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星际通行录 作者:风絮漫天

字体:[ ]

 
《重生之星际通行录》作者:风絮漫天
 
从最古老的时空穿越到最离奇的科技时代,从武林高手到灵修天才,君落卿从不知自己竟有如此运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成为一个陌生的人后,还能再遇到那个放在心底大半生的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一段情,一段不为世人所知的情,一段只被一人延续维系的情,在另一个世界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
驰隙流年,刹那芳华。这一世的生命只为你一人,你可愿?
 
内容标签:强强 科幻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落卿华风 ┃ 配角:弗言笑墨渊祈瑞央邪方菲方勿离 ┃ 其它:剑重生星际赋灵
 
  ☆、第1章 身殒
 
  近几十年来,九州大地上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当年剑术冠绝天下的君落卿自二十年前登上神剑峰后,便一直避世隐居。二十年来,江湖上从未有人见到他的身影,有人说他的剑术上达天听,早已羽化登仙而去,有人说他执念太深已入魔而死。
  也许初出江湖的年轻人不懂,但那些成名已久的前辈却绝不会忘记那般淡然潇洒的姿态和那逍遥出尘如同神迹的剑法。说他的剑法世无其二绝非恭维之词,甚至有人说,古今中外,也许只有一百多年前那个被称之为神的男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五岁习武,七岁识剑,十五岁初窥门径,剑术自通达,二十岁挑战天下武学高手,胜负平分,二十五岁遍观剑法奥义,融会贯通,并自创连云七式,再战当世剑道宗师天剑门掌门岳千秋,三招制敌。自此,天下再无一人能与之一战,君落卿之名彻底在大陆上传开。
  二十年有多长?足够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成长为已为人所共赞的英雄,足够一位二八芳龄的少女嫁做他人妇,亦足够一位高手殒命身死。二十年内,有不少自命不凡的人妄想登上高峰,一窥剑神真容,奈何神剑峰拔地而起,高耸入云,犹如被人以利剑劈成,壁面大部分都是平整光滑的岩石,几无落脚之处。山峰直入云天,高且险峻,通体黝黑,上无任何植被,若非身负绝世轻功之人,绝无一丝攀越的可能。况半山腰处被密集的罡风包围,即使有人有幸攀登到这里,面对更加险恶的地势环境以及体力耐力的消耗,也不得不黯然离去。当然,有更多的人因不死心而葬生于此。二十年来,神山一直保持着它原本的肃穆与平静。
  春日融融,满院的繁花似锦,枯藤长出新枝,青石铺就的小路两旁生长着许多桃树,棵棵虬枝粗壮,明显长了不少年头。粉红、粉白、艳红的桃花盛开的如火如荼。风吹过,花香扑鼻,甜而不腻,几片花瓣脱落枝头,如蝶折翼坠地,顿时,青色的石板便多了几分艳丽的颜色。如斯美景,却好似与世隔绝,竟无一人欣赏。
  小路的尽头,是一座古朴的院落,红墙绿瓦,低檐回廊沉淀着历史,风吹叶动的声音却更像是岁月的回音,这座古老的宅院即使屹立了数百年却依然沉稳如斯。院落并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古拙优雅中透露出沧桑与大气,构造严谨而巧妙,一砖一石,一草一木都是精心布置。几乎让人无法相信,这就是人迹罕至的剑神山之顶。
  院落的后面是一面巨大的山壁,山壁被岁月腐蚀得只剩下□□的黑色岩石。岩石坚硬如铁,其上却密布着许多刀剑的划痕,有的极深,有的极浅,纵横交错。而其中残留的剑意几乎要挣脱峭壁的束缚,透露出欲将一切粉碎绞毁的凌厉气劲。
  壁上除了刀剑肆虐的痕迹,还有许字迹,有些小如蚊蝇,有些大如洪钟,有些俊秀飘逸,有些势如游龙。这些刻字明显不是一人所为,但无一例外都存有一种极其玄奥的气息,锋芒毕露间大有字化刀剑,惊天破敌的意味。字的内容或习武的心得体会,或刀剑的招式运用,不一而足,但其中的任何一篇流落到江湖势必会一起一场血雨腥风,而这些全都被人埋没至此,无人得见。其中有一行字尤其触目惊心,字体凌乱,几不可辨认,似是匆忙落笔,一就而成。
  石壁边上,斜斜插着一把剑,入石三分,而石壁却无一丝裂痕,这是内力控制到极致的表现。剑柄是用上好的紫檀木制成,即使历经风吹雨打却还保持着原来的温润色泽,雕刻着的龙翔云天的姿态依然纤毫尽显,银白色的剑身上锈迹斑斑,却无任何缺口。这是一柄绝世好剑,尽管此时的它几乎消失了原来的光彩。
  神峰上最古老的一棵桃树生长再小院最中间,大朵大朵的桃花灿烂的盛开着,红艳艳的颜色铺满了枝头,比院中的其它桃花开得更鲜艳,更娇嫩,好似是用血渲染过一般。树干挺拔粗壮,分枝蜿蜒得向四周蔓延着,因吸食了充足的养分而显得生机盎然,红的花,绿的叶,簇拥着挤在枝上,繁密茂盛。桃树如伞盖般撑里,在地上落下很大一片阴影。
  桃树下有一张被打磨或着是说被切割得很分明的石桌,方形的石桌上摆着一副棋盘,其上黑白纵横,厮杀正惨烈。大片黑子将寥寥几颗白子包围,攻势凶猛,锐不可当,大有和众围剿之势,而白子看似凶险,其中一颗却紧紧扼住黑子大龙的咽喉,使对方的攻势为之一缓,却也让原本结局一定的棋局变得更加玄妙起来。对局双方可谓是龙虎之斗,势均力敌,旗鼓相当,无论哪一方先落子,都能让对方在无可翻身之余地。
  在棋盘旁边,是一张做工精细的躺椅,躺椅上躺着一名年轻的男子。白衣如雪,最上等的天蚕丝织衣,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江湖上趋之若鹜的珍品,搭在扶手上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却似是有些无力。男子长着一张俊美非凡的脸,眉眼细致更胜女子,却多了几分女子没有的疏朗俊逸,脸色光洁如同白玉,多了几分苍白,却衬得嘴唇越发红润,似笑非笑的略略勾起,已是扣动人的心弦。双目微合,偶尔流露出一丝光彩却如神光乍现转瞬即逝。这男子无论是姿容还是气质都绝非一般人所能拥有,那通体的气度风华令他即使如此安静地躺着,也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折服。没有年轻人的躁动不安,也没有老者的垂垂暮态,只是一头苍白华发异常刺眼,令男子的年纪又模糊几分。
  长发未冠,只柔顺地依偎着男子的身体,有几缕滑落躺椅,末梢被风吹得摇晃着。几片苍老的花瓣被风吹落在棋盘上、白衣上,如血般凄迷,而男子已无力拂去。整个天地都沉静下来,风渐渐平息,轻缓的呼吸声几乎微不可闻,男子的身影似与天地融为一体,与天地同寂。
  此刻正是黄昏时分,漫天的火烧云如火般浓郁,几乎能令人产生被火灼身的错觉。因为离天空更近,所以看得更清晰,那红色的云海像潮水般起伏翻涌,天空红得妖冶,红的艳丽,却又无声无息的维持着表面的平静。风停了,天地间静得有些诡异,山雨欲来风满楼,这样的平静似乎预示着什么狂暴猛烈的事即将上演。
  蓦然间,总什么地方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将几乎要深眠的君落卿惊醒,睫毛颤动,轻轻地睁开眼,那双眼有一如两汪寒潭的幽深明净,几分了然,几分静默,几分肆意洒脱,唯独没有留恋不舍。“罢了。”从嘴间逸出一丝虚无的呢喃,君落卿再次合上眼。
  天边的火烧云慢慢消散,太阳终于散尽了他最后的一丝光和热。无边广阔的大地坠入黑暗的怀抱,高峰上终年不化的积雪冰寒刺骨,而那最神秘的一角依然风景如画,温暖如春,永恒不变的安然与静谧,仿佛陷入时空的夹缝中。
 
  ☆、第2章 重生
 
  冰冷干燥的地下室里,被打磨光滑的墙壁上镶嵌着许多野夜明珠,每一颗拿出去都是价值连城.夜明珠的光泽很好,将整个地下室照得亮如白昼。地下室不大,却很空旷,只在正中央放置了一张寒气氤氲的玉床,床上躺着一个冰雕雪砌的男子。他只是安静的睡在那里却让人不由自主地便失了心神。白衣胜雪,黑发如瀑,色如寒冰,那是被寒冰床同化了百余年的冰冷颜色。而那一如古井无波的平静却是与生俱来的淡漠,即使是死后也不曾改变。 
  君落卿侧靠着寒玉床坐下,疲倦的感觉如潮水涌般席卷全身,内力散尽,生命在以可发觉的速度消逝着,用力撑起身子,俯视着那个毫无知觉的人。缓缓低下头,轻吻那毫无血色的唇,柔软娇嫩得如同神山上盛极的桃花花瓣,他已感觉不到那唇上的冷意,因为寒冷已经早已经侵蚀了他整个身体。寒玉床很大,君落卿躺在华风旁边,静静地闭上双眼,只是他的一只手还紧握着另一只同样冰寒刺骨的手。
  任繁华落尽,任世事沧桑,总有些东西不会改变。
  茂密的森林内,枝藤缠绕,根经纠结,蜿蜒在地,如蛇攀伏。正是炎夏草木疯长的时节,即使是在正午时分,头顶层层浓荫依旧挡住了大片的日光,只是透过细密的叶缝在满地的枝叶残骸上投下稀疏斑驳的光。腐烂了的枯枝败叶,隐藏再其中的蛇鼠虫蚁以及林间一闪而过的兽影,让前来探索的人不得不小心提防,几乎是寸步难行。 
  居住在这片森林附近的人不少,却几乎没人愿意进入其中。因为林中并无强大的异兽,也没有珍稀的异植,自然吸引不了修者的视现线。而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片森林却是一个禁地,一种命为烟霞草的植物,而它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方便在于无论碰触到它的哪个部位,在它的根部都会释放出一种色彩艳丽的气体物质,令人防不胜防。因其状如烟如霞,故命烟霞草。
  烟霞草释放的毒烟对生物体有极大的强烈的腐蚀作用,轻则皮肤局部溃烂,重则尸骨无存。若是修行者也就罢了,普通人却是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的。现代医学虽然研制出了烟霞草的解毒剂,却卖价不低,而且也抵挡不了这林中的大量烟霞草之毒,而那些工艺精良的防护装备,更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的,久而久之,这里便无人踏足了。
  而在这一天,却迎来了它的第一个来访者。枝叶掩映间,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在树林间飞快跳跃着前进,起落纵横的身姿优雅轻灵,借力施力只是带动树枝轻轻颤动,脚步沉稳,踩踏精确,如同奔跑在平地上一般。步伐变幻莫测,形如鬼魅。所幸这里无人得见,否则必定会惹来惊异了,毕竟这么幼小的孩子就拥有如此身法,纵然是在修者中也是极少见的。
  这孩子自然就是君落卿。他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死而重生,而这种事却在五年前真实地发生在他身上,连他自己也分不清心底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是时常会有些微苦涩浮现。于是,不由自主便想起那个风华绝代的人,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他七岁离开皇宫,拜入剑阁。也是在那年,他第一次看到剑阁创立者者的雕像。整块雪白的玉石雕像无瑕无垢,不染丝毫凡尘烟火的气息,自然而然的冰冷傲岸,恍若九天嫡仙悠然临世。据说这座雕像是被称之为古今第一名匠的鬼匠花费毕生心血的最得意之作,看到的人无不为之惊叹。
  只是寥寥几笔却足以让人感觉到那遗世独立的淡漠。他束手而立,站在整个剑阁的最中心,接受着所有人崇敬乃至于膜拜,永远的淡然与静默。
  华风是比君落卿更加久远的传奇,君落卿还活着,而他早已消失。君落卿在他身前练剑抚琴,从贵气骄傲皇家嫡子成长为温文而雅的如玉公子,从默默无名的小剑客成长为闻名天下的不世高手,谈笑间将已然分裂的剑阁再次合聚,然后在看不到他的地方主掌天下。
  华风是武林公认的神话,不仅仅是因为他绝世无双的剑法,更因为他的孤独傲然,有谁能十年如一日地清修苦练?有谁天资卓绝到开创一脉武学?有谁以一人之力开创一派剑宗?
  他留给世人的传说不多,但每一件都足以令世人震惊和赞叹。有时君落卿也会忍不住想,若这人至今还活着,是否真如传说中的那般孤傲淡漠,心性不羁,立于世而不存于世。直到后来在那间冰冷的密室看到华风,才始知,这世上真有惊天之貌与神人风骨。尽管只是一具冰冷的毫无生机的尸体,却丝毫无损那一身傲雪寒霜的出尘寂廖。
  君落卿看了他二十余年,却从不曾有过厌烦之感。一颗心,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早已沉沦,也许他只是在意那个构造出来的虚幻人物而非华风本身,谁知道呢,只是从此他就万劫不复。
  这一世,他只有母亲一个亲人。自出生起他就不曾见过他的父亲,还好他也不在意,只是时常见到母爱默默哭泣。他的母亲是个柔软懦弱的女人。倒有些像前世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闺秀。只是无论在那个时代,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始终是受人冷眼鄙夷的。可是无论怎样,燕茴却一直抚养着他,甚至有时候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委屈了他。几年内,他们辗转数个城市,终于在这座小城里安定下来,原本以为平静的生活却又被燕茴突如其来的病情打乱。
  前世君落卿为了在武道上更进一步而精心钻研过医术,各类医学典籍更是读了个通透。燕茴的病情倒是有些像练功时的走火入魔,却又温和了许多。君落卿想,这就是这个世界所谓星力了,只是不知为何会不受控制在体内乱窜。因为他对那种力量不了解,也不敢随意就下定论,想送她去就医,但在天网上查到的天价医药费用确又让他不得不沉默,他从不知自己有一天也会因钱财而苦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