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海若有因之青青子衿 作者:一铭

字体:[ ]

 
 
文案
顾海,白洛因,名字和起来就是“海/洛/因”。
 
生命中有些人就如同毒,一旦碰上,终身难戒。而暗恋着白洛因的校草尤其,再加上和尤其绯闻满天飞的比女生都白嫩的杨猛,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男男当道,美色无罪,《上瘾(你丫上瘾了)》同人小说,更虐心,更精彩,千回百转,一场“四角恋”究竟如何收场?
 
封面实在是上传不上来,只好在网上搜了张海报啦,如果有什么版权问题的话请告诉我,会及时修改的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虐恋情深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海,白洛因┃ 配角:尤其,杨猛 ┃ 其它:上瘾、柴鸡蛋、顾海、白洛因、海因夫夫、杨猛、尤其、猛其其
==================
 
☆、打火机和手套
 
  下课铃一响,顾海伸手戳了戳白洛因,“走了,因子。”倏然发现白洛因的书桌里有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白洛因来不及反应,顾海就抽了出来,打开,正是尤其送的苹果形状的打火机。
  同学们已经三三两两的离开,尤其回头看到顾海一脸阴沉的拿着自己送白洛因的打火机,抿了抿嘴,走到后门的另一侧注意着情况。
  顾海的脸已经降到零下,还是用调侃的语调问道:“哟,没想到还是有痴心人借着圣诞礼物表白啊。怎么着,我收了条围脖儿,你还不甘落后了?”
  白洛因最恨顾海这个口无遮拦的痞子样,真是成也是这张嘴,败也是这张嘴。
  “还我。”白洛因伸出手。
  “我不。”顾海扬了扬眉,“这是谁送你的?”
  “你丫疯了吧?”白洛因一把抢过顾海手里的打火机,转身欲走。
  “给我说清楚!”顾海横在教室门口,围巾已经松散的挂着。他看着欲言又止的白洛因,气更是不打一出来。“这、是、谁、送、你、的?”他又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
  “没谁。”白洛因迎上他的目光,“在学校这么闹有意思吗?”
  顾海愣了愣,收起撑在门框上的手臂。扯下脖子上的围巾,甩在白洛因怀里,赌气道:“那你还不赶快给人家回礼?”
  “你!……”白洛因气结,攥起围巾,上面还有微寒的水雾,虽然不平整,也是自己一针一线织起来。他简直对这个不讲道理的醋坛子无言以对。
  “好,那我先走了。”他冷冷的推开顾海。
  顾海看着白洛因的背影,一拳砸在墙上。
  大雪刚停,路上还是白皑皑的一片。除了车辙和脚印,天地间晃得让人头晕。白洛因的心情就如同这雪天,干巴巴,冷飕飕。
  “白洛因……!”尤其追了上来。看到白洛因眉头紧锁,关心问道:“你没事儿吧?”
  白洛因勉强笑笑,不语。
  “是……顾海惹你生气了?”尤其小心翼翼地问道。
  “关他什么事儿。”白洛因面色一动,不由得想起尤其来家里看他的时候,那句“你不觉得,你俩感情不一般吗?”心似乎沉了半截。
  尤其很明白,白洛因和顾海之间绝不是那么简单的兄弟之情。最开始只是顾海对自己的排斥与敌意,渐渐的,白洛因对顾海也表现出隐隐的依赖,他们两人之间的磁场,似乎形成了一种结界,生人勿近。
  可是谁教自己喜欢他呢?!
  “我陪你回家吧。”尤其清了清嗓子,“天儿冷,有围巾就戴着呗。”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洛因手里握得紧紧的围巾,这分明就是早上顾海戴着来上学的。
  “不冷。”白洛因拉起校服拉链,“你不是住校么,回吧。”
  尤其故意不搭茬,促狭一笑道:“你不围,那给我得了。”说着伸手就要拿。
  白洛因一惊,下意识背到身后,“我替别人拿的,你想要,我送你个别的。”
  这下轮到尤其蔫了,他嘟哝了一句。还是跟在白洛因的左侧。
  白洛因就这样和尤其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街边的小店洋溢着圣诞的气息,红红绿绿的饰品挂满了树枝、门面,到处都是双双对对的人,一个男孩握起女孩的手,怜爱的放在嘴边哈着气。而此时,白洛因想起的不是石慧,不是任何一个暧昧过的女生,而是顾海——他温柔的眸子,在鹰一样的眼眶里,笼罩了整个世界。
  尤其见白洛因恍神了,轻轻拍了拍他。“想啥呢,这么入神。”
  “咱们进去逛逛吧。”白洛因指着一家装饰温馨的店子。尤其挠了挠头,“俩大老爷们儿有啥好逛的啊。”白洛因却很坚持,拉着尤其走了进去。
  店家看到两个英气的少年,热情地走出来招呼:“天儿够冷的吧?喜欢什么随便看啊。”伸手拍了拍尤其感叹道:“哎哟,现在这小伙子长得,怎么一个个都跟电影明星似的。”这类的话尤其听得起腻,戴起耳机点了点头,随手翻看货架上的本子。
  白洛因径直走到最里,上面挂着一排手套,这么一会儿,他的手指已经冻僵了,他想到顾海,只是穿了件羽绒服,围脖儿也扔给自己了,这么走回去得冷成什么样?他挑了挑,选了一双烟灰色配着棕色条纹的手套。
  “白洛因,你好了没?”尤其催促道,主要是店家一直跟在身边问东问西,他的酷已经要装不下去了。
  白洛因想了想,又从挂板上拿下一双一样的手套。“要这两双。”
  尤其看到那是两双款式颜色都一样的手套,大概猜到几分,脸上的肌肉更是僵了僵,“我去外面等你。”
  白洛因付了钱,一付装进书包,拿着另一付递到尤其面前,“送你的,圣诞快乐。”
  尤其喜出望外,立刻戴起来,温热的触感——简直就像牵着白洛因的手。这一天迟早会来到的!尤其的嘴角要飞到耳根了。
  两人都走出好远,尤其突然想到,“不是还有一双?你怎么不戴着?”白洛因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买给顾海的,随便扯了个理由:“我不习惯带新的,有股味儿。”
  “大冷天的你还计较那么多干嘛?”尤其不由分说拉开白洛因的书包,拿出另一双手套,给白洛因戴上了。
  “哎……”白洛因无奈笑笑,心想,好在这手套还算暖和,顾海不会冻手了。
  尤其已经无暇顾及白洛因细微的心理变化了,他抬起胳膊搂着白洛因,心里早就开了花。
 
☆、这次真的完了
 
  白洛因和尤其勾肩搭背的走到巷口,远远的就看到路灯下的顾海,他随着呼吸吐出缕缕白汽,在夜色里站的笔直。
  白洛因下意识的松开尤其,而后推了推他说:“你先回吧,有事儿咱明天上学再说。”
  尤其苦笑一下,“咱也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我怎么感觉就像偷情被捉女干了呢?”
  “瞎说什么呢你。”白洛因故作镇定,“快回吧,天这么冷小心感冒了鼻炎加重。”
  尤其揉了揉鼻子,点点头,拍拍白洛因的肩膀,走了。
  “干嘛不进家啊。”白洛因看着顾海通红的鼻翼和耳朵,一阵酸楚捏紧了他的心尖。
  顾海保持着直视,声音却有些颤抖:“他还送你回家了?”
  白洛因沉默了,他低头看着顾海的双手渐渐握成拳,骨节都泛了白。“我问你呢,他还送你回家了?”
  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顾海,遇到了白洛因就变成祥林嫂,逮着一句就车轱辘话来回说。尤其是对于尤其这种潜在危险分子,顾海的警铃挂的比谁都高。
  “别闹了好不好?”白洛因放软了语气,拉起顾海的拳头,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把手套戴在了他的手上。顾海感受着来自对方的温度,麻木的手开始有了感觉,他把视线移到白洛因的脸上,他的睫毛落下浅浅的阴影,抿着嘴唇给顾海戴手套,这是白洛因认真做事时候的表情,像小孩儿似的,所有的细心努力都写在脸上。
  顾海的心哗啦啦的就化了。
  “因子……”顾海一把揽过白洛因,两个人都冒着寒气,此时紧紧依偎在一起,互相取着暖。
  “我不问了,因子。”顾海收紧了手臂,“我就是……怕失去你。”白洛因把脸埋在顾海的颈窝里,紧紧的回抱住了他。
  好不容易进了家门的俩人,没一会儿就有说有笑的了。顾海一脸坏笑地蹭到白洛因身边,摩挲着那双手套,飞快的亲了他一口:“谢谢媳妇。”白洛因给了他一个拐子,斜睨着道:“你再敢这么叫我,就把你关在院子里和阿郎睡。”顾海在白洛因这种羞涩又故作鄙视的眼神里彻底变身抖M,一个劲儿地抱着白洛因的脖子呢喃:“我就叫了,媳妇媳妇~我还偏不走,你越赶我,我就越粘着你。”
  “大海,因子,吃饭啦。”白汉旗的声音打断了小两口的腻歪。
  这一夜,白洛因枕着顾海的手臂,听着他坚定而平稳的心跳,睡的很香甜……
  第二天一早,杨猛就来找白洛因,照例被顾海的黯然销魂眼瞪得汗毛倒竖。他缩在白洛因身后,扁着嘴说:“因子,尤其不住校了,喊我们帮他搬……”话音未落,顾海一个箭步冲到杨猛面前,剑眉一立:“你说什么?还要我们给他搬家?”说罢一拽白洛因,“不去!我们没空。”
  “别啊,因子,你看他。”杨猛急得直跳脚,小脸涨得通红,伏在白洛因的肩上悄声说:“我可不想被尤其再欺负了!你快帮帮我吧。”
  贴这么近可还行,顾海揪住杨猛的衣领就把他拎到一边了,没好气地下了逐客令:“尤其要搬家是他的事儿,你爱帮就去,我俩没空。”
  白洛因抓起外套,说了句“我们走。”就拖着杨猛出了门。可怜的杨猛没来得及说话,净被这两个大个儿丢来抛去了。
  “因子,因子,顾海他不会打我吧?”比起帮“死对头”搬家,杨猛更在乎自己的人身安全。
  白洛因从嘴角挤出了一声冷笑,杨猛的心顿时凉了。他摇着白洛因的袖口:“因子,你可要救我啊,我咋能这么背呢,先是尤其,现在又加了个顾海。我,我可是家里的独子啊……”说罢,嘴一撇,眼眶都红了。
  白洛因最见不得杨猛委屈又卖萌的模样,从小他都让着杨猛,虽说知道他是男儿身,可是哪有这么细皮嫩肉的兄弟啊,每次一有麻烦,杨猛都来找白洛因当援兵,白洛因也习以为常地护着杨猛。
  到了宿舍楼下,尤其已经大包小包的陆续搬出来了,远远看到两人,尤其的脸上忍不住又挂上了笑容。
  “白洛因,你来啦。”尤其似乎已经忘记昨晚分别时复杂的情绪,见到了他,不由自主的连语调也轻快了。
  杨猛抢先一步说:“因子可是给你找来了,任务完成,我,我要回家去了。”
  尤其拽住杨猛的后衣领,突然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脖子,杨猛被凉的嗷嗷直叫,尤其和白洛因都被逗乐了,联手捏了几个雪球灌进杨猛的衣服里。
  三人正在雪地里滚成一团的时候,头顶上传来的声音简直要冰封了他们:“哟,看来不是搬家,玩得挺高兴啊。”
  白洛因最先回过神,看到顾海黑成阎王的脸,又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尤其。
  大爷的!这次真的完了!!!
 
☆、闹了个大乌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