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宦官巨星路 作者:垂死病中惊坐起(上)

字体:[ ]

 
文案
 
一个敏感嗜杀的大太监穿越后逐渐获得亲情友情爱情,又被一个重生的富三代推到,成为一个披着男神皮的同性恋的故事。
 
李致远X穆琛
 
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致远,穆琛 ┃ 配角:李安和,郑卫国 ┃ 其它:宦官,巨星,李致远
 
  ☆、第1章
 
  第一章:
  李忠贤是被人打醒的,微微睁了睁眼睛,一个模糊的男子身影出现在他眼前,正一边打他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
  李忠贤心里暗讽,难道皇后一时心软打算放过他了?
  身体又是一阵剧痛,李忠贤狠狠的皱了皱眉头,五官的感知因为剧痛复苏了一些,再睁开眼睛,那个正在殴打他的男人的样貌也看得清了。
  那个男子长相还算出色,只是身体瘦弱不堪,行动见隐约可见条条肋骨。此时他身体几乎赤.裸,腰间只穿了一个短裤,左手拿着一个酒瓶。右手拿着一条皮带用力的抽打着李忠贤,嘴里骂骂咧咧,还不时踹李忠贤两脚。
  李忠贤忍痛微微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却被那个男子一把抓住衣领拽了起来,嘞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男子右手拽着他的衣领,左手喝了一口酒,凑近他骂道:”你这个贱.货,就是,就是随你妈。要不是你妈那个贱人当年举报我盗用公款,我,我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吗!都怪她,都怪她那个贱.货!”
  说话间男子嘴里的酒气扑面而来,快把李忠贤熏死了,不由得偏头躲闪。他一动,那个男子也好像站不稳一样,摇晃着倒在地上了,李忠贤刚好摔在男子的胸口。
  男人被摔的呜咽一声,醉骂道:”摔,摔死老子了,你快从老子身上起来,老子打死你,打死你。。。”声音越来越小竟然睡了过去。
  李忠贤在男子的胸口趴了一会,喘匀了气,总算恢复了力气,挣扎着坐了起来,冷冷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的坏境,皱起了眉头,不对!
  他现在身处在一个大约70平米的小房子里,周围的一切都杂乱无章,东倒西歪,地上床上桌上到处是垃圾,不过从落满灰尘成双成对的装饰品上可以看出这里以前的幸福恩爱。
  不光周围不对,李忠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手小脚,自己现在也不对劲!
  他是古代皇上身边的大太监,伺候皇上30余年,深的皇上信任,不说是权倾朝野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皇上突然驾崩,皇后匆匆立小太子上位,垂帘听政。第一个旨意竟是把他处死!虽然皇后下了懿旨可他也不能认命,立马带着仅有的几个心腹向外拼杀,却没想到皇后早有准备,他被乱箭射中,醒来就到了这里。
  李忠贤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回想了一番原身的记忆,才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这具身体今年5岁,名叫李致远,父亲李贺原本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律师,年纪轻轻就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加上长相出色很快就赢得了其所在的事务所老板女儿的青睐,也就是李致远的母亲徐芳。
  李贺徐芳郎才女貌很快就进入热恋,结婚,生子。可是在李致远三岁的时候徐芳发现了一个秘密,李贺盗用公款!虽然徐芳和李贺已经结婚了,但是李贺所处的事务所还是在徐芳的父亲徐老爷子的手里。徐芳想着自己家的钱,用了就用了,本想和徐老爷子说一声,道个歉就抹平此事,结果没想到徐老爷子却一定要李贺还这笔钱,甚至把李贺告上了法庭。
  李贺倾家荡产还上了那笔钱,也被吊销了律师资格证,整个人都颓废了。整日喝酒抽烟不思进取。不过徐芳却没有离开他,即使李贺对她心怀怨恨,经常又打又骂,徐芳也一直鼓励他,希望他可以恢复以前的状态。
  直到上个月,徐芳过度劳累导致了猝死,李贺又把自己的怨气转移到了自己五岁的儿子李致远身上。
  李忠贤看了看自己的小身体,身上全是青一道紫一道的伤痕和大块的淤青,胳膊上更是还有好几个被烟头烫过的伤疤。
  找了个镜子,镜中的小男孩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显得非常瘦弱,不过五官却十分精致,一看就知道长大后一定迷倒万千少女。
  李忠贤看见这个长相却是一愣,随即自嘲的一笑,还是和上辈子一样,男生女相,虽然美丽精致,但让自己厌恶。
  不过,李忠贤已经是李致远了。
  眯着眼睛看了看昏睡中的李贺,李致远闪过一丝杀意。在记忆里李贺是没有亲属的,而徐芳的亲属徐老爷子已经去世了,只有她大哥二哥还在世。可是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子女,根据以前李贺教原主的法律知识看来,徐芳的大哥二哥没有收养和监护自己的权利。如果他杀了李贺,那么他就会面临两项选择,孤儿院和在社会与国家的监护下独立生活。
  找了一根绳子,把李贺紧紧的捆住,嘴巴塞上东西,保证他没有一点行动能力,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做完这一切,把本身就受伤的李致远更是累了个半死,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李致远醒来的时候李贺已经醒了,正瞪着他”呜呜”的叫。李致远斜了他一眼露出厌恶的神色,真像一个肉虫子。
  李致远没管李贺,吃了点东西,径直去了李贺以前的书房,他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这里的法律再执行下一步计划。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李致远还吓了一跳,看了看瞪着他的李贺,李致远淡定的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此时显示着四个字,大波老师。
  在李致远的记忆里,这是李贺给自己幼儿园班主任的电话备注。稀奇的观察了电话一番,才接了起来。
  ”你好,李先生,我是李致远的老师张婷婷。”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年轻女性略带怒气的声音。
  李致远试探的开口说道:”老师?”
  对面声音一顿,马上又传来了对方温柔的声音:”是致远吗?”
  这个东西真是神奇,竟然可以不用见面就能说话。李致远正在感叹,对面张婷婷又开口道:”致远今天怎么没来上学啊?”
  李致远面无表情的用委屈疑迟的声音道:”老师,,我家里有点事不方便。”
  张婷婷这个老师是十分负责任的,她知道李贺经常对李致远施暴以后就多次维护李致远,还帮李致远报过警,可是根本没有,李贺该打还是打。
  张婷婷一听李致远这么说就没再说话,叹息一声道:”要不要老师去看看你?”
  李致远看了看倒在地下的李贺,冷冷的勾起嘴角,继续委屈的说:”好,老师能带点吃的和药给我吗?”
  张婷婷一听李致远这么说更是心疼,李致远的自尊心十分强,以前从来不肯向别人提出要求,哪怕被李贺毒打也没有停止上学,今天这个孩子要多疼才能说出口,才没有办法上学啊!
  ”好的,致远。老师中午午休就去看你。”张婷婷的声音更加温柔了。
  ”好的,谢谢老师。”李致远挂了电话看见表情扭曲的李贺,几乎已经猜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理都没理他就去继续看书了。
  虽然字体和以前的不太相同,但是结合着记忆和自己的理解,李致远还是看懂了一些,只是看的很慢很难而已。
  马上快到幼儿园的午休时间,李致远找了一个李贺常看的片子放进了dvd里,不一会电视里就传出了一男一女”恩恩啊啊”的声音。
  把音量调大,李致远看了一眼电视上那两具白花花的*,觉得十分恶心。又看了一眼面露惊恐的李贺,勾了勾嘴角,去看书了。
  不一会门口的门铃响了,李致远故意等了一会才过去开门,打开门果然见到尴尬的张婷婷站在门口。
  李致远垂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委屈道:”老师你来了。”
  张婷婷尴尬的对李致远笑了笑,又蹲下身子摸了摸李致远的头发,道:”嗯,致远你好些了吗?老师给你带了好吃的和药。”然后就顶着尴尬,详细的给李致远介绍了药的用法,又关切的问道:”致远你只擦药可以吗?不用去医院吗?”
  李致远装模作样的回头看了屋里一眼,然后对张婷婷摇了摇头,道:”老师,我这几天可以不去上学吗?”
  ”可以,老师帮你请假,你养好伤再去吧。”
  李致远点点头对张婷婷说:”谢谢老师,钱等我上学再给你,你先走吧。”
  ”好的,那你有需要就给老师打电话。”张婷婷即使再关心李致远也不能在这里呆了,毕竟她是个还没结婚的女人。
  张婷婷走后,李致远看了看躺在地上李贺,走到他的身边,把他拖到他和徐芳的卧室的榻榻米上,坐在旁边盯着他看。
  李贺此时已经绝望了,他知道这不是李致远!一定不是!李致远只是一个五岁的懦弱男孩,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李致远冲他笑了笑,可爱又阳光。他眨了眨眼睛对脸色苍白的李贺说:”李致远死了,被你活活打死了。”
  李贺双目赤红的瞪着李致远,嘴里呜呜呜呜的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李致远就这样面带微笑的看着李贺,从激怒到平静再到泪流满面。
  李致远转身从客厅拿了一把水果刀,看了看已经恢复平静的李贺,把他嘴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笑问:”还有什么想说的?”
  李贺看了看这个面容精致的男孩,像天使却是一只魔鬼。
  他哽咽的开口:”刀上的指纹你记得擦掉。绳子上的指纹估计没办法了,如果警察问起来,你要说你动过我的尸体。□□的密码是徐芳的生日880913,只剩下几百块了。房产证是你的名字,我还有一辆摩托车,大概能卖10万。我的保险应该能给你8万左右。我死后希望你能把我和徐芳葬在一起。”
  李致远眨了眨眼睛,表情依然可爱,却道:”谢谢你,不过我不会把你们葬在一起,因为你昨天打我了。”
  然后在李贺怨恨惊讶的目光下毫不犹豫的把刀子□□了他的心脏。
 
  ☆、第2章
 
  李致远在李贺死后第三天才哭着找邻居帮忙报了警,然后他就被带到了警局接受问话。
  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姓刘,是个老实人,压根没往李致远这里想一点点,连张婷婷的证词都没问。他按例询问了一番之后就担心起了李致远以后的生活。
  然后,李致远就发现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
  因为刘警官说李贺还有一个亲生姐姐!而且完全符合收养条件,对方也愿意收养他!李致远之前完全没听说过她,是因为李贺嫌弃这个唯一的姐姐贫穷没文化,会让他在妻子这里抬不起头。
  李致远表面上装作懵懂无知心里却暗恨,李贺真是死了也要给他找麻烦。
  李姑妈在n市,过来需要两天时间,而李致远的大舅二舅根本就是连面都没露,然后李致远就在刘警官和张婷婷的帮助下卖了车子房子等一系列杂事,又把李贺火化下葬了。
  李致远还是把李贺和徐芳葬在了一起,他当时那么说只是怕李贺的表情过于平静引起警方的怀疑。
  他现在手里一共有不到80万,对一个孩子来说算是巨款了。
  张婷婷帮李致远把钱分了两个卡,一个卡放了60万一个卡放了20万,六十万那张还存了一个五年定期,又仔细叮嘱李致远,一定不要把这张卡和密码告诉李姑妈,最多把二十万那张给她。李致远装作懵懂的点头答应。
  李姑妈叫李嘉,是一个传统的农村妇女,已经快五十岁了。穿着很花哨,带着浓厚的乡土气息,和李贺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李姑妈见到李致远第一件事就是要走了他手里的两张卡,即使张婷婷也没办法阻止。然后当天就把他带上了火车,离开了这座李致远只待了几天的b市。
  因为家里没钱所以李姑妈买的是硬座,而李致远因为是儿童的原因没有花钱,李姑妈还因此高兴了很久。
  从上车开始李姑妈就一直絮絮叨叨的和李致远讲述自己家里现在的情况,李致远就装作怕生的样子一句话也没说,自己缩在一边看书。李致远把李贺的书全都留下了,打包托运到李姑妈家,李姑妈还因此埋怨了李致远两句,因为她觉得这些书根本没什么用,只能留着烧火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