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陌上有农家 作者:红妖妖

字体:[ ]

 
    【文案】
    面临灾难末世,粮食紧张的城市的邵逸棠,开着面包车准备逃到乡下避难,却意外的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受苦受难的许家小哥儿和往常一样上山砍柴,却遇到了一个奇怪的“海外人士”……
 
    看多也想自己写一个故事,请不要纠结逻辑问题,看书寻开心嘛,哈哈哈!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逸棠、许安 ┃ 配角:许老娘,许家二房,小溪村村民 ┃ 其它:家里长,家里短
 
  ☆、1 逃难
 
  邵逸棠将家里剩下的食物一趟一趟的往小面包车里搬。
  面包车空间不大,装完食物和必备生活用品,往车上放两床被子衣物就满了,使劲儿塞了塞,将车门锁好,邵逸棠又跑回屋子将剩下的东西装进登山包里往副驾驶座上一放,趁着天还没亮就准备悄悄离开C市,打算去乡下寻求出路,城市里没有粮食,坐等下去只有找死。
  和邵逸棠有一样打算的不在少数,自从一年前某省发生地震开始,接二连三的灾难就不断开始发生,先是暴雨成灾,然后是暴雪降温,接着天气又奇迹般的回暖成夏,气候炎热无比,农田里的粮食基本颗粒无收,全国乃至整个世界粮价上涨。
  虽然C国是粮食大国,全国的储备粮能够支持C国人们至少两年,但在这种诡异的天气和灾害面前,人们开始疯狂抢购和储备食物,直至半个月前已经变成有钱也买不到粮食了,而且看这灾难的架势,似乎并没有停止的意思。
  邵逸棠是个孤儿,父母早在他还在中学就车祸去世了,一个生活至今,现年二十三岁的他凭着自己的努力加上父母的遗产,虽然没有多么大富大贵,但至少也不愁吃不愁喝的,日子过得还算潇洒舒服,谁知道一下就遇上了这天灾人祸的日子。
  此刻城市因为缺粮严重已经有开始乱了秩序,虽然邵逸棠长着一米八五的个头,身手拳脚对付一两个人不成问题,但他一无家人,二来亲戚朋友来往不多,城中那么多的流民不是他一个人能对付的,左右想了想,邵逸棠准备收拾东西到乡下找找出路,怎么着乡下有地,也能寻到一些吃的,也比在城里盯着钢筋水泥等死的好啊!
  出了城,邵逸棠看到有不少人和自己一样大包小包的带着全部家当逃难,看来打算去乡下的不在少数。
  跟着车队上了高速,行了一个小时,邵逸棠在一个出口拐了出去,虽然跟着大部队比较安全,可他还是打算寻个偏僻的路,找个人少的乡村落脚,毕竟这人少了,竞争就少了,在山里躲过几年,看看这灾难程度再决定以后怎么活。
  小路不比水泥路,坑坑洼洼的并不好走,一路颠簸的非常厉害。
  邵逸棠的面包车是那种小超市送货的小车,除了空间还算宽敞,其余性能都非常一般,更何况这车当初还是二手市场淘来的,价格便宜,质量自然就不高了。
  一路开着,邵逸棠都觉得车子块散架了,心想要是越野多好啊,旅行必备的!!!
  邵逸棠一路颠簸的朝密林开车,心中暗叹,人祸好避,天灾难测,这刚刚手里存了几个钱,正准备找个小女朋友结束单身,怎么就遇上这天灾末世了,这下莫说找个小女朋友了,自己接下来吃饭生活都成问题了。
  “砰”
  打了方向盘,邵逸棠正准备转弯,却不想车子一滑,整个撞到了前面的大树上,车子立马熄了火。
  “卧槽”
  额头一痛,眼前一片鲜红,邵逸棠捂着额头下了车。
  面包车前面此刻凹陷了一大块,车灯碎了,挡风玻璃也坏了,望着呼呼直冒的白烟儿,看来车子是动不了。
  心中沉了沉,邵逸棠暗道自己倒霉,同时也怪自己考虑不周全,这林子可是自己精心挑选的偏僻林子,这都开了好几个小时了,绝对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看看天色,已经开始黑了,只能野外露营一宿,等将车修好再上路了,不过现代社会污染严重,邵逸棠也不担心会遇到什么老虎猛兽的,那东西除了动物园和原始森林,其他地方一般是看不见的。
  将额头的伤口处理了一下,挨着车身搭了帐篷,拿出酒精炉煮了一包泡面就算是晚饭了,其实一包泡面是不够的,可邵逸棠不敢敞开肚子吃,车里的食物不多,不知道能够撑多久,能节约一点是一点。
  因为气温回暖的原因,邵逸棠搭了一件外衣睡在帐篷里也不觉得冷,开了一天的车,加上精神紧绷疲惫,他很快就睡着了。
  夜晚寂静,一夜无梦。
  第二天,邵逸棠很早醒了,他是被冻醒的。
  天知道老天爷又发什么疯,这刚回暖的天气又变成了冷了?有完没完啊?
  哆哆嗦嗦的爬出帐篷准备加件衣服的邵逸棠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昨天还泛着绿色的树林变成了银装素裹的雪景,积雪虽然不深,但气温绝对非常冷。
  擦了擦通红的鼻涕,邵逸棠迅速打开面包车拿出一件厚大衣穿上,这要诡异的天气,说冷就冷,实在要命。
  穿上衣服,拿出酒精炉烧了一壶开水,吃了一个面包,身体暖和了之后,邵逸棠准备开始修车了,车里的食物实在不多,早点上路,早点找到栖身之所才是最重要的。
  昨天的撞击并不是很严重,邵逸棠很快就将车修好了,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继续上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只想尽快离开这片树林。
  一个小时后。
  邵逸棠将面包车停到一颗大树下,看了看手中似乎故障的导航器,又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茂密的树林,不得不承认……
  他,迷路了!!!
 
  ☆、2 森林??
 
  在山林里迷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邵逸棠没有过多的野外生存经历,此刻面对自己迷失在树林这件事情来说,他只能寄望于车里食物吃完之前,能够走出这片树林。
  好在出发之前他对自己所要走的路线计划查询了一番,虽然此刻迷路了,可只要自己一直走,总能走出去的,这毕竟不是原始森林嘛,这只是树林而已,不至于走不出去啊。
  这样一想,邵逸棠安心了,重整信心之后,继续上路。
  只不过,老天似乎和邵逸棠开了一个玩笑,当车上的储备汽油都已经用光之后,他还是没能走出树林,而此刻,已经是他被困在树林里的第五天了。
  不,应该是说森林比较准确,邵逸棠下车之后,对着四周观察了一番,做了一个评价。
  车子的汽油已经用光了,要邵逸棠用人力拖着一车物资上路显然是不可能的。
  虽说暂时走不出这片森林,但邵逸棠注意到这里似乎有很多野生动物,除了野鸡,野兔之类的,邵逸棠竟然还看到了动物园里才有的獐子,野鹿等保护动物!!!
  真是不可思议!!
  没想到这森林环境如此之好,竟然没有被国家化为保护区,真是奇怪。
  稍稍感叹了一下,既然暂时走不出去,邵逸棠决定暂时在这片林子里住下来。
  邵逸棠的计划是找一处有土地,有粮食的乡下避难,既然这森林里有如此多的野鸡野兔和野生果子,一两年之内他是饿不死的,反正他又是孤身一人没有牵挂,干脆呆在这里,等灾难过去再回城市里好了。
  想必现在国家也不会定他擅闯保护区,猎杀野生动物之类的罪吧!
  想通之后,邵逸棠用最后的一点汽油将面包车移到一处凹陷的山壁下,准备开始野人生活了。
  清点了一下面包车里的物资,几袋超市装大米和面粉,油盐酱醋等调料两箱,面包牛奶几箱,各种罐头两箱,糖果巧克力两箱,急救药物一箱,各种生活用品杂物一堆,野外露营用具一套,被子两床,春夏秋冬衣物两包,还有几包作物种子。
  东西看着挺多,但仔细算下来,食物最多撑个一两个月,之后就要全靠这森林里的野物和果子生活了。
  虽然邵逸棠是个大男人,还是个非常英俊健壮的大男人,但他从小都是在城市里长大的人,独自生活在深山老林,生个火都得靠钻木的情况下,还是非常艰难的,这还是在逃难之时,除了食物,其他物资准备比较充分的情况下。
  虽然接下来的生活也许会非常艰难,但此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暂时留下来!
  暗自给自己安慰之后,邵逸棠开始布置车厢里的空间,心中希望这个灾难末世早点过去,早日回归正常的生活。
  ………
  忙碌的生活中,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的,转眼之间,邵逸棠在这片茂密的森林里生活了三个月了。
  此刻森林的气温也越发冷了,还好逃难之前准备了冬衣,否则真要被冻死在这里了。
  车上的大米面粉之类的食物早就吃光光了,就剩下不多的糖果巧克力之类的零食了,这是邵逸棠特别留着准备日后解馋的,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去。
  说来也奇怪,安顿下来之后,邵逸棠发现这片森林非常大,而且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天灾的影响,非常的原始和野生,不是亚马逊之类的野蛮原始,而是没有遭到任何机械化工破坏般的干净和茂密,简直无法想象!!!
  就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邵逸棠拿上背包和护身的刀具离开了自己的驻地,前几天他在森林里发现几颗野生核桃树,因为比较喜欢吃湿核桃,邵逸棠以前总买那种带着果皮的新鲜核桃,方便保存,因此到是认得得到没开皮儿之前的样子,今天他打算去摘些核桃回来,那东西,不仅好吃有营养,而且可以放很久,是个好东西。
  核桃树离邵逸棠的驻地有一段距离,依着他的脚程,约莫走了一个小时才到,虽然他体力不算太差,但走山路可不必走平路啊,体力是成倍的消耗,因此到达目的的时候,邵逸棠有些喘气儿了……
  常年生活在城市里,身体看着健壮,那其实都是虚的,妥妥的虚!
  喘了几口气,打开水杯喝了一口水,邵逸棠准备开始摘核桃了,因为此刻是冬天的缘故,森林里可以找到的野果和猎物并不是很多,他认识的东西又太少,能够摘些核桃回去绝对算是大收获了。
  刚刚将背包放下,邵逸棠就愣住了,前面有一个人。虽然穿的比较奇怪,看着是个男的,却留着女人的长头发,打扮的跟个古人似得,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竟然还有人!!
  邵逸棠兴奋了,人都是群居动物,虽然短暂的孤独是可以忍受的,但他在这森林里呆了三个月了,说不难受是假的,每天都要为了食物奋斗,连个说话聊天的对象都没有,真害怕呆个几年之后他就真的成野人了,连话都不会说的野人。
  心中一动,邵逸棠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3 许安
 
  和往常一样,许安将家里的水缸灌满,鸡喂了,屋子打扫了,就被奶奶赶上山砍柴了。
  此刻正值冬季,天冷的不得了,许安穿着薄薄的旧棉衣有些打哆嗦,手上还没长好的冻疮又裂了,又疼又痒,难受极了。
  不过最疼的是脚,都怪刚才自己太不小心将脚崴了,这下不要说将柴火扛回去,就是走回去都要费好些力气,接下来几天肯定不能干重活了,回去奶奶肯定还要骂人的!
  想到这里,许安就一阵泄气,忽然听到前面有声音,抬头一看,一个短头发,衣着奇怪的男人朝他跑了过来……
  邵逸棠朝着许安跑了过去,他准备看看能不能跟着这个少年回去,之前打算留在森林里避难是因为找不到路出去,现在有人了,他觉得他应该离开这里出去找个有人的地方生活。
  虽然他不是什么娇气的人,但从小生活在城市里面,只要有钱什么都已解决,哪里像现在,喝水都要跑个几十里路的,过了几个月的原始生活,邵逸棠都觉得自己快疯了。
  “……”
  因为跑得太快,心情太激动,邵逸棠跑到许安面前后愣是说不出话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