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庄头和大将军+番外 作者:奶油小攀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五好青年穿越回古代,被迫当了小庄头收租交租,最后把自己上交给大将军的故事。
大将军:此人甚合吾意!
 
(摔桌!┑( ̄Д  ̄)┍)
——沈淼
(推翻!┗|*`0′*|┛ )
——钱璙
 
1V1、受:沈淼(柳念郎);攻:钱璙
穿越、种田、家国、狗血、苏雷、酸爽、俗套
历史是架空的,BUG是肯定有的,请放过蠢作者(*  ̄3)(ε ̄ *)
另重点声明:攻不是那块背景板,也不是那个渣,请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俊杰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淼(柳念郎),钱璙(吴六)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001
 
  001
  惊蛰,傍晚。
  空气湿闷,喘不过气,云层下压,不带一丝风。
  杭州城外,义庄。
  一个肥头大耳的仆人匆匆跑进,一面抬脚跨过高及大腿的门槛,一面焦急的问:“人怎么样了?”
  “还剩一口气。”守在里头的另一个身形消瘦的仆人回答。
  “怎么还有气?”胖仆人不爽的嘀咕,脖子一个劲的往外张望,“老爷就快来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放心,两口棺材,一应寿衣俱全,元宝黄纸管够。”瘦仆人回答,顺带问了句,“这娘儿俩犯什么事了?非得劳动老爷亲自来处理?”
  “这你就别管了,你只要牢记这两人今天都得死,死因就一个,意外。”胖仆人叮嘱。
  瘦仆人答应了声,瞅了眼躺在木板上奄奄一息的男子,男子身着白衣,头发散于一侧,发丝沾水,面色惨白,双目紧闭,饶是如此依旧不妨碍他异于常人的美貌。瘦仆人不识字,绞尽脑汁才想出了一个词形容:貌若潘安。
  可惜就是这么一个美人,没投好胎,今天劫数到了,得去阎王殿报道了。
  “你也别怪我,回头见着阎王爷了,跟他讨个好,求下辈子投个好胎。”瘦仆人悄悄拜了拜男子,转身忙活去了。
  却不想,此刻躺在木板上的男子内心是无比草泥马的。
  艹!背到家了!好端端走在大街上也能被高空坠物砸中,还一命呜呼。黑白无常逮着他进了阎王殿,判官一翻生死薄,他命还不该绝,赶紧的找了空缺又把他踹了下来。
  谁知……没去原来的世界不说,还特么一出阎王殿就有再回去的可能,艹!不带这么玩的!
  沈淼欲哭无泪,却不敢动弹,照这个情形,装死还有希望活,睁眼保管秒灭。
  就在这时,义庄外传来一个掷地有声的脚步声,人未近,声已到,一个粗犷的男声哭道:“我的儿呐!!!”哭着就将手指置于沈淼鼻间,皱眉沉声怒问,“怎么还没断气?”
  “老爷放心,春寒料峭掉水里,又没救及时,神仙都救不回,这会还有气不过是回光返照。”胖仆人赶紧小声说。
  男子痛哭流涕的拍了木板:“我苦命的儿呐!”
  胖仆人赶紧跟着哭:“老爷,节哀呐。”顺带捅了捅已然目瞪口呆的瘦仆人,瘦仆人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立刻跟着哭了:“老爷,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小公子命薄,无福消受。”
  命薄你妹!阎王爷都说我命不该绝!沈淼强忍着比中指的冲动。
  忽然外头又传来一个声音:“念郎~~我苦命的儿啊~~~”燕语莺呼,婉转悲切,令人听之酥麻,忍不住怜爱万分。
  这是……他娘?一听就是个养在深闺的孱弱女子。沈淼心底咯噔一声,完了,本指望他娘是根救命稻草,再不济也是能搭把手的,现在看来不仅帮不上忙,他还得想办法帮他娘一把。
  “丝丝~~~”男子扶着沈淼躺着的木板,一脸悲痛,一副伤心欲绝站不起身的样子。
  沈淼他娘,唤名柳丝丝的女子愈加悲痛,跌跌撞撞的往男子怀里一扑:“董郎~~~”
  “丝丝,这都是夫君的错,未能护得你母子周全,害得念郎年纪轻轻就……”男子嚎啕大哭。
  柳丝丝更是泪如雨下:“念郎,你就这么走了,你就这么忍心丢下娘一人?”
  沈淼默默囧,都没探我气息就相信我死了,真还算是亲娘吗?这也太好哄骗了吧!
  “丝丝,事已至此,你莫要悲伤,也千万不要想不开,念郎福薄,你可要保重。”男子强忍悲痛,“好言”相劝。
  柳丝丝的反应自然如男子刻意诱导的一样,伤心绝望:“念郎都故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盼头?还不如……随了念郎去~~~”说着就奋力要往柱子上撞去,男子赶紧拉住她:“丝丝,不要!”
  “董郎,不要拦着我!”柳丝丝用力挣扎。
  然后只听得一声闷响,四周一下子安静了,血腥味逐渐弥漫,沈淼只觉得头皮一下子发毛了。他娘不会就这么……?他不敢往下想。
  胖仆人赶紧过去查看,一探柳丝丝的鼻息立刻痛呼:“老爷,夫人她……她故去了……”
  还真!!沈淼呼吸一窒。
  “丝丝!!”男子失魂落魄的喊着,“是我的错,我的错,我怎么就没拉住她!我的丝丝啊!”
  “老爷,这不怪你,夫人悲痛欲绝,没人拉的住她呀。”胖仆人跟着痛哭。
  男子重捶木板:“一日之内,妻儿皆去,老天爷这是要我的命呐。”
  “老爷您千万保重,这种时刻您可不能出事啊!!”胖仆人哭劝,回头瞪了脸已然呆如木鸡的瘦仆人,“还傻愣着干什么?让夫人这么不体面的躺着吗?赶紧收拾。”
  瘦仆人一个激灵回神,哗啦一下坐到地上,又赶紧爬去,手忙脚乱的收拾柳丝丝的尸体。浑身抖如捣筛,一个夫人在老爷手里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更别说他这么个仆人了,干不好也是死路一条。
  男子无视瘦仆人的反应,走向了沈淼。
  沈淼躺在木板上尽量装死,他已经完全领教到他这个爹有多渣,听声音就知道他爹是个强壮的中年男子,怎么会拉不住这么孱弱的一个老婆?任她撞墙而死?不对,不是任,拉扯是故意的,意在增加撞墙时的力道!
  要是被这么一个渣又心机的爹发现他还活着,补一刀送他下去都算是便宜的死法。
  胖仆人上前探了把沈淼的气息,又摸了把身体:“老爷,公子看样子是刚断气,脉搏还在跳,要处理下吗?”
  “不用,就这么埋了,棺材钉紧实点。”男子冷哼了声就走了,胖仆人点头哈腰的送他出去,独留瘦仆人在里头处理。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沈淼心中警铃大作,必须想办法脱身,不然被钉进棺材就什么都完了。
  忽然一直沉闷的天气有了变化,天色骤然变暗,云层乌压,狂风陡然而起,吹开半掩的义庄门。
  正在搬柳丝丝尸体的瘦仆人吓得大叫一声,口中不住念叨:“冤有头债有主,小的只是奉命行事,两位千万不要找我。”
  才念叨到一半,闪电忽现,惊雷大作,瘦仆人又是一声尖叫。
  好机会!小命再此一搏。沈淼用尽全力动弹了下早已麻木的身体,狂风十分配合的吹向了他,散发立刻被吹起,一副厉鬼索命样。
  瘦仆人当即吓傻过去。
  沈淼赶紧手脚并用从木板上爬下,谁知刚爬,胖仆人就折回了,远远的喊:“手脚快点,要下雨了!”
  瘦仆人浑身一哆嗦,迸发出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惊人力气,三下五除二就把柳丝丝和沈淼两具尸体分别丢进了棺材,盖好了盖子,楔好了钉子。
  卧槽!沈淼趴在空无一物的棺材里第三次爆粗,说好的命不该绝呢?
  “好了,干完了,赶紧走吧!”瘦仆人惊慌的催促。
  胖仆人鄙视:“慌什么慌?不就是两具尸体!”
  “会、会诈尸、、”瘦仆人结结巴巴的说着。
  胖仆人显然不信,靠近棺材查看。
  沈淼已经适应了棺材内的环境,幸运的发现这个棺材的质量不是一般的差,木板奇差不说,契合处根本没有密缝,使劲多踢几把应该能把棺材板踢破,想着沈淼就付之行动。
  胖仆人在外就见棺材内咚咚乱响,原本不信的态度立刻转向,白了脸连声说:“快快快!抬上车,去乱葬岗。”
  两人手忙脚乱的把棺材抬上一辆牛车就急冲冲往乱葬岗走。此时电闪雷鸣,大雨瓢泼,道路泞泥不堪,拉车的老牛一脚深一脚浅走得跌跌撞撞,身后的棺材还咚咚锵锵乱响,两人的脸是越走越白,刚瞅见乱葬岗的影子就忙不迭的把棺材往那一丢,转身就跑了。
  沈淼惨白着脸推开棺材板,趴在棺材沿上向外吐胆水。
  夭寿嘞!没有缓冲装置的原始车辆坐着太蛋疼,磕得他浑身是痛不说,还晕车!勉强得以安慰是颠簸得太厉害,原本质量就差的棺材板已经松松垮垮,随便一踹就能从里头爬出来。
  可爬是爬出来了,现场情景一点都不好,漫山遍野都是裸|露在外头的白骨腐尸,黑洞洞的眼眶以不同的姿势,不同的角度对着他,个别几位的眼珠还处于将掉不掉的状态,暴雨一转向,咕噜一下就掉了。
  沈淼又吐了口胆水,赶紧的,走吧!
  谁知还没来得及翻出棺材,现场又陡然生变,棺材沿忽然搭上一条手臂,紧接着缓缓冒出了张惨白的人脸,浑浊的眼白,毫无人气,头上还顶了半截手骨。
  真·诈、诈尸?!
作者有话要说:  古耽新坑~~~求入坑~~~~            
 
  ☆、第2章 002
 
  002
  沈淼大叫一声,电光火石间做出了惊人的反应,掰下一根棺材条就往僵尸头上砸去,没砸几下僵尸就倒回去了,沈淼丢开棺材条,扶着棺材喘大气。
  他算是理解了方才那个瘦仆人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气,敢情遇上这种事要么把自己吓死,要么把对方吓死。
  很幸运,他属于后者。
  沈淼缓了气坐回棺材决定先检查自己的新壳子,再处理外头的僵尸。他从头到脚,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把自个摸了个遍,然后异常无语的垂头。
  这明明是个汉子,为什么浑身上下摸起来手感那么好,皮肤细腻光滑不说,肉还长得恰到好处,没有硬邦邦磕人,也没有肥汤汤下坠。还有那头长发,虽然沾满水,但依旧不损它乌黑浓密的本质。脸暂时没摸清,但凭五官的形状判断,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种人放到富贵人家是锦衣玉食的少爷,放到荒郊野外就是劫财劫色的目标。
  我的天,这让他怎么混啊?沈淼异常沮丧。
  不过沮丧归沮丧,日子还是的过,既来之则安之,先离开这再说吧!沈淼安慰了自己,复又捡起棺材条,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跨出了棺材。
  方才攀上棺材的那具僵尸已不再动弹,沈淼于是大了胆子观察了一番,结果发现问题了,被他砸过的脑袋似乎在流血,红的!
  沈淼挠头,好像没听说过僵尸流血是流红色的血,只有大活人才流红色的血,难道……!!是个活人?
  沈淼赶紧蹲地检查,还在下雨,鼻息他是探不出来,只能贴胸膛听心跳。可那人的身上沾着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大雨冲刷都没冲干净,就这么贴下去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沈淼只好先撕了半个袖子,清理了那人的胸膛,一擦生命迹象更明显了,那人精壮的胸膛上布满伤口,随着擦拭,伤口复又裂开,还流出了些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