二床哥们儿叫啥啊?”
  姚铭早就收拾好了东西,正在桌前吃面,硬是咽下嘴里那口面才回话:“我叫姚铭。”
  “那咱俩本家啊,估计你篮球打得不错?”
  姚铭一翻白眼:“不会不会一概不会。”
  姚宇跟宋东升都笑,姚铭就在这阵笑声中继续淡定地吃他的面。
  算起来,毕业之后和姚铭都是S城本地人倒还是总能见到,偶尔出来喝个小酒吃个小菜,但是宋东升一毕业回老家工作,除了同学聚会,基本上都没怎么联系,听说是后来自己单干,还有点名堂。
  姚宇拿了钱包回去交寝费,临走前宋东升问他是不是要去食堂,姚宇拿钱包敲敲门框说:“你今天可别吃炒面。”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炒面?”
  “就长了张现在想吃炒面的脸,我不去食堂,来拿钱包交寝费的。”
  “那算了一会儿我自己去吃。”
  “记得千万别吃炒面!”想起宋东升当时报道第一天晚上吃了食堂两碗炒面,结果晚上就上吐下泻折腾到两点多,老楼十一点熄灯,辛苦姚宇跟姚铭两个借着管楼下宿舍阿姨借来的手电筒的光亮帮宋东升扫地换床单,没少遭罪。
  等晚上五六点大家该收拾的收拾完,该逛校园也逛完,六点半刚过,从走廊另一头就开始有人喊商管院各班的寝室长呢,都出来一下,开个小会。一听寝室长这三个字,姚宇立刻自动装死,大学当了四年寝室长,什么好处没捞到还没事儿就得下楼跟楼长大妈赔笑脸,比如这周宿舍没打扫好是我们不对,求您别扣分太狠下学期我们不想住厕所对面balabala……
  “谁去?”最后宋东升还真没买炒面,带了个蛋饼上楼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