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番外 作者:江湖太妖生

字体:[ ]

 
  【文案】
  小受古穿今到现代跟小攻种田的故事
  内容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真,修天宇 ┃ 配角:修家和韩家 ┃ 其它:江湖太妖生
    ==================
  
  第1章 十方世界
  
  韩真遇到修天宇的时候,已经流浪了五六天了。
  他刚醒来的时候头晕恶心,差点把胃都吐出来,吐完了看到周围的环境,恍惚了好半天。
  这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环境了,身体也不是他自己的。当他在那个明亮到吓人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整个人都有些震惊。
  这副身体看上去年纪并不大,根据残留在他脑海中残破的记忆碎片中的提示,这个身体原本的名字跟自己一模一样,不但名字一样,就连长相,居然也跟自己一样!!
  当然,像的是他年轻的时候,而不是他死的时候……
  对了,死……
  韩真伸手探向自己的领口,他脖子上原本挂着一枚老旧的玉印,玉印上有四个篆体字,写着“十方世界”,这枚玉印是他爷爷临死之前交给他的,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给别人,哪怕是他的父亲!
  又是这枚玉印,导致他家被人诬陷,女眷和未满五岁的男子全部流放,剩下的则被斩杀,血流成河!而十岁的他因为从小身子弱,被当成女孩儿来养,则逃过了这一劫。
  也是这枚玉印,让他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富家小公子,成了在苦寒之地劳作的贱民!
  那时他只是懵懂,知道那群人一直再寻找着什么宝藏,没有人留意他脖子上戴着的这枚劣质的玉印。可是他知道,这是爷爷给他的,让他死都不要交出去的东西,就是那群人想要寻找的!
  他在湿瘴之地生活了十年!遇到新帝登基大赦天下,他和剩下不多的亲人离开了那里,然后找了个偏远的村子定了下来,打算就这样过了余生。
  他每天辛苦的劳作,二十几岁的人老的跟四五十一样,就连娶妻都不敢,就怕自己不小心把玉印的事透露出去,惹来杀身之祸!可是那群人仍旧没有放过他们,在一个夜晚,大火映红了半边的天,整个村子哀嚎之声四起,然后被铁蹄踏为平地!
  韩真不知道这枚玉印里面究竟藏了什么样的秘密,导致他家破人亡。但是毕竟已经跟随了自己几十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静静的抚摸着这枚玉印,思念着自己的亲人。
  不是不想复仇,而是他真的太弱小。一个商户家的公子想要与暗中的那股势力对抗,完全是以卵击石!
  但是,那群人过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放过他!
  烈焰灼身的痛苦如今还清晰的印在脑海里,可是他却占用了别人的壳子,出现在这么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探向领口的手抓了个空,韩真的脑袋嗡的一声。他赶紧再次看向那面镜子,却发现胸口处多了一块淡青色的印记,形状怎么看怎么像那枚玉印上面雕刻的图案。
  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手指轻轻碰触那块印记,脑海中刚想到这是什么,就突然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韩真惊讶的啊了声,向四周看去,发现自己所站的地方是一个野外的小亭子。
  这个亭子真的很小,两根亭柱之间的距离只有双臂展开那么长。亭子的中间有一口井,井沿用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青石砌成。井口架着辘轳,上面缠满绳子,挂着一只打水用的木桶。
  亭子周围一步距离的范围内长着郁郁葱葱的野草。韩真就站在野草上面,脚底的触感绵软,十分舒服。
  再往外就是一圈浓郁的雾气,外面究竟有什么东西,便再也看不清楚了。
  往上看,就是碧蓝的天空,还飘着几朵白云。但是目及之处也犹如井底之蛙一般,只能看到这一方天空,其他的地方仍旧被雾气笼罩。
  韩真以为自己误入了什么仙境之类的地方,一惊之后产生离开的念头,然后眼前一花,又出现在一开始那间有着镜子的房间。
  “这,这是……”他整个人都惊呆了,脑海中涌出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除了自己小时候爷爷曾经说过的宝藏乐土之类,还有玉印上面十方世界四个字,然后就是一些莫名其妙的重生啊穿越啊随身空间之类让他似懂非懂的信息。
  韩真扶着晕眩胀痛的脑袋跌坐在床上,缓了半天才把自己的处境整理清楚。
  他确定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而这次重生应该算是借尸还魂。他记得说书的曾经说过人间三千小世界,那么这个地方就应该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另一个小世界,这个小世界也有自己这么个人,同名同姓,长相相似,只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死了,被自己的魂魄占据了身体。
  原本身体还残留着一些记忆,只不过这些记忆过于混乱,而且有的东西就算是记忆里面展现出来,也让他手足无措。
  毕竟这个世界的所有东西都是他未曾见过听过的,知道那个映出人影的东西叫镜子,仍旧感到新奇;知道窗户上镶嵌的那个不是贵重琉璃只是所谓的便宜玻璃,也会感到新奇。
  他站起身,在屋子里左转右转,东摸摸西看看,就好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好奇的不得了。
  捧着水龙头里面流出来的水痛快喝了一顿,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韩真感到自己饿了。
  正当他琢磨着要去哪里吃点儿东西的时候,小旅馆的老板娘板着脸上来,让他交住宿费。
  韩真摸出钱包,看着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绿色银票,这是钱,五十块。
  老板娘现在不止是板着脸了,她冲进房间把属于韩真的东西全部都丢了出来,然后强行没收了那张五十块钱。
  “穷鬼住什么宾馆!睡桥洞子去吧!”她推搡着韩真,硬是把他从小宾馆里推了出去。
  韩真站在寒风里,哆嗦的好像高频振动机。
  他上辈子是个十足的南方人,如今穿着一身单薄的据说是什么保暖内衣裤的玩意儿,几个呼吸间就冻了个透心凉。
  记忆力告诉他这是东北,而且时间已经快过年了。
  他把包里所有的衣服都裹在身上,缩的像个茧,抽着肩膀找到一家还在营业卖包子馒头的地方,搜遍身上所有的口袋终于翻出来几块钱硬币,咬咬牙买了几个大包子,剩下的全部买了馒头。
  他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过肉了,如今闻到喷香的肉包子味儿,口水差点喷出来。
  然后缩着肩膀抱着装着热腾腾馒头的双肩背,躲在一个背风有阳光的角落,狼吞虎咽的吞掉两个包子,噎的他直伸脖子。
  身上没有银钱,没有衣服。韩真发愁的抱着包蹲在墙角,他甚至不敢坐着,因为所有露在外面的台阶地面都冻的透透的,一坐下屁股都冰的难受。
  他以前只听说过东北酷寒,只是从未体验过。如今一口气领略到这里滴水成冰的气候,恨不得再重生一次。
  太特么冷了!
  他想到那个温暖的神仙住的地方,但是街上人来人往。财不露白这件事儿他还是知道的,毕竟上辈子就是因为露了白,导致家破人亡。
  一声微弱的猫叫传到韩真的耳朵里,他左看右看,居然在一堆碎砖底下,翻出了一只脏兮兮只有巴掌大的狸花猫。
  小猫儿应该是出生没多久,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猫妈妈丢弃在这里,眼看就要冻死了。
  “阿弥陀佛……”韩真念了句佛号,抹掉小猫身上脏污的地方,然后贴肉塞进怀里。
  小猫在他胸口虚弱的缩成一团,原本颤栗的身体渐渐地缓和下来,发出细小的呼噜呼噜的声音。
  “如果你活下来,我就给你起个名字。”韩真苦笑,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在这么冷的天气中活下来。
  或许他能在那个神仙地坚持几天,可是那里只有一口井,渴了饿了也只有井水可以喝。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没有钱,也不知道那里可以挣到钱。若是在以前的世界,至少还能找个码头或者其他地方帮人干一天活儿,换得一些吃的和些许铜板。
  问题这里他并不熟悉,就怕露出破绽被人当成妖怪杀了,也就白白的重活这一回了。
  几块钱的包子馒头根本撑不住一个大男人吃几天,韩真跟小猫趁着天黑躲在那方小空间里,就着井水半饥半饱的坚持了几天,最终还是从空间里出来了。
  就算井水喝了之后感觉神清气爽,但是毕竟是水,挡不住饿啊!尤其是那井水喝完就想拉肚子,他又不敢在空间内解决,只能趁着天黑偷偷摸摸的出来,然后找个公共厕所方便。
  手里只剩下半块馒头了,韩真嚼碎了馒头把小猫喂饱,开始操心自己的下一顿要怎么办。
  就算上辈子过的艰难,他身边至少还留了几个家人和忠心的老奴仆,因为他是韩家唯一存活下来的男丁,更是被照顾的跟眼珠子似的,更别说去乞讨这种丢脸的事儿,就连他家里的奴仆都没做过!
  韩真拼命低着头,在一家饭店后门的垃圾桶里翻一些能吃的东西,半个馒头,吃剩的菜,就算带着冰渣他也不管。只能庆幸现在幸好是冬天,食物不容易腐坏,而且没有什么老鼠苍蝇,这些被食客剩下的食物倒也算干净能吃,而且还有肉。
  他终究拉不下脸,去做那些行乞之事。
  
  第2章 命运的邂逅
  
  就这样,白天出来找吃的,晚上躲回到空间的小亭子里,韩真跟他起名叫狗剩的猫咪艰难度日,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
  不过他发现,周围的雾气,似乎减退了一些。一开始只有一步宽的草地,变成了两步了。
  狗剩挺过了最凶险的那一天,变得活泼起来,而且十分懂事。白天的时候钻进韩真的衣服里面,跟小暖炉一样温暖着彼此,晚上在韩真脚边撒娇卖萌,让韩真这个做主人的觉得,哪怕是再辛苦,当看见狗剩水汪汪的大眼睛,也觉得值得了。
  因为临近年关,这个镇上开门的饭店越来越少,大家都准备着回去过年了。这也代表韩真能找到的吃的也越来越少,通常一家饭店也翻找不到能够吃一天的食物了。
  他记忆里这个身体本来也是富家小公子,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跟家里怄气,居然跑到如此偏远的地方来躲着,谁知道躲掉了一条命,让他占了个便宜。
  但是韩真也庆幸幸亏偏远,否则自己估计要么魂飞魄散,要么就露出借尸还魂的破绽。
  但是他更希望这个身体是在南方,好歹,没有这么冷!!
  韩真跺跺脚,裹紧身上从垃圾堆捡来的破衣服,茫然的在马路上走着。
  他已经一天没吃到东西了,现在天已经擦黑,街边的门市基本都关门了,忙碌了一年的人们买够了年货回到温暖的家里,估计不到大年初一基本上不会出门。
  狗剩在他衣领里探出头,冻的打了个小喷嚏,喵喵叫了几声,舔了舔主人的下巴。
  韩真把它的小脑袋按了回去,继续寻找能够找到食物的地方。
  天阴沉沉的,突然开始下雪。
  鹅毛大雪不要钱似的纷纷扬扬飘洒,如果不是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韩真能兴奋的跳起来!
  他作为一个南方人,这辈子都没见过雪!
  可是如今下雪,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个灾难!
  肚皮咕噜咕噜的响,韩真拖着冻麻了的双脚穿越一条条陌生的街道,去翻找能吃的东西,哪怕是别人啃过的,他都不介意。
  突然,一股炒菜的香味儿透过寒冷的空气飘来,让韩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他不由自主的沿着香味找过去,远远的看见一家小餐馆儿。
  这条街他从来没来过,没想到这里还有没有休息的餐馆。不知道能不能去求老板多给点儿吃的,因为他真的饿的不行了。
  这个餐馆儿不大,里面也就七八张桌子,厨房临着街面,有个高大的身影在里面忙碌着。
  韩真站在厨房的窗口往里看,透过半开的窗户,看到里面橘黄的灯光下热气蒸腾的炉灶和翻炒着锅里食材的男人。
  香味和热气透过窗缝溢了出来,让他的肚子叫的更加欢实。韩真咽着口水,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卖火柴的小女孩”这么句词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