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系统·巨星的诞生 作者:顺顺猫(上)

字体:[ ]

 
文案 
 
(鉴于作者菌对演艺圈什么的统统不了解,所以在此先做个声明——本小说纯属虚构!就是作者菌编的!请勿深究、请勿考据、请勿深扒!请勿发与小说无关的评论,一切以作者菌写的为准。)
于与非在上辈子是个演员,戏红人不红的那种,真的要说,也就是个二三流小明星。
演技有,颜也有,运气也不差,但人就是不红。
更诡异的是,只要是有他出演的戏,偏偏戏都红得可以。
于是——于与非无可辩驳的成了各大剧组的吉祥物。
虽然于与非也曾妄想过各大影视奖项,但终究还是陷于现状,一半无可奈何一半顺水推舟的乖乖当起了剧组的吉祥物。
就在于与非以为一切就都这样的时候。
于与非获得了一个巨星养成系统。于与非以为他不用多久,就会升星加粉,当上大明星,获封小金人,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结果……证明他想多了……
一场事故,于与非挂了。
好在还有系统。
于与非在系统的帮助下,重生在一个平行的世界中。
也在系统的激励(鞭挞)下……再次投身演艺圈,混得风生水起,终成一代巨星的故事……
并在功成名就的过程中收获小攻一名(可喜可贺)。
咳咳,大致就是这样。
起/点向,金手指有(系统虽然是金手指……但系统更坑……),正能量向、努力向。
剧情为主,感情为辅,主受,不喜欢请直接右上
 
内容标签: 系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与非 ┃ 配角:司徒 ┃ 其它:年下
==================
 
    ☆、第1章 重生不带这样的
    
    于与非一脸郁闷的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无语望天。
    屋子太长时间没有打扫,灰尘积累了厚厚一层,内/裤袜子到处都是,散发着让人心碎的味道。
    抽抽嘴角,于与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做好无数的心理准备之后,他终于缓缓的低下了头。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甲,油腻的手指甲上,箍了一道乌金边儿——这指甲缝里的脏污都黑得发亮了,简直没闪瞎于与非的钛合金狗眼。
    一股呕吐的*油然而生。
    于与非只觉得胃里翻腾得厉害,一张嘴却打了个嗝,喷出一股酸菜泡面味。
    这酸爽简直难以置信!
    于与非只觉得太阳穴直突突,有种想要晕过去的冲动!
    谁能告诉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难道不是一个爱干净、爱整洁的好孩子吗?
    早上一醒来,人就到了垃圾堆里??
    还尼玛这么脏!!!
    不知道小爷有洁癖吗!!
    我靠!#¥#¥#!
    于与非终究没有抽抽过去,他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
    先是上了洗手间,把手彻彻底底的洗干净,然后……
    他是想洗澡的,但这个垃圾堆里,根本没有洗澡的地好吗!!!
    对于一个龟毛洁癖来说,这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靠在洗手间的门口,于与非瞅了瞅镜子里的自己,挑了挑眉毛。
    一脸的胡子,头发乱七八糟。
    但仔细看下五官。
    嗯,还是那么完美!
    皮肤好像还因为过宅,稍稍变白了一点。
    但身材似乎也变瘦弱了点,虽然还有点肌肉。
    个子倒是和前世没什么区别。
    脸没变就好,于与非心中满足。
    要是这张脸也给变了,他就是那个喝凉水也塞牙的家伙!
    摸了摸脸,于与非看了看指尖,脸色又黑了。
    尼玛怎么这么油!!!
    好恶心!!
    于是于与非又迅速的用肥皂洗了一把脸。
    好吧,原来的世界他是回不去了,重生在平行世界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是说好的平行世界的自己只会有一丁点的差别呢??
    望着卫生间外面的垃圾山,袜子边上绕来绕去的苍蝇,于与非差点给跪了!
    这叫一丁点差别?重生不带这样的!!
    把我的人生观还给我!!!
    于与非的内心已经被草/泥/马的百万大军践踏个遍。
    在内心崩溃之前,于与非认命的开始打扫房间卫生。
    一筐袜子、一筐内/裤、一筐各种饮料的瓶瓶罐罐,又倒掉n桶脏水、垃圾,于与非累得半死不活,腰都直不起来,才勉强收拾干净。
    把内/裤袜子以及身上所有的衣物都扔进洗衣机,扔了小半瓶衣物消毒液,于与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然后他又认命的去换床单被套——该死的前身真是懒鬼附身。
    可这前身偏偏就是这个世界的他自己,他总不能自己把自己给揍一顿吧。
    把所有的床单之类都塞到盆里,又到房子的后面把阳台上的窗户给打开,于与非终于可以歇歇了。
    赤身裸/体的站在阳台边上,抽/出一根香烟,于与非趴在窗户边上,双目有些无神的看向远方。
    反正这是半封闭的阳台,别人再怎么也看不见。
    可当微风吹过。
    于与非轻弹香烟,顿时感受到什么叫风吹蛋蛋凉。
    我擦!
    在心中近乎无奈的咆哮了一句,于与非认命的走进房间里。
    房间里的各种味道,在窗户大开的情况下消散得十分迅速,虽然还能闻到,但已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于与非一屁/股做到床头边上,将香烟按灭在边上印有八宝粥三个字的铁皮罐子里,叹了一口气之后,拉开对面布衣柜的拉链。
    布衣柜里的情景,终于让于与非找回了那么点自信心。
    起码这里面与上辈子没多少区别。
    于与非是个演员。
    是那种戏红人不红,拿奖拿得手软,却从未拿过一次影帝——但演技却可以和影帝对彪,可出了戏,大多数人都不记得他的那种演员。
    不是于与非演得太差,而是于与非演得太深。
    观众只记住了于与非演的角色,却很难记住于与非这么一个人。
    哪怕于与非的长相可以说得上是英俊,似乎也没起多大作用。
    毕竟他的长相偏向阳刚,脸上甚至还有胡渣,与流行的娘炮奶油小生差得太多。
    就在于与非翻找衣物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一声“嘀”的一声轻鸣。
    他的身形立刻一顿。
    该来的还是来了。
    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吱呀呀”的声音过后,于与非的耳边终于传来了一阵他熟悉的声响。
    “编号梦想系统启动。”
    “正在扫描中,请宿主暂时不要行动。”
    于与非抽抽嘴角,什么叫暂时不要行动?尼玛禁锢老子的身体,哈叫老子不要行动,这个见鬼的系统是抽了吧?
    “嘀——扫描成功。”
    紧接着于与非的眼前便出现了无数的小型礼花,在他的周围绚烂的盛开着。
    于与非捂头,好歹他现在能动了。
    “哇哇哇,百分之一的穿越成功率耶,竟然成功了,宿主你的命可真大!”机械的系统声音不见,接着而来的却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卡通音——唐老鸭的声音。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于与非摇了摇头,无语。
    他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毛他的身边非要跟着这么一个二笔的系统。
    这倒霉催的!
    “宿主你怎么了?感动得都说不出来话了吗?”唐老鸭的声音在继续。
    于与非一脸的黑线。
    这个cao蛋的声音!
    “那么好吧,能把这些该死的烟花给消除掉吗?很碍眼。”额头上青筋直跳,于与非闷声说道。
    “你们人类不都是喜欢放烟花庆祝一下的吗?宿主你怎么不喜欢?”唐老鸭的声音依旧萌萌哒。
    “见鬼!”于与非低声咒骂了一句,“唐唐,你给我消掉这些要命的虚拟烟花,老子眼睛都要花了!”
    “好滴。遵从你的意愿,宿主。”
    瞬间,于与非眼前让他眼花缭乱的烟花消失不见。
    “唐唐,确定下现在的时间。”于与非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说道。
    “滴——系统连接所处世界网络中。”
    “滴——已连接,原子时钟已同步。”
    “现在时间1999年9月9日。”
    于与非一愣,这是什么鬼时间?!
    怎么会是1999年?
    他这是往回穿了十几年时间??
    于与非慌忙从布衣柜的底部抽/出一本证件。
    打开证件,里面夹着一张身份证和□□。
    身份证上清清楚楚的印着他的出身日期——1982。
    我/艹!
    自己这是一下子年轻了十岁啊。
    上辈子的于与非的出生日期可不是八二年而是七二年!
    他是个弃婴,他能够在孤儿院平平安安的长大,并在长大后有了自己的事业也算是颇为不易。
    后来年龄大了,加上世道偏向奶油小生,他的出头之日越发的遥遥无期。
    其实出头不出头,那个时候的于与非已经无所谓了,他在圈子里口碑好,不怕没戏拍。
    可是心底,多少还是有些不甘的。
    机会不是没有,只是于与非不肯!
    卖屁/股上/位这种事,他于与非再怎么也是做不到的。
    他于与非也不是什么清纯少年,不知世事,但好歹心中还是有着那么一条底线。
    可惜某些人心中根本没有底线这个概念。
    新来的董事长似乎对于与非抱有非常大的好感,于与非也觉得他终于遇到了真正的机会。
    在这一位的插手之下,于与非终于获得了一部电影的主角。
    而且导演对于与非也非常的满意,直说他可惜了。要是于与非年纪小点,他下一部电影的主角恐怕还会是于与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