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重生之夺宝 作者:光中尘

字体:[ ]

 
文案
离渊重生回夺宝身死之前,意气风发重头再来,这次一定要拿到宝物走上仙生巅峰!
不过说好的征服世界,在遇见白家小少爷之后全变了样。
 
 
白少爷:“感谢尊者出手相助,但此等匪类还是让在下亲自处置。”
说完,他剥光了几个为非作歹的大汉,在他们头上画了乌龟,让他们呜呜呜地跑出去裸奔了。
 
 
白少爷:“在下身患重疾,不可尝美食,因此颇爱看别人享用珍馐……”
离渊夹了一口菜,一脸扭曲:“谁在筷子上涂了辣椒粉!”
 
 
离渊X白乐天,主攻,必须HE。
 
 
内容标签:强强 悬疑推理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离渊,白乐天 ┃ 配角:白曙天,红绡,赤,瘴妖,葛昶 ┃ 其它:修真,主攻
 
 
 
 
  ☆、重生
 
  不远处即是天地至宝赤血丹参,赤红的茎干光滑细腻,如同孩子一般轻轻骚动着。地上插满断剑,如同剑冢般苍凉,幸存的弟子不敢上前。离渊半跪在地上,以手中剑支撑着自己的身躯,已经无力前进一步。他喘着气,警惕地注视着对面的绿发女人。那女人发丝凌乱,伏在地上,已然不省人事,身边赤豹亦是身受重伤,舔着主人的手腕,动弹不得。
  “绿萝……此番到底是我赢了。”离渊动了动手腕,勉力站起。此番激战,他亦受伤不轻,本命法宝九渊剑亦是被折断。不过若能得到赤血丹参,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待他回苍渊界炼化人参,便能真正踏入大乘期,更是有了证道成圣的希望!来到香山界本来只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好友耿星河,没想到竟是自己的机缘,果然是苍天不负。
  灵力运转一个周天,离渊感到力量已然回复。他抬起手,恐怕夜长梦多,急欲将赤血丹参拿到手,其后他自有法门脱身。然而当他运力打算带走赤血人参之时,忽然感到了莫大阻力。地上的绿萝仙子不知何时醒转,头发化为藤蔓抓住了赤血丹参,上面流转起灵力,竟是想直接将人参炼化。
  离渊如何能让她如愿?此时他拼着境界倒退,全力催动灵力,与绿萝仙子僵持在一处。绿萝仙子到底是略输一筹,眼看着又要不支倒地。就在离渊即将达成夙愿之时,洞天之中响过幽幽叹息,仿佛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没等离渊惊疑这是哪位大能,他与绿萝一同身体爆裂,三魂七魄同时散离,再无恢复之可能……
  心跳如同一声重鼓,离渊猛地惊醒,紧接着就因为灵力运转骤停喷出了一口血。他忙重新运转灵力,再缓缓调息,直到确保自己毫发无伤,才兀自犹疑起来:刚刚他仿佛还在香山界神秘洞天中与绿萝仙子抢夺至宝,此时已然回到自己的洞府,正如他去往香山界之前一般闭关修炼。犹是他都有一瞬间心神失守,默念两遍剑诀才回过神来。究竟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犹未可知,他或许只是南柯一梦,或许这是他死之前的幻觉。
  离渊闭上眼睛,身体灵力流转毫无滞涩,再摸到胸口,父亲给他的玉简上力量一如往昔,他这才松了口气,姑且认为刚刚所见皆是幻梦一场。在梦境中,此玉简一进入香山界便失去了力量,变为一块普通玉简。只是他当时自恃力量,并不以为奇,到最后才发现最初的危险信号。想来幻梦即便能模仿一切,也模仿不了比他境界更高者的力量印记,故而幻梦中此物失去作用,也合情合理。
  既然是梦,此时也无需挂心。不过闭关修炼已被打断,不如就顺势出去走走,清理一下他的苍渊门。想到那个梦境,他还有些微微遗憾:最后那位大能太过强大,他当时心中只剩恐惧,道心全失,否则倒是可以从中感悟到不少,就此顿悟也不无可能!若有下次,哪怕面临死境也不可忘却大道。
  离渊离开闭关之地,焚香沐浴后方来到苍渊门驻地。此处距他洞府不远,为的是徒子徒孙有难能随时相助,又不必他日日劳神。此时苍渊门与他闭关之前的空山净地已然不同,有了不少人烟,除了散修之外,亦有凡人依附。他一时兴起,如普通弟子般行走其中,倒勾起几分他元婴之前与父亲在人间混迹的回忆。
  他在一家修真者的茶楼落脚,想听听人们都在说什么。他召来小二,丢了几块灵石,请他为自己说些近来的趣事。此处的小二亦是修者,拿了玉石便心领神会,开口道:“要说最近的大事,当然是香山界的出世……”
  香山界!离渊神色骤变,手上捏住桌子一角,松开手粉末扑扑落下。他瞥了一眼小二,又丢了几块灵石:“继续吧。”
  “是。香山界原本是绿萝界和苍渊界之间的小世界,要知道大世界三千,小世界更是不计其数,这个小世界本无人在意。可是这些日子,有人发现香山界竟丰于仙草,不仅有秘境,甚至还有好几处洞天福地!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下子,绿萝界和苍渊界的修者蜂拥而去。据说绿萝界老祖都亲自前往了!”小二绘声绘色地说道,“此时他们等的恐怕是一个新的洞天福地的开启,我听人说,其中必有天地至宝!”
  离渊眉毛一动,忍不住回忆起梦境中的事情。那时他结束闭关比现在晚得多,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探索末期。那的确是有天地至宝的洞天,因而极难探索。他综合各方情况认为好友耿星河必在洞天之中,便闯了进去,却是与自己的一个徒孙先行相遇,当仁不让地成为苍渊界修者之首,探索不久后与绿萝仙子同时发现赤血人参,自然是以力争夺……只是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沉吟片刻,问道:“香山界又是怎样的世界呢?”
  小二摇了摇头:“香山界乃是大能白香山陨落之地,弥留之际创立了白家,也是此时支配香山界的家族。传说白家每代有两位主人,一位主修真,另一位主俗务。只是命运弄人,每次主俗务的那位都会疾病缠身,在下一代继承人确立不久便去世。当代两位继承人乃是白曙天与白乐天,只是据说这次两位之间关系并不融洽,白曙天竟是极少露面,因而至今为止继承人都未曾确立。说来也奇怪,白乐天竟也坚持到了此时……除此之外,香山界倒是个民风淳朴之地,想来也正因此才能享有此福地吧。现在的修者于他们而言是灾难也说不定吧……”
  离渊离开的时候再无心情闲逛,御剑去了苍渊门驻地。他忍不住要苦笑了,如此明显之线索,他竟然此时才发现。耿星河,白曙天,合起来不正是耿耿星河欲曙天么?只恐怕,他那位好友不但是香山界之人,更是白家两位显赫的主人之一。而他不常露面,正是因为他根本不在香山界。而他此时回去,恐怕是因为香山界情势急变,另一个家主于修真无法服众,他需要回去主持大局。可笑幻梦中他甚至不曾知晓情况,便凭一时意气前往。
  可耿星河乃是他的知音,他如何能在收到对方那样的传信时真的无动于衷?他回忆起梦境中对方给他的信,依然一阵气闷。耿星河写了一大段话,最后情真意切地说,他去了香山界,可能不再回来,要离渊莫要去找他。
  如今再想这些,自然已经有了解释,只是他将耿星河当至交好友,耿星河却始终没讲这些告诉他,总归让他有些失落。自从他晋升元婴,父亲便开宗立派,离渊那时也乐得自由,年轻气盛,也碰了不少壁,有过不少奇遇,而耿星河是他碰的壁中最厚的一堵,也是他的奇遇中最珍贵的。无论是一开始耿星河比他修为更高的时候,还是现在他已经凌驾对方之上的时候,耿星河永远是让他猜不透的人。
  不过对方本人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秘人物,正相反,他的性格可以用忠厚老实来形容。但是离渊总是隐隐觉得,在对方傻笑着说“为什么”的样子后面,应该有更深的存在,只是至今为止,他都没能成功找寻到。
  苍渊门门规森严,不过离渊自然有捷径通往掌门房间。当他出现在自己的小徒弟面前的时候,他的神情跟小时候很有几分相似。不过很快,苍涟就回过神,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师尊”,然后开始汇报门派这百年的发展情况。若是平时,离渊会很乐意和小徒弟说说话,不过现在他没有这个心思。
  “可有人给我来信?”在幻梦中,耿星河的来信直接被呈到了他的洞府前,苍涟报告得慌忙,因而难以判定时间。现在想来,恐怕当时苍渊门也出了事情,否则苍涟断不会去打扰他清修。可惜他那时并未发觉,一心想着在香山界一了百了,也不知幻梦后来苍渊门如何了。离渊的思绪没走太远,便被他自己打断了。想想好笑,幻梦之所以为幻梦,正在于其并非真实。若是能一梦梦天机,岂不是人人都能成圣?
  苍涟不知师父心中所想,忙尽心汇报道:“星河真人曾送来玉简,除此之外,还有几个请求苍渊界主亲看的玉简。”
  离渊道:“把星河真人的玉简拿来。”苍涟意念一动,玉简便被呈在离渊面前。离渊神念扫过,飞快地略过大段大段的废话,找到了最后那句话:“我已归往香山界,未知归期,阿渊不必来寻。”与幻梦中一模一样的句子,可离渊此刻的心情却截然不同。他收起玉简,对苍涟道:“那几块玉简你自己看了,告诉为师可曾与香山界有关。”
  苍涟狐疑地看了老师一眼,仍是不敢有半句怀疑,不到半分钟便拣出一片道:“师尊,这片玉简乃是我苍渊门下散修所写,写的正是香山界之事。”
  离渊淡淡吩咐道:“你且陈言。”
  苍涟道:“此人详细陈述了香山界的风物人情,如今所知的洞天福地、珍宝及秘境所位所属,现在在香山界的修者,及他自己的一些看法。弟子看来,最重要的倒是此点:在香山界或有无名大能,也未曾可知。”
  离渊心下惊疑,面上却不露分毫,只是说:“此人若是修为浅陋,香山界却有他所认为的大能,也说不定。”
  耿星河虽然同他一起游历,可修真法门根基还是来源于香山界。白家能培养出他那样的人,或许也能有更多深藏不露的高人——只是,以白家之能,想要留住离渊一般境界的修者,恐怕难了些。离渊心中,倒是并不轻信香山界能有大能。
  苍涟面有豫色,离渊便道:“有何想法,不妨一说。”                        
作者有话要说:  拿到灵宝的前一刻被人掐死,果然是很倒霉啊啦啦啦~
不过以为重生就能走上人生巅峰那你真是太甜了!前面还有的是麻烦呢!
晚上还有一章_(:зゝ∠)_
 
  ☆、白家公子
 
  苍涟深呼吸一口,道:“师尊,此人并非修为浅陋之辈,比起大师兄也只有一步之遥,弟子更是不能胜过他。此人性格狂傲,苍渊界上下唯有师尊与大师兄两人能令其佩服。即便如此,他也常说苍渊界没有真正的大能,唯……唯师尊之父算半个苍渊界之人,令其心向往之。此人所言大能,怕并非易与之辈。”说完这些,苍涟大气也不敢喘。师尊与其父关系自师尊在苍渊界开宗立派起便微妙起来,有心人猜测离宸两百年前至今的闭关也与他对逆子失望透顶有关。
  离渊看见小徒弟紧张的模样反而有些好笑。他与父亲之事不容外人置喙,两人又皆不屑解释,以讹传讹之下才传出两人不合的传言。这一次他自然也不会专门解释,详细问道:“此人名讳为何?”
  “此人姓钟名回,乃是两百年前来到苍渊界的散修,善使九天紫雷诀,在苍渊门闹事时曾与师尊有一面之交,被师尊您封了经脉,关进黑屋子,放出来之后便心甘情愿归入苍渊门。”苍涟谈起他来如数家珍,脸上少了几分稚气,多了几分计算,“自从有他以后,一来补充了顶尖高手,二来更吸引散修投奔,再不用担心强敌进犯。”
  离渊微微一笑:“看来这还是个重要人物。”他也想起来了。苍渊门一见亦非他们初次见面。初见应是在父亲的离火界,那人曾远远与他对过一眼,看的却恐怕是他背后的父亲。
  “那是当然……”苍涟正说着,忽然脸一红,想起面前的是自己师尊,忙道,“弟子得意忘形,请师尊责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