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小哥儿之顾朝 作者:乌十三

字体:[ ]

 
情人分手了,爹也走了,林晚在这个世界算是无牵无挂了,
再睁眼,他变成了顾朝,一间泥土房,一亩菜地,还有个年纪尚小的小爷弟弟。
那张稚嫩的脸,成为他的牵绊,顾朝就顾朝吧,再辛苦也不能让弟弟饿了肚子。
 
全民BL,有生子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朝,楚明 ┃ 配角:顾怀,宋未 ┃ 其它:小哥儿,全民BL,种田
 
 1|001 林晚顾朝
 
    林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因为回来也只是拿些东西,天一亮还要赶去医院,他也便没有了洗澡睡觉的心情。
 
    林晚脱了外套,穿着长袖长裤躺在床上不动了。
 
    倒不是睡着了,他脑子正乱着呢,根本就睡不着,他只是看着天花板,想就这样静静的呆一会。
 
    林晚的脑子转的飞快,从小到大二十八年的事情他都想了一遍。
 
    林晚一出生就没了娘,他爹林建就是建筑工地上的一普通工人,靠着背砖头抹水泥的那点收入,供林晚一路考进了大学。林晚智商不低,也好学,成绩不错,名牌大学毕业,进了不错的公司,收入在他们同辈里也算是高的,算是改善了家里的生活。
 
    林晚从工作开始就往家里汇钱,每一笔他爹都替他存着,老人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自己吃喝不愁的,存了的钱就是林晚的老婆本。
 
    但是林晚的心里藏了个大秘密,他喜欢的是男人,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娶老婆。
 
    二十八岁的年纪,放乡下,算是大了的,但是放大城市里,正是单身的黄金年华。索性林晚的爹也是开明的人,心里虽然急,但是也不当着林晚的面说,林晚也就这样打算拖一步算一步。
 
    林晚半年前还是有个小情人的,长相白净,虽然有些时候会使些小性子,但是总体还算是体贴的人。林晚跟他处的不错,本来打算拿出他的积蓄,买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也算是定下来了,林晚的爹那边,可以慢慢谈。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林晚这边还没跟情人开口谈买房子的事情,林晚的爹林建就病倒了。
 
    林建长得高,又状,做了一辈子的建筑工人,老了之后,颈间和腰椎有些不好,驼背的严重,但是也没啥其他毛病,一个人在乡下跟老朋友喝茶下棋,日子也算是舒坦的。
 
    但是这一次,却病来如山倒,高大的老爷子就这样一下子塌了。
 
    林晚是接到邻居的电话才赶回老家去的,就看到他爹躺在床上满头汗,疼的。
 
    可是县城的医院检查不出啥问题,就转了市里的医院,在市里检查出来了,是尿毒症,没有任何预兆,就发病了。
 
    医生说了,林建的情况要治好的唯一方法就是换肾。
 
    换肾,全中国多少人仰着头排着队等着,要等到合适的□□几乎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林晚带着他爹一起回了工作的城市,他爹住在医院,挂着氧气罐,每天都要洗肾。他则公司医院两头跑,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了。
 
    林建刚住院的时候,林晚的小情人曾经去看过一次,说是林晚他朋友,林建病了之后一直迷迷糊糊的,完全没看出儿子跟他有啥不寻常的关系。
 
    林建这病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好的,拖了大半年,林晚的积蓄大半都已经砸进去,另一方面,实在是太忙,林晚连陪小情人看个电影都没时间。
 
    小情人熬不住,出轨分手什么也在林晚意料之中。
 
    一周前,小情人跟林晚分手了,理由是觉得林晚太忙,跟他处着已经找不到爱情的感觉了。
 
    可是就是这么巧,分手不到几天,林晚的爹林建就在睡梦中走了。
 
    走的很快,也很安静,老爷子一辈子辛苦,临死还拖了半年煎熬的日子,这下到走的安详,连最后嘱咐林晚几句的时间都没有。
 
    林建这一走,林晚心里也有什么东西塌了一样。
 
    没了,什么都没了……
 
    林晚仰着,看着素白的天花板,忍了一晚上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也就这么无声的划了下去。
 
    看着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上好像有一个白色的光圈在转,缓缓地,一圈一圈的转动着……林晚觉得应该是累了,合着眼假寐着,可没想到就这样睡了过去。
 
    ┄┅┄┅┄┅┄┅┄
 
    林晚睡得有些迷糊,可是还惦记着他爹的身后事,可是眼皮和身子都觉得好重又好烫,他挣扎的想翻个身,但是觉得身下硬的厉害,像是自己小时候,家里穷,垫被也只是薄薄的一层,睡在上面跟躺在床板上没啥区别。
 
    他动了下,没翻身成功,却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嚷嚷。
 
    “醒了醒了,朝哥儿终于醒了。”宋未叫嚷着,迈着急促的步子往院子外面走。
 
    院子前小路上,有个老者佝偻着背,正慢吞吞的往前走着,老者耳朵不好,听不见宋未的话,宋未只能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抓了老者的手。
 
    “宁大夫,朝哥儿醒了,还要麻烦您再回去看看。”宋未说着,就拽着老者转了身,往回走。
 
    顾宁已经七十有二,是顾家村唯一的大夫,又是村里的长者,颇受村里的人尊敬。
 
    宋未心里着急,但是顾宁年纪大了走的慢,宋未搀着顾宁,也只能配合的顾宁的脚步慢慢来。
 
    林晚听到脚步声,知道有人到了他床头,可是依旧没啥力气,起不来身也睁不开眼,就觉得全身热的厉害。
 
    “怎么又不动了,刚才朝哥儿的手指还一抽一抽来着,宁大夫,你可要再好好看一遍,朝哥儿还小,别落下什么病根了。”宋未怕打扰顾宁看诊,就站在床的侧边,可是放不下心,伸长了脖子看着。
 
    刚才已经诊了林晚一遍的顾宁也是好脾气的人,又替林晚看了一遍。
 
    “没啥大事,人已经缓过来了,就是身子发热,有些脱力,所以昏睡着,都正常的。”顾宁不止动作慢,说话也慢,但是到了他这个年纪的,能够依旧瞧得清楚说的清楚,在顾家村已经算是少见了的。
 
    “宁大夫,这不是刚刚说过的话嘛,您怎么又说了一遍。”
 
    “宋家哥儿啊,你宁大夫只是个大夫,又不是什么大罗神仙,哪有通天的法力能让朝哥儿一下就醒过来的。”
 
    “可是刚刚朝哥儿……”宋未瘪了瘪嘴,自己把后面半句话咽了回去,他不是想质疑宁大夫的医术,关心则乱,他只是担心过头而已。
 
    “你要是想朝哥儿快些好,还是回家备碗小米粥,等朝哥儿醒来就有得吃,肯定好的更快些。”顾宁拍了拍宋未的肩,表示理解。
 
    宋未点了点头,搀着顾宁送他出了院门,然后又折回了林晚的床头。
 
    “朝哥儿,你没事就好,你要是只是累了想睡就多睡一会吧,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好好休息吧,家里的事情你别担心,我都替你收拾好了,顾怀你也别担心,他年纪小,被吓着了,呆在你这又怕打扰你休息,我就把他带到我家里去了,不会冷着也不会饿着,好好着呢。”宋未说着说着,想到了什么,不禁微微红了眼眶,“朝哥儿,你也要好好的啊。”
 
    林晚虽然没什么力气,可是神志还算清楚,宋未说的话他都听见了,也听得懂,可是朝哥儿是谁?顾怀又是谁?这里到底是哪里?
 
    “朝哥儿,我回去替你炖小米粥了,小米粥要是凉了就不好喝了,你可要快快醒来啊。”宋未抹了抹眼角,拉了拉自己一副的下摆,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又是一阵热浪袭来,林晚渐渐的又陷入了迷茫和昏睡之中,在半梦半醒之间,林晚一直觉得有人在自己床边,难道是宋未又回来了?
 
    那双厚实的大掌,带着粗糙的老茧,一遍又一遍,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汗湿的发际。
 
    林晚撑着眼皮,勉强睁开了一条细缝,只瞧见一个身影,宽大厚实,像座永远不倒的山。
 
    “爸……”
 
    林晚轻吟着,又陷入了昏迷。
 
    ┄┅┄┅┄┅┄┅┄
 
    林晚再醒来的时候,天正微微亮,四周正安静着。
 
    四肢虽然依旧无力,但是身体里的热意已经褪去,应该算是好了大半了。
 
    他躺在床上,乌黑的眼珠子一圈一圈的转着,细细的打量着眼下的一切。
 
    黄泥的墙壁,黄泥的顶,一张四方的桌子,两条长凳,和他身下的这张木板床,就是这个房间的全部。
 
    这里……是他的家。
 
    或者说是顾朝的家。
 
    林晚手边没有镜子,看不到自己现在是啥模样,但是摸摸自己身体,小胳膊小细腿的,不到一米七的身高,这显然不是林晚自己的身体。
 
    怎么说也是看过穿越剧的现代人,林晚一下子就理解了,自己应该是穿越了。
 
    林晚不止承接了这具身体,而且也承接了身体主人的记忆,让他对这个世界有了大约的了解。
 
    这不是唐宋元明清任何一个朝代,是一个架空的年代,而且更神奇的是,这个世界里居然没有女人。
 
    没有女人不代表没有“性别之分”,这里的“女人”叫做小哥儿,负责生孩子处理家务,“男人”则唤作爷儿,重体力活都由爷儿来做,这跟现代社会里男主外女主内也没啥区别。
 
    身体的主人叫做顾朝,是个小哥儿,今年只有十六岁。
 
    这个顾朝从小就没有爹爹,三岁的时候跟着他阿姆顾安回了顾家村,一间泥土房,一亩菜地,他阿姆会一些手艺活,卖了换些铜板买些米,平常日子过的虽然清贫但也算安稳。顾朝十岁的时候,他阿姆在村口捡了一个被遗弃的小孩,是个爷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