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何喂养一只主角[穿书]+番外 作者:鹤衣(上)

字体:[ ]

 
苦逼的读者穿了,穿到了一本结局烂尾还BE,主角强行被写死的神书中
他穿成的还是主角的宠物,同时也是害死主角的罪魁祸首。
最可怕的是,总有人认为,他的人生目标是毁灭整个世界。
 
读者:……作者你过来,我们来谈谈人生……
——本来以为这是一个穿成宠物拯救主(世)角(界)的故事。
——为什么现在我感觉到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对劲?
主角(卖萌地):团子,我饿了。
读者(茫然脸):……我下面给你吃?
 
这是一个读者穿成主角的宠物,养成失败反被【哔——】的故事~
本文又可以名为《如何喂养一只小攻》、《主角与宠物不可不说的故事》、《人鸟畸恋》……
 
内容标签:穿书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临 ┃ 配角:萧子白 ┃ 其它:穿书,主受,1V1
 
    第1章
    
    玄云界极西之地,有深渊名堕,沿堕渊三百里之内,寸草不生,鸟兽绝迹,泥土尽成死灰。
    这是一片绝地。
    萧子白半跪在灰烬堆成的地面上,不由自主地轻咳了咳,他感到喉间火辣辣的疼,一股甜腥味儿从喉咙里弥散开来。
    他的经脉已经因为承受不了天魔丹的巨力而寸寸断裂了,丹田也干涸一片,一丝灵力都寻不出来。自他带着阿玄从青云门的陷阱中逃出那日算起,已经过了二十七日,他已经用尽了所有可以想到的办法,但却还是没能摆脱追兵。
    看了一眼怀中抱着的黑色毛团子,萧子白咽下了喉中那缕腥甜,他深吸一口气,集中心念盯着自己脚边那把布满裂纹的剑,试图让它飞起来,经脉内部残存的灵力刚一运转,四肢百骸就传来一阵剧痛,方才浮起半寸的霜剑当啷一声摔在地上,萧子白猛咳两声,吐出了一口紫黑的血来。
    怀中的毛团子不安地轻轻叫着,用自己稚嫩的喙啄了啄他的手。
    萧子白低头看看它,勉强笑了笑;“对不起啊,阿玄,我太没用了,我们大概是……逃不掉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伸出手,握紧了满是裂纹的霜剑。
    背后忽然传来了一声怒喝。
    “萧子白!你这样执迷不悟,真的是被那妖物迷惑了吗?你不要忘记了你是人族,而那个妖物是妖怪,生来就是为了毁灭世间!”
    “我们知道你对这个妖物感情很深,但它毕竟是妖物,大是大非之事不能以私情定夺!快杀了它!萧子白!别忘了你是人族!它是灭世之妖!等它长大了,它会毁掉这个世界,也会杀了你的!”
    萧子白抿紧了唇,他把怀里的毛团子搂紧了些,微微侧头瞄了一眼,不出意料地看见了身后义愤填膺的人群。
    “灭世之妖?毁灭世界?”萧子白几乎要笑出声了,他紧握着几近碎裂的霜剑,猛地转身喝问:“你们有证据吗?凭什么这么说?阿玄做了什么?你们凭什么说它会毁灭世界?”
    “就凭天衍宗宗主的占卜!”这一句话被说得掷地有声,说这话的人正昂首挺胸,满脸的高傲,显然是笃定萧子白无法反驳。
    而萧子白听了这话却只想笑。
    占卜,多么具有说服力的理由,多么具有决定性的罪名!他几乎要为这个天才的主意鼓掌喝彩了,早知今日,他萧子白就不应该去专修剑术,而是该去修推衍功法。这世上最强的,原来不是剑,而是嘴皮子!
    他这么想着,唇角便微微勾了起来,这引起了人群中一阵小小的骚动。
    “他笑了?这是要杀人了吗?”
    “他已经被妖物迷惑了。”
    “你不要冲动……”
    高高低低的声音从人群间传来,清清楚楚地传到了萧子白的耳中,他蹙起眉往人群中一瞥,却正瞥见了自己的小师弟。只一眼,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小师弟的姿势:他正紧紧握住腰间的剑柄,左腿微向内弯,右手肌肉绷紧。毫无疑问,那是拔剑的姿势,将要对着自己拔剑的姿势。
    这个姿势他熟悉极了,自从九岁开始,每天他都要在师父或者小师叔的指点下练习这个拔剑的姿势。他非常清楚接下来的会是什么:拔剑,挥斩,横劈,两道交错的十字形伤口把目标分割成四份,这是凌山剑法里最基础的招式,也是凌山剑宗里,大部分弟子面对敌人时第一时间会使用出的招式。
    他的小师弟,他曾经最疼爱的小师弟,正用着这个姿势,面对他。
    萧子白终于轻轻地笑起来。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难过的,然而此刻并没有,他的心就好像空了一块一样,完全感觉不到难过或者疼痛。萧子白抬起头,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手把手教养大的师弟,用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柔的嗓音说:“你们让我想起了当初的那些凡人,那些想要烧死我的凡人……你们和他们是一样的。”
    “一模一样。”
    “因为一个预言,因为一次占卜,因为一个根本没有发生的所谓未来,就要……怎么说?先下手为强?”
    萧子白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抱起了怀中的毛团子,把肥嘟嘟的它展示给面前的这些修真者们看。
    “它是灭世之妖?它会毁灭世界?”毛团子黑亮的眼睛无辜地看着面前杀气腾腾的人,它本能地拍打了几下翅膀,却根本连飞都飞不起来。萧子白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猛烈地咳嗽着,呛出大口大口的血来。
    毛团子恐惧地叽了一声,笨手笨脚地扑到萧子白的怀里,慌张地踮起脚,拍打着翅膀用毛茸茸的脑瓜儿去蹭萧子白下颌胸前的血,萧子白粗粗地喘息着,抓着它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臂弯中,牢牢地抱住了,这才艰难地开口,话音中带着微微的讽刺:“因为一个不知所谓的预言,你们就要下手杀它,即使阿玄现在根本只是个幼崽,即使它现在根本什么都没有做……”
    “等它真的做出什么来就晚了!”一个青云门的长老疾声厉色地打断了他的话,萧子白猛地抬眼,凌厉的目光逼得那长老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哈!好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好一个到时候就晚了!”
    “因占卜降罪,以预言杀人……我本来以为只有凡间才有这样的愚民,却原来仙家也是一样的。”萧子白轻轻道,他手腕微转,霜剑的锋刃寒光一闪。
    咽下将到喉头的一口血,他对着自己的小师弟懒懒一笑。
    “愚妄。”
    萧子白轻描淡写地说,与此同时他紧握霜剑,对着周围的那些修真者们狠狠一斩!
    “哗”地一声,布满裂纹的霜剑在萧子白的手中炸成无数细小碎片,随着雪白的气浪轰地爆开,夹杂着锋利碎片的透明波纹横扫而出,在堕渊之旁掀起了一堵灰白色的高墙!
    萧子白唇角溢血,他摇摇欲坠地站着,伸手在虚空中一捏,灰白色的高墙立时合拢,将骚乱的人群圈在其中。
    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自爆本命之剑,眼看着那些碎片挟着风声凌厉而来,前方众人根本不敢硬接,或是后退,或是旁躲,纷纷被逼退数步,不知不觉人群聚成了一团。
    萧子白趁机五指成爪,硬生生掏出自己的元婴,狠狠向前一掷,元婴飞到人群中央后砰地炸成粉碎,而萧子白无视了耳边的怒骂吼喝,用粉碎元婴得来的最后力量、带着毛团子径自向着堕渊之中猛然跃去!
    呼呼的风声从他的耳边掠过,萧子白感到毛团子在自己怀里安静地蜷缩着,小小软软的一团。他眨了眨眼,用尽全力艰难地弓起身子,将毛团子牢牢护在胸口。
    “砰”地一声,萧子白重重地坠入谷底,砸起一片灰白的粉尘。
    紫黑色的带毒的血液从他的口鼻间溢出来,打湿了毛团子软蓬蓬的绒羽,毛团子叽叽地叫着,不知所措地拱着萧子白的脸,萧子白勉强转动眼珠看了看它,想要抬手去摸摸它的头,却最终只能动了动手指。
    “好好活着……”
    萧子白艰难地开口,他的声音细弱如蚊蚋,即使在万籁俱寂的堕渊之底,这句话听来也近乎气音,轻弱得几近不可闻。
    毛团子的身子在他的脸颊旁颤抖了起来。
    他看着它,抱歉地挑起唇角,似乎是要笑,但那个笑容刚刚露出来一半,萧子白的头颅就软软地歪向了一边。
    萧子白起伏着的胸膛凝固住了,他脸上刚挑起一半的笑容也凝固住了。
    他死了。
    堕渊谷底响起了毛团子绝望的啼鸣。
    “什么声音?”
    堕渊之上,一群浑身狼狈的人彼此诧异对望。就在刚才,他们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似凤似龙的悲鸣,那声音本身极为悦耳,但是落入他们耳里,却不知为何从中听出一股森寒的杀意。
    下一刻,堕渊之中,一道漆黑的庞然巨影冲天而起。
    身如玄凤,头生冠翎,双翅而三足。凤凰的五彩纹羽尽成血红颜色,展翅遮天蔽日,长长翎尾斜垂,身上的羽毛泛着华光,分明一只漂亮鸾鸟。但仔细一看,那巨大鸾鸟的身后哪里是什么翎尾,分明是一条一条的狰狞恶蛟!
    全无凤凰之尊贵,全无孔雀之华美,全无仙鹤之绝俗,狞恶之鸟,凶戾之鸟,煞气之鸟!
    青云门的长老见此倒吸了一口冷气。
    “灭世之妖……这是……灭世之妖……”
    那凤身冠翎蛟龙尾羽的巨鸟微微转头,漆黑的眼珠对准了山崖上诸人。
    它拍打了几下翅膀。
    轰然狂风掀起,堕渊两旁的岩壁骤然崩碎,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纷纷惊叫着落入深渊,他们本能地想要御剑飞行,却听得巨鸟恨恨哀鸣一声,这些在萧子白元婴自爆之下依旧存活的老怪们灵力瞬间被封,如同凡人一般接二连三坠入谷底。
    “砰砰”声连响,灰白色粉尘弥漫升空,堕渊底部渐渐生起了浓浓的血腥气。
    巨鸟轻叫着,小心翼翼地托着萧子白的身体,在堕渊上空慢慢地转着圈。
    萧子白一动不动地躺在它的背上,苍白的脸庞上生气全无,巨鸟绝望地哀鸣,声声仿若啼血。
    ————
    你死掉之后,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干脆……毁掉好了。
    我记得你很爱这个世界的。
    那就让这个世界给你陪葬。
    (全文完)
    ————
    “这算什么扯淡的结局啊卧槽!”
    唐临手指颤抖地按着鼠标,翻来覆去刷新了好几遍,终于确定这的确是《修真之一剑灭世》的最新章节,“大结局”三个字明晃晃地标注在章节名上,连看走眼的可能性都没有。
    呵呵。
    唐临只觉得一口老血梗在心头。他左手捂着胸口奄奄一息地倒在键盘上,右手在桌子上胡乱摸索,口中喃喃自语着:“刀片呢……我的刀片呢……我要去给作者寄刀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