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契约 作者:绯色妖叶(上)

字体:[ ]

 
文案 
 
一句话简介:死面瘫穿越星际遇到了变态伪萝莉的故事。
第一章铺垫,第二章番外,第三章基本上才算是正式进度正文。希望大家能够多给点耐心……
文章有不足、有疏忽、有错字……敬请见谅( ⊙ _ ⊙ )
 
蠢作者觉得自己写得是高大上的星际文,再不济,也是星际美食文,然而我的小天使们告诉我,这是一篇星际种菜文〒▽〒。
 
1、哨兵向导设定
2、伪高冷面瘫男神受X除了有人格缺陷哪都好攻
3、年下,1vs1,少量养成。攻前期男生女相(后期其实也有一点)
4、有金手指,目测比较粗壮
 
路易斯X司年
 
内容标签:系统 机甲 美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年,路易斯 ┃ 配角: ┃ 其它:
 
  ☆、Chapter 1
 
  司年茫然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颇为奇怪的地方,天空的颜色有些偏红,地上满是残缺不全的东西,有用坏了的电子仪器,断裂的金属,以及一些认不出原貌的不明物体……
  空气里传来一股沉闷的腐败气味。
  这是一个垃圾场,一个巨大的看不到边际的垃圾场。
  司年在观察了一阵子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面对上一秒还在宽敞明亮的大马路,下一秒却莫名其妙来到奇怪的垃圾场这种离奇事件,司年仍然维持着最初的表情。不过如果你观察够仔细的话,就能够从他绷紧的身体以及迷茫的眼眸中看出他的疑惑。
  司年并不像脸上表现出来的那般云淡风轻。
  明明上一秒还走在宽阔平坦的金色大道,下一秒却来到了这片陌生又诡异的土地,司年表示自己其实很不淡定。
  不过司年这人从小表情就比别人少,当其他小孩已经懂得了通过笑容讨好大人,通过哭泣表达不满的时候,司年总是睁着他那双圆润的黑色大眼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
  司年的妈妈当初还担心孩子有什么问题,不过去医院检查后却发现这孩子身体健康,根本查不出有什么毛病。到后来,司年不但不傻,还表现得比同龄的孩子更聪明,司家也就彻底放弃理会这个问题了。
  司年站了一会儿,却没能理清脑海中纷乱的思绪。过了半晌他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摊开了自己的右手。那里,一块黝黑的石头正安静的躺在他的手掌心中。
  司年记得,在穿越到这里的前一刻,他正好接住了这块从斜前方飞来的石头。
  从外表来看,这就是一块极其普通的黑色石头,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也就是黑得均匀点。
  有那么一瞬,司年甚至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冤枉”了这块石头。
  因为这块石头飞过来的时候速度很快,即便司年接住它的时候顺势泄力,仍然被石头上的菱角划破了手心。此刻,一点点鲜红的血迹沾染到了纯黑的石头上,给石头平添了一分诡异。
  黑色石头触感温润,如果不是因为经历的这一切太过诡异,司年也许会喜欢上这样一块石头也不一定。
  他正想收起这块石头,研究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却发现手中的石头开始发热。越来越高的温度使得石头有些烫手,早已不能再用“温润”来形容。
  就在他想要丢开石头的一瞬间,一个机械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检测到碳基生物一名,条件符合,基因锁定……锁定完成,契约成立。”
  “生存模式即刻开启!”
  司年只觉得一阵恍惚,接下来,脑海中突然被强塞了许多陌生的信息进去。
  等他完全回过神来,终年不变的死人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仿佛是震惊的表情。当然了,这种表情真的只有“一抹”而已,恐怕也只有特别熟悉的人才有可能察觉。
  司年手上的石头事实上是一种未知“契约”的载体,会不定时的发布任务,完成任务会有一定的积分和奖励,完成不了也会有相应惩罚。
  然而最让他震惊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他发现自己因为这个“系统”被传送到了某个不知名星域,就他目前的情况而言,根本无法回到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
  司年有一瞬间的慌乱,但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做了个深呼吸,司年开始整理被“系统”强塞到他脑袋里的相关信息。
  系统给的提示并不多,主要分为两大块。
  其一,是对所处环境的简单介绍。司年现在所处的位置被称为垃圾星,这里环境恶劣,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恐怖的辐射、污浊的空气、稀缺的食物……如果不是还处于“新手保护期”,他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活下去。
  不过这并不代表这颗星球上没有人。相反,因为流放、避难、遗弃等种种原因来到垃圾星的人从未断绝。有限的资源再加上“过盛”的人类,司年已经可以想象未来的生活将会有多么艰辛。
  其二,是对“星际契约”的介绍。正是这个契约带司年来到这里,而它这样做的目的却并没有直接说明,只是告诉司年它会以任务的方式让司年完成契约内容。这些任务有困难的,也有容易的,完成任务有奖励,完成不了也会受到相应惩罚。
  大概是为了防止他过于消极,提高他的“工作”积极性,契约对于任务奖励做了一个十分简单的介绍。而这其中最让司年在意的是它提到的“惠及亲友”这个词。
  朋友也就不说了,他在这个世界也能交到,但是亲人都在另外一个世界中,他如何能够惠及亲人呢?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他能够将某些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传递”到亲人的手上,或者间接性的帮助到他们。
  第二,他能够直接见到自己的亲人,并且将某些好处施予到对方身上。
  对于第二种情况,又有几种可能性,一种是他能够回到过去那个世界,另一种则是他的亲人能够到来,最后一种,则是介于两者之间,他或者他的亲人能够穿梭于这两个世界之间。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对于现在的司年来说,都拥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老顽童似的爷爷有些爱唠叨,可是对他这个孙子却是最好的。如胶似漆的爸妈永远沉浸在二人世界中,可是该给予的关怀却从来不会欠缺。五大三粗的哥哥有点毛躁,可是就连一点家务都舍不得让自己做……明明只是刚分开没多久,他的思念之情却早已如潮水一般泛滥开来。
  如果他们发现自己不见了,会有多么难过?
  这个问题司年甚至不敢深想,因为哪怕是多想那么一会儿,都会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甩甩头,将这件事暂且放下,司年开始为接下来如何生活发起愁来。
  辐射、污染、缺水、断粮……再不快点想办法,不用说回去了,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地面突然传来一丝震动。
  脚下的震感越来越强,仿佛一大群生物正由远及近朝他这个方向狂奔。
  司年抬头朝向远方看去,只见高低起伏的垃圾山正在不断坍塌,随之而来的,是一群黑色的,仿佛老鼠一般的生物。
  说是老鼠,却又比司年曾经见过的城市中游走的老鼠要大得多,恐怕比一般的猫都要大,就好像变异了一样。
  这群变异鼠越来越近,那一个个可怖的模样便也越发清晰可见。
  通红的双眼不但诡异,还时不时露出凶残的冷芒。尖利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仿佛只要有猎物靠近,他们就会冲上前去疯狂撕一番。全身黑色的长毛看起来油光水滑,但是配上瘦削的脑袋,却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随着鼠群的逐渐靠近,整个地面都开始晃动起来。即便是司年这种下盘极稳的人也有种站不住脚的感觉。
  他极力控制着身体,想要在鼠群到来前找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躲藏起来,但是不断震颤的地面让这一设想变得十分困难。
  他就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一般,东摇西晃,就是找不准方向。
  眼看着鼠群即将冲到他面前,司年有些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过了半晌,预想中的挤压与疼痛并没有降临,他只感到衣服后领被人拎起,随后就好像飞起来了一样。再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站在离鼠群数十米远的地方了。
  司年有一瞬间的晕眩,这种过于/迅猛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一个正常人类的承受范围,好在他身体健康,短暂的晕眩过后,终于清醒过来。
  司年朝旁边看去,最先入眼的是一双异常美丽的眼睛。
  那是一双无与伦比的美丽眼眸!
  世间最美好的词汇似乎也无法形容出它的纯粹与深邃。
  不同于天空的寡淡和海水的清浅,那双眼睛拥有着更为幽深明艳的蓝。
  被那双眼睛注视着,很容易就沉溺其中。
  “克什米尔蓝宝石。”司年小声呢喃着。
  如高原天空般纯正、浓郁又微微带紫的正蓝色宝石,是对于这双美丽眼眸最贴切的形容。
  拥有这双眼睛的小女孩儿约摸七八岁的样子,她有着一头金色的卷发,大大的金色波浪随意地披散下来,在微风的轻抚下,卷出了异样的风情。
  她皮肤红润白皙,两颊上带着孩子特有的圆润,这种圆润给她带来了一种与成年人截然不同的可爱感觉,与那双清冷的眼眸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却又更加惑人心神。
  她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格子外套,外套上还罩着一件带着灰色毛皮的背心。衣服的样式稍微有些大,越发显示出她的柔弱与娇小。
  “又一个被遗弃的人。”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他这才回过头去看向四周。
  他的周围站着一群穿着破旧的人,这群人形成了一堵人墙,将他包围在里面。
  声音就是从人群中发出的。
  这些人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似乎包含着诸如怜悯、嘲讽、鄙夷、幸灾乐祸等等复杂情绪在里面。
  他的正后方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壮硕男子,这个男人见他看过来,还友好的笑了一下,和周围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司年对这人的好感一下就提升了不少。
  “你为什么在这儿?”蓝眼睛女孩儿问道。
  司年“读懂”了小女孩的话,但是问题是对方的嘴型不对啊!
  意识到这可能是契约给予的某项福利,司年试探性地说道:“这儿,是哪?”
  蓝眼睛女孩儿眼神一凝,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不动声色的看了司年一眼,很快就将对方的怪异之处尽收眼底。
  她用一种孩子特有的天真与娇憨嗓音说道:“这儿是垃圾星啊,被人类遗忘和废弃的星球,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
  司年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的迷茫是那么的真实,透过那双黑色的清澈眼眸,没有一丝保留的传达给了在场众人。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这样的回答。
  “路易斯,他在装傻!”人群中突然传出了这样的喊声。
  接下来是此起彼伏的应和声,不断有人质疑起司年的来历以及目的,他们用一种彷如实质性的、带有强烈恶意的目光看着司年,似乎很期待司年接下来可能会遭受到的糟糕待遇。
  而此刻,司年却有些神游天外。
  露易丝……司年心想,这真是一个和小萝莉万分搭配的名字。
  
 
  ☆、圣诞特番
 
  司年伸手接住天空中飘落的雪花,感叹着时光的流逝。
  一转眼就是一个十年。
  路易斯体贴的将外套披在司年的身上,尽管司年并不觉得寒冷,却依然没有拒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