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系统·巨星的诞生 作者:顺顺猫(中)

字体:[ ]

 
    ☆、第101章 睡不着来挠一挠
    
    加尔圣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还有所不满。
    他还没说什么呢,罗素就把他给扯下来了。
    罗素倒是一脸奇异笑容,不时的回头看一下,嘿嘿两声。
    加尔圣看着罗素这奇怪的模样,打了一个寒战,伸手摸了摸罗素的额头,“罗素你没事吧?”
    “去!”罗素一下拍走加尔圣的手掌,看向加尔圣的表情一脸的【愚蠢的人类】。
    加尔圣有点懵,“到底怎么了?”追问道。
    “难道你就没看出来于与非他们两个有点暧昧?”
    “暧昧???”加尔圣一头雾水,他可是半点没有看出来。
    “笨蛋,边上那位应该是于与非的男朋友!”罗素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加尔圣这才恍然大雾,难怪罗素要把自己给拉出来。
    “知不知道,打扰同性谈恋爱是要遭雷劈的?”罗素振振有词。
    加尔圣一脸的囧然,他怎么不知道。
    好像只有fff团吧?不是要烧死秀恩爱吗?什么时候又多了个遭雷劈?还是同性?
    好吧,虽然有点不明白,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加尔圣这边挠头。于与非这边却是诡异的沉默。
    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坐在司徒周边的几桌人全都走了,在这个角落异常的安静。
    就只能听见于与非吃东西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司徒吃得极慢,只是偶尔动下筷子,大部分时间都只静静的看着。
    于与非则是压根不知道该说啥,何况他真的饿了,菜式又很对他的胃口,他干脆就光吃不说。
    只是自己吃东西,边上有个人盯着看,总觉得有些别扭。
    吃到一半,于与非没忍住抬头看了司徒一眼,正要说话,却又被司徒那深邃的眼神所吸引,愣了半天竟是什么也没说。
    等到吃好,餐厅内几乎都没什么人了。
    擦了擦嘴,出了餐厅,于与非走在前面,司徒跟在后面,两人依旧没有说话。
    但是暧昧和尴尬,却早已在二人之间蔓延。
    进了房间,司徒突然上前,凑近于与非的耳朵轻声说道,“你这有换洗衣物吗?”
    于与非只觉得自己耳朵像是有电流通过,酥/酥/麻麻的,脑袋一空,随口就说,“有。”
    然后说完就后悔了,说没有多好,司徒不就不能在这儿洗澡了!!!
    “你没穿过吧?”司徒低沉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响起。
    于与非愣了一下,“有新的,不过就是有点小。”然后就在心里捂脸,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司徒应了一声,转身去了洗手间。
    身后那种灼热顿时消失,于与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还没等他彻底放松,司徒光着上半身,又从洗手间门口探出身子,“好像没肥皂了。”
    于与非一口气上不上下不下的,别提憋得有多难受了。
    有些无语的看了司徒一眼,于与非认命的去帮司徒拿肥皂。
    肥皂递于司徒,司徒接过,手指轻轻的在于与非掌心划过,洗手间的门被关上,不一会里面就传出淅淅沥沥的流水声。
    于与非愣站在门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自己这是被调戏了??
    看着刚刚被触碰的手掌心,于与非皱了皱眉头,然后苦笑。
    他真是拿司徒一点办法都没有。
    拿上剧本,于与非走到床边坐下,目光却看向窗外。
    此时天色已经黑,月亮渐升,天上的星星在月光的遮掩下稀稀疏疏。
    下方的小街灯光逐渐熄灭,只留下街道两旁的路灯长明。
    于与非呆愣了一会,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上辈子他虽然也是独身一人,但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是什么处/男,更不要说什么和男人发生什么关系了。
    可是现在看来,倒不是性别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若是换成其他男人,于与非恐怕早就一拳打出去了,第一个想法大概就是——敢打我的主意?打不死你,也得废了你!
    男人和男人,在上辈子的圈子里也算常见,于与非对此一点都没什么歧视,甚至还有些同情,很多人出卖自己的屁/股,可都不是心甘情愿的,为了自己的前途,也算是献菊换路了。
    来到这个世界,于与非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事!
    偏偏他还一点都没法起厌恶心,他甚至隐隐觉得,就这样似乎也不错?!
    开什么玩笑!!!
    劳资什么时候就弯了?!!
    看司徒那个样子,难道是能伏下/身子的人??
    真要在一起,自己的菊/花不保啊!!没看系统都认为自己根本不是司徒的对手吗!!!
    等等……为毛我要想什么真在一起……
    于与非表情呆滞了一下,干脆的低头看起了剧本。
    时间一点点的度过,于与非心不在焉的看着剧本,他从来没有觉得时间如此漫长过,耳边总是流水的声音,让他心绪难宁,便是什么都没心思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洗手间的门终于被推开,一身水汽的司徒从里面走了出来。
    毛巾擦着头发,一点水珠从脖子边流下,滑过胸肌落到腹肌,最终浸/湿/了那绷得紧紧的白色内/裤。
    从肚脐蜿蜒而下的卷曲毛发,刚刚被水浸染过,显得又黑又亮,看上去份外柔顺。
    只是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坨,让人心生畏惧。
    至少于与非看见了心里就有点怂。
    司徒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毫不客气的往床边走来,靠着于与非坐下,一双大长/腿盘坐了起来,红红的脚趾头看得分明。
    咽了咽口水,于与非这时候当真是一点都看不进剧本了。
    心跳似乎有点加速。
    余光还是忍不住往司徒身上看。
    身体的线条曲线近乎完美,充满爆发力的肌肉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脂肪,虽然整个身体看上去极为有压迫感,但却一点都不生硬。
    一股干净清爽、仿佛带着阳光的味道,自司徒坐下来的位置散发开来。
    那是青春的气息。
    于与非突然觉得有点口干。
    哪怕他再直,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就是有些男人,完美到男人也难以抗拒。
    “你今天打算就睡这了?”于与非听见自己用微微沙哑的声音说道。
    司徒喝了一口水,伸着舌尖在嘴唇舔/了一下,“对啊,你不会把我赶出去吧?现在外面可已经封禁了,我可没地方去了。”
    或许因为刚刚洗澡的原因,司徒的嘴唇有些泛红,看上似乎有些诱人?
    在心里狠狠的敲了自己一下,于与非暗骂自己被美色迷惑,“好吧,不过床不大,你可别嫌挤。”
    司徒侧身,将下巴放在于与非的肩膀上,轻声低语,“当然不会……越挤越好。”声音微不可闻。
    于与非斜眼看了下司徒,“这么污的话……可不像是你会说的。”
    司徒伸手摸了下于与非的后脑勺,“你就站在原地,我不主动一下,那岂不是毫无变化?”
    “我主动一点,你习惯习惯,我想你会接受我的。”
    于与非抽抽嘴角,这就是你会污的理由?我还真无言以对。
    “你从来都是这么霸道吗?你就不问问我愿意不愿意?”
    “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最后你终将都是我的。”
    “好吧,我和你没话说。”于与非败退,“我从来都以为你没有中二病的。”
    司徒笑了,伸手搂住了于与非的肩膀,身子往前微探,就在于与非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于与非整个人都僵住了。
    “什么感觉?恶心吗?”司徒在耳边低语,又是一阵酥/麻。
    “……”于与非沉默无言,扭头不去理他。
    “你看,你也不是没有感觉不是吗?”司徒继续。
    于与非腰间一松,低下头来,整个人顿时变得有点垂头丧气。
    “好吧,你赢了……你是不是从来就没输过?”
    “不,我和你,你是赢家,我是输家。”
    “谁让我先看上了你。”司徒放开于与非,眼神微暗,轻声说道。
    于与非猛的回头,怔怔的看着司徒,张了张嘴,半天却是一个字都没说。
    晚上,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
    于与非因为心中还是有所抗拒,干脆睡在了司徒的对面,转头就能看见因为被子不够长,司徒露出来的双脚。
    灯已经关上,窗户的窗帘也已经拉起,但还是有月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
    “睡了?”
    “没。”
    “怎么不睡?”
    “你说呢?”
    “我记得我脚没什么重味,你不会是被我熏得吧?”
    于与非瞥了一眼边上的双脚,“你脚没味。”
    “真的?你闻了?”
    于与非嘴角抽抽,“我说不过你,睡觉吧。”
    “可我睡不着。”
    “?”
    “你脚熏到我了。”司徒一边说着,一手抓/住于与非的右脚,对着于与非的脚板心就挠去。
    “你脚才有……啊哈哈哈!!”于与非正有所不满,却没忍住,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给……我……哈哈……住手!哈哈……别……别闹了……我痒!”于与非想要挣脱,却因为笑得全身没力,脚根本没法脱出司徒的魔手,左脚蹬过去,却被司徒一手抓/住,紧接着,胳膊也被司徒用双/腿夹住,这一下真是动弹不得。
    于与非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司徒紧紧/夹着于与非的双/腿,双脚就架在于与非的肩头,于与非也没多想,头一侧,对着右边的脚就咬了上去。
    司徒顿时一僵,抓着于与非脚的手也松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