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道卧底+番外 作者:莲中来(上)

字体:[ ]

文案:
  当燕不离一剑刺穿女魔头的喉咙时,他的脖子兀然一阵剧痛,顿时明白江莫愁为什么会笑得那么诡异了。
  鬼门宗的逆转乾坤大法……以焚尽魂魄为代价,将所有的伤害转移到对方身上。
  那出其不意的一剑,等于是给自己的脖子开了个洞。
  合眼倒下,他破口大骂:“姓江的,我*你老娘!”
  睁眼醒来,他变成了江莫愁。
  一入魔门深似海,卧底成了断袖人。
  【本文自带避雷针】
  1.重生男穿女限智级恶搞伪武侠,腹黑老魔X流氓少侠。
  2.1V1HE,保证是BL文,主角后期会穿回来。
  3.撸文之前请听污莲三句话:
  第一句:纯爷们,就要敢于直面无蛋可疼的人生,和一手hold不住的奶。
  第二句:在真爱面前,一切性别障碍都是PM2.5超标的浮云。
  第三句:关键还是看脸……皮。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不离,池月 ┃ 配角:花无信,林正玄,殷梅雪,乐千秋,林子御 ┃ 其它:重生,复仇,男穿女,生子
 
  第1章:重生
  
  当燕不离一剑刺穿女魔头的喉咙时,他的脖子兀然一阵剧痛,顿时明白江莫愁为什么会笑得那么诡异了。
  鬼门宗的逆转乾坤大法……以焚尽魂魄为代价,将所有的伤害转移到对方身上。
  他那出其不意的一击,等于是给自己的脖子开了个洞。
  日光自千仞高的崖顶倾泻而下,穿过蜂巢般布满溶孔的巨大石屏,在他身后的岩壁上化作千万颗白色的星辰。
  手中一颤,清玄剑坠落在地,清脆的响声在石窟深处里久久回荡。热汩汩的液体自颈脉喷薄而出,红得让人头晕目眩。
  倒下去的一刻,燕不离哽咽的骂了一句:“姓江的我艹你妈……”
  江湖快报,正阳宫弟子与鬼门女魔头决战九龙窟洞底。两人拼死相搏三天两夜,最终双双力殆而亡。
  燕不离和江莫愁同归于尽的消息不胫而走,守在忠洲诚最大一家赌馆里的老少爷们全傻眼了。
  好嘛,眼巴巴候了三天,俩人全死了,谁输谁赢?
  买燕不离的说:“燕少侠一剑命中女魔死穴,技高一筹。”
  押江莫愁的说:“江首尊逆转乾坤反噬对方,功力深厚。”
  “燕少侠舍生忘死,除恶扬善,匡扶正道,当为武林楷模!”
  “江首尊知恩图报,重情重义,忠心卫教,实乃江湖儿女!”
  两拨赌徒各执一词,争得脖粗脸红口沫横飞,眼瞅这四海赌馆就要被汹涌的口水大潮淹了。
  有人打嘴仗就有人看热闹。
  倚在门口的一个肩负圆月双刀的蓝衣青年对身旁人笑道:“果然利令智昏,区区几铢赌资,也能教人无耻到这般地步。”
  旁边的锦衣公子懒洋洋打着乌骨泥金扇,漫不经心道:“一个正派流氓,一个魔道妖女,死一个得哈哈笑,死一双得放鞭炮。”
  “哈哈哈,还是仁兄懂我!走,听春雨喝一杯,好好庆祝庆祝……”两人勾肩搭背,抬脚往外走。
  赌馆门口常年蹲守着一个老乞丐。留着专业的花白松狮头,长着标准的沧桑苦瓜脸,左手破陶碗,右手黄竹杆,脖子上还挂着衙门发的行乞执照。看到他们脸上喜气洋洋,老乞丐立刻鸡贼的凑过来磕头:“大爷给点吧!您逢赌必赢,财源广进!”
  “得,今儿爷我高兴,赏你点……”一粒白花花的碎银被丢进碗里,滴溜溜打着诱人的转儿。
  用仅剩的两颗槽牙咬了咬银子,老乞丐佝偻着背,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谢谢爷、谢谢爷!您慢走!”
  足足三钱银子,够沽好几天的酒了。实在不行酒里兑点水或者水里兑点酒,半个月也能凑合。
  把新得的财产往怀里一揣,他屁颠颠赶往酒馆,前脚刚迈进去后脚就粘门槛外面了。
  对了,也不知道媳妇死了没有?若是死了便罢,若是没死以后还得买些口粮屯着才好。
  在脑子里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老乞丐拄着棍儿溜溜的回了头。从相熟的馆子讨了碗热粥,他轻车熟路的拐过几条暗巷,走进一间年久失修的破庙。
  这座庙的岁数比他都大,佛堂里蛛网密布,灰尘遍地,殿里供着哪一尊神像已经辨不清了。靠西边的角落里被丐友们铺了一层层厚实的茅草,草席上垫了脏兮兮的被褥,发黄的棉被里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老乞丐把粥碗放在地上,默默端详着沉睡的女人。
  “真他娘的……美。”憋了半天也就憋出这么个词。
  老乞丐搓了搓手,这姑娘比桃花村里的李大丫还好看!当年那女人还瞧不上自个儿,还是老天爷开眼,给老头儿我送来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嘿嘿,羡慕死南城那帮瘪三!
  燕不离只感觉大脑昏昏沉沉,浑身都有种蜕皮般的剧痛。仿佛整个人被扔到油锅里煎了一遍,还从头到脚刷了层辣椒粉,撒了半斤卤盐。那滋味,莫道不忘,比死都难受。
  果然是到地狱了吗?好黑,阎王老爷你点个灯可好?
  一股淡淡的麦香传入鼻中,燕不离顿时觉得饿了,下意识张口便喝。
  嗯,孟婆汤的味道不错,就是稀了点。
  “嘿嘿,媳妇你醒了?”黑暗中传来一个苍老又猥琐的声音。
  “噗——”燕不离一口粥喷了出去。
  尼玛,阎王爷有这么恶趣味?!
  老乞丐默默擦下脸上的粥,咧着漏风的嘴一笑:“你别怕,俺不是坏人。”
  燕不离眨了眨眼,依然什么都看不见。
  何其侥幸,他还活着。何其蛋疼,他却瞎了。
  “媳妇,喝粥。”
  “谁你媳妇?!老子是男人!”燕不离吼道,但吼完就愣神了。
  这不是他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很熟悉……
  九龙窟,黑水潭。
  璧上人影,声如坠珠:“莫愁亦是愁,愁思化江流。”
  “卧槽,不会吧?!”燕不离哀呼一声,却是音色清厉。不是女魔头江莫愁又是谁?
  “媳妇,你可别瞎说。你这样的哪儿能是男人啊?”老乞丐看着女人秀美清丽的脸,窈窕有致的身段,舔了舔唇,红着脸道,“就算是男人……那俺也娶!”
  燕不离咽下一口老血:“大爷您还真生冷不忌啊。”
  对方憨厚一笑:“呵呵,咱要饭的嘛,还能挑食咋滴!”
  燕不离泪如尿崩:“老天爷啊,你还是让我死了算了!”
  老乞丐连忙哄道:“诶呀,媳妇别说傻话……你年纪轻轻又这么漂亮,啥坎子过不去嘛。”
  某媳妇凄凄惨惨的捂住脸:“变态这坎儿,我特么真过不去……”
  黄泉池中月,碧落江心绝。宁上阎罗殿,莫见衣如雪。
  他所附体的这个江莫愁,江湖人称鬼见愁。
  这女魔头师出碧落谷鬼门宗,位居四王尊之首,一身邪功鬼神莫测。她面如琼花喜穿白衣,看似玉洁冰清纯良如雪,实则性冷无情心狠手辣,杀过的人比见过的都多。
  据说是血见多了视觉疲劳,所以经常合着眼杀。==
  然而单从长相而言,这江莫愁妥妥是个绝色美人。燕不离少有侠名,风流成性阅女无数,却还是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恍了神。
  如果不是生死对决,他是绝不乐意辣手摧花的。谁曾想此花有毒,死了也没让他好活。
  惆怅的喝完一碗清粥,燕大侠托着香腮陷入沉思。
  逆转乾坤是鬼门的独门秘技,非宗主亲传弟子皆不得修习。说实话这么阴损的武功也没人乐意学,除非是走到穷途末路,否则谁也不会选择跟别人同归于尽的。
  所以燕不离很不理解这个女魔头和自己是什么仇什么怨,明明只是应江湖邀战来一场互殴罢了,你那么认真干熟么?!
  作为燕家少主,正阳宫首席弟子,他志向远大,前途光明,自己的路还很长,别人的路也想试着走走。这么一个外表正派内心放荡的型流氓,他从来没有拼命的打算,想着打不过跑就是了,有本事让她追,追上了就嘿嘿嘿……
  没想到江莫愁打着打着就拼了命,完全是一副老娘活腻了你陪老娘黄泉双飞七日游的架势。
  燕不离表示很无辜。他没想到那一剑真的会刺中,也没想到对方用了逆转乾坤,更没想到死了以后会魂附到江莫愁的身体里。
  现在可好,自己变成了女人,而且内力全无双目失明,被一个乞丐当媳妇捡回来,还住在一个四处漏风的破屋里……这日子再惨点儿就能去拍感动江湖了。
  “那个,老爷子,这儿是哪里啊?”燕不离问道。
  “呵呵,忠洲城,煌神庙。”老乞丐蹲在一旁,痴痴的望着漂亮媳妇,口水一地。
  “您是在哪里救了我?”
  “城郊的乱葬岗。你被一个草席子卷着扔在坟堆里,俺瞅着还有口气就背回来了。你是不是被夫家赶出来的?咋人没死就给扔了呢?连口棺材也不给。”
  燕不离有些奇怪,忠洲离九龙窟距离不短,一定是有人出手相救。可如果当时江莫愁还有一口气在早就被正道中人灭口了,若是鬼门之人救了她,为什么又丢弃在乱葬岗呢?
  还有自己为什么会附体到江莫愁身上?是不是逆转乾坤出了什么问题?
  脑子里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决,但当务之急是恢复功力,再另行找人想办法。
  被子里的女人利索的爬了出来,在破庙里盘膝而坐,凝神静气开始吐纳……
  老乞丐不敢打扰,安安静静的蹲在旁边。口水无声,岁月静好。
  一炷香后,燕不离崩溃了。
  魔门心法和正道不同,真气运转的方式也大相径庭,他撞了好几堵南墙才发现江莫愁竟然封住了自己一半的穴道!
  也就是说在九龙窟对决当日,这女魔头只用了一半的功力来对付自己,而且死到临头都不肯解开封印,反而选择了禁密之术。最终倒行逆施,魂飞魄散……
  ——“莫愁亦是愁,愁思化江流。江断愁不断,断者将莫愁。”
  断者……江莫愁。
  燕不离睁开眼,额上冷汗淋漓。
  原来九龙窟洞底对决那日,江莫愁不是来应战的。
  她是来自杀的。
  
  第2章:损友
  
  和时常在公众活动里露脸的正道人物不同,魔道的首脑们都喜欢玩神秘。
  比如池月,职位鬼门宗主,出身无人知晓。年龄猜不到,性别看着办,爱好宅到死,吃饭没节操。
  他常年活动范围仅限于碧落谷鬼门宗领地。准确的说就是黄泉殿里,从卧室到饭厅再到密室总共三个巴掌大的地方。
  有点志向的蜗牛都比他有追求。
  懒癌晚期固然不幸,脑壳有疾才是没救。池月当初打着甩手掌柜的算盘上位,却憾然发觉门下跑堂的小二委实不够。
  于是池宗主“大发慈悲”的收养了一群孤儿,偶尔抛点儿食,扔几本秘籍。这群孩子也是命硬,不仅没被玩死,还和小狼犊子一样长得茁壮。
  看到弟子们成人的成人,成狼的成狼,池老魔也就放心了。他迫不及待的将一干事务抛了出去,交由其中最出色的四王尊照管。
  鬼门之中戒度森严,等级分明,宗主之下便是法尊。
  许是池月觉得碧落谷属木,五行当中,水润木生,所以给弟子赐名一个比一个水。四王尊更是以江河湖海为名:首尊江莫愁、高尊河不醉、中尊湖澈丹、末尊海上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