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可怕!我的正君和侧君好上了! 作者:江南魂姑娘

字体:[ ]

 
 
 
 
文案
被竹马告白之后莫名其妙穿越到了女尊世界
哈哈竹马也穿来了!报应不爽!
↑受:这么幸灾乐祸的家伙一定不是我!
情敌莫名其妙变cp=小三和原配悄悄好上了=正君捉女干结果和女干夫看对眼
一个攻宠受的故事,甜甜甜文~
ps:哎哟我去,这个男人穿裙装的世界不能好了!
 
作者排雷:
1.请尊重他人的三观和喜好,不要人身攻击,谢绝掐架
2.双穿,世界背景为古代女尊,1v1,he
3.腹黑竹马攻(萧玉彦)X莫名其妙受(薛星棋)
4.受受一开始穿成了小倌,攻是嫖.客的正君[相当于正妻]
5.本文纯属YY,认真你就输了~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星棋,萧玉彦┃ 配角:慕媛,穆奚,薛星旻,薛星和 ┃ 其它:竹马变情敌,双穿,女尊世界,1v1,he 
 
 
 
 
  第 1 章
 
  【题外话:因为作者三观不太主流,可能导致你们认为本文三观不正,所以慎重食用】
  主题:求助!我一不小心被面条噎到了然后发现世界不对头了怎么破!
  事情是这样的,我本来在吃面,吃的好好的噎住了,这绝对不是因为我蠢!然后我大口喝了好几下面汤,终于咽下去了,难过地眼泪都沁出来了好么!接着我就由我这段悲惨的经历想到了半个小时前更加悲惨的经历,一时间悲从中来,结果一不小心,就穿越了。
  以上是一只悲愤的倒霉蛋的内心刷屏。
  这只倒霉蛋叫薛星棋,薛是《红楼梦》的薛,星是天上的星,棋是博弈的棋。
  半个小时前,薛星棋的竹马萧玉彦突然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就在薛星棋的宿舍楼下,让他下来,有话跟他讲。
  薛星棋虽然奇怪好兄弟大晚上不睡觉有什么话不能电话里说,非得当面讲,但还是乖乖换鞋出门了,边走还边抱怨一定要那小子请他吃顿夜宵出出|血。
  宿舍楼下黑灯瞎火的,萧玉彦站在树荫底下,乍一看根本发现不了,所以等他从树荫下走出来的时候吓了薛星棋一大跳。
  “你躲那儿干嘛?”
  萧玉彦脸色不太好,一把抓着薛星棋拖回树荫底下了。
  这个姿|势有些不妙啊。
  薛星棋纠结地看着萧玉彦把他困在双臂里,背后抵着树干,动都动不了。
  这货是不是失恋了?
  萧玉彦没搭理他的腹诽,他声音低低的,有点紧张地开口:“星棋。”
  说实在的薛星棋对这个称呼不太感冒,听起来像星期。
  “什么事?”
  萧玉彦深吸一口气决定单刀直入:“我喜欢你。”
  ……
  ……
  ……
  空气里只剩下诡异的沉默。
  “我喜欢你,星棋。”萧玉彦重复道。
  “呵呵呵……”薛星棋装傻地笑笑,然后忽然一个激动把萧玉彦推开了,“你特么别大晚上吓人!”
  萧玉彦被他突然爆发的力气推的踉跄了几步,神色莫名地看着他,这是反射弧太长还是反射弧太短?反应也太诡异了点。
  “星棋,我喜欢你。”萧玉彦语气十分的认真,眼神坚定,弄的薛星棋都不敢直视他。
  薛星棋清了清嗓子做足了气势:“你特么——滚!蛋!”天晓得他现在紧张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早知道就待在宿舍里别出来了,一出门就受到好几回惊吓。
  萧玉彦没再说什么,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薛星棋忽然平静了下来,非常认真地说:“别乱开这种玩笑,已经很晚了,我回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说完不等萧玉彦反应,转身往宿舍楼里走,根本不给萧玉彦说其他话的时间。
  萧玉彦被他的反应弄的一愣,薛星棋一向都这样,碰到事的时候反应就很奇怪,一会儿平静一会儿激动的,根本搞不清楚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相处这么多年了,萧玉彦也不敢说自己非常了解对方。
  等到萧玉彦失望地离开之后,躲在楼道里的薛星棋这才松了口气,他不是不知道萧玉彦喜欢自己,他其实很早就发现了,但是自己怎么说呢,虽然对同|性恋没什么歧|视,但是放在自己身上感觉有点接受无|能,也许以后萧玉彦多来缠缠自己,自己就会接受吧,反正目前还有点别扭。
  不过相较于跟个男人在一起,薛星棋更想跟女人谈恋爱,毕竟现代社|会同|性恋压力太大了,薛星棋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扛得住压力的人。
  人高度紧张之后就容易觉得饿,再加上本来薛星棋就想让萧玉彦请他吃夜宵,现在人跑了,只能自己破费了。
  薛星棋揉了揉脸不再多想,好歹都出来了,不吃个夜宵安抚一下受到惊吓的小心灵实在对不起自己,薛星棋索性出了校门在后街一家面摊上点了碗面填肚子。
  这一吃就吃出问题来了。
  ————
  薛星棋被面噎得差点闭过气去,分|泌|出的生理盐水湿|润了整个眼眶,薛星棋努力眨眼也看不清眼前的景象,然后他就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哦凑,这是噎晕过去了?
  希望只是晕了不是噎死了。
  薛星棋怀着异常忧桑的心情尝试着睁眼,没想到真的睁开了,只是呆的地方好像不太对劲。
  想来二十一世纪是不会有面馆老板或者医院闲的没事打扮成古代屋子的。
  薛星棋花了一天时间大概弄清楚了自己的情况,他这是魂穿,身|体原主人叫吟苏,是个南风馆的清倌,所谓清倌就是只卖艺不卖|身的那种,但是卖艺要陪酒啊!然后被占点小|便宜,吃点嫩豆腐……
  偶买噶,这么倒霉的肯定不是我。薛星棋坚定地自欺欺人着,说不定哪天就有人高马大的白马公主带着金银财宝把他赎回家,在此之前自己绝对不能选择狗带。
  是的,白马公主。
  薛星棋惨不忍睹地捂住了脸,这个糙蛋的世界。
  这是一个女尊世界,所谓女尊世界就是……你们可以自行百度。
  总之,薛星棋不得不接受自己需要取|悦女人并且终有一天觅得良人被良人赎回家的命运,不然一个青楼男子以后要怎么办?攒够银子自己赎身?然后呢?一个弱男子独自讨生活?想想就是要被乡里恶|霸调|戏占便宜的节奏啊。
  女尊世界还不是最让薛星棋痛苦的,毕竟所有的一切在知道这个时间男人生孩子奶孩子养孩子之后,都没什么了。
  幻想了一下自己大腹便便慈爱地抚|摸|着肚皮的样子……薛星棋果断地眼睛一闭,又晕过去了。
  吟苏的小侍奇怪地看着晕倒的自家公子,公子这是怎么了?男人养孩子有什么奇怪的吗?有的家里妻主对孩子并不是很重视,所以孩子生父亲自教养孩子也是很正常的吧?
  南风馆的鸨父听说吟苏又晕了,皱了皱眉指派了个懂规矩的公子过去,不管吟苏是玩什么花样,总之不能耽误一个月之后的开|苞礼。鸨父对于吟苏明里暗里套小侍话的行为根本不放在眼里,虽说大夫讲了吟苏之前晕倒磕到了脑袋很多事情记不大清了,但是开|苞礼不能耽误,记不得就再学一次好了。
  当薛星棋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个长得十分妖|艳的男人,小侍连忙解释:“这位是灼华公子。”
  公子的话,那就是跟他一样的小倌了。这个时间公子是特指南风馆的小倌的。
  这个灼华身材跟吟苏一样,弱柳扶风,不过比吟苏好多了,吟苏简直是个娘受。
  灼华也不介意薛星棋的打量,他这种混迹在风|月场的人精,一眼就看出来了薛星棋眼里的同情,微微一笑:“你也别同情我,你才是要被同情的那个,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了吧?”
  薛星棋悲痛地点点头,早知道这么倒霉,他不如直接接受了萧玉彦好了,自己吃面被噎到一定是因为被萧玉彦吓得够呛,所以出了一身汗,然后饿的够呛,于是吃的快了点,最后酿成惨祸。综上所述,都是萧玉彦的错。
  还好他是清倌,不用接……
  “等月后你的开|苞礼,就要正式接客了。”
  客……
  你特么逗我?
  薛星棋一脸日了狗的表情:“等等!我还有……开……苞……礼……?”
  灼华一脸理所当然地点头:“那当然,等你一月后就年满十五岁了,可以开始接客了。”
  此接客非彼接客……对,那种不可说的接客……
  完了。
  薛星棋又捂住了脸,清|白不保了。虽然说他不是这个身|体原装货,但是好歹现在身|体是他在用啊。
  “开|苞礼很重要,你别搞砸了,开|苞礼上你的初|夜被拍卖多少银子,决定你以后在馆里的身份地位,要知道有人捧着的公子和没人捧的公子,身份是天差地别的,要是遇到有钱又大方的恩客包|养你,你就不用辗转多个女人之间了。”灼华难得细心地叮嘱他,情真意切地样子让薛星棋有些不好意思再闹腾了,万一再晕一次,这个南风馆的老大对他有|意见,他以后日子就难过了。
  送走了热心的灼华,薛星棋遣退小侍,一个人坐在床|上凌|乱着。
  虽说当小倌也是嫖女人,但是睡女人和被女人睡是两码事好吗?即使他自己没什么大男子主|义,但是被当成娇柔体弱的公子,然后在床|上还要女人怜惜他,想想就好|恶寒啊!
  还不如被萧玉彦压。
  呸,薛星棋你想什么呢,怎么能这么没出息,就认定自己是被压的那个?
  薛星棋叹气,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暂时先得弄清楚自己的处境,他连原主干过什么喜好什么都不知道,人失忆了可以接受,但是失忆导致生活习性完全不同就惊悚了,他还不想被当成妖怪弄死,毕竟这种敬畏牛鬼蛇神的时代,一个搞不好就是烧死啊浸猪笼啊什么的。
  招来小侍细细打听原身的消息,等了解地差不多了才把人打发出去,不过小男生看傻|子的眼神还是挺让人不爽的。
  从小侍嘴里知道原主也是吃面噎了,然后就晕过去了,晕倒的时候脑袋估计磕到了什么地方,于是失忆了。
  讲真,大夫这么胡扯真的好吗?薛星棋摸了摸完好无损连个包都没有的脑袋,哪有被磕过的痕迹?
  “那是因为公子已经晕了好几天了,头上的包早就消了。”小侍一本正经的解释。
  所以其实就是随便磕到了一下,根本没多严重,几天就能消的包能让人失忆?
  不过他和吟苏确实有缘,只不过天底下吃面噎到的人何其多,怎么没见自己穿越到一个吃面噎过去的王子皇孙身上?
 
  第 2 章
 
  “诶,吟苏,你不上妆怎么出门呢?”灼华颇为担忧地看着薛星棋,脸上满是不赞同。
  ……我上了妆还怎么出门?
  薛星棋痛苦地拽了拽身上的裙子,然后用死亡射线般的眼神瞪着身边的两个人,活了十九年,头一次被打扮成女人,还不能反抗!因为你只要上|街就会发现,满大街的男人都穿女装,反之,女人穿的是男装。
  心好累,穿女人衣服就算了,还要化妆。没开|苞的公子出门不是要戴面纱的吗?这样还用得着化妆?化了也看不到啊!
  灼华锲而不舍地劝他,可惜薛星棋早就铁了心,坚决不肯化妆,理由还挺充分的,灼华的和小侍拗不过他,又觉得他的理由挺在理,最终还是妥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