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他的猫[重生] 作者:鬼丑

字体:[ ]

 
    【文案】
    攻十五岁遇见受,十八岁分道扬镳,二十五岁再次遇到他。
    不过,好像有什么不对的。
    受:重生之后变成猫,脸皮可以丢到太平洋。做了从前不敢做的事,求包养,钻被窝,被cao心,为所欲为,咩哈哈哈哈!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邢应苔,崇善 ┃ 配角:陈半肖,裘祺青 ┃ 其它:萌萌萌
 
    银牌推荐:邢应苔捡到一只撒泼耍赖、可温暖粘人又有灵性的花猫。偶然间一次让他震惊地发现这只花猫不同寻常,竟然是自己本应该死去的小叔崇善。邢应苔幼年丧亲,无人可依,只信赖旁人避之不及、患有精神疾病的小叔。崇善事业有成,工作很有造诣,令人尊敬,虽然性格偏激,对待邢应苔却全心全意。可邢应苔成年后才发现小叔对他的好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简单。
    本文作者以细腻的文笔讲述了一个温情脉脉又惹人伤感的故事,少年与青年间情感的碰撞,令人唏嘘。而爱情的真挚单纯,又让人理解感动。故事中痴情又会撩,端正貌美的小叔死后,变成一个撒泼打滚、体型肥胖的花猫,反差强烈,增加不少萌点和笑点。
    ==================
    
    第1章
    
    一道刺眼的闪电划过天际,轰隆的雷声从云上滚过,不过多久,细密的雨点滂沱落下。
    邢应苔本已准备出门,听了这声,他开门的手一顿,反身去拿雨伞。
    正找伞的男子一头卷发,肤色健康。他眼神平静而冷漠,脖子细而长,像是青春期还没发育成熟的青少年,让人摸不清他到底多少岁。
    然而他还没找到雨伞,手机突然响了。
    邢应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见上面显示的是陌生的号码,接听后问道:“喂?”
    “你好,”陌生而温柔的女音,“请问是‘崇善’先生的亲属吗?”
    邢应苔愣了,他轻轻“嗯”了一声。
    “是这样的。”说话的人顿了顿,继续道,“两天前崇先生猝死在家中,明天就要下葬,你要过来看看吗?”
    像是迎面一盆冷水泼在身上,邢应苔陡然睁大眼睛,汗毛竖起。
    邢应苔身体晃了一晃,他伸手扶住墙壁,才开口:
    “……什么?”
    女人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邢应苔默然无语,良久,他说:“我去见见他。麻烦你把地址告诉我。”
    昨夜在医院值班的室友陈半肖推开房门,哼着小曲儿走进客厅,就见邢应苔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用右手支撑额头,一副身心俱疲的模样。
    “怎么了?”陈半肖边问边看手表,“都这个点了,你是要翘课哦。”
    厉害厉害,平时导师管得那么严,他居然还敢有迟到的念头。
    邢应苔抬起头,眼神有一丝阴郁划过,他哑着声音说:
    “我……我小叔死了。”
    邢应苔小叔名叫崇善,四十多岁,事业有成。虽然他比邢应苔大了将近二十岁,但邢应苔和他感情甚好。当然,那是那件事发生之前了……
    后来听说崇善生了病,具体情况不清楚,但好像挺严重。陈半肖几次听到邢应苔的母亲给儿子打电话,叫他去看看小叔,邢应苔都敷衍答应,从未去过。
    陈半肖以为他对崇善没什么感情了,可现在看看,发现其实也不是。
    陈半肖问:“你去不去参加他的葬礼?”
    邢应苔点点头。
    “我把车借给你吧。”
    “……不,我坐公交车去。”
    现今崇善的灵体就安放在他私人的别墅区内,等待明天送去火化。
    邢应苔赶到崇善的家里,发现父母和弟弟已经到了。邢应苔朝父母那边走去,就听到母亲低声问:“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邢应苔应了一声,没想好怎么回答。幸好父母也不在意邢应苔要说什么,他们一左一右将他包围在中间,带着弟弟在崇善的后花园里慢慢走动。尽管压抑着,但他父母眼神里有种微不可察的欣喜。
    邢应苔知道父母是什么意思。
    几年前崇善在临近邢应苔学校的地方买了这套房子,做了公证说死后要留给邢应苔。如今人果然死了,可不就应该把这里改成邢应苔的名字吗。邢家父母看这别墅装修精致、美轮美奂,怎么能不欣喜?
    邢应苔没说话。一眼扫去,偌大的花园里堆满送来的花圈,邢应苔手中空空如也,尴尬感更加强烈。走近房子深红色的大门前,邢应苔听到里面传来安魂的音乐,和隐隐的哭泣声。
    邢应苔呆呆地看着那扇门。这扇门他从未踏进,光是站在这里,邢应苔都有一种想要拔腿就跑的想法,似乎这一切都是骗局,是崇善想把他骗过来的谎话。
    为什么呢?
    邢应苔镇定心神,推开大门,就见里面摆了一口透明的棺椁,旁边整齐的放着几张凳子,有一位打扮得体的中年妇人坐在那边,放声哭泣,旁边还有另一年轻点的女人,握住妇人的手。
    邢应苔静静地走了过去,透明的玻璃下,他看到崇善的脸。崇善表情平和,像是睡着了一样,似乎是化过妆,看着有些怪异。
    邢应苔怔怔地看着崇善,觉得很不可思议。他有点恐惧,因为这里阴嗖嗖的,还很潮湿;又有点期待,好像下一秒这个男人就会坐起身,露出笑容。
    邢应苔没有坐下来,而是上前一步,他走到崇善头边,仔细看了两眼。
    眼角两颗细小的痣,这的的确确是……崇善的遗体。
    那打扮得体的妇人迟疑着停止了哭泣,悄声问旁边的女人:“这是不是邢家那个……?”
    女人点点头。
    妇人皱眉,讽刺道:“他怎么会来?”
    女人‘嘻’的笑了,反问:“怎么不会来?崇善早就做了公证,说遗产会分给他。你看,这么多年没联系。说有他的遗产,还不是眼巴巴地跟过来。”
    邢应苔的出现很突然,尤其是他还站到了崇善的灵体前,更加引人注目。
    听女伴这样说,那妇女一下子怒了,她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指着邢应苔,颤颤巍巍的手又扫了一下邢家父母,连邢应苔的弟弟也没忘。
    “你!你还有脸来,快滚,你们都滚!”
    邢应苔的母亲脾气暴躁,看清楚人后,发现这是崇善的后妈。所以尽管她听了这话不高兴,也强忍怒气道:“是你家给我们打的电话,让我们来。这会儿再赶人,成心让人出丑吗?”
    妇人愕然,但很快就明白可能是崇善请的律师做的。崇善做事很有自己的原则,想做什么不屑跟任何人商量,作为崇善名义上的母亲,妇人不知道这事,也是可能的。
    但她仍旧怒道:“让你滚就滚,说什么废话?”
    眼看妇人就要撒泼,邢应苔只好说:“我只是来看一眼。明天下葬,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妇人强硬的打断,她怒极反笑,道:“求求你要点脸。要不是你!崇善会死吗?”
    邢应苔脸一下子青了。
    “崇善生病的时候,让你过来,你拖拖拉拉不肯来,你知不知道他……他……”
    妇人本想说崇善生病时夜不能寐,日日喊邢应苔的名字。但她犹豫了一下,没说出口。这事毕竟不好听。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妇人要说什么,邢应苔的母亲开口道:“我家儿子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过崇……他小叔,他的死怎么也怪不到我儿子身上。要不是当年他干的那事——”
    邢应苔打断她:“妈!”
    妇人怒瞪邢应苔。女伴眼看妇人在邢家人面前要抬不起头,只好讥讽道:“你儿子又是什么好东西了?没错,当年那事。可我要问,当年你儿子不勾引崇善,怎么能有‘那事’呢?”
    妇人感激地看了看女伴,但面容有些尴尬,毕竟这话说得太强词夺理。妇人偶尔也有过这种想法,可绝不会像女伴那样,真的说出口。
    眼看邢家人各个目露凶光,妇人也不怕了,她道:“这么多年没有联系,崇善一死就黏上。小子,你是来拿钱的吧?”
    邢应苔气得胸口都要炸了,他张口道:“崇善的钱我一分也不——”
    话没说出口,一直沉默地站在邢应苔身后的弟弟邢春霖就一把捂住他的嘴,把浑身颤抖的哥哥拉到一边。
    邢应苔的弟弟比邢应苔小了好几岁,个头矮了不少,所以他微微踮起脚,用的力量有些大。一拉之下邢应苔几乎仰面摔倒。邢家父母没看邢应苔,而是继续面红耳赤地和妇人与女子理论。
    是了,邢家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崇善的遗产,谁能让邢应苔把那句话说出口?
    邢应苔拽开弟弟的手,他深吸一口气,背后顶着各种各样的目光,转身离开这里。
    邢应苔走到后门,穿过人群时,他尽量低着头。
    他的后背像火烧一样,那是一种自己熟悉的感觉。被指指点点,被肆意谈论。
    邢应苔不在乎。他大步向前走,脚上的鞋子被雨水沾湿,他也没有停下来。
    一只毛色斑驳的野猫躲在崇善的花园里休息,它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听到有人走过来,微微竖起耳朵。
    在见到眼前高高瘦瘦的黑发青年时,奇怪的是,那只猫明显做出愣了的动作。随后它猛地睁大眼睛,‘蹭’的一下跳起来,一边张口叫唤,一边迅速朝邢应苔那边跑去。
    邢应苔低着头,听到身后凄厉的猫叫。他并没有停下,好像有急事一般,走路快得不可思议。
    那猫更大声地叫了起来,四爪离地,疾奔的动作让人觉得可怜。
    那是一只幼年的小猫,恐怕只有邢应苔的手掌大,毛发稀疏,看起来十分丑陋。
    邢应苔怕踹到它,向前的动作一停。在他停顿的时候,那猫蹲在地上,小声叫了一下。
    邢应苔发现这猫一直在朝自己霎眼,过了一会儿,它站起身,用脖子蹭了蹭邢应苔的脚踝。
    下雨天,小猫的身子湿漉漉的,把邢应苔的袜子弄得更糟。
    那猫蹭着邢应苔,竖起的尾巴忽而卷曲,缠住青年的鞋带。
    少见这样亲人的流浪猫,可对邢应苔来说也不算什么。他弯下腰,用手拨弄一下,轻而易举地将小猫放到一边。就是这一低头的功夫,邢应苔突然一阵头昏脑涨,有温热的液体流到上唇。他伸手一摸,摸到了一手鲜红的鼻血。
    邢应苔也没在意,他用手背迅速一擦,就站起身,继续向前走,找有车站的地方。
    邢应苔身后瘦瘦小小的野猫支起腿,看着男人的背影,不顾一切地继续向前狂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